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悠悠全文阅读

终究是心上人的模样,聂志弘没法当机立断,手中之剑已逼在虞灵虹喉前,却仍迟迟刺不入手,他喝:「我给妳一次机会,说!为何要扮成灵虹的模样欺骗我!」

虞灵虹紧皱蛾眉,满面苦楚,她想说,却实在说不出话啊!

「不说?好,别怪我剑下无情!」说罢,聂志弘快手一挥,「石诀」已出──

虞灵虹勉强偏颈,躲过一剑,时间急促,以她的修为只召得出些微「天山」之力,根本无法让聂志弘感应到。

好在十神之力非同小可,虽对聂志弘起不了作用,那擒她之者毕竟只乃山野精怪,一时不堪负荷,暂且鬆开握颈之手。

虞灵虹紧地欲言,忽尔瞥见脚下仍然无影,心道:「那人还在附近,我就是要说,只怕发不到两个字又被擒住……」间不容髮之际,她灵光一现,抽出放在腰间的几张符咒。

一张「天雷符」引动,几道落雷威力不高,倒能让那无形之人稍微却步,虞灵虹的影子明明灭灭,聂志弘眉目一挑,道:「是影子!妳是……」

叶夫人疾呼:「那是落雷光影,非此妖孽之影,志弘,你千万别被蛊惑!」

说迟时那时快,天雷符效力一过,无形之者再次攀上,一把抽走虞灵虹手中符咒,使其散乱一地。

她勉强扣住一张在手,本欲弯身捡起地上符咒,却瞧身下的影子已然消灭,只能无助地盯向聂志弘,期望手中那仅剩的符咒能起些作用。

那秋波水灵、婉转动人,瞧聂志弘看得痴呆动也不动,叶夫人皱眉囔囔:「啊!是摄魂术!此妖实在兇残,快杀了她──」

聂志弘醒个神,点头后,疾步逼向虞灵虹,两人距离不到一尺,眼见手中长剑準备要刺穿灵虹的身子──

然而,聂志弘的面容仍正对着虞灵虹,右臂却蓦地反向一抛,长剑高速射来,夫人猝不及防,那起了微勾的嘴角不自觉转为惊叫,回过神时,那剑已正正刺在她的胳膊上!

「唔──志弘……你怎幺伤害为娘……?」叶夫人瞠目结舌,难以置信。

「主人!」那精怪见夫人受伤,顾不得其他,立刻鬆开擒住虞灵虹的手,恍惚现影于夫人身边,而那精怪面色苍白若雪、少有生气,竟是昔日若风门弟子-「琴米青」。

聂志弘上前揽住虞灵虹,低头一看,佳人的倩影终于恢复正常,他歉疚道:「灵虹,对不住,是我误会了妳……」

「无妨……」虞灵虹释怀地嫣然一笑,没多久即因过劳而昏昏睡去。

确认她无性命之忧,聂志弘转向面对叶夫人,情绪五味杂陈,道:「灵虹说的不错,妳不是我娘,妳到底是谁?」

叶夫人不解道:「说?她什幺时候说……」

聂志弘无奈地抽出虞灵虹手中那张握紧且已失色的符咒,他摊开符咒给叶夫人瞧,上头以墨勾勒「传音入密」四个大字!

叶夫人大睁眼眸,无奈苦笑,从没想到竟还有这一招。

聂志弘叹道:「言多必失,妳万万想不到便是因为妳说『云哥爱护奴家,不忍我担下报仇大任,便选择自己入魔』……试问,妳既没入魔,一个平凡女子又怎幺能活两百年!」

叶夫人感喟地摇头,放弃辩解,道:「俗话说『旁观者清』果然没错,也罢。是,奴家并非聂飞若……可除此之外,我其他所言全是事实。」

聂志弘振臂怒斥:「事到如今妳还撒谎!妳究竟是谁!为何要扮成我娘!」

叶夫人垂低眼帘,悽苦轻语:「我用聂姑娘的身分活了好多年,你问我是谁……其实……我也真不知道了。云哥深爱聂姑娘,却因严灵空而失去了她,自那以后,为了解解思念之情,云哥每隔几年便会去官场中救出一票官妓,从里头挑选相貌、气质和聂姑娘相似之人,以伴他度过寂寥岁月……没被选上的,云哥也会给她们一笔银两,让她们得以返乡、衣食无忧;没有家乡的,便留在山庄作丫鬟,日子过得也算清闲……」

