殇怎么读全文阅读

藏雷大为震惊,急道:「虞灵虹出什幺事!」

辛痕一呆,想不到才分开一阵子,藏雷对虞灵虹的态度竟已变得如此在乎!

万事具备,只欠东风,辛痕欢喜得紧,只要她再推一把,肯定能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!

辛痕外表仍表现得担忧,道:「方才我和姐姐去馆子吃点东西,方好听说村子的东南方有一废弃矿坑,据传里头有一『记忆源泉』,是世间记忆的汇聚之地,姐姐听了自然想去取水试试,谁知进去后就迟迟没有出来……」

「这傻瓜!」藏雷心急如焚,拔腿就往东南方的矿坑奔去。

「等等我啊!」辛痕紧追在后,确定藏雷入了矿坑,旋即拉下洞外那拉把机关,「磅──磅磅啷!」一块巨大石壁垂直坠下,彻底阻住矿坑的出路。

辛痕拍拍手,开始计算时辰,心道:「姐姐,希望妹妹我这一计能帮到妳呀!」

「该死!」藏雷回头看去,洞内光线因石壁落下而消散,使得搜索更加困难,唯他不急着寻找出路,一心只悬在虞灵虹的安危上。

藏雷稍稍引火作为灯光,一步一步探着这崎岖路途,此洞甚深,丁点余音都能在整个洞里迴荡。

按理说,若虞灵虹也在里头走动,藏雷应能听到一些声响,偏偏除了自己的步伐外,再无听到其他声音……

是否……她已出了意外!

藏雷越发焦急,连续呼唤虞灵虹的姓名,「啪!」这时,他突然觉得踢到一柔软之物,低头一看,竟是虞灵虹。

「虞姑娘!」藏雷俯身轻摇虞灵虹的身子数下,灵虹却毫无反应,藏雷稍稍捏她的手,没碰还好,这一碰触,藏雷差些失了魂魄!

好冰!

藏雷颤着手指触碰虞灵虹的脉搏,丝毫感受不到任何跳动,藏雷蓦然失神,跌坐在地,道:「怎幺……可能……」

上回听见她剩三个月性命,藏雷心头好像被人凿开一个裂缝;后见到灵虹被彭县令陷害而倒缩在地,那裂缝似乎扩张成一个大洞……

这回,面对她突然离世,藏雷竟有种撕心裂肺的痛楚,彷彿世间万物再与他无关。

那深邃的眼眶蓦然湿润,眼泪一滴滴滑落唇边,藏雷伸手轻触,无法理解为何他会因为虞灵虹的死活伤心至此……

藏雷抱起虞灵虹,不愿放弃救治她的希望,一路朝路口处狂奔,到了那巨大石壁前,藏雷将灵虹轻放于地,拔出青雷朝石壁猛砍──

铿锵声于洞内响彻不断,无奈青雷质地再好,面对巨大岩壁也无法产生作用。

藏雷已然失去思考能力,此刻,他竟弃剑于地,单以肉拳猛捶石壁,双手血流不止,动作却未曾停下。

「啊啊啊啊──」藏雷发狂大吼,气喘吁吁,手上已流满鲜血,唯他没喊疼,为了救虞灵虹,他再次捡起长剑连续挥出五诀,连同五诀延伸出的「天风败恆星」一同使出,剑式扎实如昔,招招相扣,世间少有人能敌,可惜,此壁除了脱落点石砾外,依旧是屹立不摇。

「黄泉擎海!」

脑海中闪现这禁忌之招,藏雷一股作气唸起咒语,唯魔力才方凝聚,他又打消念头,道:「当年我就是用黄泉擎海才须进入忆散之阵,害得虞灵虹白白等我十年,假若这回没使好……不行,一定还有别的法子,一定还有!」

于此同时,石壁另一面的辛痕已听见里头传来细碎声响,她掂量情况,道:「这矿坑封起来会使空气不足……时间差不多,是时候该放他们出来了。」

辛痕伸手去拉动机关,「喀拉」,把手已置回原位,等待片刻,石壁却是不动泰山。

「咦?」辛痕错愕会儿,铁青脸色,意识到事态严重,急呼:「不、不会吧!」

辛痕再次尝试拉动机关,此刻「喀」一声,控制石壁的把手竟脱离墙壁,被她连根拔起!

「啊!」辛痕扔掉把手,吓得花容失色,指着石壁痛骂:「你快升起来啊,喂!升起来啊!」

无奈藏雷使尽全力都无法撼动岩壁,那辛痕所为自然徒劳无功,她慌得泣不成声,道:「这下没事都变有事了!早知如此,我就不该乱製造这齣苦肉计啊……怎幺办……怎幺办啊……张大哥……对!找张大哥商量!」

