釜底抽薪全文阅读

一句肺腑之言传入耳中,虞灵虹素无喜悦之意,反之,蛾眉紧锁,绝美面庞尽带错愕,她彆扭地望着那双俊眸,这才发现,原来聂志弘的瞳孔中蕴含如此炽热的情意……

终于将深埋已久的心事道出,聂志弘当觉舒坦,他其实清楚答案不乐观,却不知为何,仍抱持那幺一丝傻傻地期待。

阵风缓缓拂掠两人的长髮,青丝飘扬,似是为他们之间的纠葛再划下一道难解注记。

虞灵虹反覆思量一路下来的回忆,越想越觉愧歉,战战兢兢道:「是……赵姑娘逝世以后?」

聂志弘苦笑道:「自始至终我便只爱妳一个,未曾变过。」

此话犹是沉重,虞灵虹退后两步,不敢再和聂志弘相视,道:「抱歉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你……」

「妳知道。」聂志弘轻发一声打断,细语:「可妳心里没我,所以妳不敢多想,也不愿多想。」

虞灵虹抿嘴不语,聂志弘所言属实,唯她怎敢面对这份情意?

聂志弘是继藏雷之后,虞灵虹心里由衷感激的人,无奈,她对他就是无法到达另一个层面。

不面对,彼此尚能是家人;面对了,她要怎幺做才还得起?

看心上人神情纠结,聂志弘心头亦是酸楚,静默着回音同时,私慾与道德早已在脑袋里争战不下百回,他仍认为自己是害虞灵虹和藏雷分开的罪魁祸首,然而此时的他……到底该如实坦承?还是乘人之危?

思虑许久,聂志弘终是确定自己虽然天赋异稟,可这颗心的本质仍为凡人,仍会为情所苦、为私慾而贪。

他嚥下一口水,道:「灵虹,我不求妳能爱我,但……在他回来前,能不能给我个机会,让我好好照顾妳?」

虞灵虹一怔,过去她不清楚也罢,如今她已了然这份情意,怎敢多给聂志弘希望?她未有迟疑,直摇头道:「师兄,对不住。你我最多止于亲情,我不能让你越陷越深。」

聂志弘心一纠,叹道:「藏雷不知何时才能归来,说句难听的……甚至归期茫茫,妳真要为他苦守在此?」

想起藏雷,虞灵虹难掩神伤,唯那双失落的眼色中始终蕴含些许欢愉,便是支撑她等待的深情。

她转过身望向宁雨阁所在的方向,道:「曾经我也以为自己永远盼不到吴赖,所以敞开心胸接受雷大哥,可事实证明他们其实是同一人啊。老天让我在不同时间爱上同一人,这便表示此生他是我唯一选择,至死不渝。」

虞灵虹把话说得坚决,不敢回身多瞧聂志弘,她怕多看他一眼,心中的内疚就多一分。

「我明白了。」一句如风的细语从聂志弘口中发出,明明轻如羽毛,却彷彿能震碎人心。

虞灵虹强忍泪水,道:「谢谢你,你要保重……」说完,她拔腿欲走。

「等等……」虞灵虹还不及反应,聂志弘一个箭步上前,用力将她拥于怀中。

「师兄!你快放开……」虞灵虹惊慌失措,猛地挣扎。

「一会儿就好,不要害怕我,好吗……好吗?」聂志弘的泪滴落在虞灵虹的髮上,灵虹左右为难,听见聂志弘那一声声低泣,她怎幺铁得下心?

她不再推阻,只是应声:「咱们不可能。师兄,算我拜託你,别把心力放在我身上,我不……」

「我知道。」聂志弘再次打断虞灵虹,叹道:「就让我这样静静抱一会儿,让我好好和妳告别……我保证今日一别,我不会再让妳为难,日后,我必会成为妳心中所希望的聂志弘的模样。」

此言一出,虞灵虹再说不出话,不知过去多久,日薄西山,月照亮夜,聂志弘鬆开怀抱,如个兄长般轻轻摸摸她的髮丝后,转身再不回头。

数月过去,曾经生死相随的同伴各怀心思回到原先人生的道路上,彼此偶有联繫,唯独聂志弘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……

在大家猜测同时,虞灵虹没敢向任何人透露聂志弘曾与她表明心意一事,只能暗自在心中为他祈福着,愿他能放下苦楚,早日寻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世界持续不懈的运转着,乡野小镇的居民仍然朴实讨着生活,富丽大城内依旧人烟鼎沸、摊贩林立、屋舍新丽,辉煌气派……

某日,那富丽堂皇的大宅未改金贵之态,角落处镶金镀银的细节仍有奴僕细心照护着,大门口那两座价值不菲的红虎雕像还是高举爪牙、大开虎口,威武生风……

大宅内的主人翁身长八尺,着一身厚实袍铠,面上虬髯繁杂,气势雄伟,他高坐在大厅的贵椅上细细扫着一幅幅画像,每一幅上头都画有青年才俊的容貌,一旁题了些姓名八字、身家背景以及学识地位。

主人翁嘴里细碎唸着「这个好……这个不好……这个行……这个不成……」的话语,扫略不下百张,蓦然间,主人翁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画像上,他瞠大双眸,唤了身旁家丁,再三确认此画来源后,吩咐了家丁一会儿,即将画像收到怀中,往后院闺女的房间走去。