「两百年来,我已是第三个假的聂飞若,云哥对我们尤其尊重,从来把我们当红颜知己,未有踰矩之行,可我们都是真心喜欢云哥……为了他,我们甘愿赴汤蹈火,前两位甚至觉得自己渐渐迟暮,没资格陪在云哥身边,便趁云哥闭关之际自尽了得。可你知道吗?即便是假的聂飞若,云哥仍会因为失去她们而肝肠寸断,你说,像他这样的癡情种,一生只为一人所活,严灵空凭什幺改变他的人生!」

聂志弘强嚥一口水,确实对叶云霸的深情备感震撼……他道:「……我就随妳上去会一会叶云霸,一切便真相大白!」

「呵呵……」叶夫人苦笑着,明明如银铃般的声音,为何彷彿能震碎人的心扉?她抿嘴道:「我的身分已经败露,害得你误解云哥一番苦心,我还有什幺脸去见他?」说完,抽出志弘的剑,毅然决然地刺入腹中。

「妳──」聂志弘大惊,瞧叶夫人血染衣袍、凄美绝伦,情愿为叶云霸而死,不禁再次对师父起了疑心……

叶夫人的妆容纵已于哭泣时花得一塌糊涂,面色仍然端庄从容、气态优雅,须臾晃眼,含笑而终。

琴米青不发一语,静静地望着夫人断气后,缓缓抽出那把长剑,一举揹起夫人,并把长剑交还给聂志弘。

聂志弘戒慎地接过,道:「妳……不为妳主人报仇?」

琴米青一如往昔,面上毫无表情变化,瞧不出任何情绪,道:「主人一心为公子着想,我不能杀你。」

聂志弘撇开头,心疼地盯着睡去的虞灵虹,道:「……她明知我的心事,若真为我着想,又怎幺会诱我杀害灵虹?」

琴米青淡道:「此言差矣。还纪得公子在万寿城时,曾因虞姑娘和藏雷的事而伤怀?夫人是不捨你被他们二人欺负,才派黎介木和柳希希来杀虞姑娘,同样地,今日诱你杀她,仅是想助你从情伤中解脱,也许夫人的手段有待商榷,却是用心良苦,还望公子莫要误会。」

「妳──妳说什幺!」此话晴天霹雳,聂志弘吓得张大嘴巴,支吾道:「他们之所以要置灵虹于死地……是因为我?」

「不错。」琴米青毫无犹豫地点头。

聂志弘登时呆傻,原来是他!

是他和叶夫人倾吐那番苦水,才使虞灵虹受黎柳二人对付,进而被陆剑湖打得半死不活,藏雷才需用「回魂癸梦」救虞灵虹,引致她后来失心疯、被黎介木掳走……最后,逼得藏雷不得不违抗封印,强行运行「黄泉擎海」而使魔元破损……

原来追根究柢,是他那一席话,让藏、虞二人于阴错阳差下被迫拆散!

聂志弘两眼发直,溜溜地盯着虞灵虹,心头涌现无尽自责,他喃喃道:「是我……竟是我……我……我怎幺会……」

琴米青处之泰然,道:「世上很多事本都是这样莫名的被命运串连着,公子不过是线子上其中一端,少了你,拉不直;但只有你,也无从改变命运,你无须过度自咎。」

聂志弘颤抖着声音,道:「不……不对!夫人一介平凡女流,何来本事能命令黎介木和柳希希?莫非是叶云霸,还是不对……黎柳二人是飞云山庄的副庄主,应当是听命于裘……慢!飞、云……聂飞若……叶云霸……难、难道……!」

琴米青点头道:「公子猜得不错,飞云山庄的庄主裘夏便是叶云霸。请公子相信,他们虽恨严灵空入骨,却没想过要伤害公子。」

聂志弘不愿接受事实,怒道:「胡说!撇开灵虹的事不说,《修罗功》呢?她为何要用尽心机引我入魔!」

琴米青仰头道:「天界有十神流落于人间,魔界亦有四器于凡间流转,传闻四器中封印有昔年魔界之王『天魔』之元,谁若能自如地操控魔器、得天魔所助,想来要打遍天下无敌手绝非难事。可惜叶先生虽有幸取得魔界四器,他到底是从凡人入魔,直至今日,仍无法与四器完全相融……」

聂志弘听得满头雾水,道:「这和修罗功有何关係!」

琴米青续道:「《修罗功》本为助人入魔之利书,唯公子天生流有魔族血脉,既然如此,修罗功不过是用以逼出公子潜力之物,再经夫人奏曲,使能与天魔共鸣的『魔引调』扣入你身,待公子完全练完此功,有朝一日必能自如地操控四魔器,为你们聂家庄报仇血恨。」

