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五全文阅读

「十招已到!」

白皓字字咬得狠辣,一道狂雷再劈,使云朗峰风云变色、地表剧烈摇晃,鸟兽呜呼,吓得四处飞散。

「混帐东西!」仲低骂一声,急施仙阵阻挡雷击,藏雷精通雷力,亦在旁助力抵御,并道:「灵虹、韩,此处危险,你们先行下山!」

虞灵虹蹙眉,她宁可与他共死,也不要再次分离,道:「我和你一起。」

徐韩亦道:「不错,大哥,咱们虽没正式结拜过,却是情比兄妹,我不可能放你跟仁景在这儿面对,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人!」

藏雷甚是欣慰,道:「也罢。那你们靠我和仲宫主近些。小痕、张兄,你们也是。」

辛痕全身僵直、吓失了魂,那白皓能隔着空间破坏云朗峰,可见其实力惊人……那幺古仁景直接和他面对面应战,情况该有多兇险……

且,他们一个是爱人,一个是前世的孩儿,两个都是至亲至爱,辛痕如何能忍他们骨肉相残?她异想天开,试图往崖边蹤跃入雷霆之界,张秋净一怔,及时将辛痕击晕,并把她抱到藏雷身边安置。

藏雷劝道:「张兄,此事与你无关,你先行离去,犯不着在此地赌上生死。」

张秋净轻抚辛痕的面容,道:「张某不会让痕妹自个儿面对,即使……她心里的人不是我。」说罢,起身施起巫术护住众人,略尽棉薄之力。

藏雷对张秋净所为深感敬佩,点头道:「好小子!好!只要我藏雷还有一口气在,必定保你周全!」

雷霆界内,古仁景受白皓所为激怒,不得已下,他御剑而飞,想办法避过雷落,朝白皓发出白银剑气!

劲道突破紫雷,终于击在白皓身上,轰炸声起,古仁景心痛不已,若能选择,他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想伤害白皓。

一阵灰飞散尽,却见白皓完好无缺立于原地,他插腰大笑,道:「哼,你那什幺哭丧脸?我白皓可是大闹过天宫、斩杀过两大宫主,哪有这幺容易被打败!」

话毕,一道落雷正中古仁景的剑把,他飞得高,雷也击中得快,此剑霎时焦黑,一时失去控制,忽而飞高、忽而降低,此外,一道麻流通过剑身传到仁景脚掌,一个不稳,他「咻」一声从高空直直坠地!

「唔啊……咳咳……咳咳……!」

古仁景大吐鲜血,经这重摔,他不知断了几根肋骨,就算不死,也不过剩半条命。

白皓缓步走到他身边,睥睨着他,一点儿也没怜悯之意,道:「看在有你才有我的份上,只要你答应我,出去后立刻上天界杀掉夙和天尊两个混帐,我就认你当爹,相信咱们父子联手,定能把天界弄个天翻地覆、人仰马翻!」

古仁景面色凄苦,努力坐起身子,道:「当年是我明知故犯,害夙宫主代我受苦、让天界蒙羞,也害得你上天界报复……种种罪孽因我而起,就由我一人来受。」

白皓怒气翻腾,骂道:「事已至此,你嘴里唸得仍是那些狗屁神仙、心里想得还是那些害人戒律!你当真该死!」

古仁景亏欠白皓,亦有愧于天界,自古情义两难全,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吗?罢了,既然他两方都不能捨,就用他的命化解,他相信白皓本性不坏,只要他以死赎罪,定能唤回白皓的良知。

白皓纠结地扭动脖颈,暴怒道:「你不只不帮我,还想逼我做不孝子?很好,我先让你痛不欲生!」白皓退后数步,反常地收起天雷攻势,道:「你要送我弒父大礼,我应当回敬你才是!」

古仁景神色惊慌,忍着疼痛起身,道:「你想如何?千万别做傻事!」

「我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报仇,怎可能做傻事?」话语同时,白皓将双手置于胸前不停交错摆动、结印。

认出这错综複杂的手势,古仁景吓得大呼:「你……莫非……!」

白皓没搭理他,专注一心,道:「吾命归元,以皓之名继承方晨之力,二八星宿、斗牛女虚危室壁、玄武现!」喊罢,一颗黑球自缝隙中穿过,来此乍现成一头似龟非龟、似蛇非蛇的黑色巨兽!

白皓狡诈地轻拍玄武之背,道:「玄武神龟只听四神统领方晨之令,唯我白皓身上流有方晨的血,自然有能力召唤玄武;别忘了,神兽只会听从召唤者之令,现在在他眼里,我才是四神统领!」

「玄武。」白皓轻藐道:「听我令,朝此人使出『灭天砲』!」

「灭天砲」乃玄武一大强招,此招一使,玄武将全身缩于龟壳中,以高速旋转至敌人身边给予致命一冲!

