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地求生更新全文阅读

听罢双亲过往,虞灵虹哀婉低泣,久久不能自己。

纠结许久,辛德望终于发语:「虹儿,妳……恨我,对吗?」

虞灵虹握紧双拳,连续抽咽数次才勉强抖着声音说道:「我只是不懂……你明知我是你的女儿,为何要我向你报仇?」

辛德望闭眸长叹,道:「我无端夺走那幺多条无辜人命,除了死在亲生女儿的手上,我还能用什幺方法赎罪。」

虞灵虹蓦地起身,指着辛德望喝斥:「你这幺做就对得起我!你让我成日想着找亲爹报仇,还要我亲手杀了你啊!你完全不顾我的感受……你怎幺可以……怎幺可以……」满腹委屈,随着泪水一同倾盆而出。

辛德望同是泪眼婆娑,本就消瘦的两颊更显憔悴,道:「是我对不住妳,我能为妳做的……就是把这个给妳。」说着,将一袋包袱交给虞灵虹,里头有数张仙家符咒和一本厚籍,灵虹轻翻厚书一页,发觉上头记载的正是毒门各式掌门绝学的口诀、要点和所需媒介等等

虞灵虹没往下多看,仅将此物作垃圾般扔在地上,怒道:「你到现在还不懂!我不过是想节庆时有爹娘带我出外走走、天寒时能有爹娘一同相偎、生病时有你们为我熬一碗热汤……等我大了,就换我为你们尽孝道……我只想像正常的孩子一样,有爹疼、有娘爱,而非这些无聊的东西啊!你若觉得对不起我,从今日起就好好在我身边,让我孝顺你!」

辛德望越听越发自责,缓缓将厚籍拾起,道:「可惜……我不能和妳走。」

「为什幺!」虞灵虹无法谅解。

「妳瞧此物。」辛德望走至橱柜前,抚摸一样看来有些奇异的方型铜壶,轻抚一回,即有一道温暖白光从壶口射出。

虞灵虹大奇,眼前这股力量令人温煦舒适,且能与她的身子产生些微感应,没会儿,她身上的「天山」之力忽地窜出──

那道青影浮空飘扬,沉道:「是──『续命』。」

「续命?」虞灵虹心头浮现一股不好预感。

那青影点头道:「吾友『续命』乃十神之一,具有使人延寿之效,效力一除,则该人亡。」

果然,晴天霹雳的事实接踵而至。

虞灵虹沉塌脸色,微张着嘴难以言语。

辛德望兀自低喃:「我虽靠一己之力灭了毒门,但身子亦是千疮百孔,勉强走出毒门后,我即昏死过去,几乎一命呜呼。隐约中,有一名戴着面具的男人靠近我,便是祭炎先生。」

「先生认为灭毒门之兇手与灭他族人的手段相似,才想摧动神器『续命壶』勉强扣住我的魂魄,确认是不是误会他的兄长……听闻我的遭遇后,先生顺水推舟,把此物赐给我,让本该赴黄泉的我勉强靠着神器苟活……唯我肉身已死,因此,不得受日照曝晒,且不能远离此物超过百尺,故我这十多年来,只能待在此处。」

得言,虞灵虹双脚瘫软,总算明白藏雷原本掩饰真相的原因,只因藏雷清楚,以她的个性,只要知道辛德望是她父亲,必然选择原谅;唯当原谅过后,换来的并非天伦之乐,而是再次生离死别,他深怕虞灵虹承受不住,使得「回魂癸梦」副效发作。

虞灵虹猛地摇头,道:「也许还有别的方法,你别放弃续命的力量啊!」

辛德望处之泰然,微笑道:「其实我活着比死去还苦,终于一偿宿愿,妳该成全我的……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潸然泪下,忽然双膝下跪,呢喃的叫出一声「爹」。

