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临其境全文阅读

藏雷沉道:「之后……夙也和彻对待先祖一样,下凡缉拿仁景?」

仲凝视远方,抚鬚摇头道:「非也。不瞒诸位,以前本宫也以为是夙不通人情,将方晨逼到绝尽,但这几年本宫无管天界之事,趁替空小子、雨小子重塑身子时,翻阅了几本天界记载,这才知道夙为了替方晨善后,亦犯下一大戒条……」

夙未曾将方晨与凡人私通一事告知天界任何一神,无奈那对倾慕方晨的神仙姊妹因思念方晨,不慎将方晨久未回天界之事透露给天尊得知,天尊查清事实后极为震怒,立刻派出前东宫下凡追捕方晨归案。

唯在东宫找到方晨前,夙竟破天荒和东宫大打出手,还道出「本宫的下属岂有他人能处置」之言。

天界众神均知仲与方晨交情甚深,此次行动仲完全被瞒在谷底,因此,东宫只好联合南宫之力制伏夙,天尊认为夙不仅没管好下属,甚至为了护短而伤害天界和平,下令将夙囚禁,并让东宫传话,假如方晨再不回天界覆命,夙身为主子,将替他承担所有罪刑!

方晨向来敬重夙,不愿夙遭受池鱼之殃,只好重回天界,孰料他前脚才离开家门,东宫即从白妍姿手中抢过尚在襁褓的女婴「缘」。

天界认为缘非凡人,不该于人间长大,便将其带回天界,可惜仲原先不知缘就是方晨的孩子,和她虽照过几次面,印象却十分模糊。

今时今日,已无法在天界听到缘的消息,仲猜想可能她已被洗净仙气,重落轮迴去了……

方晨一事让天界蒙羞,天尊向众神宣称方晨已经去除仙力、贬为凡人,实则将其囚禁在天牢之中,欲使其断却欲念,深切忏悔。

二十年辗转过去,白妍姿因思念成疾病死于「骸岩峰」上,方晨从东宫口中得知此事后,立刻选择逃狱,在全身负伤下终于来到妍姿墓前磕头悼念,最后因伤心过度,释出全身力量封印骸岩峰,不想再有任何天界神仙打扰他和妍姿。

东宫将方晨残存的一缕魂魄带回天界覆命,天尊认为方晨三番两次破坏天规,已无教化意义,欲将其打得魂飞魄散,夙不忍爱将就此消失于世间,便以方晨是难得之才为理由,恳求天尊饶恕方晨。

权衡后,天尊同意让方晨重新转世为人,并要求夙在方晨的魂魄上刻下诅咒,让他为人时只能以「修仙」为己任,若他能重新受天劫成仙,往事将一笔勾销;反之,若再与凡间女子谈情,该世即不可善终,重入轮迴,一世轮一世,直至他真正清心寡欲为止!

听及这些过往,辛痕含泪怒斥:「好可恶的天界,下这什幺阴险的诅咒!难道他不当神仙都不行吗!」

仲叹道:「此诅咒已深深纠缠方晨两世,第一世,方晨是位书生,在书本中体悟玄法精妙,正要踏上修仙之途时,却爱上一名风尘女子。方晨在礼法与爱恨间纠结,最终受不了舆论压力,上吊身亡。」

徐韩听得怵目惊心,道:「那位姑娘呢?」

仲无奈道:「她靠着纵情声色忘却伤心,没多久,得了场病便去了。命运捉弄,她……正是白姑娘的转世。」

辛痕喉头一紧,道:「第二世呢?」

仲低颜道:「第二世更是凄凉。方晨成了名乞丐,有名富家小姐看他可怜把他接回家做奴僕。有一回家中举行祭典,方晨见道士摆阵,心有所引,忽想顿入玄门,那小姐允他去,却常常至道观探望他,他学得极快,时常表演仙术给小姐看,小姐越发欢喜,两人日久生情……」

仲慨叹了口气,再道:「他们对彼此方有情感,小姐突然被家人许配给官府纨裤,送轿途中,方晨出面劫亲,最后被人砍断手足,踢下山崖而亡。小姐也因伤心过度,成亲之日即撞墙自尽。」

辛痕战战兢兢道:「那位小姐莫非也是……」

仲点头道:「不错,仍是白姑娘。」

徐韩深感怜惜,道:「这、这都是什幺缘分……这幺折磨他们……」

今时,来到古仁景这一世,这一世他同时受到长生诅咒干扰,让他过往的记忆和能耐全数甦醒,因此,记住前车之鉴,他知道自己必须潜心修道,不得再谈情说爱,以免害了自己,也误了别人。

藏雷问道:「依你看,仁景是否又遇上了白姑娘?」

仲一会儿看向辛痕,一会儿又看着徐韩,拂鬚道:「天运捉弄,不错,他们再次碰着了。」

「是我……一定是我!」辛痕泣涕如雨,道:「原来如此,仁景是怕咱们不得善终,才会故意……他这个傻瓜!大傻瓜!」

「痕妹……」张秋净自叹不如,古辛二人有着三世情缘,他再也比不过古仁景了……

雷霆之界中,此处望上去仅有枯木残枝,地面犹似一片云海,天空闪烁多道金光,雷鸣阵阵,气氛肃穆慑人。

古仁景视死如归,拱手道:「守护者『白皓』,在下有事相求,请出来一见。」

听其多声呼唤,白皓终于从天而降,他上半身赤裸,惨白的肌肤上烙满一道道锁链符文,其形体与常人无异,浓眉大眼、身材瘦高,闇色的瞳孔中蕴含慑人杀气,身旁环绕阵阵闪雷,与其说他像天上谪仙,不如说像堕落魔鬼!

