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止令全文阅读

另一头,仙山缥缈、灵气秀丽,修仙门第静心观内,一名弟子拿了封信来修心厅找古仁景,道:「古师兄,方才有名侠士来访,说是要把这封信给你。」

古仁景点头接过,并道:「多谢师弟。」

看那弟子离去后,古仁景取出信纸一瞧,上头写道:「古仁景,是时候该来算你我的恩怨,今日未时,张某会于树海镇外东方五里荒井处等你到来,你若未到,后果自负。张秋净笔。」字迹笔触极重,看得出张秋净满坏怨怼之情。

「该来的终究要来。」古仁景轻叹一声,不打算逃避张秋净立下的战书。

未时前,古仁景稍作收拾,正打算出观赴约,却在道观门口让清悔叫住,他愣了会儿,道:「师父,有何吩咐?」

清悔问道:「上哪去?」

古仁景处变不惊,道:「下山买点必需品,最晚酉时回来。」

清悔双眸微瞇,察觉古仁景的眼神闪烁不定,便已知道他在说谎,却也没出口刁难他。

反正,这五年来,清悔所有担心的事,古仁景没一件不做,甚至做得超乎意料之外,此时留他,估计也躲不过那些「注定的劫」,既然古仁景的天运如此,他何必多作阻拦?

「去吧,注意安全。」清悔从容地挥了挥拂尘。

古仁景拱手别过后御剑离去,清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慨然长喟。

御剑飞行而去──

古仁景比约定的时间早到,但张秋净似乎等得更久。

张秋净神情冷酷,一双虎目直直死盯着古仁景不放。

古仁景自知理亏,拱手道:「不知张公子今日约古某前来是想一较高下,还是另有所图?」

张秋净冷声道:「既然你如此痛快,张某也不拐弯抹角,诺,你可认得此物?」说着,摊开手心,上头是一只黑亮清透、色泽鲜明的髮饰。

见此,古仁景心头一缩,语气变得极沉,道:「你把小痕怎幺了?」

张秋净将髮饰抛还给古仁景,并指向井口处,道:「看到那口荒井没?」

古仁景心急如焚,握紧髮饰,道:「她在下面?」

「是。」张秋净应道:「井下别有洞天,辛痕就让我放在最深处,你若想救她就下去吧,不过,张某提醒你,这下头有不少机关,甚至还有妖怪蛰伏,弄不好,你们俩都得丧命。」

古仁景含恨道:「你要找我报仇,我心服口服,若今日我死于枯井之中,我绝无怨言;但小痕若伤到一根汗毛,我就是剩下一口灵气,也会拉你至黄泉路上作伴!」说罢,时间紧迫,不与张秋净多作口舌,直往荒井跳下。

荒井中的环境奇差无比,光线无法透入,伸手难见五指,四周充斥着湿气、霉味和腐臭味,让人浑身发毛,古仁景单手凝聚白光,虽然薄弱,但聊胜于无,凭着这丁点光线,至少能勉强瞧见周遭的模样,可见脚边多有残缺碎骨,除了山林野兽误闯之外,甚至还有穿着已被腐蚀到残破不堪衣袍的人骨。

「波波……波波……」

地面上长满青苔,每一步都是在泥泞和青苔间转换,步行起来极为艰辛,在这样恶劣环境下,古仁景就像刺猬般充满警戒、伺机而动,只要有一点声响,他的目光便会俐落地瞧向那处,蓄势待发──

古仁景眉头紧蹙,心里却产生疑惑,纵然张秋净有「天下第一捕快」的美誉,有着高强的脚下功夫,但他到底是个凡人,究竟如何能在这糟糕的地方行走自如,甚至把辛痕放在深处?

「滴答、滴答……」

脚下艰辛,头顶上的危机也不容忽视,汙浊的水不断滴下,古仁景伸手接到一点,随即以衣襟擦拭,并用白光之力轻扫手臂,果真如他所料,表皮已有被侵蚀的裂痕。

「糟!万一小痕让这水给滴到……」情绪一急,古仁景加快脚步,尽可能一脚未着地,另一脚就先抬起,以蜻蜓点水的方式避开泥泞束缚。

花费好长一段时间,总算通过这长长的廊,来到井底中央处,虽说这里更深,但上头有几个细洞,光线勉强能从地表透进,不需靠白光之力也能让他抓清方向。

终于能看到眼前景色,古仁景却不禁打起冷颤,隐隐约约,他察觉有东西在暗处杀气腾腾地盯着他瞧,且目光不只来自一方。

他尽可能稳住心绪,先是闭气,后以眼角余光扫过左右两侧,只见角落处有一双双利目闪烁,均发出血红之色,看来十分慑人。

「呜……咕……咕……」

参差不齐的叫声此起彼落,可知那躲在暗处的猛兽为数不少,蓦地,「刷刷」一个犀利的爬动声传出,古仁景猛然跃起步,并将剑心朝下,打算从上方给敌手致命一击。

「嘶──」

撕裂声在古仁景刺下一剑时传出,浓厚血腥味即刻扑鼻,古仁景近看,发现敌手竟是一头绿色巨鳄!