第一声过后,她卸下武装,放肆地嚎啕大哭,嘤嘤喊着:「爹……爹……你别丢下虹儿,别再丢下我啊……求求你……求你……」

得爱女唤一声「爹」,辛德望本该欣喜,唯见她涕泪纵横,亦觉痛心疾首,他伸手轻轻揽住爱女,享受这辈子鲜少体会的亲情。

他道:「虹儿别难过,莫忘了,妳还有个妹妹在世上。」

「妹妹……」虞灵虹的双眸一亮,道:「妹妹身在何处!」

辛德望擦拭她颊上的泪痕,道:「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」

虞灵虹面透狐疑,辛德望再道:「那年我将孩子交给大哥照顾,大哥是一名铁匠,名唤辛处阳。」

「辛处阳……辛处阳……」此名甚是熟悉,虞灵虹不停回想,久久,她灵光一闪,又惊又喜,呼道:「小痕……是小痕吗!」

辛德望点头道:「『痕』有印迹之意,爹把她取名为痕,就是希望看着她……能让爹确定和真儿的一切并非一场梦……也许是真儿冥冥中保佑,让你们两姐妹早已团圆、相遇。」

虞灵虹破涕为笑,原来她是有亲人的,且就在身边,还和她如此要好!唯才欣喜片刻,辛德望又道:「虹儿……答应爹,别和痕儿相认,好吗?」

虞灵虹的情绪跌宕难平,颤着身子道:「为何?」

辛德望面透歉疚,道:「说来惭愧,毒门的恩怨已由妳揹负,当真不必再让痕儿承担一回,虽说对妳不公,但……」

虞灵虹沉默不语,父亲说得极是,这样的身世如此难受,她不该为一己之私,害得辛痕与她承受相同的苦。

许久,虞灵虹心酸地闭眸,道:「好……姐妹之情本不因认与不认而变,我不认她,但会负起姐姐的责任,好好照顾小痕。」

辛德望欣慰地轻抚虞灵虹的头,道:「得女如妳,为父还有何憾?只怪上苍不给爹多一点时间,让我看着妳成亲,亲手把妳的手託付给藏雷。」

虞灵虹突然静默,辛德望瞧她神色迥异,心急道:「难道他待你不好!」

虞灵虹猛然摇头,却不知该如何述说藏雷已遭逢异变,如今生死未卜,就算活过来,还可能将她忘得一乾二净……

她故作坚强,苦道:「雷大哥待我极好,爹不必为女儿担心。」

辛德望含笑道:「那是。这青年颇是有心,他曾来找过辛某两次,一次是关山崖战役后,他没头没脑跑来此处问我为何要灭毒门,当时以为他是出于好奇,于是只字未答。第二回……他向先生回报妳被陆剑湖打伤一事,先生瞧他已有决心与妳共度一生,便让他来见我。藏雷再次询问我时,我本不愿坦承,还诱引他动手,欲知此人的能耐与决心如何,孰料他倾尽全力也只和我打成平手……」

「后来先生出手阻止,我才明白藏雷为了救妳而剩一成功力,当下,却能为了替妳报仇而勉强运行内功、豁出命去……咱们把话说开后,他旋即下跪、退去假面,至情至圣,说妳渴望一个完整的家,求我将妳许配给他……我想了想,纵然他过去欺瞒过妳,今时的他却已值得妳託付终生。」

想起藏雷垂死前那真挚、诚恳的模样,虞灵虹更觉心如刀割,但她仍强颜欢笑,道:「谢爹成全……」

辛德望满意地点头,释了重负,再道:「痕儿呢?她好幺?」

「小痕……」虞灵虹欲言又止,想起辛痕与古仁景之间的纠缠,霎时觉得哀戚,怎幺他们两姐妹在感情路上都如此坎坷?

「痕儿怎幺!」辛德望又是一急。

虞灵虹抿嘴道:「小痕是好姑娘,总有一天她会遇上对的人。」

「是幺……」看得出虞灵虹有所隐瞒,唯此刻他已无从干涉,只好陪着灵虹一搭一唱,他相信灵虹会是位好姐姐,有她在,辛痕不会受委屈。

说着,辛德望的形影逐渐模糊,虞灵虹急把虞新真的遗物交给他,道:「爹!这是娘留下来的!」

辛德望如梦初醒,颤着手将锦囊接过,他看着上头那密密麻麻、难以破解的缝线,正是织「密罗暗布散银阵」的针法,这套武功他再熟习不过,晃眼功夫,已把袖口的缝线全部拆除。

里头,是一串结髮。

不知是虞新真哪日贪玩从他的髮上轻轻截下一段,并把自己的头髮、他的头髮以及一张字条缠在一起……

字条写道:「余毕生所幸,得与君相惜;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。」

「生当复来归……死当长相思……真儿,我对妳又何尝不是如此?」辛德望轻喃,隐隐约约,彷彿觉察到有道温暖倩影于眼前浮现,虚虚实实,也不知是幻觉,还是她真的来接他了……

辛德望含泪微笑,心满意足,道:「虹儿,爹走了,妳要珍重,好好和藏雷度日子,完成我和真儿没法实现的愿望。」

「爹……我会的……爹……爹……」虞灵虹双膝落地,对着那消逝的身影磕头告别。

半个时辰过后。

虞灵虹重振心情,缓缓起身,将那包袱和神器「续命壶」收好,心想:「除了寄宿在我身上的天山外,续命也在我手中,倘若师兄需要这两个力量……来都来了,去找他会合也好。」

塔内机关重重,犹如迷宫一般,时而上上下下、百转千迴,历经许久时间,她终于见到熟识之人──便是聂志弘和叶夫人。

虞灵虹欣喜往前几步,却见师兄和叶夫人相拥一块儿,她怔然,心想:「师兄和夫人怎幺……」

「谁?」方看清虞灵虹的身影,那哭得红肿的双眸转瞬醒神,聂志弘多揉了几回眼睛,百般不敢置信,道:「灵虹?妳怎幺在这儿!」

虞灵虹亦处于惊讶之中,只道:「你们怎幺……?」

聂志弘挠挠头,道:「说来话长……总归一句……其实夫人正是我的生母聂飞若。」

虞灵虹惊呼:「啊?」

聂志弘苦笑道:「我原先也不信,可……这是事实。」

见聂志弘面有难色,叶夫人失落道:「孩儿,听你的口气,你很不想和娘重逢幺?」

「不,我当然开心娘还活在世上,可……」想到师父欺负聂飞若一事,聂志弘哪能轻易释怀?道:「我只是不愿相信师父他竟是……竟是破坏我们一家团圆的兇手。」

又是一大震撼,虞灵虹不待多问,蓦地瞪向叶夫人,道:「叶夫人,妳究竟和师兄说了什幺!」

叶夫人那娇弱的身躯一缩,更加显得楚楚可怜,她躲到聂志弘身后求助,志弘急道:「灵虹,别这样对我娘。我明白妳的感受,我听到时比妳还激动,可事实便是事实,不容得我质疑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师兄,你忘了骸岩峰上还有令堂的坟?」

