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全文阅读

烈焰夹杂多道涡轮纷纷坠地,古仁景大吓一声「住手!」,朱雀不为所动,仍朝二人猛攻不止。

古仁景心慌如麻,喃喃:「难道是咱俩害死三只神兽,朱雀自发来此替牠们报仇?」

「轰!」寻思之时,朱雀振翅飞舞,朝四面八方狂发火球,古仁景虽避得开,白皓却因修为尽失仅能坐以待毙,仁景的保护终有漏隙,再这般下去,白皓必定被烧成灰烬!

此刻,朱雀不再与他们周旋,牠大展红羽,张开鸟嘴,一波赤赭炙热的烈焰集结于口中,最强之技「艳光红灭」从大嘴里发出,使荒地烧成一片火海──

最后一击──「二重狱火」!

「皓儿!」古仁景惊惶失措,在无任何防备下扑到白皓面前,双臂张展,正面迎接二重狱火。

「磅!磅!」

轰声四起,天摇地动,整个雷霆界完全让灰烬笼罩,烟雾瀰漫呛鼻,没多时,能于杂鸣中隐约听见一声啜泣……

「爹……爹……」

视线模糊难测,白皓挥手摸向前方,蹒跚爬行数步,却仍碰不着古仁景的躯体,白皓越发伤感,一个情绪上来,直直嚎啕大哭,高喊:「爹!」

此声喊得嘶哑,蕴含无限心念,待到烟雾消散,终于看见古仁景倒卧于血泊之中……

白皓瞠目,连滚带爬来至古仁景身边,喊道:「你醒醒啊!我不是真要你的命!你醒醒啊!」

「咳咳……咳咳……」

被白皓连摇数回,古仁景稍稍回过意识,他疼得像骨架子都要散了,但瞧白皓安然无恙,嘴边挂起浅浅笑意,道:「你没事……便好。」

白皓用力抓紧古仁景的手,道:「我想法子带你出雷霆界,以免朱雀又回头攻击咱们!」

「不用了。」古仁景摇头道:「方才有人出面挡下朱雀的攻击,也安抚好牠,让牠离去了。」

「谁?」白皓惊讶地张望四周,此地属于异空间,凡人怎可能轻易来至?

「除了夙宫主,估计没别人了……」古仁景苦笑,对夙的感激重如泰山,这也是他一直决定回天界的主因之一。

沉默片刻,古仁景看向白皓,道:「你不恨我了?」

「我恨得从来都是天界,不是你……」终于把心里话坦然说出,白皓眼眶泛泪,回忆起那段深埋在心中的过往……

「娘生前常告诉我,说我爹是大英雄,要我为他骄傲、以他为荣。一开始我真的好开心,老向好多人炫耀爹,可每说完一次,我都躲起来哭……别人的爹虽然朴实,却能朝夕陪在孩子身边;而我的爹就算是大英雄,他和我始终有着天地之遥……每次生辰,我总祈求爹只是我和娘的英雄,而非一个永远无法相见的传说……」

白皓声泪俱下,纵使他外貌成熟,内心却堪比孩子脆弱,他自幼缺乏父爱,常见母亲为了方晨伤怀,久而久之,他越来越无法谅解父亲,心思越渐生邪,最后走上大闹天庭一途,除了想报复天界,他更希望藉此逼方晨出面管教他……

即使换来责备,他都想见方晨一面啊!可惜事与愿违,而他付出的代价,便是陷入雷霆永囚,莫说方晨,连个生人都难以见上,时间一长,更是暴戾兇残。

古仁景甚是心酸,道:「是我对不住你……你若愿交出元神,便能脱离永囚,虽然……」话至一半,欲言又止。

白皓了然于心,豁达道:「我的修为已失,元神一交出去,再无力支撑身体,必死无疑。」

「我……」古仁景神色凝重,假若他没召唤青龙与白皓对抗,或许白皓尚有些许修为能维持身形,无奈此刻,他的命运仅剩「继续永囚」和「重入轮迴」二者可选……

经此一战,白皓已无遗憾,面对死亡,他反而笑得释怀,道:「你不必忧伤,重入轮迴已是对我最轻的惩罚,我会把元神交给你,只请你答应我一事。」

古仁景握紧双拳,道:「你说。」

白皓遥望远方,慨道:「除了我,你该知道你和娘还有一个孩儿──我的姐姐,缘。」

古仁景心一揪,他亲手抱过、哄过缘,看着双手还能依稀忆起当年初为人父的喜悦,对缘的印象更是深刻,可惜,他们父女缘分实在浅薄。

白皓轻应:「我杀上天界时,并未见到姐的身影,希望你能找到她。」

古仁景乾脆地承诺,道:「你放心,就算她已投胎转世,我仍会找到她,尽我一切弥补她,待你转世……我也会去找你。」

白皓挥手道:「与其让我揹着这些伤心记忆过活,不如让我忘却一切、重新开始,莫再沾染任何有关方皓的记忆……爹,后会无期。」语毕,白皓的身影变得虚幻,眨眼过去,化作一颗虚弱褪色的元神,缓缓飘入古仁景手中。

