天下无双全文阅读

初晨破晓,辛痕微微睁开杏眼,脸上难掩甜如蜜的笑意,她转头看着枕边那结实的麦色背肌,缓缓地将身子凑近,伸手从后方轻揽住他,古仁景的身子微微颤动,神色不似辛痕那般天真无邪,情欲退去后,他有义务要承担责任。

古仁景静默许久,道:「小痕,昨夜的事……」

「嘘。」辛痕抱得更紧,道:「我说过,昨夜的事你不用记在心头,更不用自责……是我该感谢你,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回忆。」

古仁景不敢回过身看辛痕,他知道木已成舟,说歉疚也只是让自己心安的藉口,他怪自己没有定性,潜心修道整整十五年,以为自己做到清心寡慾,岂料他所谓的心如止水,竟如此不堪一击。

片刻温存过去,辛痕悄悄地擦掉颊边眼泪,不捨地鬆开双手,起身将外衣穿好,道:「我先出去,你稍微整理衣着就赶快回房,别让徐姑娘和张大哥知道了。」

古仁景急道:「大丈夫敢做敢当,古某这就去向张秋净坦承,之后的事儿……」

「记着!」辛痕猛地摇头道:「此事你不说、我不说,这秘密就只有咱们知道,从今日起,我是张夫人,而你……你是白姑娘的方晨,咱们只是师兄妹。」

语毕,辛痕不理会古仁景的慰留,转过身擦掉眼角余泪,推开房门。

「吱呀──」房门才开,那张娇颜剎那变得铁青。

眼前之人是张秋净!他就如死木般伫在门口,不知已守候多久。

「张、张大……」辛痕大惊出声,话未说完,「啪!」一个耳光直朝俏容打来,辛痕摔倒于地,脸上印上一个大红印。

古仁景听到声响,着急起身来到门边,当对上张秋净那如死灰般的双目时,只觉无地自容。

张秋净全身发颤,面红过耳,道:「好你们一对姦夫淫妇,缠缠绵绵整晚,今日还想装作完全没发生?」

古仁景站上前道:「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我强迫她,你别对她出手,有任何问题冲我来。」

「碰!」扎实一拳朝他脸上挥来,张秋净怒吼:「废话!不冲你要冲谁!」

见古仁景嘴角流血,辛痕焦急起身扶着他,并道:「张大哥……你是何时来的?」

「怎幺?」张秋净怒气腾腾,道:「假若张某没来找妳,妳该不会打算瞒天过海?」

辛痕心头一紧,欲语还休。

张秋净冷道:「昨晚张某本是为了今日的婚事紧张,才想去池边走走,却听到妳和这混帐东西谈话,但你们顾着恩爱,完全没发现我在旁……当着我的面吻他、抱他,甚至回房做这种苟且之事!」

辛痕花容失色,这幺说来,张秋净连四尊族地震的真相也已明白。

古仁景紧皱眉头,心想也罢,与其遮掩不如勇敢承担,他站起身道:「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就在你面前,你要杀要剐,我不会多说一句。」

「闭嘴!你没资格说话!」张秋净愤恨地拽住古仁景衣领,再朝他挥去一拳。

辛痕惊慌失措,立即双膝下跪,道:「是我对不起你,你要打我、骂我,我都无话可说,我求你……你放开仁景呀。」

瞧辛痕那泣涕如雨、手足无措的娇弱模样,张秋净更是气燄难平,他奋力甩开古仁景,一拳轰在墙上,想藉此麻痺心痛,道:「辛痕,妳搞清楚,是妳主动说要嫁我,是妳要我别沉浸在报仇里,为了妳,张某甘愿放弃血海深仇,结果妳是这幺回报我的!明明错的是你们,怎幺说得像是我拆散你们!好像是我逼你们似的!」

「什幺什幺,发生什幺事啦!」

张秋净那搥墙声响不小,另外三人寻声而来,徐韩率先目睹,方见古仁景裸着上身,下着仅穿一条麻裤,又看辛痕双膝落地,再瞧张秋净那愤懑模样,心里已经有底,她连退几步,乾笑了两声。

古仁景面透愧疚,想和徐韩解释,但才走近一步,徐韩就伸手做出「挡」的动作,并把头撇向远方,道:「你……你别过来!」

虞灵虹长叹一声,担心的事终究发生,但感情之事他人本就无权置喙,此刻,她只能走到辛痕身边安抚这傻妹妹。

藏雷倒是担心徐韩,徐韩素来大而化之,但对古仁景却用情至深,且仁景又曾给她承诺,这种得而复失的冲击,他真怕徐韩承受不起,道:「妳还行吗?」

徐韩扬起苦笑,道:「哈……哈哈,很好啊,哪……哪有什幺不好?嗯,很好!」

古仁景明白自己伤了徐韩,他着急想安慰她,但徐韩看他又上前一步,情绪更为激动,道:「我叫你别过来啊!」

同是天涯沦落人,张秋净明白徐韩的苦楚,道:「徐姑娘,咱们是瞎了眼,对付这样的姦夫淫妇,咱们毋须客气!」

「你……你别说这幺难听。」徐韩咬紧下唇,尽可能表现自然,道:「他们本就两情相悦,这是大家,甚至你我二人都知道的,只可惜那什幺宿命……唉,其实就算我是白姑娘的转世又如何?我早就没了白妍姿的记忆,本来就不须用这层关係去锁住彼此,你们说对吗?哈、哈哈。」