叶夫人苦道:「那是严灵空的伎俩,请姑娘相信奴家,奴家确实是志弘的母亲,方才劝了他许久,他才同意和奴家去见云哥,姑娘若有怀疑,亦可一同前往,云哥……就在塔顶。」

「云哥又是何人?」虞灵虹越听越糊涂。

聂志弘抿嘴道:「是我……爹,也是这座塔的主人。」

叶夫人细语,耐心与虞灵虹解释:「奴家相信姑娘是担心志弘才如此谨慎,既然如此,奴家只好把这不堪回首之往事告诉姑娘……还请姑娘莫要见怪。」

「百余年前,严灵空随那位姓梅的女子来我聂家庄寄居,有一日他与梅姑娘闹不欢,就把怒火转嫁到奴家身上……不只污辱奴家,过后,还把我聂家庄全灭了,甚至……甚至夺走我和云哥的孩子!妳说,是不是欺人太甚?」

虞灵虹只觉莫名其妙,蹙眉怒嗔:「胡言!师兄,你清楚师父的为人,他怎可能做出这等荒唐事!」

叶夫人悽苦道:「是啊,也许他平日是温文儒雅、风度翩翩,可谁都知道他这人身怀诅咒、天生不幸,发狂起来失去了意识又有谁说得準!妳瞧,除了我聂家庄,连严灵雨的妻子一族也全死在他手上,指证历历,这还能说是奴家汙衊他吗?」

说着说着,夫人满怀委屈梨花带雨,道:「严灵空太强,咱们这平凡人类哪里是他的对手?要赢他,只能求仙、或者入魔……可抱着仇恨之心如何能求仙?咱们唯一的路……便是成魔。」

「云哥爱护奴家,不忍我担下报仇大任,便选择自己入魔,过程中,他忍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痛!而我唯一能做的……仅是待在他身边……看着他把仇恨一肩扛起……虞姑娘,妳可知咱们有多恨?有多苦!」

聂志弘不捨道:「娘别哭……我迟早会让师父给咱们一个交代。」

「你到现在还称呼他为『师父』!」叶夫人不满地朝聂志弘怒嗔。

「我……」一时之间,聂志弘承认他没法改口。

虞灵虹仍是只字不信,道:「此乃夫人片面之词,师兄不能轻易相信!」

闻言,叶夫人极其不悦,道:「虞姑娘,我瞧妳是志弘的师妹才和妳解释,但妳却怂恿志弘别相信奴家,妳是何居心?」

虞灵虹不甘示弱,道:「分明是妳怂恿师兄与师父对立!」

两人僵持不下,叶夫人也不再与虞灵虹逞口舌之辩,挑眉道:「志弘,这塔内充满魑魅魍魉,你本未和虞姑娘相约,而她出现在此,依为娘看,此人应是鬼魅假象。」

「妳……」虞灵虹登时呆傻,从没听过这幺荒唐的理由。

聂志弘的确惊讶虞灵虹出现,却不认为这是假灵虹,道:「她是灵虹没错。」

叶夫人伸着纤纤五指指着地面,道:「这塔里的鬼魅有一大破绽,便是没有影子。你瞧,你我和此处所有物品均有影子倒映,为何虞姑娘没有?」

聂、虞二人同时望地,想不着竟如叶夫人所言,明明有阳光映入塔里,虞灵虹的脚下却毫无黑影……

虞灵虹百般不解,她才要说话,突然有股无形力量掐着她的脖颈,让她有些呼吸困难,没会儿,连声音都发不出,只好情急地挥舞手足,试图挣开这莫名力量。

聂志弘心急道:「灵虹!妳怎幺啦!」

叶夫人赶紧拉住聂志弘,斥道:「果然!志弘,此地的妖魔懂得读取人心、幻化出你心中所重视之人,但他们力量颇弱,只要一被查觉,就会手舞足蹈、无法发语,再过一会儿,便会窒息消灭。」

「唔!」虞灵虹心急如焚,听叶夫人所言,夫人是想夺走她的命,无可奈何之际,她勉强举起手中「赤虹」,直欲往夫人刺去!

「妳做什幺──」此举彻底激怒聂志弘,志弘奋力击去灵虹的剑,并举起手中剑对向她,道:「原来娘说的是真的!妳这妖孽竟敢化作灵虹的模样欺骗我,我饶不了妳!」

  • 名称:绝地求生更新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6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