俗人回档全文阅读

歇息半日后,三人驾马去白公子所说之处──农渔村。

赶了许久的路,终于抵达目的地,农渔村占地宽,放眼望去多为田地和鱼塭,住户倒是少了点,从村头到村尾不超过十户人家,环境相当简朴,在夕阳余韵照射下,显出浓厚人情味。  

路上行人多为年长者,各个脸上都挂着辛劳一日所留下的汗水,这时,一位有些驼背、年约七十的老妪发现有外地人来到,上前接应,道:「天色渐晚,几位娃娃是来咱们农渔村借宿的吗?」

藏雷下马后,拱手道:「晚辈是来找一户姓白的人家,还请婆婆指路。」

那老妪露出疑惑神情,道:「咱们这儿没有姓白的,你是不是找错地方啦?」

虞灵虹道:「白公子说村里的长辈都叫他的乳名『小羊』,山羊的羊。」

听到小羊,那老妪立刻展开笑颜,道:「找小羊啊,就村子底的那户,你们直接过去就行啦!」

这里既是白公子的生长地,藏雷不错过机会,问道:「敢问婆婆,『小羊』的全名是?」

老妪摆头看了看四周,凑到三人中间,道:「偷偷告诉你们,他娘俩自从来咱们村子定居后,只和咱们说孩子叫小羊,让我们叫她『小羊他娘』就行,其他的就什幺也不肯说。唉,她孤身带孩子来,肯定是让夫家给休了,不过咱们这小村子也没那幺多条条框框的规矩,大伙儿能有个称呼就行!小羊到底是个孩子,咱们也不好从他身上探究什幺,不过这孩子真的是好,听说他在外头过得挺风光,却不忘常常回来探望他娘,梅婆婆我本来还想凑合他和我的小孙女,可惜呦,前两天小羊突然带了个受伤的娃娃回来,瞧他要紧那娃娃的模样,估计是他的心上人啦。」

梅婆婆滔滔不绝论述心目中的「好孩子小羊」,是典型的三姑六婆,却充分表现出她的亲切与热情,也让他们更了解白公子的背景。

惟令众人匪夷所思的是,在这样单纯环境下长大的人,何以会和阿一及黎风攀上关係?

来到白宅,这屋子外观老旧,占地不大,除了厅堂外,尚有两间小房,厅堂装潢简陋,仅有一张木桌子和两张小椅凳,环境称不上太好,但白公子正怡然自得地趴在厅堂那桌上入眠……

藏雷咳了两声,道:「白公子。」

听到声响,白公子睁开带有倦意的双目,见到三人来至,他急忙跳起身子,揉揉眼睛、整整衣裳,道:「让三位见到在下的失态模样,真是对不住。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白公子多礼了,咱们该感谢你才是。芊芊呢?她的伤势如何?」

「铁姑娘的伤势都已做好处理,目前性命无虞,不过……毕竟她伤得重,这几日只醒过一回,唸了两声『雷叔叔』后又昏昏睡去。眼下正在我房里休息,我带你们进去看她。」白公子有礼地做了一个「请」的手势。

三人进房,白公子的房间装潢简约,书架子上放满文人雅士的典籍,墙上挂了一幅他亲自挥毫落款的书法,写道「以仁为恩,以义为理,以礼为行,以乐为和,薰然慈仁,谓之君子」字眼,字字笔力匀整、如锥画沙,和他的形象十分匹配。

铁芊芊躺在床上安眠,现已换上新的衣裳,妆髮做了简易梳洗,身上的伤口皆有处理得当,惟这三日都没进食,那俏姑娘整整消瘦一圈,让虞灵虹看得心疼,但瞧她呼吸平稳、脸色正常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藏雷挑起铁芊芊的裤管一看,脚踝处都让绷带包得紧实,他道:「大夫怎幺说?可会影响到她日后行走?」

白公子沉默不语,似在思虑何事,过了会儿,才道:「实不相瞒,天皇城有位神医,他的医术高强,在下和他讨论过铁姑娘的情况,只要铁姑娘醒来后多点耐心活动它,应能恢复正常。」

闻言,藏雷沉低神色,白公子心领神会,道:「诸位放心,农渔村是个纯朴简单的地方,在下不会让这里有任何染上腥风血雨的机会。在下只和神医口头讨论铁姑娘的病情,并没让他前来此地。」

藏雷点头道:「多谢。待会儿咱们就把芊芊带走,你开个单,看医药上花费多少,我拿给你。」

白公子露出浅浅微笑,道:「铁姑娘是在下的朋友,救治她是出于朋友道义。至于带走铁姑娘一事还请三思,她现在正需要静养,要是强行挪动身子,怕造成二次伤害。」

「她一个姑娘家,待在这里不方便。」藏雷看着铁芊芊的新裳,再道:「这衣裳是令堂帮她换的吗?」

白公子一怔,退后数步,道:「各位千万别误会,家母虽然出村拜佛,还要好一段时日才会回来,但这几日关于梳妆、打理、换药一事,在下都是请隔壁的梅婆婆帮忙,绝没有佔铁姑娘便宜。三位若有疑虑,寒舍虽小,要容纳几个人还是行的,你们可以住上几日,等铁姑娘情况好转再走不迟。」

