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邮差全文阅读

古仁景十分讶异,辛痕总指责他懦弱、不敢挑战天规,这回为何反而让他收起玄武?

辛痕持续瞥向后方,焦急道:「让你收你就收啊!」

「好吧……」古仁景不明所以,却仍允了她的要求,将玄武唤回其原本栖息之地。

「这是怎幺回事!虞姑娘怎幺了?」没会儿,张秋净赶到矿坑前,以为方才见到的龟兽就是黄岩,倒未察觉玄武存在。

「我一个人带不动姐姐,张大哥,你随我带姐姐回去,我在路上和你解释!」说罢,辛痕神色匆忙,将虞灵虹交给张秋净后,急推着他离开战地。

望着两人的背影,古仁景实在不是滋味,辛痕要他收回神兽,估计是不想让张秋净有输人一等的感受……

「锵啷!」古仁景尚在落寞,藏雷和黄岩已战上好几回合!

黄岩的身躯比龟壳坚硬百倍,单凭青雷根本无法刺穿,好几回剑壳相接之际,能见青雷产生大幅弯度,不时发出唧唧声和熊熊花火,险些要断成两截!

古仁景双手运出白光,专往黄岩脆弱的头部击去,唯藏雷与黄岩距离过近,仁景不敢随意出手,只能趁缝隙补个几招。

纠缠多时,藏雷越发不耐,开始将剑锋刺向黄岩脖颈、双目等脆弱部位,此种攻击虽能予以重创,风险却是极大,若没刺中要害,那距离一拉近,全身破绽将会在对手面前一展无遗!

偏偏,藏雷没刺中要害,非但不赶紧收手避招,反而接连挑衅黄岩,只靠弯身、跳跃于夹缝中求生存。

眼见藏雷目透血光,戾气满身,黄岩不禁让藏雷引诱,越发狂暴,面对虽险却猛的剑招,黄岩深知一直躲避绝非良计,此刻,牠必须找到藏雷挥剑间的死角,给他一次反击!

看準时机,黄岩猛然张开大嘴朝藏雷腿上狠狠咬上──

出乎意料的是藏雷明知攻势来袭,竟是挡也不挡,就让黄岩咬住大腿?

「呃……」藏雷咬牙一嗔,右腿血流潺潺,鲜血自黄岩嘴边流过沾染地面。

「雷大哥!」古仁景心慌意乱,黄岩的要害就是那颗头,无奈这一人一兽几乎绑在一块儿,他要如何帮助藏雷脱困?

「呵呵,你输定了!」情况危急之际,藏雷忽然冷发一声,缓缓高举青雷,直直要往黄岩的头颅插去!

黄岩大惊,见利剑落下,打算放嘴逃开,可这时牠却浑身麻痺,难以动弹!

黄岩猛然一怔,声音颤抖,道:「汝从腿部放雷?」

藏雷冷道:「你的身子硬,只要躲进龟壳里,雷就打不透你,不过你的舌头软,我就不信麻不了你!」说罢,青雷垂直落下。

「慢!慢!慢!」黄岩无处可躲,只好急着求饶,道:「吾认了汝,莫要伤吾!」

「很好。立刻交出元神,我没时间和你游戏!」预防黄岩使诈,青雷锐利的剑锋仍顶在牠的头上。

黄岩愿赌服输,摧出元神交给藏雷后,藏雷解开雷咒,让黄岩隐身回矿坑桎梏中,等待轮盘打通那一日到来……

古仁景奔上前,俯身替藏雷止血,道:「你才从鬼门关回来,现在又使这种九死一生之招,实在太过兇险!」

藏雷黯淡神色,稍稍抚摸伤口,道:「我差些死过一回,明白面对必死无疑的窘境时,不惧生死,方能创造那九死『一生』的奇蹟。仁景,你尚有前世的记忆,应能明白我的感受。」

古仁景无奈道:「你说的是。不过之中你说错一点,咱们心照不宣。」

「你……」藏雷嚥下一口水,转身道:「我回去客栈看她。」

望着藏雷的背影,古仁景苦笑,兀自呢喃:「唉,你只是想取得黄岩认可,根本不必与牠斗生死,真正让你视为窘境的,恐怕是灵虹的情况啊……」

客栈内,徐韩和辛痕在房内照顾仍在昏厥的虞灵虹,张秋净则去协助煎药。

此刻,古仁景走进房内,道:「小痕,方才情况危急,我没让妳解释。眼下这里没外人,妳能否告诉我,为何雷大哥和灵虹会被关在矿坑内?」

辛痕不悦地看古仁景,心道:「没外人……是故意强调徐韩和你很亲密吗!」

「呃……」徐韩浑身打起冷颤,彆扭地挠挠头髮,道:「我在这儿好像不方便,仁景,雷大哥在哪?我去找他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他正协助张公子煎药。他心情不好,妳还是别惹他,以免遭到池鱼之殃。」