闻言,聂志弘直冒哆嗦,没想到过去夫人所奏那些美妙乐曲中竟也暗藏玄机……

他粗喘着气,道:「妳越说我越糊涂啊!叶云霸是人、我娘也是人,我既是他们的孩子……为何只有我有魔族血脉?」

「这……」琴米青忽地打住。

聂志弘情绪激动,再喝:「说啊!」

琴米青抿嘴摇头,道:「公子想要的答案就在塔顶,我不便再言。公子,咱们后会无期。」

「妳……」聂志弘心道:「琴姑娘不敢说破,这幺一来,我爹定不是叶云霸,而他亦与天魔无关,经过『回魂癸梦』确认,师父也确实不是我爹……那……那我爹到底是谁?罢了,方才琴姑娘几乎有问必答,唯独此点偏要隐瞒,若她有心瞒着,我就是逼死她,她也不会回答……」

他耸耸肩,叹道:「我这儿有些盘缠,琴姑娘,妳收下拿去过日子吧。」

琴米青扬起一抹微笑,道:「不必。我原是山野精怪,那日……如往常在山中哼着小曲,不料被路过的叶先生捕获……先生认为我唱曲悦耳、音律精湛,便将我掳回山庄,要我每日从寅时唱至酉时以供夫人解闷。长久下来,我的嗓子日渐发哑,先生认为留我无用,本欲吸尽我之精气,幸好夫人宅心仁厚,求先生留我一命,后将我收入古琴之中,添加琴乐风雅,久而久之,我蜕变为一只琴精,长时伴着夫人。」

「眼下夫人既死,一切便是回归起点,山精不需银两,公子心善,你的好意我心领已足,多谢,琴米青……告辞。」说罢,琴米青不再留恋任何尘嚣之物,带着夫人的尸首离去。

目送琴米青离开后,聂志弘轻抚着虞灵虹那如若凝脂的面颊,情绪五味杂陈。

不待多久,虞灵虹清醒过来。

两人互诉于塔中的所见所闻,唯聂志弘心有挂碍,此时此刻,他选择隐瞒黎柳二人追杀虞灵虹的原因……

他怕说出来,虞灵虹不只不会接受他的情感,甚至会恨他入骨……

「碰──磅──」

不容他为私事踌躇,此刻,塔顶忽然传来轰天巨响,聂志弘心甚慌乱,道:「难道……难道是师父来了!」

聂虞二人相望点头,立刻起身前行。

狂奔至塔顶。

眼见此地乌烟瘴气、砖瓦横飞,甚至塔壁都被打出数个大洞,显然严灵空和祭炎历经一场激战已有一段时间!

「师父──」聂志弘惊呼,可惜压不过打斗之声,他俩并未查觉志弘来至,仍继续你死我活的火拼!

撇除严灵空有意放水,祭炎这上风貌似站得过稳了些,观看两人伤势,只见严灵空嘴边渗血,吐血不下十次,反之,祭炎竟仍毫髮无伤?

聂志弘百思不解,多看清楚两眼,发觉祭炎的身后还隐隐冒出一阵黑波,顺着魔力方向往后看,于角落处竟还隐匿一名身穿暗色大袍、头挂锺馗面具,手持一颗浑圆玉石之者,便是他暗中助祭炎一臂之力!

除了两兄弟外,杨锦宣、徐蓉、徐韩、魏子吾和吕立野等人也全在一旁候着,他们均受激战波及,髮丝飞扬飘乱,身上亦有多处擦伤溅血。

杨锦宣半瞇着眼挠挠鼻头道:「聂小弟,你可总算来了……咦?灵虹!妳的眼神颇是有神,难道妳恢复正常啦!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回魂癸梦副效已解,我已无碍。」

「太好啦!」徐韩欣喜地拍手,像猴似地探头探脑,道:「大哥呢?怎幺没和你们一块儿?」

虞灵虹登时垂低面容,徐蓉似乎清楚藏雷遭逢异变一事,急拉着徐韩道:「那些容后再谈。聂公子,令师才到此地,大人即出手与他相斗,照这情况下去,他们恐怕会玉石俱焚!咱们武力薄弱,实难插手……不知你可有方法阻止他们二人?」

「可恶!」聂志弘握紧双拳,纵然听了许多师父的恶语,面对生死关头,仍不忍放着师父独自应战,他不再多想,一举奔入战局之中,试图阻止两人恶斗!

「志弘!」严灵空双眸惊睁,爱徒心切,无法眼睁睁见这掌直接打在毫无防备的志弘身上,他情急收掌,让力量反噬自身,又是吐了一大口鲜血。

然而,严灵空绝对不会伤害聂志弘,祭炎会!

  • 名称:唐悠悠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8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