藏雷上下端视白公子,此人处事进退得宜、说话有条不紊,待人有情有义,又是个谦谦君子,除了是黎风的人外,真没有可挑剔的地方。

藏雷轻叹一声,道:「天色已晚,咱们就谢过白公子的美意,暂且留宿一宿,剩下的明日再作打算。」

三更夜半,星海漫天,在这朴实的农渔村中,蝉鸣鸟叫、稻穀飕飕之声形成天然的乐章。

虞灵虹和邱浮与铁芊芊同房,打着地舖歇息。

然而,静谧的夜晚却不如想像中平静……

「波」一声,一阵轻烟从纸窗破裂处飘入姑娘家的卧房,那烟有着淡淡清香,具有将人迷昏的效果。

「唔……好疼……脸好疼……」

「芊芊?」听见铁芊芊难受的呻吟声,虞灵虹渐渐转醒,还没起身,却觉得头疼万分。

「唔……头好重!」邱浮跟着清醒,亦被迷昏烟的残留效果困扰。

虞灵虹晃晃脑袋,攀着床榻起身,伸手扶起邱浮,点亮烛火,接着来到铁芊芊身边,一看,顿是花容失色。

邱浮更是跌退数步,道:「芊芊的脸怎幺变成这样!」

只见铁芊芊两颊发了大面黑,起了数十个大小不齐的水泡,且有溃烂迹象,虞灵虹立刻拿银针过火,并道:「浮儿,芊芊中了毒,我必须马上帮她施针抑制毒性,妳替我去打盆热水好吗?」

「好的!」邱浮迅速出房準备,经过厅堂,藏雷和白公子也让她的脚步声惊醒。

藏雷问道:「发生何事?」

邱浮水眸含泪,像是受了极大惊吓,道:「雷哥哥,咱们方才被人下了迷烟,醒来时,发现……发现芊芊的脸被人毁容啦!」

二男大惊,立刻入房张望铁芊芊的情况。

待虞灵虹做完初步处置后,铁芊芊脸上的毒液未再扩张,可亦没有好转,她本就负伤,如今又中了毒,意识更加混沌,陷入深眠状态。

藏雷忧心问道:「能治吗?」

虞灵虹扔去数支发黑的银针,道:「这毒名为『疱毒』,毒落得浅,可扩张得速度极快,目前算是抑制住了,但要根除需要一段时间,尤其毒落在脸上,欲速则不达,除毒太快反而危险,好在这毒我会解,只要每日耐心施针,一点一点除去,便能不留疤痕。」

藏雷暗恨自己因为身上有伤而使戒备能力下滑,白公子亦是自责没顾好芊芊,鞠躬道:「抱歉,想不到会在寒舍发生这种事……」

藏雷怒不可遏,道:「铁丫头虽爱胡来,也不至于引来杀身之祸,这事并不单纯。」说着,瞪向白公子,他虽信得过白公子的人格,但在场有嫌疑的便是白公子和邱浮两人,而邱浮一直和虞灵虹在一块,应没机会下手。

白公子满面无辜,急道:「咱们这村子朴实得紧,没可能有人要害铁姑娘,姑且不论在下有没有理由害她,就算有,大可在你们没来之前就下手。」

气氛沉重之时,虞灵虹摇头道:「说穿了,黎风的目标是我,没理由特地来此下迷烟,又只伤害芊芊一人,此事应与白公子无关。」

藏雷点头採信,白公子如释重负,微笑道:「多谢虞姑娘替在下说话。」

邱浮道:「雷哥哥,其实浮儿怀疑一个人……」

藏雷问道:「谁?」

邱浮忽然指着藏雷,众人一怔,觉得这猜测过于荒谬,藏雷正要发骂,邱浮猛地摇头,道:「不是不是,浮儿说的……是在冰境雪洞伤害你们的妖怪。」

此话说得在理,黝本就是个疯子,且她在考验中凝造出的冰蜂上也有毒液,而在藏雷还没闭关吸收她之前,黝的确能自如地出来伤害铁芊芊。

藏雷拿出五龙灵盘,逼黝出面对质,黝随意地化作一团蓝烟现形,道:「公子有何贵干?」

藏雷怒道:「是妳伤了她?」

黝飘到铁芊芊身边一瞧,以幸灾乐祸的语气道:「呵呵,小丫头怎幺变这副丑模样?」

藏雷握紧拳头,再道一次:「是妳伤害芊芊?」

黝挑动身子,道:「公子兇狠,吾怕着呢。眼下这种状况,吾若说不是,公子信吗?吾若说是,难道公子就要杀了吾吗?别忘了,公子要的不是吾的命,而是吾的力量呢。」

藏雷真想落道雷把黝劈得烟消云散,可惜她所言有理,他只好催动灵力,把黝收回灵盘中,并道:「看来兇手已定,这疯子是个隐患,我必须早日闭关将她吸收,灵虹,咱们东西收收,立刻带铁丫头回宁雨阁。」

虞灵虹脸色沉重道:「这……不可。芊芊中了疱毒,只要稍微挪动,毒液就会扩散,我估计得在这住上好一阵子,还请白公子见谅。」

「无妨。」白公子点头应允,同时看向藏雷,他清楚藏雷对自己有所顾虑,便道:「藏公子请放心,在下以人格担保,绝不会佔二位姑娘便宜;同时,在下也以性命担保,若还有人要伤害他们,在下必定誓死护卫。」

邱浮亦道:「男子汉当断须断,雷哥哥武艺高强,只要早日收服了妖怪,就能早日回到这儿探望芊芊。」

藏雷无奈点头,道:「好吧,妳呢?需要顺道送妳回家吗?」

邱浮低下容颜,抿嘴一会儿,道:「既然虞姐姐走不开,而雷哥哥又要闭关,浮儿想自荐……暂住到宁雨阁替雷哥哥安排伙食。」

「妳……」闻言,在场三人皆是大惊,连白公子这幺体贴女性之人都认为邱浮这请求过度唐突。

  • 名称:俗人回档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