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很少全文阅读

藏雷无言以对,以袖帕擦拭吹口后,不悦地将紫竹攀云收回行囊。

得到解脱,徐韩彷彿重获新生,高举双手欢呼:「好耶!终于停了!这回可要感谢这帮小树木了!」

「不识货!」藏雷气咧咧说着,走到仍保持镇定的张秋净身边,道:「瞧见没,张兄比妳们有素养多了!」

藏雷看着张秋净,正打算好好讚扬他,却见张秋净双眸炯炯,却是迟迟不语,藏雷搭上张秋净的肩膀,喊道:「张兄?」

「唔!」这一拍,张秋净似乎从睡梦中惊醒,他伸手掏掏耳根子,以微笑示意,道:「藏兄好技艺。」

「你!」藏雷抓住张秋净的手,发现他手上藏有一种蛊物,原来张秋净实在没法忍受这「摧残耳膜」的声音,但英雄惜英雄,他不忍伤害藏雷的自尊心,便趁藏雷陶醉之时,悄悄对自己释放蛊术,让自己处于昏厥状态……

「张兄……真是……善解人意。」藏雷抖嘴微笑,看来这世上只有虞灵虹是他的知音啊!

也罢,平生能得一知音,当浮一大白。

张秋净苦憋着笑,游移眼神,道:「既然解开幻术,咱们就往前走吧。」

「不必。」藏雷手御雷电,看着树丛,道:「仲宫主,出来!」

「行了,年轻人火气别那幺大!」一白髮老者缓缓从树丛中现形,他体态仍是健朗,眉目慈蔼亲和,人畜无害,唯他神色略带彆扭,显也受到魔音摧扰,耳鸣未消。

看他步履如飞、仙气飘逸,张秋净大惊,道:「神仙?您……您是神仙吗?」

仲回过神,得意地抚着长鬚道:「是了,本宫乃天界北宫之主『仲』,雷小子,这小伙子是?」

「在下张秋净,叩见神仙大爷!」不等藏雷介绍,张秋净已是尊敬地双膝下跪、磕头行礼,见状,辛痕浑身发起冷颤,心想张秋净必是想让仲解决四尊族地牛翻身一事……

仲受宠若惊,赶紧扶起张秋净,道:「行行行,本宫可不喜欢受这种大礼数。张小子,你……有何贵干啊?」

张秋净欲语,此刻,辛痕却突然抢话,道:「啊!天色不早,咱们还是赶快去山顶,有话路上说吧!」

闻言,张秋净略显失落,看来在辛痕眼里,古仁景的地位仍远胜于他。

仲问道:「本宫这回前来云朗峰,是用天眼发现此地将有大劫,怎幺,你们没有天眼也能知道?」

藏雷拱手道:「云朗峰正是极金之地,不知为何,仁景执意单独对付此地的守护者,咱们觉得不妥,才决定来此看看。」

仲不以为意,道:「哈,那你们大可放心,方晨有一身好本事,区区一个守护者难不着他!看来本宫这天眼大劫指得是那守护者啰!」

徐韩惴惴不安,道:「可听说那个皓非常兇残……仁景一个人真的有办法应对吗?」

「皓?」仲蓦然大惊失色,道:「娃儿,妳……妳说皓?莫非守护者是白皓那小子!」

徐韩点头道:「您也知道他?」

「太胡来啦!」仲焦急地乱挥拂尘,道:「这可不能玩笑,咱们快去山顶上!千万不能让方晨和皓单独碰面!」

仲略施仙法助众人迅速抵至山顶,山上有一辽阔平台,放眼望去广垠无边,难瞧清山下景色──

仲高举手中拂尘,试图在天边划出连结雷霆之界的裂缝,可惜为时已晚,那裂缝已被白皓从另一头施法封住。

这些年,仲为了修复空、雨二人的身躯已耗费不少修为,短时间内,他无能再开出新的入口。

藏雷不懂空间术法,亦是无能为力。

「该死!」仲暴跳如雷,道:「本宫真蠢,竟不知极金地的守护者是由白皓担任,这该怎幺办,该怎幺办啊!」

藏雷慎重问道:「白皓究竟是何方神圣?难道能比彻还厉害?」

仲叹道:「白皓强归强,最怕的……是这恨意和亲情啊……你们有所不知,白皓正是方晨与白妍姿生下的娃儿,也是他大闹天界,杀了前东宫和南宫呀。」

「什幺!」众人异口同声,辛痕跟徐韩更是忧心得紧,白皓能做出登天戮杀天将这种荒唐行为,可知其怨气极深,如今又被关在此地不知多少年月,必定添加更多戾气……

古仁景这一入内,当是凶多吉少……

遥想当年方晨意气风发,综观天界,只有他有能耐降伏四神兽,自担了「四神统领」之名后,方晨更得桃花缘分,多位女仙想和他共种姻缘树,愿弃天仙而不为,甘做凡人成鸳鸯。

方晨恪守天规,并未对众女仙动心,反而醉心于一凡女,那女子便是白妍姿。

白妍姿是位孤女,幼时被卖入青楼,被迫学习琴棋书画各式技艺,以待长大作为店内红牌招呼客人。

所幸白妍姿聪敏过人,在第一次接客时便使计逃脱,后流连于江湖以卖艺为生。

白妍姿精通琴技,自小身在声色场所,懂得如何进退应对,生活还算无虞,无奈她手无寸铁,那日有一王爷见妍姿美若天仙、琴音绕樑,故意买通客栈伙计,设圈套欲将妍姿纳为妾室。

