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卢全文阅读

三年过去,辛、虞二人恩爱如初,第二个孩儿也将降世。

这一胎同样生得辛苦,几经努力,所幸母女均安。

辛德望感念爱妻生女艰辛,特地上集市买只全鸡,欲替妻子好好补补身子。

「真儿、虹儿、阿焕!」返回家中,辛德望欣喜地呼唤。

平时,只要他唤这声「虹儿」,小灵虹都会步履颠颠地上来迎接、撒娇,可今日不知怎地,他连喊几声后仍无动静?  

「磅啷──」

蓦地,一声巨响从灶房发出,辛德望全身一颤,将全鸡胡扔桌上,立刻朝灶房飞奔──

彭琰!

如今的彭琰已穿上象徵「掌门」地位之紫纹綉金袍,面色尤其意气风发。

他得意地将虞新焕踩在脚下、肩上揹着被打昏的小灵虹,而虞新真方经生产,身子实在虚疲,无法发挥寻常武艺水準,两人交手不过三招,彭琰已轻鬆取得胜利。

此外,地上洒破一碗药汤,乃是趋缓「四步截心毒」之药。

原来虞新焕送弄婆回村时,不巧碰上毒门彭系低阶弟子,他生性单纯,心想彼此曾为同门,倒无特别闪躲,孰料他们竟跟蹤他回屋,并将讯息回报给彭琰。

辛德望扶起虞新真,指着彭琰怒喝:「姓彭的,真儿已离开毒门多年,你也如愿当上掌门,为何还要赶尽杀绝!」

彭琰挑眉,两眼溜溜地上下打量辛德望,面透狐疑和有趣之意,只因他从没想过如虞新真这样孤高的女子,到头来,竟会选择和此等莽夫隐居山林?

不过世间无奇不有,很快地,他撇嘴笑笑、摇摇头,不再去想这些无关紧要之事,道:「彭某本也不愿打扰师妹享受天伦之乐,可我实在坐乏『代理掌门』这位置,若要名正言顺成为真正的掌门,势必得找回两样掌门信物。偏偏毒经和掌门令牌就在师妹手中,那彭某除了找妳,还能找谁呢?」

「你……?」虞新真大奇。

彭琰拍拍身子,道:「识时务者为俊杰,只要师妹乖乖把东西交出来、随我回毒门澄清,说是李孤世为了考验我的能耐,才命妳下毒、盗走两样信物,晚个几天,咱们再行成亲仪式,完成我彭虞二系合一之大业!如此一来,无论妳这几年在外头怎幺玩、生了几个娃我全不计较。」

「简直癡心妄想!」辛德望破口一呼,转瞬将许久未用的环刃御回手中。

彭琰不疾不徐,缓道:「兄台别慌,彭某本对师妹无意,只想藉着两系和亲来巩固地位,等我坐稳宝座,我保证休了师妹,让她回到你身边。」

「荒谬──」辛德望作势欲攻。

彭琰做了个「阻」的手势,道:「且慢!你要敢轻举妄动,这娃儿随时会身首异处!况且我已毁了四步截心的解药,再过两日,虞新焕必会毒发,除了随我回毒门讨药,你们还有什幺路可走?」

闻言,虞新真尽是惊奇,她搀着辛德望挺起身子,道:「你……似乎知道许多事?」

彭琰掏掏耳根子,道:「好罢!既然妳开口问,彭某就大发慈悲一次回答妳。其实彭某老早就知道李孤世一直逼妳看着虞新焕毒发,想藉此把妳培养成一名冷血无情之人,在他归天前一日,也的确把掌门之位传给妳。」

「他岂会告诉你!」虞新真猛地摇头,百般不信李孤世会和彭琰倾述心事。

彭琰哈笑道:「他当然不会和我说。可惜啊,他这人除了是个变态,还是个不甘寂寞的变态!他从来不信活人,却特别喜欢和死人说话。那日你们在炼丹房所言我全听着了,待他破坏药桶后,我一路跟着他,找到他闺女葬在何处……此后,他常去墓上诉苦,所言一次比一次还要惊人……」

彭琰像要说笑话似地,未语先笑,嘴角来回抽动几回,好不容易才轻咳回声,娓娓道述:「他女儿逝世后几年,他才查觉『七彩睡莲』纵有医治内伤的功效,却对『离魂症』束手无策,换言之,就算当年妳没夺走那颗药,他女儿还是死路一条。」

虞新真一怔,显然被矇骗多年。

彭琰笑道:「妳若知道他闺女的死压根儿和妳无关,对他那最后一点歉疚势必蕩然无存,只剩下一个『恨』字了得。他不想如此,因为……那变态早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妳,甚至以『真泪如珠、滴滴璀璨、西子捧心、犹不可及』形容,哈哈,他就喜欢看妳哭,享受心疼妳时那痛彻心扉的滋味,妳说,是不是十分荒谬?十分变态!」

「闭嘴──你闭嘴!」虞新真瞠目结舌,登时觉得背脊发凉、冷汗直冒,脑海中浮现李孤世每次欣赏她哭泣时那如品茗般的陶醉神情,更觉噁心欲吐!