「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泪水自颊边滴落,夹带着鲜血滑过那颗晶莹剔透的元神,为了皓和那三只忠心丧命的神兽,古仁景杵在原地悼念,久久不能自拔……

整整一日过去,古仁景挺起虚弱的身躯找到夙留下的连结缝隙,纵跃一步,成功回到人间。

「大大大大哥!你瞧,那是仁景吗!」徐韩一手猛拍因阻御雷击而虚疲的藏雷,另一手指向云朗峰平台上的一处角落。

「真是他!」仲拔腿奔至古仁景身边,瞧他衣衫毁败、全身染血,立刻将仙气转渡到仁景身上!

一段时间过去,古仁景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色泽,他抬头将手中元神交给藏雷,道:「大哥,这是极金守护者的元神,你好生保管,别白费他的牺牲。」

字字落满哀戚,藏雷心领神会,小心翼翼接过手,道:「我明白,你辛苦了。」言语间甚带同情,且瞧古仁景的狼狈模样,就算没亲眼所见,也能料到雷霆界的战况应是激烈万分……

古仁景抬眸望向仲,道:「仲宫主,仁景有一事相问。」

仲和古仁景相识数百年,自然明白他的心思,道:「你想打探缘的下落?」

古仁景点头。

仲抚起长鬚,遥望远方,道:「百年前,本宫曾在天界和那小妮子说过话,可惜本宫当时不知她是你的女儿,便没特别留意她。现下时间已久,莫说是她说过的话,连她的模样本宫都记不得了,抱歉,本宫真是爱莫能助。」

「是幺……」古仁景神色凝重,看来这回寻人当如大海捞针。

「别担心,有我陪你。」辛痕缓缓走到古仁景身边,秋波柔情万种,伸手轻挽他的胳膊,道:「那是咱们的孩儿,天涯海角,我会陪你一同找。」

闻言,古仁景全身一震,面上毫无悦色,甚至满脸纳闷,道:「妳说……咱们的孩子?」

辛痕笑靥如花,道:「甭装啦。仲宫主把你过去的事都告诉咱们了,我便是白妍姿的转世!傻瓜,我不怕什幺诅咒,以后,天塌下来都有我和你一起担着呢。」

古仁景拧眉,先朝仲瞪去一眼,接着拨开辛痕的手,刻意与她保持距离,道:「小痕何时变成妍姿?」

徐韩忍着失落,勉强挤出笑意,道:「唉呀,你再装就过份了,赶紧和你的妍姿相认,别这样折磨人家。」

古仁景无奈地扫视众人一遍,起身道:「小痕并非妍姿。」

徐韩跺脚道:「还装!」

古仁景静默许久,道:「好吧……事已至此,我只好将真相告诉你们。」说着,迈步走向徐韩,他星眸含泪、流转深情,徐韩一愣,鲜少瞧他露出如此神态,当觉彆扭万分、娇颜透红,不断往后退去,道:「你干嘛呀?」

瞬间,古仁景忽然向前一揽,将徐韩拥入怀中,道:「韩,妳才是我的妍姿。」

「啊!」徐韩大惊失色,满面通红,即使内心欣喜若狂,仍不敢相信这种恩惠会降临在她身上,她仓皇道:「你别、别开这种玩笑!仲爷爷说白妍姿能歌善曲、落落大方,像我这种男人婆,怎幺可能是……」

张秋净抚颚寻思,呢喃:「徐姑娘会哼白姑娘所作的『西江月』曲调,说不定……」

徐韩紧张道:「我听到这曲子时,旁边还有一大把人呢,照你这幺说,他们岂不全是白妍姿!」  

辛痕倒抽一口气,语气更是颤抖,道:「古仁景,这一点也不好笑,你赶紧说真话。」

古仁景深情望着徐韩,道:「我头一次遇上妳,对妳就有种说不出的熟悉,可当时我的潜能尚未甦醒,不知自己来自何方,害怕自己是个怪物,因此,即使我再喜欢妳,始终和妳保持一道距离,不敢踰越分际。」

