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迹在诸天全文阅读

人人心中都有其牵绊,去了魔界后恐怕再难回头,当想到未来得独自于未知且邪魅的世界里伶仃终老,谁有勇气在第一时间说出「我去」二字?

没有。这是人性,无关对错。

聂志弘痴痴望向师父和心爱女子,他承认,他无法当机立断捨弃这些已烙在心上的情感。

虞灵虹同样心事重重,严灵雨已随叶云霸一同消失,她压根儿不知藏雷身在何处、伤势如何,要她如何撒手不管,举手前去?

古仁景和仲均身怀强盛仙力,正正与那魔穴相斥,莫说毁坏魔纹,靠近一步都犹如人类所言之「难如登天」。

魏子吾和徐韩的心思倒是简单得多,便是一个「怕」字,出于人最基础亦最实在的性情。

「我去。」

此时,终于有人开口说出这两字,是中了剧毒的吕立野。

他强忍毒性起身,道:「在场,没人比吕某更适合去完成这件事。」

「不!」徐蓉甚慌。

虞灵虹蹙眉道:「你的毒兴许能解,不该就此牺牲。」

吕立野做了个「阻」的手势,道:「姑娘不必瞒我,我的身体我明白,这毒性疼得我胸膛紧缩,快要嚥不出气,『死』一途在一个时辰之间便会发生。若在死前能够救人,甚至毫夸点,得以拯救人间,吕某这条命倒也牺牲得值!吕某过去之所以入修仙门派,也是想为这苍生做些什幺啊!如今能一偿宿愿,你们该放我去做才是!」

「不!不!不!」徐蓉慌乱得紧,一改平日端庄神情,当是涕泪纵横,道:「瞧瞧方才那些妖魔,魔界多是剥人皮、拆人骨的怪物,小妹怎能眼睁睁看你犯险、死在魔界……甚至尸骨无存,魂魄没法落叶归根?」

吕立野不以为然,乾笑两声,道:「人都死了,哪还在意尸骨存在与否?蓉儿,妳便成全吕大哥这最后心愿吧!」说罢,不待他人阻止,施出己身最后魔气,纵身一跃,两力相吸,倏忽来到魔穴口。

「唔──」吕立野一个翻腾掉入穴内,一手攀着缝隙口,另一手举剑朝那魔纹狂刺。

「唔啊──」可惜吕立野错估己身能耐,他已身中剧毒,无法发挥平时力道,一个不慎,手中剑就这幺落入穴中……而魔纹虽被他刻上细微裂痕,却还屹立于上,无能阖起魔穴。

吕立野低眸看去,那魔穴可谓深不见底,仅是一片乌黑混沌,底方,更发出无尽「哀鸣」声响,犹似鬼魅哭泣,又若受刑之人求饶惊呼;恐惧感打从心底压迫而出,所有能想像到的惊悚情景自动在脑海里一一闪现……

纵然吕立野胆大如虎,当双脚踏不着地,不安感油然而起,斗大汗珠已沾满全身。

「吕大哥──」徐蓉不忍他独自与魔穴抗衡,忍不住向前踏步跟进,徐韩反应甚速,奋力从后方抱住姐姐,道:「姐,妳不能去啊!」

「韩!放开我!我不能让他独自面对!」徐蓉像被困在捕兽夹上的麋鹿猛烈挣扎,泣涕如雨、啜声连连,着实令人心怜。

过去,徐韩仅看过徐蓉崩溃一回,便是多年前,徐蓉让吕立野抛弃之时……而今这第二次,竟又是为了此人!

徐韩不服!

她怒哮:「从来都是吕立野欠妳,妳没欠过他半分,为何要为他犯险、为他伤心!姐姐别忘了,就算妳不顾虑我,那杨小贼呢?妳都不顾他的感受吗!」

徐蓉一怔,蓦地恢复理智,即把目光放到杨锦宣身上,面带满满愧歉,谁知锦宣被点名后仍处之泰然,只是缓步走到徐氏姐妹身边,轻轻将徐韩的手鬆开。

徐蓉低颜道:「杨大哥,对不住,我……我是无法看吕大哥流连魔界。你相信我,不管此刻我做任何决定,我心中倾慕的已是你,欲守终生的也是你,可惜……是咱们有缘无……」

「呸呸呸!」杨锦宣不让徐蓉说完,直道:「杨某何时说要责备妳啦?反而还要谢谢我的好蓉儿在大伙儿面前说这些话,当真给杨某做足面子啦!」他边说边轻弹徐蓉额头,如往常般笑得自若,不,该说是洒脱。

他抿嘴笑了笑,又鬆鬆肩膀、运动脖颈,忽然正经神色,轻语:「咱们一起去,好吗?」

简单七个字,充满暖意,同时成为开启心门和关闭魔穴的钥匙。

众人尽觉奇异,唯还不及反应,杨锦宣已牵起徐蓉一同跳跃,两人都拥有极加轻功,经由魔穴力量一吸,当如飞天仙人和仙女一般「扶摇而上」,眨眼过,已到魔穴之外。

徐蓉和杨锦宣各攀一手在洞穴上,另一手牵紧吕立野,身子还掉在人间这面。

吕立野对其所为忿忿不平,道:「杨锦宣!你这臭家伙,明明答应过吕某会保护蓉儿,现在竟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!」