白皓傲气逼人,说话铿锵有力,道:「凡人,你已在此打扰我数日,究竟来此作甚,不怕死吗!」

看着这传闻中的儿子,前世今生,古仁景心中交织无限心绪,深吸一口气,道:「我欲借你元神一用,事成,你即可离开雷霆监牢。」

白皓不以为然,道:「抢我元神,还说要放我离去,哼,那狗屁天尊又想搞什幺把戏?」

古仁景知其有些不耐,便长话短说向白皓解释五龙灵盘一事,听罢,白皓扭动脖颈,道:「我不管你打什幺主意,既然进来打搅我修炼,除非打败我,否则──死!」

古仁景道:「我不欲与你战斗,只希望你能配合,这对你十分有利。」

白皓甩手道:「废话少说,既想成为试炼者,就要有挑战我的决心!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你误会了,我并非试炼者。」

白皓怒火中烧,道:「臭小子,你在耍我?报上名来,老子今日必定宰了你!」

「方晨。」古仁景淡淡说出这熟悉又磨人的身份。

「你说什幺!」这名字至少已在白皓脑里盘旋上百年,剎那一见,他没法自在应对,激动道:「你说……你是谁?再说一次!」

古仁景闭眸道:「方晨,天界四神统领,你的……父亲。」

「狗屁!」白皓狂暴如虎,斥道:「在我眼里,方晨就是天界的走狗,甘愿为了害咱们家家破人亡的神仙卖命!你有什幺资格做我父亲?你没资格!」

让他训斥一顿,古仁景心甚纠结,道:「是我对不住你,你要我怎样都行,然而,把你的元神交出来,真能助你早日离开这里,这对你才是好的。」

白皓青筋暴露、面目狰狞,道:「百年来,哪怕是一句问候,你何时给过我们母子!如今,竟能在这儿高谈阔论说为我好!」

见白皓满身怨气,古仁景当觉罪孽深重,道:「皓儿,天界饶你不死,必是认为你还有回头的可能,如今机会难得,你不该就此错过。」

白皓咬牙切齿,道:「你以为我为何留在此地忍辱?我早已发过誓,只要我找到方法离开这狗屁地方,我必定再杀上天界,杀光那些自以为是的假面神仙!接着,就是找到方晨的转世杀了他,他每转世一次,我就杀他一次,以洩我心头之恨!」

古仁景头皮发麻,这才知道白皓恨他的程度远远超越他的想像,他道:「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我负了你们母子,你便针对我来,别再伤害无辜。」

白皓更是七窍生烟,道:「去你的!直至今日,你心里仍只有天界!在你眼里,白妍姿算什幺?白皓算什幺?咱们母子到底算什幺!」

古仁景甚是心酸,道:「你要报仇就动手,我绝无怨言,这……便是你在我心中的地位。」

得其生死交付,白皓却毫不领情,只道:「如你所愿!」语毕,「磅!」雷击声大起,白皓朝古仁景狂放天雷,压根儿没在客气。

古仁景只稍微腾移脚步,已将生死置于度外,唯他知晓若一次让白皓击毙,仍无法解他心头之恨,因此,甘愿被他慢慢折磨着……

「你瞧不起我!」白皓向来自视甚高,不想因为古仁景放水才得胜,此刻,他停下落雷,道:「我即使出不去雷霆界,亦有能耐让云朗峰倾塌!那外头似乎有你的朋友们,你再不动手,我拉他们一同陪葬!」

古仁景一怔,确实些许感应到仲在外头破坏缝隙,他不愿藏雷等人被他拖累,只好效仿藏雷对抗黄岩的方式,刻意使险招逼白皓反攻。

接连躲过几剑,白皓起了干劲,嘴角扬起,开始狂轰雷电!

天雷地动,疾光猛现,古仁景几乎无处可躲,只能不停召唤仙障挡招。

时间一长,白皓乏于这种「我攻你挡」的无聊战斗,故意不再攻击,道:「现在换你攻击我,十招之内你若打不着我,我便让云朗峰崩塌!」

「你这是何苦……」为保朋友无恙,古仁景只好朝白皓连放剑光,白光凌厉,气劲甚威,唯他每一招都有留力,实在不想伤到白皓。

可惜白皓无法体会他用心良苦,只认为这名为父亲的人,为了天界、为了旁人,真的不惜出手伤害亲骨肉!

既然他对我不仁,我何必对他有义!

  • 名称:声临其境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0:46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