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华小说全文阅读

十三日过,铁芊芊不忘返回市集找白衣公子理论,来至郊外处,已见一名和双旺叙述十分相符的公子往市集迈去,那公子翩翩俊雅、面如温玉,果能吸人目光,唯芊芊心有所属,当然不吃这套,她兀自喃喃:「啐!横看竖看就是个小白脸,竟然有这幺多傻姑娘为他沉迷?要我说,雷叔叔比他有男子气概百倍、千倍!」

她本欲上前挡住白衣公子的去路,但瞧他身边还跟了位体态纤弱、以乌纱掩面的妇人,铁芊芊仅好停下脚步,道:「冤有头、债有主,我不能把无辜的人牵连进来。」

铁芊芊决定等白衣公子离开驿站后再找他算帐,然而,等待期间……

「吱吱──」

「吱吱吱吱──」

那如梦魇般的叫声再次自耳边响起,铁芊芊面色惨白,浑身打起哆嗦,尴尬地回头一望,果然是那帮「杀人不眨眼」的猴子山寨!

猴子具有灵性,自然也认出铁芊芊,纷纷交头接耳,接着目露兇光、拧眉瞪眼地瞧芊芊迈进,彷彿说着「这回看咱们怎幺收拾你!」

铁芊芊若惊弓之鸟,颤抖地举着手中兵器,脚步不断朝后方退去,道:「猴……猴子汉大丈夫、好猴不和女斗,你们不能老是以多欺少啊!」

「吱吱吱吱──」

那猴子领袖哪里理会铁芊芊?牠张起爪牙、纵步一跃,就要朝她那可爱的脸蛋画上伤痕!

「姑娘,小心!」

危急之际,一道剑气从不远处射至,转头一望,竟是那白衣公子!

铁芊芊一怔,被仇人所救,心头五味杂陈,暗道:「怎幺是他!」

白衣公子步行如风,轻盈地来至铁芊芊和猴子面前,道:「姑娘,这里交给在下处理。」

「哼……」铁芊芊脑袋里忽然浮现一招「猴王捕男,芊芊在后」的妙计,她沾沾自喜,故意听话退步,并道:「英俊潇洒的少侠,这帮猴子好兇啊,你要帮人家用力对付他们!」

那公子付之一笑,似乎对芊芊「耍猴戏」不感兴趣,只将手深入包袱中,道:「看在下使出暗器摆平他们。」

铁芊芊浑身发寒,这男子表面温润,原是以暗器作兵器?那他必定是个双面人、笑面虎,不得不……

「看蕉!」那「防」字还没想完,此时,那公子竟从包袱中拿出一大串香蕉,像散财童子般一根接一根朝每只猴子丢去,猴群一见「大餐」,当是眼睛发亮,津津有味地啃起香蕉,立刻将两人抛诸脑后。

「这……什幺东西?」铁芊芊张大嘴巴,尚未回神,却被白衣公子拉往另一个方向逃难。

奔上许久,白衣公子停下脚步,鬆开铁芊芊的手腕,并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,道:「方才情况危急,不想冒犯姑娘,还请姑娘恕罪。」

「你……」想起方才莫名其妙的景象,再看向眼前这笑意难测的男子,铁芊芊脑子蓦然一片空白,本来想了诸多「咒骂白衣公子祖宗十八代」的言语,此刻全化成一句:「你……为何随身携带一串蕉?」

「噗哈……」白衣公子难得发自内心透出灿笑,道:「姑娘的问题真可爱。」

「你笑什幺……人家认真问呢!」铁芊芊面透羞红,不知所措。

白衣公子拱手道:「失礼。其实在下知晓附近有猴群出没,才会随身携带香蕉,毕竟是在下闯入牠们的地带,便是尽尽客人之宜,若非必要,无须出手伤猴。」

铁芊芊不悦道:「这帮猴子会杀人啊,何必对牠们这幺客气!」

白衣公子再道:「猴群本无惹人,当是姑娘闯入牠们的地盘,才引来牠们的杀机,姑娘若要与牲畜计较,只怕是降低自己的格调。」

铁芊芊不以为然,道:「畜生伤人,本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!」

「唉……」白衣公子微微叹气,再道:「在下再举一个例子,实不相瞒,十四日前,曾有两名山贼欲抢在下的银子,却反被在下摆了一道,以高价买了把破扇子还沾沾自喜,回头发现上当后,今儿个,又找他们的老大来寻仇。姑娘妳说,究竟是骗人银两的公子之错?还是打一开始抢人银两的山贼之错?」

「你──」铁芊芊瞪大眼眸,结巴道:「你知道我的来意?」

白衣公子点头道:「在下方才送家母至驿站,便察觉姑娘一路尾随,再者,驿站的伙计也同在下说有位姑娘打听我的行蹤。在下想了想,会打听在下的,除了那帮『厚爱』在下的姑娘……」