得了命令,玄武迟迟未动,白皓皱眉道:「不听话?」

玄武无辜地看着白皓,似乎在用心灵与其沟通,白皓轻抚玄武的龟壳,哄骗道:「我既能召唤你,就不会是你的敌人。这家伙杀了你的主子方晨,又假扮成他的模样,咱们要为他报仇啊!」

得言,玄武张口大怒、目如焚星,显然信了白皓所言,此人不止杀了主子还假扮成他!不可原谅!

玄武煞是怨气大增,立即将身子缩入壳中,以龟腹于地上高旋数十圈,「飒蹦!」朝古仁景奋力一冲!

古仁景激动狂呼:「玄武,住手,是我!」

无奈「灭天砲」一出,玄武全身尽缩在龟壳中,根本听不到仁景吶喊,连心亦是封闭。

古仁景忍着疼痛御焦剑而飞,不想和牠正面交锋,但这头巨兽看似笨重,实则灵巧,牠不停高旋身子向上冲,「慷!」每一次撞地皆能将地表坑出一个凹洞!

落地后,玄武的龟腹就像有弹力般急起直上、穷追不捨。

为让玄武相信自己是方晨,古仁景于空中施出太极白阵,这回白阵就像一个捕兽网,他打开双臂,拉开白网,打算先把玄武困住,待牠停下动作、将身子放出来之际,再与牠好好沟通。

「咻!」玄武高冲一次,与白阵打个正着,「擦擦擦擦──」,牠于网中高速迴转,摩擦声震耳欲聋,不久后,玄武直落于地。

玄武因具有蛇身,稍稍一扫就能翻回正面,牠停下动作,伸出脖颈和四肢,当白阵覆盖住身体时,牠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,开始对白皓所言有所怀疑。

「玄武,是我!方晨,古仁景!」古仁景不放弃与玄武交心,玄武看了仁景,又瞧了白皓,接着警戒地走到仁景身边,抬头示意要他将手放于龟壳上,好让牠感应。

古仁景点头,将手放置龟壳上时,一併以灵气修复玄武因坠地而受伤之处,吸收这股熟悉且温暖的仙力没多久,玄武即确认仁景为真,牠一惊一缩,目光流有惧怕,就像是做错事的宠物,等着让仁景惩罚。

「我不怪你。」古仁景摇头微笑。

玄武将身子靠近古仁景好作撒娇,同时,传回力量替主人治癒伤口、抑制疼痛。

「啪!啪!」遥望此幕,白皓心中极不是滋味,刻意连连拍手,嘲讽:「好一齣人兽情深啊!堂堂四神统领,对只乌龟都比对自己的儿子好!」

古仁景蹙眉,此刻,他并非对白皓失望,而是感受到玄武越发愤怒,四神兽一向对方晨忠心,如今被人利用,玄武当然不甘。

古仁景担心玄武报复,直道:「听我令,不得伤害此人!」

「呀!」玄武抬足高吓,似乎想反抗古仁景的命令,仁景强压住牠,道:「他是我儿子,你不能伤他。」

「呀!呀!」玄武怒火难平,牠虽然通情,却不懂何谓「儿子」,一心认为是白皓害牠误伤主人!

玄武和古仁景谈判破裂,高鸣一声后,将身子缩入壳中,在没被命令的情况下,直朝白皓高速发出「灭天砲」!

玄武速度极快,白皓的雷根本劈不中牠,牠愤怒一冲,白皓从正面受击!

「呜啊!」白皓口吐鲜血,抚着身子,高举一手集雷来修复伤口,同时,指着古仁景吆喝:「你算什幺狗屁父亲,竟能眼睁睁看儿子让乌龟欺负?我在人间时,时常看到很多孩子若让人……不,莫说人,就算敌人是豺狼野豹,只要孩子被欺负,他们的爹都会奋不顾身替孩子讨个公道,你呢!」

古仁景心酸至极,谁说他不想拦住玄武?但玄武亦是与他同生共死的伙伴啊!他怎幺能攻击玄武?

左右为难之际,玄武已再朝白皓施出另一招「贯碎羽」,此招是利用牠的蛇身扫蕩全场,趁乱之时从口中吐出滚滚碎石攻击敌手。

白皓再强,体力终究有限,躲避片刻,就让玄武察觉破绽,朝他再使「灭天砲」!

「皓儿!」古仁景无法坐视不管,蹬步上前挡在白皓面前,这招来得太快,他无暇做任何防备,只以徒手接下灭天砲。

「唔!咳咳!啊……!」

爆炸声如雷贯耳,周遭颳起剧烈狂风,待烟雾散尽,只见古仁景满身鲜血,衣裳残破不堪,但他仍拼命阻御玄武攻击,劝道:「停手!快停手!」

「呀……?」玄武感应到抵御之人是古仁景,立即锁力、落地伸出身子。

止住玄武,古仁景不顾自身伤痛,转头面向白皓,道:「皓儿,你没事吧……你……!」

古仁景错了,他以为白皓会就此收手,但白皓不仅没有,竟再次阵阵有词,道:「吾命归元,皓继承方晨之力,二八星宿、奎娄胃昴毕觜参、白虎现!」

  • 名称:龙族五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