听徐韩没责备自己,甚至反过来替他说话,古仁景更是羞愧,徐韩努力欢笑,看着古、辛二人,豁达道:「反正我本来就不想当白妍姿,那什幺知书达礼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形象不适合我,总之……你今天选了辛姑娘,你……你就要好好对待人家,知道吗!」语毕,这小姑娘难忍满眶泪水,不知不觉哽咽起来。

徐韩双眸游移,深怕自己支撑不住,故意转个身捶打藏雷,道:「你多久没扫地啦,弄得这满尘风沙跑到眼珠子里,现在疼得紧,要是瞎了,看你怎幺赔我!」话语同时,泪水潸然,她急道:「讨……讨厌,我不和你们说了,我要去洗洗眼睛,要不会疼死的!」说罢,头也不回地跑开。

疼死的不是眼睛,是心。

「韩!」古仁景大叫一声,急欲追上。

「站住。」此刻,藏雷却挡在古仁景前方,冷道:「你爱风流我管不着,不过徐韩身边还有我一个大哥,她不想见你,你就休想和她纠缠不清。」

古仁景低下容颜,只能将这份歉意放于心里。

藏雷看向张秋净,道:「宁雨阁是我的地方,你若在此地生事,藏某不会坐视不管,至于出去后你们要如何解决恩怨,藏某不管也懒得管,慢走,不送。」

张秋净到底是明事理之人,纵然满腔怒火,亦不欲将怨恨转嫁他人,只道:「好,古仁景,新仇旧恨,张某自会找机会向你讨公道!还有妳,从今尔后,你我恩断义绝!」说罢,转身离去宁雨阁,再也没有回头。

「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辛痕对着张秋净那心死的背影鞠躬致歉,直至那背影消失于眼前。

虞灵虹扶着辛痕,心疼道:「我带妳去整理整理。」

辛痕软弱地靠在虞灵虹怀里,随她一同出房,剩下藏雷和古仁景在此处大眼瞪小眼,藏雷进房拿出古仁景的外衣朝他身上一扔,仁景披上外衣,稍作整理,细语:「多谢。」

藏雷叹道:「你打算如何处理?」

古仁景暗低神色,道:「尚未打算。」

藏雷点头道:「你走吧。两个妮子眼下都在宁雨阁,我可不想天天看着二女争夫的戏码,坏了此地清静。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古某明白。大哥,抱歉,让你看笑话,还有……韩就拜託你了。」

藏雷轻拍古仁景肩头,道:「保重。」

话毕,古仁景随意整理一会儿,旋即御剑离去。

看着他的背影,藏雷轻叹一声,心想他们这四角孽缘错综複杂,实在麻烦,但……今日换作是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纠缠,以虞灵虹的性子,究竟是会退让?还是会争取?

她……会吃醋吗?

又或者,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……呿!无聊!

藏雷走回房间,却在房门前就闻到满屋酒味,他心有不甘地走进房内,能见地上已有多个空罈子,而桌上还有若干罈好酒未开。

藏雷气愤道:「妳这丫头,居然把我收藏许久的好酒全开封了?」

徐韩满面通红,晃着手中酒罈,以她这种不分品种胡乱混酒喝的方式,短短片刻,已有七分醉意上身,她糊里糊涂道:「拜託,我受了情伤,你就别小气巴拉啦!」

藏雷鼻哼一声,入席而坐,看似不与徐韩计较,可下一个动作,却是伸手抢过徐韩手中酒壶,直接一饮而尽,徐韩晃了晃脑袋,又拿起另一壶要开封,谁知藏雷再抢了过去,接着又是豪迈的一乾而尽。

这千杯不醉的好酒量,让徐韩又敬佩又气愤,她捶打藏雷胸口,骂道:「你良心让狗啃啦?竟然和失恋的人抢酒喝,不道德!没良心!土匪!无赖!」

「无赖?」藏雷心头一怔,对这词有股莫名感受,回想许久,却仍没有个底,只得逕自喝起第三罈,消解着奇妙情绪。

「呜哇……」见藏雷不搭理她,徐韩嚎啕大哭起来。

藏雷既不安慰也没阻止,任由徐韩放声大哭、涕泪纵横,道:「你没良心……你这死没良心……」  

藏雷微叹道:「我若没良心,早把妳这偷酒泼妇赶出去了。」

徐韩向来清楚藏雷对她已十分宽容,若还要他说安慰之言,倒是她奢求了,她渐渐平缓情绪,抽咽许久,累得扑在藏雷怀里。

被这一扑,藏雷洒掉一罈酒,他无奈地摊开怀抱,伸手轻拍徐韩的头,道:「哭一哭有没有好些?」

徐韩抓紧藏雷的衣襟,满腹委屈道:「姐姐离开我好久,子吾变得怪里怪气,现在仁景也……好在还有你……虽然你是个烂大哥,爱和我抢酒,又死爱面子,不仅是负心汉,还老逼咱们听魔音……但……好在有你……谢谢你……呼……噜……」说着,打起鼾昏昏睡去。

藏雷一直视徐韩如亲妹般宠爱,纵不喜欢女子亲近,但这一回,就任她这幺靠着入眠,而他,继续品着他的美酒。

「雷大哥?」

这时,一温柔女声令藏雷喷出一口酒,原是虞灵虹安顿好辛痕,打算来这儿和他商量些事。

藏雷先和虞灵虹四眼相望,又低头看搂着他腰间不放的徐韩,此刻,藏雷深怕灵虹误会,竟不由自主急道:「不是妳想的那样!」

  • 名称:天下无双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4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