彭琰续道:「妳应该感谢我,若不是我把李孤世送上西天,只怕妳现在还被他玩弄在手掌心,甚至被他强娶为妻,哪能让妳在外头与姦夫厮混?」

「送上西天……何意?」虞新真双唇颤抖。

彭琰道:「李孤世之所以强,是因他够冷血无情,可一旦他动了情,破绽也就多了。多到他身为毒门掌门,竟不知彭某早为他安排好死亡之路!」

原来彭琰早趁李孤世不注意时,在墓上抹有各种不易察觉之微毒,此外,焚香用的炉子、周遭的花草全被彭琰动过手脚,这些毒全为微弱毒性,如只中其中一种,并不会过度侵害人体;唯积少成多、积沙成塔……当众多微毒一点一滴同时渗入五脏六腑时──

发挥的功效堪比三日破、烂泥巴、四步截心等剧毒还要狠辣!

李孤世向来歹毒,只用剧毒对付敌人,哪里注意得到这种微毒存在?不知不觉中,踏入彭琰为他埋下的陷阱,等惊觉时,已是病入膏肓、药石罔效。

每逢毒门掌门逝世,三大长老都须替其验身,以撇除掌门受人陷害夺位之可能,而彭琰本为下毒者,自当不会多言;虞新真对其恨之入骨,更是查也不查;其中,只有李裴祎发现端倪,却因李长老素无魄力,碍于另外两位长老皆说无事,也只好得过且过。

彭琰笑道:「还有一事,妳应当非常好奇,便是李孤世明明私下传妳掌门大位,为何隔日却在众人面前把妳升为长老?」

虞新真心头一颤,道:「你知道原因?」

「当然,那可是彭某替他想出的点子。」彭琰自豪道:「他将掌门之位传给妳当晚,彭某就和他摊牌,他本欲与我同归于尽,却因我提了个绝妙点子,让他打消杀我的念头。」

「我告诉他,假如他把掌门之位传给妳,等他眼睛闭了,妳没鞭他尸就算仁至义尽,怎可能再想起他?可若把妳升为长老,妳势必百思不解,一个结永远揪在心中,时时刻刻都会惦记起他。他要的,就是妳永远把他记在心里,就算充满恨意也无妨。」说到这,彭琰再次仰天大笑。

辛虞二人早已毛骨悚然,就为了这种无聊原因,李孤世竟愚弄虞新真的一生,生时折磨她,死后仍让她里外不是人,无法自在处于毒门……

辛德望不解道:「既然他有把柄在你手上,你何不让李孤世直接升你作掌门?」

彭琰抿嘴道:「我彭系和李孤世向来水火不容,他若突然把掌门之位传给我,门里上上下下必定产生许多臆测,瓜田李下,只怕有人会怀疑李孤世之死并不单纯。与其如此,我不如藉他的手除掉师妹担任掌门的机会,至于李裴祎……那家伙医术高是高,却没半点毒门人应有的狠劲,彭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!」

辛德望再说不出话,实在没法理解这些人为夺大位,时时刻刻百转千迴、工于心计的心思。

彭琰转转脖颈,道:「好了,彭某已把真相全告诉妳,这『聘礼』也够具诚意了,妳最好随彭某回毒门,不然,彭某就先送这女娃儿找李孤世作伴!」说着,一只手已掐在小灵虹的后颈上。

「住手!」辛虞二人异口同声喝止。

别于辛德望不知所措,虞新真却已下定决心,道:「我随你回去,你别伤害虹儿。」

「真儿!」辛德望急呼。

彭琰媚笑道:「很好!师妹果然是聪明人!」

虞新真嚥下一口水,道:「我有话和辛大哥说,你先出去等候。」

彭琰面色转而肃穆,摇头道:「不成,师妹鬼头鬼脑,彭某怎知妳会玩出什幺把戏。」

虞新真仰头道:「虹儿在你手上,新焕的命也悬在你一念之间,我还能玩什幺花样?师兄若连这幺点要求都没法答应,我一家人就算玉石俱焚,也会拉你一同陪葬!」

望着那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眸,彭琰嚥下一口水,他其实不怕虞新真,反是顾虑她身旁那蠢蠢欲动的野兽!

同为男人,他明白当自己的女人将被他人夺走,爆发起来,兇猛程度恐非虎豹可比!

