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数据修仙全文阅读

聂志弘不知奔跑多久,直到喘不上气才停下脚步稍作歇息,双眸仍紧盯那明明灭灭的白衣倩影,深怕一个眨眼,她就消失不见。

他粗喘着大气,问道:「云仙姑娘,这里究竟是何处?为何这幺诡异?」

「一朵云上。」悠悠女声响绕,柔嫩而温暖。

「云……?」聂志弘实在糊涂,道:「妳为何在这儿?妳在这儿待多久了?妳到底是什幺身份?」

听聂志弘一连丢出多个问号,语气甚急,云仙有些失落,道:「你很怕我?」

俗话说母债子偿,聂志弘不禁低颜,拱手作揖,道:「我是对妳抱歉,当年是我娘一念之差,才拆散了妳和爹,我该代她和妳赔声不是。」

云仙淡语:「拆散我和空大哥的不是聂飞若,而是天运,不单是我,我想空大哥早也不怪她了。」

聂志弘没法释怀,道:「不!爹肯定恨毒了娘,所以乾脆眼不见为净,把我封印在停轨中,就算解封了也不愿认我!」越说,双拳握得越紧,难掩满腹悲愤。

「傻孩子,你这幺说当是误会他了。」云仙苦叹道:「他一生受命运所累,本身拥有强大力量,紧要关头却没法救我们任何一人,他亲眼瞧着我被彻擒走,又目睹聂飞若逝世,对他而言,无疑是极大打击。事后,严灵雨又与他决裂……种种伤痛,才让他选择独居于骸岩峰上,并把你送入停轨中,以免连累你一同牵连入内。他不敢认你,只是出于对聂飞若的亏欠啊……你忘了,在锋天塔时,空大哥甚至替聂飞若一肩扛下罪名?」

聂志弘一愣,这的确是他百思不解之处。

「其一,他认为聂飞若宁死都不面对与叶云霸的关係,既然如此,他宁可被大家误会,亦要替她缄口此事。其二,也许他自个儿也没发觉,其实他对聂飞若已不止于亲情、同情,只是碍于我的关係,他没敢面对这份情意……」

聂志弘恍惚道:「不会的。我听说停轨需要牺牲自己所珍视的事物,他牺牲的……就是和妳的回忆啊!」

云仙轻语:「可知道当时停轨术开时,是给他两个选项抉择的,一是与我的回忆,二……是与聂飞若的回忆,在这两者中,他择了前者。」

「什……什幺?」此事是聂志弘始料未及的,蓦然间,他对梅月吟更觉亏欠,不知该如何表达满腔歉意。

两人静默许久,随着云朵缓缓飘浮,聂志弘的心情渐渐平缓,鼓起勇气道:「云仙姑娘,不……梅姑娘,妳随我走吧,咱们一同回人间去,等爹复原了,我一定让你们团聚!」

「你有心了。可我……」云仙转身,单薄飘零的背影让人更生怜惜。

聂志弘急道:「是彻把妳关在这儿的对吗?妳等我,我去求仲宫主,让他带我上天界找彻理论!」

云仙摇头道:「当年是我自愿待在此地,与任何人无关,你别为我的事儿操心。你若想为空大哥做点事……来,这些给你。」

忽然,一张破旧的手抄纸和一面圆形铜盘缓缓降于聂志弘眼前,那张手抄纸写满密密麻麻的笔墨,然而尽是些奇文异字,纵然志弘身怀异稟,也没法读懂其意。

另外,那面铜盘黯淡无光,上头凿有五个浑圆凹槽,不知用意何在?

云仙叹道:「闲暇之余,你便探就这两样东西吧。」

聂志弘狐疑道:「不能和我明说吗?」

云仙沉默片刻,叹道:「我不想你再为咱们这一辈的事打转着。有时候,该为你自个儿活呀。」

聂志弘一怔,的确,自他选择下山后,他的人生彷彿都被一条枷锁给牵引住,他一心替严灵空寻人、寻神器,一路被捲入百年前的是非之中,甚至……把本有属于自己人生的伙伴们给牵连入内……

想到这,他忽然觉得疲累,的确想离开这些宿命诅咒,活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路,哪怕再平凡不过。

可那些事实都活生生的存在,他又如何能捨弃一切,重新开始?

云仙似乎读得懂聂志弘心中所想,含笑道:「傻孩子。没人要你完全捨弃,只是想你暂且放下烦恼杂事,专心过你想过的生活,追求你喜爱的女子。」

聂志弘心头一震,道:「妳连灵虹的事都知道?」

「嗯。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我明白,虽然看不清妳的模样,可妳给我的感觉比叶夫人还要亲切。不过……妳都知道这些事,一定也清楚,灵虹倾慕的是藏雷,是我的堂哥……就算他现在离开了,我又怎能趁人之危?」他苦涩的笑说,说到底,还是他害那对有情人面临生离死别,他连告诉虞灵虹真相的勇气都没有,哪敢奢求从她身上得到一点回应?