「他才捨不得对我兇呢!」徐韩轻吐舌头,说罢,快步离去房间。

房门关上后,古仁景道:「可以说了。」

辛痕紧咬下唇,道:「我听说玉矿村出产一种名为『龟息神水』的东西,方好耳闻废弃矿坑可能是极土之地的事,便设了个小计谋,想让他们俩一同历经生死关头,也许能逼藏雷恢复记忆。」

古仁景蹙眉道:「灵虹不是会耍这种小聪明的女子。」

辛痕把玩云鬓,心虚道:「她当然不知情了。我和茶馆的伙计串通,把她的茶换成龟息神水,等姐姐喝下,故意让伙计说有个紫衣剑客被堵在矿坑,姐姐一听当然匆忙跑去了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妳虽出于好意,这回却差点铸成大错,下回行事前少些感情用事,要不至少找个人商量,事情发生才好有个应变。」

辛痕哼道:「多谢师兄教诲!师妹我就是感情用事,才会像个笨蛋被你耍得团团转!下回,我会记得先找『张大哥』商量!」

「吱啊──」

对峙之际,忽然,藏雷端着清除龟息神水的药汤入房,辛痕心虚得紧,道:「你方才都在门外?」

藏雷点头道:「你们要吵出去吵,我顾她。」说着,忽视两人,来至虞灵虹的床边。

见状,辛痕诧异,却也欢喜,心道:「看藏雷这副模样……难道他们在里头真发生什幺事吗?如此就太好了!明儿早我再向他们请罪也不迟。」想着,辛痕窃笑道:「古师兄,走吧!」

房内只剩藏虞二人,藏雷若有所思地盯着虞灵虹,脑中想的全是方才在洞里所发生之事。

在见到虞灵虹没气时,他多希望死的是自己……藏雷轻轻触碰自己的双唇,想起方才偷吻她的情景,蓦然双颊泛红。

这种无法言喻的锁心滋味,又甜又苦,就是动心吗……

可是,他都失去记忆了,还能对她动心吗?

「唔……雷大哥……」

思虑同时,床上佳人终于有了动静,她的视线尚处朦胧,但头一句话便喊出藏雷的名字,想起藏雷被困在洞内一事,灵虹转瞬惊醒,猛然弓起身子打算下床,这一起身,才发现朝思暮想的人完好如初在她眼前。

「妳醒……」藏雷两眼溜溜盯着她瞧

「雷大哥!」那「了」字尚未落出,虞灵虹已打开双臂紧拥藏雷。

水瞳打转泪水,蕴含对藏雷的无尽情感,虞灵虹喃喃道:「太好了……你没事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
藏雷一怔,以往有女人抱他,他就像被髒东西附体般浑身不自在,可这回,他竟一点儿也不排斥;听她和古仁景一般称她「雷大哥」,他更是欣悦异常。

藏雷伸手轻拍虞灵虹的背,微微拂过她的髮丝,柔道:「我没事,别怕。」

许久,虞灵虹的情绪逐渐平抚,她赶紧鬆开藏雷,隔开与他之间的距离,道:「对不住,我失态了。」

藏雷莫名失落,轻咳两声,道:「无妨。妳先喝这个,这是用来解龟息神水的汤。」

「龟息神水?」虞灵虹满面狐疑,想起辛痕突然心血来潮拉她上茶馆,隐约猜到这一切可能是辛痕的安排。

藏雷刻意不点破,只道:「妳为何自作主张,跑去废弃矿坑找什幺记忆泉水!」

「记忆泉水?」虞灵虹压根儿不知那是何物,却更加确定这是辛痕的把戏,寻思片刻,灵虹压低容颜,道:「抱歉,我老说不逼你,实际上却去找那种东西。」

「抱歉?妳道什幺歉啊!」得言,藏雷又惊又气,道:「方才辛痕已和仁景说了事情经过,这事分明是她一手策画,难道因为她是妳亲妹妹,妳就轻易原谅她?」

虞灵虹一怔,问道:「你记得小痕是我的亲妹妹?」

「我……」藏雷搔搔头,脑裏模糊浮现辛德望的脸孔,还有他双膝下跪在辛德望面前,似乎在祈求、保证什幺事般。

藏雷叹道:「我也搞不明白,想到什幺就说了。欸,妳别转移话题!妳可知道她差点害咱们死在里头?妳还要纵容她吗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小痕所为出于好意,我自然不会怪她。且假如世上有记忆泉水这种东西……老实说,我一定会去取……」

「傻瓜!」藏雷低骂一声,道:「妳要我想起来,明明有更简单的法子啊!」

虞灵虹抬头问道:「什幺?」

藏雷面带红晕,支吾道:「我承认,起初我怕麻烦,的确不想与妳交涉……但自我们相逢开始,我每每想关心妳,反而是妳刻意躲我;每当妳出事,就只会在我面前逞强……几次下来,我甚至认为爹他们骗我,妳非但没喜欢我,反之,妳非常厌恶我!」

「我……我不是……」虞灵虹急欲澄清。

藏雷做了个「阻」的手势,道:「别再和我抱歉,比起那些礼貌用语,我更想听的是咱们的过去……虞姑……不……灵虹,今晚,妳和我说说好吗?」  

  • 名称:恐怖邮差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6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