而辛德望得以凭空御动兵器,这几年亦可能得虞新真真传,种种加诸,未必是个好对付的角色,彭琰可不愿因一步之差而坏了长久以来的计画;几经思量,他决定成全这小小要求,道:「好吧,彭某就给妳一炷香的时间,妳要敢耍花样,休怪我对这娃儿无情!」语毕,揹着小灵虹至门外等候虞氏兄妹。

屋里,气氛悲苦凄凉,虞辛二人四目对视着,谁也不肯先挪开眼眸。

辛德望难受道:「真儿,妳毋须委屈,我现在出去面对他,就是死,我也会把他除了!」

「若无法彻底摆脱毒门,就算杀了彭琰,仍会有许许多多个彭琰存在,这并非良计……」虞新真轻拉辛德望的衣袖,道:「你听我说,我想好好活着,想看着两个孩儿平安长大、想和你白头偕老、含饴弄孙……所以你不许冲动,咱们暂且听彭琰的,留得青山在,一切都有转圜余地。」

辛德望紧搂虞新真,深怕一放手就会失去她,道:「不,一定还有别的法子,我不能让妳受委屈!」

「……放心。」虞新真窝在他的怀里,享受这片刻的温存,含泪道:「无论在什幺情况下,我虞新真绝不会委屈自己嫁给不爱的男人,未来是如此,过去也是如此。」

辛德望全身一颤,得此肺腑之言,却是哭笑不得。

虞新真微笑续道:「论心思我可不输彭琰,只是……请容许我不告诉你方法,因为我不想辛大哥失去纯朴的心……我保证,我一定能应付他,你要对我有信心啊!」

辛德望猛摇头道:「我明明说过要保护妳,怎幺能让妳……」

「傻瓜,夫妻本为同林鸟,谁说只有你能保护我?我也想保护你、保护咱们的家呀。」虞新真沉默半晌,再道:「这样吧……你若不放心,等我回毒门后,我会时常给你带信,假如信断了、或者三年后我还没能回来,你就来毒门接应我,好吗?」

辛德望望着虞新真,抽咽道:「妳真会保护自己?」

虞新真点头道:「会的,虹儿交给我照顾,另一个女儿让我藏在床下,她就交给你了。」

辛德望不停点头,道:「好……我一定把她养得白白胖胖,和她一起等你们回来。」

虞新真微笑,道:「记得,那孩子姓『辛』,是你辛家的血脉。」

辛德望不愿成为虞新真的牵挂和负担,因此,此刻无论她说什幺,辛德望全是点头。

虞新真含情脉脉望着辛德望,这才明白放开拥抱是件多幺艰难的事,辛德望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,过后,她坚强地推开他,拭去脸上的泪。

她俯下身,拾起垫在桌角下的掌门令牌,并从炉灶旁收好平日用来搧火的毒经。

收拾好后,她扶起虞新焕,两姐弟无奈地朝那沉重的大门走去,最后,她留下一璀璨回眸,温柔道:「等我回来。」

三年之期漫漫,辛德望化思念作习武动力,日夜勤奋练武,除了本身在天琉门习得的招式外,连毒门那几招掌门绝学,亦已练得炉火纯青。

此刻的他如重返天琉门,怕是华凛寒都要敬他三分!

然而,他的武功再高,如今能让他欢喜的,仅有那每隔十四日飞鸽传来报平安的家书以及日益成长的小女儿。

靠这些家书度过千百个日子,终于,三年之期即将到来,辛德望难得离屋,他带小女儿经过一小村落,把她交给他的亲大哥託管。

风尘僕僕,辛德望终于抵至毒门,本想在外头等待,唯思心上涌,忍不住犯险潜入毒门。

辛德望从远处以气御环,将看门的两位弟子打昏,选其中一人的衣裳换上,好在毒门弟子为数众多,并非所有人都互相认识,他只要自若些,倒没人查觉他并非毒门中人。

辛德望顺利潜至后院,一路来到三大长老房前。

忽然间,他伫足不前,三年,整整三年没见,想到爱妻就在此地,他激动得心脏「扑通」狂跳,面上泛满许久未有的喜悦和羞涩。

「吱啊──」这时,虞系长老房忽然打开,辛德望一怔,出房者并非虞新真,为怕打草惊蛇,他赶紧转身溜到长老房边的祠堂躲避。

「什幺人!」那女子听见声响,高喝一声。

那祠堂空间小,唯一能躲之处仅有供桌下,可他身材魁武,这幺一躲,「坑啷坑啷」震倒许多灵位,有些落在供桌上,有些掉落于地,辛德望紧急将地上的灵位一同拉进供桌底下。

「出来!」那女子望着倾倒于桌上的灵位,气得咬牙怒吼,唯祠堂就这幺丁点大,环顾四周无人,窗门亦无破损,那贼子必是躲于桌下!

那女子举剑往供桌下的桌巾猛刺,辛德望拚命往后躲避,心想这一仗恐是非打不可。

他紧张的将手中灵位放下,打算举起兵器回击,这时,不经意地朝那灵牌瞥了一眼……

只有一眼,那双眼眸却突然撑得极大,看着上头那怵目惊心的字──

「虞长老新真之灵位」。

  • 名称:飞卢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3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