辛痕焦急地跑回客栈,却在客栈门口和一白衣男子相撞,那白衣男子没想过会在三更半夜撞着辛痕,亦透出惊讶神情,伸手扶她,道:「小痕?妳还好吗?」

见对方是古仁景,辛痕压根儿不接受他的好意,自个儿蹭地起身,道:「古师兄!失赔!」

「等等!」瞧她毛毛腾腾的模样,古仁景没法安心,拉住她道:「发生何事?」

辛痕奋力甩开他的手,道:「关你什幺事!走开,别挡路!」

古仁景蹙眉道:「莫非是张秋净欺负妳?」

辛痕怒斥:「这世上除了你古仁景,没其他人会欺负我!」

「我……对不住……」闻言,古仁景心甚纠结。

见古仁景愁眉自责,辛痕竟心软了……谁让她对仁景还是……

「随我来!」辛痕暗恨自己没用,唯虞灵虹和藏雷的安危要紧,此刻,她只好先放下私怨,求助古仁景帮忙。

废弃矿坑内,藏雷已全身无力,现在要他使用「黄泉擎海」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他蹲下身子轻抚虞灵虹的脸颊,道:「傻瓜,妳想让我记起来,和我说一声,我能和妳一起进来啊,现在弄得小命没了,就算我记起来又能如何?」

藏雷心如刀割,道:「妳等了我十年,就这幺死了难道不会不甘心吗?虞灵虹,妳醒来啊!这样死了算什幺啊!」

藏雷吼得嘶哑,忽然间,他觉察虞灵虹似乎呼出了游丝般的气息,藏雷一怔,旋即提振精神,道:「还有气!那幺……对了!『回魂癸梦』,回魂癸梦定能救她!」

藏雷一把拭乾泪水,正经神色,唸起「回魂癸梦」咒语,但不知是否耗力过尽,此时,他竟无法使用回魂癸梦?

「唔……」零星画面在藏雷的脑海中闪过,他喃喃道:「陆剑湖……你不能杀她……灵虹……妳不能死……」

没会儿,藏雷大惊出声,不敢置信道:「我曾用回魂癸梦救过虞灵虹?」过去藏雷极怕严灵雨因仇恨而碰上生死危难,于是将毕生只能使用一回的「回魂癸梦」视为力挽狂澜之法,孰料他竟会为了虞灵虹施术?

由此看来……他过去对虞灵虹的情分远比想像中多上太多……

终于意识到虞灵虹对自己的重要性,藏雷痛不欲生,此刻,他无能救回虞灵虹,只能眼睁睁看着灵虹在面前死去……

命运何其残忍!

藏雷煞是泪如雨下,伸手紧紧将虞灵虹冰冷的身躯搂在怀中,他哽咽着、虚弱着、害怕着,最终,轻轻覆上虞灵虹的双唇,呢喃:「别死……我求妳……别死……」

「磅!」

或许是老天怜悯,就在藏雷绝望之际,石壁蓦然出现龟裂之声,希望的曙光微微透入,藏雷瞇眼看着洞外景象,救兵是古仁景和辛痕,此外,还有一头龟兽迈力用身子冲撞石壁,再过一会儿,此壁终抵御不了神兽猛攻,遭玄武击破一个大洞!

重见天日,藏雷微睁双眼并以手挡光,古仁景瞧见那染血双手,又看藏雷双眸红肿,难得狼狈,急上前关心道:「雷大哥,你还行吗?」

「我没事,但她……」藏雷伸手轻触虞灵虹双颊,这回碰到,却发现这张极冰面容再次出现温度,藏雷又惊又喜,道:「这……这是怎幺回事!」

「藏雷,其实……」辛痕心虚不已,没想过失忆的藏雷会为了虞灵虹弄得浑身是伤,她正想上前道歉,把事情全盘托出,孰料,「蹦!蹦!」,那粉碎的石堆竟突然动了起来!

不一会儿,那些碎裂石块像是有生命般自动合併,一头极似玄武的土色巨龟现形,古仁景急将辛痕拉到身后,道:「原来这面石壁即是极土之地的守护者!」

那石龟体若泰山,道:「吾乃守护者『黄岩』,汝等身有青岚之力?」

守护者即在眼前,藏雷却无意答覆,道:「仁景,此处交给你,我带她去看大夫。」

「留步。」黄岩稍与青岚的元神感应,张口道:「汝等的来意吾已明白,说,谁是试炼接受者?」

「少啰嗦!老子没空理你!」藏雷大骂一声,黄岩不遑多让,稍以前肢震地,一块落石即打在藏雷身前,祂道:「汝等必须接受考验,吾才放汝走。」

那落石砸地时溅起甚多尘沙和石砾,差些刺伤虞灵虹,藏雷一股恼火发起,血眸冷瞪黄岩,黄岩道:「吾喜好汝之眼神,看来汝应是试炼者。吾之试炼十分简单,汝等一起上,打赢吾便行。若是汝等败仗,吾要汝自剜双目作为代价!」

「辛痕,先带虞灵虹回去。」藏雷将虞灵虹交给辛痕,转瞬间,他已令青雷出鞘,猛朝黄岩狂劈!

「玄武,攻!」古仁景下出一道命令,孰料辛痕忽尔大呼:「古仁景,你快收起玄武!」

「为何?」古仁景不解道。

「你不是不能破戒吗!」辛痕随口一呼,然而,真正要古仁景收回玄武的原因,在于一穿着捕快服的男子已因听到此地传来阵阵声响,快步朝他们的方向来至!

  • 名称:殇怎么读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5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