「你少臭美,谁爱慕你!」白衣公子尚未说完,铁芊芊已出言否认。

铁芊芊不攻自破,白衣公子便道:「在下也是这幺想,所以……在下只好斗胆猜测姑娘是那『好运旺旺来』前辈的大姐大铁芊芊?」

「好运……」铁芊芊低眉,方才让白衣公子拆穿身分,一时没听清他的话语,如今听得这愚蠢「名号」,便知那两个浑蛋又重操旧业,朝路人打劫起来……

「该死。」思虑良久,铁芊芊卸下武装,压低面容道:「对……对不住……」

「哦?」白衣公子挑眉,没想过山贼的老大还颇懂事理,笑道:「姑娘通情达理,在下佩服。」

铁芊芊撇嘴一呼:「人家只是就事论事,谁对我好,我便对谁好;谁对我不好,我便讨个理成。」

白衣公子道:「在下十分欣赏姑娘的性格,既然如此,相逢即是有缘,不知姑娘可否赏在下面子,让在下作东请姑娘吃一顿饭。」

铁芊芊脸上闪过一丝绯红,却仍保持镇定,道:「爹爹说过这是男人骗姑娘的小手段,我最讨厌像你这种自命风流的人。」

「冤枉啊姑娘。」白衣公子猛摇头道:「在下若是风流,当可至市集随意一呼,随时有许多姑娘投怀送抱,环肥燕瘦任君挑选,我何须费劲来郊外和妳周旋?」

铁芊芊心里暗骂这家伙自以为是,唯他言之有理,实在没法反驳,便道:「姑且相信你所言,不过……我要是随你回馆子,肯定会被一堆目光『杀死』,爹爹说过,千万不能和万人迷走在一块儿,容易吃亏的。」

连续听闻两次「爹爹说」,白衣公纳闷道:「看来姑娘很听令尊之言,那恕在下斗胆一问,姑娘何以成为山寨大王?呃……令尊和令堂呢?」

「他们……」忆起双亲,铁芊芊不禁湿红眼眶,她无力地坐倒在地,稍稍弓起身子,抱着膝盖低喃:「他们早就不在了。」

「当真!」白衣公子大惊。

铁芊芊哽咽道:「是真的。雷叔叔和虹姨老骗我爹爹和娘是去远方採药,但爹娘以前那幺疼我,说过会用生命保护我,怎幺可能一下子音讯全无了?我以前不懂,可我现在长大了,怎幺可能不明白……」

瞧铁芊芊潸然泪下,白衣公子心生怜惜,道:「于是这几年妳都和山贼住在一块?」

铁芊芊摇头,将和藏雷大吵一事告知白衣公子,有了上回被邱浮误会的经验,这次,她一五一十的把任性经过全盘告知,听罢,白衣公子叹道:「姑娘真傻,依在下所见,雷叔叔和虹姨十分疼爱妳呢。」

铁芊芊负气一嗔:「才不……他要是疼我,就不会赶我出门了!」

白衣公子摇头道:「他们与妳素无血缘关係,却对妳百般忍让,且如妳所言,那位虹姨可是雷叔叔的心头好,换作他人伤害虹姨,妳说他会如何?」

此话如当头棒喝,可惜邱浮没能尽早和铁芊芊挑明,她微微蹙眉,似乎听入心里,道:「可我……我好久没回去啦,现在哪有脸儿自己回去呢?」

白衣公子自荐道:「若妳不嫌弃,在下愿做个和事佬,陪妳与二位长辈详谈。」

铁芊芊不解道:「我之前这幺对你,你为何还对我这幺好?」

白衣公子仰头高叹,道:「没法子。我自幼没了父亲,而我娘含辛茹苦将我一手拉拔长大,每日每夜,我都瞧她为那负心汉憔悴、流泪,从此,我变得容易心疼姑娘家的境遇,每见姑娘流泪,我便是忍不住上前帮助,因此,才引来这幺多……厚爱。」

铁芊芊一怔,白衣公子原先几乎面挂笑意,但讲到「父亲」二字,眼中竟流转一丝憎恨,她战战兢兢问道:「你爹……负心?」

白衣公子不屑一提,只道:「当务之急是解决妳『流浪』一事,山贼窝不比家里舒服,若在下没猜错,那两位长辈也十分担忧妳。」

铁芊芊若有所思,道:「多谢你的好意,但……」

白衣公子问道:「姑娘有何顾虑?」

铁芊芊抿嘴道:「雷叔叔再三叮嘱,绝不能将宁雨阁的位置透露出去,这一点我从不敢越界。」

白衣公子失落道:「这样啊……如此一来,姑娘只怕要继续流浪,这并非长久之计啊。」

铁芊芊灵机一动,道:「不如我们去找浮姐姐吧!她思虑清晰,多个人想法子,肯定会有好办法。」

白衣公子问道:「也好,听妳方才所言,邱姑娘独处山中,许有诸多不便,在下一同探望,若她有任何需求,在下也可一併帮助。」

铁芊芊嘟嘴道:「哼哼,浮姐姐美如娇花,到时,你可别醉翁之意不在酒,一下子被迷了去。」

白衣公子灿笑道:「还请姑娘带路。」

铁芊芊摊手,想不到白衣公子对此类「暗讽」毫无反应,她自讨没趣,道:「罢了,还没问你的名字呢?」

白衣公子沉默片刻,道:「姓名于我如浮云,何须知道名姓?」

铁芊芊「呿」了一声,道:「瞧你顶多二十来岁,口气却像七、八十岁的老头子!搞啥神秘呢,连名字都不能说吗?」

白衣公子思虑许久,道:「既然姑娘要讨个称呼,且瞧我一身白衣,便唤我一声『小白』吧。」

  • 名称:芳华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