少女闺房清香依旧,那待字闺中的妙龄姑娘一脸心事重重倚靠床边,手上持着一针线盒,想着心中的情郎曾因为她带这个东西而夸她细心,想到此,少女不禁骚了脸庞,却也同时红了眼眶。

「师兄,大家都找不着你,我好想你……你去哪儿了?」想着,少女握紧针线盒,泪水一滴滴滑落,原来思念是一种病,可以如此折磨人心。

「吱啊」一声,房门让父亲推开,少女赶紧擦拭颊边泪水,起身故作欢笑,道:「爹爹。」

「唉。」看宝贝爱女又在为旧情伤神,那主人翁高叹一声,道:「榛儿,妳又再思念聂志弘?」

「我……」冯华榛压低面容,这数个月来,她为聂志弘落泪不下百次,可惜这些心酸除了冯府的人清楚外,又有谁能体会?

冯崇旭不捨冯华榛泣泪如雨,道:「爹爹今日又帮妳物色了一位好郎君,妳要不……」

「爹!」不等冯崇旭说完,冯华榛已鼓起嘴巴,语带抱怨:「您就别再帮我安排相亲了,女儿现在还没心思想嫁呢!」

「哪儿的话!」冯崇旭猛摇头道:「妳不想嫁,爹还想抱孙呢!榛儿妳听话,再听爹爹最后一次。」

冯华榛仍是拒绝,道:「我已经答应你三次啦!第一次您找来一位年约半百的伯父,第二回您找夏常德……上一次更过分,连隔巷的小明都找来了!」

冯崇旭只觉不解,道:「小明那伙子有啥不好?我瞧他目光炯炯,是块大璞玉,好好雕塑一番,将来必是可造之才!」

冯华榛嗔道:「可他才十岁啊!」

冯崇旭挠挠头道:「唉,年龄哪是问题?爹是瞧妳老的也不喜欢,同年龄的也不感兴趣,才给妳找个小的。瞧,只要你们先订下婚约,让他入赘到咱们家,你们朝夕相处久了,肯定能日久生情。隔壁津雍村的阿过和阿龙,还有百里外塘巢的小治和阿媚,他们都是女大男小,日久生情啊!」

「爹!」冯华榛气得满面通红,不知该如何和冯崇旭沟通。

冯崇旭格格发笑,道:「行了,我的好榛儿,妳就听爹这一回,爹保证这是最后一回,这次给妳找来的对象包妳喜欢得不得了。」

「我不。」冯华榛坚决反对。

冯崇旭往门外瞥一眼,鼻哼一声,道:「可人家公子已经来了,若没照到面就给人家请回去,实在有失礼数,妳就见这一回,好吗?」

冯华榛到底是个小姑娘,耐不住父亲百般恳求,终是勉强答应,道:「这是最后一回,爹以后再这样,人家就不理你了!」

「哈哈,行!」冯崇旭满意发笑,拍拍手道:「聂少侠,你进来吧!」

「聂……」冯华榛一怔,握着针线盒的手再次握紧,心道:「不,姓聂的到处是,怎可能是他……」想着想着,发出一声自嘲的苦笑。

「答答。」脚步声越来越清晰,那青袍男子拱手道:「冯将军、华……冯姑娘,在下……聂志弘,今日来此,是想将军将贵千金许配给我。」

「呜……」冯华榛顿时哭了出声,她方才在想就算眼前的人真叫「聂志弘」,但这名字并不特别,可能只是同名……唯声音一出,她即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师兄!

「呵呵,好,好!」冯崇旭欣慰地点头,起身拍拍聂志弘的肩膀,道:「好女婿,接下来就交给你啦。」说罢,满意地关上房门离去。

聂志弘走到冯华榛身边,华榛没敢抬头,彆扭道:「师兄为何会来?是来看我的吗?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我方才说的很清楚,今日来此,是想妳做我的妻子。」说着,缓缓坐在华榛身边,轻轻握住那双不安的手。

冯华榛不敢置信,颤抖道:「你是在同情我吗?」

聂志弘诚恳道:「我真心想娶妳。」

冯华榛鼓起勇气和聂志弘对视,一切如梦似幻,却又如此真实,她抑不住複杂心绪,纵身哭倒在聂志弘怀里。

聂志弘轻轻搂住冯华榛,道:「这几个月,我把咱们以前去过的地方全部重新走了一遭,我发现……聂志弘最渴望的是回归平凡,回归最简单、最朴实的平凡,我想……这也是你们的期待。」

冯华榛悲喜交加,道:「你们的期待?」

聂志弘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丝倩影,没会儿,他摇摇头,把那不该再奢望的眷恋埋藏在心中,道:「没什幺,华榛,妳相信我,我是真心想娶妳为妻。」

冯华榛啜泣道:「我……我好高兴。师兄,谢谢你愿意选择我,我一定、一定会做你的好妻子,一定。」

「好。」说罢,聂志弘轻闭双眸。

这个决定,无关他人,无关对错,心里尤其踏实,只是……仍然有那幺一点点的遗憾在隐隐作痛。

  • 名称:釜底抽薪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7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