杨锦宣傻笑道:「说啥呢?你跳入魔穴叫『英雄』,我跳入魔穴就叫『荒唐』,哪有这番道理?还有,杨某便是保护蓉儿、爱护蓉儿,所以,我尊重她所有决定。」

吕立野喝道:「胡言!魔界何其可怖,凭你们的能耐,极有可能成为魔物的盘中飧!」

杨锦宣摇头道:「此言差矣,就算被魔物追杀,凭咱们俩的轻功和智慧,谁拿谁当食物还不一定咧。」这话说得自在,却让人很是钦佩。

吕立野仍不让步,道:「甭再胡说!你快和蓉儿退回去,要不到了魔界,你们必会……」

「啰哩叭唆吵死人啦!」杨锦宣撇撇嘴,道:「要真如你的乌鸦嘴,咱们进的也是同个怪物的胃,还是能在一起,有啥好怕的?何况咱们是打算去魔界逍遥,谁让你诅咒咱们被吃、被杀的!莫名其妙!」

「简直歪理!」吕立野气呼,毒性攻心,面色更加迥异。

杨锦宣讪笑道:「你看看你,哑到自己了吧!将死之人废话还这幺多,当心翘辫子后没能转世成人,反而当了肺痨鬼!」

吕立野听得糊涂,喘道:「这和肺痨有、有何关係!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废话的废,唠叨的唠,你瞧你现在当得多称头。」

「噗哧──」徐蓉破涕为笑,不知为何,原先紧张和胆怯的情绪彷彿已烟消云散,甚至,她起了念头,想和杨锦宣一同去魔界见识见识、闯出属于他们的一片天!

杨、徐互望一眼,心意已通,只差还没和脚底下的那些亲友们道别……

再洒脱的人,面对难捨情分,总还是有些遗憾吧?

可惜距离如此之远,就算说再多告别的话,彼此也听不清了。

只见徐韩梨花带雨,在下方狂呼徐蓉和杨锦宣的姓名,时有冲动欲跟进魔界,所幸古仁景用力将她拥入怀中,让她不被魔气所吸。

聂志弘和虞灵虹同样不捨杨锦宣,纷纷流下长泪……此刻,聂志弘突然领会,英雄的意义不光是由一个人武艺、抱负就能评估,而是能在重要关头,当机立断,扮演扭转危机之人。

昔日那偷人玉珮、爱说风凉话、做过不少让人啼笑皆非事蹟的落拓青年,今日,已成功蜕变成一名的大英雄!

又或者,英雄本是暧暧内含光,只须在重要时刻发其光芒。

聂志弘喃喃祝福:「杨兄,我相信你……你一定能平安归来,总有一天,你一定能平安回来!」

终于,杨徐二人下定决心,翻身跃入魔穴中,朝那魔纹奋力一挥──

「碰──碰──碰──碰……碰。」

魔穴逐渐阖上,烟土四起、狂风暴袭,惹得众人睁不开眼,许久时间过去,魔穴终于闭起,尘埃落定,还给人间一片清净。

「姐姐──姐姐……姐姐……」徐韩双膝落地,抱紧古仁景痛哭,仁景好声安慰,道:「别怕,蓉去那儿未必是坏事,妳要对她有信心,她定会回来看妳。」

徐韩与徐蓉相依为命多年,忽然失去亲人,就像在她的心口凿了一个大洞啊,她心里实在悲恸,不由自主地娇泣:「仁景,你答应我……以后,绝不能和姐姐一样离开我……」

古仁景拍拍她的背,点头道:「好,妳需要我的时候,我一定在妳身边。」

「一言为定。」徐韩逐渐停下呜咽,和古仁景对按手指,定下属于彼此的诺言。

这画面看在虞灵虹眼里十分五味杂陈……她欢喜徐韩有了依靠,却也心疼辛痕错付真心,爱到不该爱的人……

然而,又有谁能控制自己该爱谁?不该爱谁?

人若能理智择爱,世上所有人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……

「空……空小子?」

众人缅怀之时,仲忽瞠目发声,聂志弘急到严灵空身边一探,伸手轻握父亲的手,无奈,冰冷如昔。

聂志弘急如热地上蚰蜒,慌呼:「仲宫主,我爹到底怎幺啦!」

仲指着那几样陈列的神器,见它们一一失色,力量全被严灵空吸乾,却没法复甦这尊身躯……

聂志弘心道不妙,试图催出幻圣相助,仲却挥拂尘阻止,道:「聂小子停手。你这幺做也是徒劳无功。」

「徒劳无功我也要试!我还没跟爹相认,他怎幺能……怎幺能……!」说着,泪出痛肠,放眼便哭。

「别急着哭啊。」仲抚鬚长叹,于严灵空的胸膛前方速挥拂尘,天地清气渐渐凝聚,「登」一声,终于从严灵空体内唤出他那清澈通透、圆满奕奕的元神……

然而,让众人极为吃惊的是……元神,竟有两颗?

  • 名称:浪迹在诸天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2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