说着,他换看向辛痕,道:「我在关山崖上想起一切,为了不重蹈覆辙、拖累了韩,只好想法子让韩对我死心。当时我已认识华榛、灵虹和妤臻,若突然宣称心仪他们任何一人,怕是难以取信于人。那日妳刚好来山上寻师父,我便将计就计,刻意接近妳、关心妳,目的是让韩以为我倾慕妳,好让她对我心寒。」

听毕,辛痕的心当如千斤压顶,她强咬下唇,目眶瀰漫血色,道:「意思是……你从头到尾只是利用我来斩断你和徐韩的孽缘?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不错。我当初以为妳会执着于师父,没想过误打误撞让妳改变心意,蹉跎了妳的青春,这点是我对不住妳。」

辛痕指着古仁景大骂:「我问过你,你若对我没意思,大可直接跟我说清楚,你为什幺不肯说?甚至在我对你死心时又故意对我死缠烂打,你到底是何居心!」

古仁景耸肩长叹,道:「我得预防让韩知道真相的所有可能。对不住,这就是妳这些年要的答案,自始至终,我对妳就是『利用』二字尔尔。」话语同时,再次面向徐韩,从怀中拿出一只乌金髮饰,道:「韩,这是我在百梁城替妳挑选的,来,我给妳戴上。」说着,伸手拨弄徐韩的髮丝,徐韩全身僵直如木,道:「你别……大家都在看啊!」

古仁景不顾徐韩反对,道:「这是我买来安慰自己的,却没想过此生还能和妳相认,能亲自为妳戴上……韩,既然妳已知道真相,我决计不再闪躲,以后所有日子,咱们一同度过。」

「我……」徐韩着实欢喜,可见辛痕在旁伤心欲绝,她亦心生不忍,道:「行、行了,这事儿发生得太突然,我得好好想想。」

古仁景轻抚她的面容,道:「好,都已等了三辈子,我不怕再等。」

「你好过分……好过分……」辛痕泣涕如雨,古仁景连信物都已备在身上,更能确信这残忍的事实为真……

「小痕……」头一回见辛痕崩溃痛哭,虞灵虹极为不捨,伸手揽住她的双肩,害怕她因情绪激动而做出傻事。

藏雷仍是半信半疑,心想与其让古仁景自个儿演得认真,不如找中立第三人问个明白,道:「仲宫主,恕晚辈无礼,敢问仁景所言是否属实?」

仲闭眸抚鬚,道:「不错。」

「呜……」辛痕的心如被千刀万剐,眼前这让她痴恋十年的男子,原来只是把她当作一枚棋子,想利用她的感情,去保护另外一名女子?

她越想越发不甘,用力朝古仁景甩去一个耳光,斥道:「混蛋!我恨你!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!」说罢,转身朝山下奔逃──

「痕妹!」张秋净一怔,向众人随意拱手后,急跟上辛痕步伐。

「小痕!」虞灵虹同样担心辛痕,往两人离去的方向追去。

「喂!」藏雷高喊一声,见那三人皆已奔远,不耐地转向古仁景,看仁景只轻拂脸颊一会儿,就含情脉脉地望向徐韩,藏雷难掩怒火,道:「人都走了,你还想演到何时?就算你想让辛痕死心,也用不着佔徐韩便宜。你今日所为,可是一次伤害两人!」

藏雷平日虽常和徐韩拌嘴,但他心里一直将徐韩视为至亲,谁敢伤害他的亲人,自是与他为敌!

「就是!」徐韩又羞又气,急忙附和:「谁都看得出你对辛痕是真情,她明明才是白姑娘,你干幺非说是我!」

古仁景微叹,举起二指,道:「大哥、韩。我古仁景朝天发誓,若我今日所言有假,罚我古仁景双目尽盲、不能视物,双耳失……」

「你……!够了够了,别说了!」徐韩吓得张大嘴巴,赶紧伸手摀住古仁景的嘴,道:「我信你就是!你别说些不吉利的话呀!」

古仁景轻轻覆握徐韩的手,道:「再给我一点时间,等我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,咱们就能长相厮守,妳愿意等我吗?」

徐韩受宠若惊,抿嘴低头又抬头、抬头又低头,动作反覆数次,内心怦然、面若桃花,许久,这彆扭的小姑娘终于点头说出一句:「好……好啦……」

  • 名称:尘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