方晨向来热爱诗词歌赋,自从邂逅白妍姿所奏的「西江月」后,尤其喜欢听她奏曲,他不忍妍姿受辱,当众揭穿王爷诡计,让妍姿躲过一难,王爷失去心头好,一气之下,胡乱给妍姿安了个罪名,使她受官府通缉,无法在城内生存,只能流落于山林靠摘取野食为生。

方晨是仙,无法长时间待在凡间,返回天界后,他的耳边仍时而环绕那首「西江月」……

一年后,方晨再次有机会至人间出勤,他趁此机欲重温此曲,无奈多方探寻,仍没有乐师能奏出如白妍姿相同哀婉却又扣人心扉的乐音。

如此微薄的心愿竟无法实现,方晨心有不甘,他不信与这首曲子的结局会和词作一般「笙歌散后酒初醒,深夜月斜人静」不了了之,于是荒废职务,开始在人间寻找白妍姿的蹤迹,两年后,终于让他寻获,可惜妍姿当时已穷困潦倒,险些死在路边。

「变成乞儿啦!」听到此处,徐韩大吃一惊。

仲无奈点头,道:「你们方才在山中听见的曲子,便是方晨当年哼给本宫听的『西江月』,那是方晨害怕良曲绝迹,才常在天界哼唱。」

方晨和白妍姿重逢后,细心呵护她、助她整顿仪容,并出重金买红颜一曲,无奈妍姿因贫苦太久,声音哑去、手也因长期处于冰寒而麻痹,无法再弹,也唱不出声。

方晨不愿功亏一篑,开始做出脱轨行为,不仅上至天界盗取仙药、甚或下至冥间窜改生死簿,倘若他没介入白妍姿的生命,其实妍姿此世注定仅有二十年之寿元。

方晨替白妍姿治癒疾病,妍姿深受感动、芳心深种,她原以为青楼女子一生注定如「西江月」的词意飘泊伶仃、孤苦终生,原来……她亦能遇到有情人。

无奈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,方晨所作所为仅为一曲,听罢,他重回天界接受惩罚,一切如初,彷彿两人从未相识。

相见不如不见,有情何似无情,命运还是走到这一步,白妍姿日夜思君、以泪洗面。

为了找回情郎,白妍姿尽自己所能走遍各地演奏他所爱的「西江月」,希望能把方晨引出来。

皇天不负苦心人,终于,白妍姿在一玄门查到方晨的消息,这才知道她所爱之人并非世俗薄情纨裤,而是堂堂天界神仙。

人仙有别,难怪他再也不来见她。

为了与方晨续缘,白妍姿来到天界与人间的交界处「骸岩峰」,于峰顶连奏此曲整整三年……

「西江月」在天界广为流传,有一双所属南宫的神仙姊妹下凡执勤时,认出白妍姿弹的曲子,将消息带回天界。

得讯,方晨大惊,没想过他无心之举,竟害得白妍姿虚耗青春,他心有不忍,打算劝她离去,下凡前,西宫主夙总觉不安,出面阻止,深怕方晨对白妍姿动情,捲入不该属于神仙的情爱漩涡。

方晨向夙保证自己对白妍姿绝无私心,夙爱才惜将,信了方晨所言,答应让他去和妍姿道别,也因可怜这名癡情女子,不去冥界改回其原有寿元。

假如夙知道方晨此次下凡将一去不回,必定后悔应允此事……

方晨来到骸岩峰,原先的确是劝白妍姿看破情缘,但见她神情憔悴,纤纤十指弹得伤痕纍纍,嗓音亦再次嘶哑,方晨心生怜悯,甚觉歉疚,便是付出修为,尽心替白妍姿治伤。

一男一女独处一室,经过多日相处,方晨对白妍姿已有心动,他一直努力克制情感,事成后,急欲断去孽缘。

白妍姿怕与方晨永别,只得运用在青楼的所见所学,浑身解数向方晨吐露情意,方晨终究没能抑制住七情六慾,事情一发不可收拾,一年后,和妍姿有了第一个女娃,取名为「缘」。

听到此处,那两位深爱古仁景的女子皆是纠结,徐韩从不知仁景平时道貌岸然,原来骨子里如此多情;辛痕更是羡慕白妍姿,纵使飞蛾扑火,至少她得偿宿愿……

  • 名称:我的朋友很少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8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