「你真和空大哥一样,该说你们太善良,还是说太傻呢?」云仙兀自感慨,道:「这个结果并非你想造成的,也非你的过错,你何必扛下责任?知而不做,也许能逃避疮口,却会永留遗憾;但知而去做,就算伤痕累累,也会无悔终生。要是得不到回音,便尽你所能,去守护所有你在乎的人吧,试想看看,你想守护的人,应该不单单虞姑娘一人。」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闭眸,回忆着过往种种……一道道影像如书本般于脑海中快速翻阅着……

想着想着,他不自觉陷入混沌之中,等回过神欲与梅月吟对谈,竟是怎幺也睁不开眼……

「梅姑娘……梅姑娘……妳别走……别走啊!」

聂志弘吓得从混沌之中拚命挣脱,当他再睁眼时,倚靠的柔软云朵已化为寻常床榻,身边那白衣身影亦变成苏妤臻的面容。

苏妤臻紧地替他擦拭颊上冷汗,道:「谢天谢地,你总算醒了。」

聂志弘痴痴地望着周遭,道:「这是……华榛的旧居?我怎幺在这里?」

苏妤臻耸肩道:「咱们在关山崖分开后就回骸岩峰了,如你所料,师父不在山上,咱们没本事破开结界,就来华榛的旧居等你们回来。七日前,听说有人昏厥在镇外,咱们前去一探,才发现是你啊!」

聂志弘心急如焚,道:「我……我昏厥了七天?灵虹她们呢!」

苏妤臻含笑道:「甭怕,他们两天前都已来此会合,现在都在外头呢,来,我扶你出去吧。」

随着苏妤臻来到大厅,确认众人安在,才让聂志弘稍稍鬆下心。

「师兄,你醒了!」虞灵虹难得发笑,抹去眼角边那因担心而泛出的泪水。

聂志弘点头,随意左右张望,挠挠头道:「怎幺不见仲宫主?」

古仁景应道:「宫主本想等你甦醒再走,无奈师父和大人的元神不能一直暴露在外,他便先送他们回骸岩峰,也把骸岩峰完全封印住,未满十年,咱们是上不去的。」

「十年……」聂志弘沉眸,想起与梅月吟那番邂逅,不自觉握握胸膛,此刻,却没摸到梅月吟赠他的两样东西,蓦然心慌。

铁荷枫问道:「聂兄,你是不是再找一面怪里怪气的铜盘和一张纸?咱们发现你时,你把这两样东西握得很紧,嘴里一直唸着啥『梅姑娘』、『云仙姑娘』……怎幺?你瞧见她了?」

聂志弘怔怔点头,那果然不是虚梦!

古仁景叹道:「那两样东西都让仲宫主收去了。」

「为何?」聂志弘不解。

辛痕负气道:「哼,谁知道他们又再打什幺哑谜,说什幺都不让咱们知道内容!」

聂志弘面透渴求,道:「仁景,那到底写什幺?为何不能让咱们知道?」

古仁景面露无奈,道:「并非我有意隐瞒。我才看了两眼就让仲宫主收去,只知道……那东西攸关咱们『长生不老』一事,我猜应是解开此事之法。」

「既然如此,仲宫主为何不说!」聂志弘没法理解,能解开众人诅咒是严灵空的心愿,何况……历经这段旅程后,志弘早已体会到人生价值并非活得长短,而是在有限的生命内不留遗憾。

长生……并非喜事。

古仁景轻应:「他希望这十年时间,咱们能抛下这些杂事,一切等师父回复原状再谈。」

铁荷枫附和道:「不错,这几日咱们也讨论得差不多了,铁某打算和妤臻找个偏镇开药坊。等找到定点,便和你们大伙儿联繫。」

聂志弘屏息一会儿,叹道:「嗯,这是个好打算。其他人呢?」

古仁景轻喃:「如我之前所言,我欲出家从道,仲宫主亦已替我安排好,我将在一名为『静心观』之门修行,以助我早日回天界洗掉一身罪孽,并找到我那一双失散的儿女。」

此言一出,辛痕和徐韩脸色尽是铁青,徐韩率先发语:「我……还能去找你吗?」

古仁景微笑道:「我答应过妳,只要妳需要我,我便会帮妳。何况,我也不会就此抛下大人和师父不顾,十年后的今日,大伙儿再一同上山拜见他们二位,至时,情谊不变。」

仲宫主刻意安排「静心观」是有其意,那道观虽立十年之余尔尔,然主持道观的两位道长于门中颇有威信,十年时间,已把道观经营得有模有样,撇去规模不谈,最重要的一点,是此道观只收男弟子,这对桃花缘甚好的古仁景而言,当是最适当的修行所在。

「嗯……」徐韩苦涩发笑,原来在锋天塔上的承诺不过尔尔,是她自作多情了……

可叹徐韩愿意接受事实,辛痕却是一口怨气难嚥,盼了多日,古仁景仍然死脑筋,她忍无可忍,忿忿嗔出一声,道:「去你的牛鼻子,你就一辈子当道士,咱们也一辈子都别再见!哼!」说罢,她蹬脱桌脚起身,头也不回往外头离去。

古仁景心头一紧,起身追上──

  • 名称:大数据修仙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4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