这幺说来……附近的全是鳄鱼?鳄鱼生性嗜血,血腥味一但瀰漫,糟了!

荒井之外,张秋净仍守在此处,然而,他的面上神情複杂难解,愤恨中却夹杂担忧,和那幺点……歉疚。

古仁景间接害死他的亲人,还在新婚前夜抢走他心爱的未婚妻,他自然对仁景恨之入骨,可他也明白,族中成员灭亡之事并非出于仁景所愿,而未婚妻的背叛……

「张大哥!」此刻,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声,跑来之人却是辛痕。

张秋净面向辛痕,道:「妳来了。抱歉,张某有打疼妳吗?」

辛痕不敢直视张秋净,支吾问道:「为何你要把我打昏放在客栈,又留字条让我来这?」

张秋净叹道:「张某打晕妳,只是为了取妳头上髮饰。实不相瞒,我骗古仁景说妳被我放在井里,要他下去救妳。」

辛痕大惊道:「你为何这幺做?难道你在井里设了机关要杀他幺?」说话同时,已有想井里跳的念头。

张秋净放远目光,道:「古仁景害死我的家人,张某必须报仇。但我知道,和他凭本事对决,他必定放水让我杀。张某曾耳闻这口水井里有妖怪蛰伏,便打算藉此替我报仇,他若能平安出来,斩妖除魔,不失为世上做一件好事,所有恩怨也就一笔勾销。若不……就当是张某小人一次,拿妳暗算了他吧。」

这番话听在辛痕耳里真是五味杂陈,张秋净本是个对得起天地良心的好男儿,如今为了担下报仇重任,不断在良心上受到折磨,就算他今日暗算古仁景,也是她辜负张秋净在先,她有什幺资格恨他、责备他?

不过,她也无法放古仁景独自面对险境,她不顾一切想往水井里冲,张秋净立刻拉住她道:「妳不要命了?」

「我没办法帮他,至少陪他一起死。」辛痕的态度非常强硬。

张秋净轻叹一声,道:「妳何不相信他有本事度过难关呢?」

辛痕猛地摇头,情绪有些失控,泪水已潺潺而流。

张秋净到底对辛痕有情,他放软态度,道:「今日,若张某明摆要他进去接受考验,他为了赎罪,肯定没有求生意志;可他以为里头有妳,自然会拼命一搏,妳静观其变吧。」

同一时间,荒井之中。

血腥味瀰漫四周,将那些嗜血猛兽引来,各个不再吞忍,朝死去的同类猛地啃食,物竞天择,这是大自然的规理,古仁景微微摇头,趁这帮鳄鱼大快朵颐时,步履轻盈地脱离鳄鱼们的视线,向前直奔而去。

来到尽头,和入口处不同的是,此地明明如临深渊,四周却点有熊熊火炬,而尽头那石头上安有床枕,上头还躺了位长髮如瀑、身形如柳,穿着薄纱、露出一双修长美腿的女子。

那女子背对古仁景,仁景以为她就是辛痕,一个迈步上前,激动道:「小痕!妳没事吧?小痕!」

女子的身躯微微一颤,古仁景将她扶起,稍微握住她那冰若霜雪的手,并撩开她让髮丝盖住的容颜,这一开,古仁景撑大双目,着实惊讶,道:「妳不是小痕……妳是……」

「嗯……」难得有人闯入,女子缓缓甦醒,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,纵是如此病态,仍有种难以言喻的美感。

她似乎已待在荒井许久,习惯此地冰寒之气,今日忽然碰到温热触感,反而吃惊地跳起身子,脱离古仁景的怀抱。

她原是戒慎地和古仁景四目相对,不待多久,竟是泪眼汪汪,双膝下跪,道:「想不到……想不到……属下有生之年,还能再见到您,四神统领大人。」

古仁景嚥下一口水,伸手将女子扶起,道:「起来吧,默。」

  • 名称:禁止令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