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凰后全文阅读

聂志弘难以理解叶云霸这强烈的占有欲,忍不住震袖怒喝:「你到底有什幺毛病!我和师父断绝关係能如何?他还是我爹!就算我叫你一声爹又能如何?能改变我娘受你所害的事实吗!」

叶云霸嘴角抽搐,尽力稳住心绪,义正词严道:「聂飞若是我的妻子,我怎幺可能害她?我只是将她带领回应走的道路,理所当然,她的孩子当是我的孩子。这辈子,只要是她聂飞若所拥有的,就全是我的。」

「唔……」双方僵持同时,身中剧毒的吕立野再发虚弱呻吟,面色惨澹,更透出隐隐毒斑。

聂志弘蹙眉,实在踌躇,只要他假意说一声,或许吕立野就能得救,但……

要说出违背心意的谎话,谈何容易?

瞧他举棋不定,严灵雨厉语:「聂志弘,你要是认贼作父,便是天诛地灭,而我严灵雨亦宁愿一死!」

「不错……吕某不会……不会活得这这幺窝囊!」曾为聂志弘的手下败将,吕立野对志弘颇是敬重,无法眼睁睁看他为求生存而丧失人格!

杂言碎语过多,聂志弘无所适从,他缓缓闭上双眸,试图隔绝所有声音,仅聆听心中所念。

师父……不,爹……孩儿该怎幺做才对?

静谧的心灵,微微的芬芳,悠悠平息之际,一微弱女声再次以心音和聂志弘对谈:「叶云霸手中并无解药,他也绝对不会出手救严灵雨,你毋须受他威胁。当务之急,是运用『幻圣』的力量击破魔器,这幺一来,严灵雨尚有一线生机。」

  「……是妳?」聂志弘一怔,问道:「姑娘,妳究竟是谁?」

  「你……管我叫云仙吧。」

「云仙!妳、妳是梅姑娘!妳在哪!妳……妳用什幺方式和我说话的?」

「你不必问。只要知道,无论如何,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。十神和五龙当年离开空大哥的身体后,我用了点技,硬生把幻圣留住,并和祂达成协议,让祂寄宿于你体内,可惜祂后来随你入了『停轨』,祂的力量也跟着长眠了。」

聂志弘恍然大悟,理解严灵空为何没觉察到他身上拥有十神之力,然而,云仙究竟是何身份,既有能耐抵御彻,又能扣住十神之首?

「如今其余九神已齐,是时候该唤醒你体内的幻圣之力,藉此击破叶云霸手中魔玉。」

「慢!师父正需要九神固魂复甦,我这幺做,对师父会不会造成影响?」

云仙静默片刻,再道:「实不相瞒,九神再厉害,也只能扣住空大哥元神,无法助其身躯复甦。若空大哥醒着,你认为他会如何抉择?」

寻思许久,叶云霸似乎极不耐烦,道:「哼,朽木不可雕也,既然你不受教,休怪叶某手下无情!」

「慢着!」聂志弘回神惊呼。

「好孩子。」叶云霸嘴角勾起一笑,心想聂志弘终于肯为他所用。

谁知聂志弘虽靠近严灵空的身边,却未做任何与师父断绝关係的打算。

此刻,他做的决定是──赌一把!

他心想,只要唤醒幻圣一会儿,一举击破魔玉,或许得以两全其美!

聂志弘暗唸云仙教他的唤醒幻圣之法,只见他身旁发出粼粼仙光,光采奕奕夺目,且开始汲取仲所施的阵法之力。

仲大奇呼:「聂小子,你这是作甚!」

「只要一下……只要一下就好。」聂志弘身心倍受煎熬,不停说服自己,只要撑过此关,就能救师父也救严灵雨,鱼熊兼收。

严灵雨似乎领悟到他的打算,眉宇紧蹙,心道:「这小子仍是一如往常的天真,但也因为他天真,才有气度能原谅我的行为,愿意出手相助……不过,我已对不住大哥许久,怎能再因为我而让大哥陷入危难?」下定决心,严灵雨挺起身子,冷不防朝聂志弘攻击一掌,打断其所为。

仙光转瞬即逝,聂志弘全身一震,唇齿渗血,不解大呼:「为何阻止我,差一点就成了啊!」

「幻圣是你的护身符,因为有它,才让你得以抗拒『魔引调』的束缚,没被叶云霸逼迫成魔。既然如此,我怎能为自己生,而罔顾你的安全,还拿大哥的性命来赌!」严灵雨呼得高亢,仰颜道:「是我糊涂受奸人所用,才害得大哥身受重伤、连带你们同受波及,我的罪孽,自该由我来担!」

严灵雨将目光停在严灵空身上,道:「大哥,就让弟弟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,替咱们除掉这该死的畜生!下辈子有缘,咱们再做兄弟!」语毕,严灵雨俯身结出数个大印,眨眼间,他已化为一颗赤金球体,如夕阳耀眼映辉,直朝叶云霸手中魔玉撞去──

「雨小子!莫冲动!」

「祭炎大人!」

「严灵雨!」

倏忽而为的决定,众人无力阻止,叶云霸亦来不及引动「魔锁」牵制他的行动,伴随着一声声惊呼,魔玉硬生龟裂,反噬之力过大,叶云霸登时七窍流血,全身像被千钧铁鎚胡乱敲打,呈现扭曲变形。  

叶云霸凸着眼、爆着牙,却仍不肯死心,试图将其余两样未使用的魔器召来,孰料不知何故,那两样魔器竟是无声无息?好像根本不在塔内。

他百思不解,全身脱力如滩烂泥往藏匿魔器的方向匍匐前去,然而,严灵雨化身的赤球再次阻挠他,眨眼过,赤球沁入叶云霸的体内,下个动作,炸裂……

轰天巨响,塔顶砖瓦逐渐崩解,地面亦出现数条深刻裂痕。

待塔顶不再晃动,叶云霸已消失无蹤,四周感应不到他的气息,放眼望去,只残留一片杂乱细沙。

原来执迷不悟一生,到头来换到的不过黄土一抔,甚至尸骨不剩。

那……严灵雨呢?

「祭炎大人!」魏子吾仰天咆哮,将手中钢棍一股作气捅破妖魔的嘴,一解决怪物,他拔腿奔至黄沙身边,以粗厚的手掌捧起些许。

魏子吾全身颤抖,看着沙粉从指缝中流下,不禁流下男儿泪,呼道:「不可能!不可能!大人怎可能就这幺死了?不可能啊!」

得知严灵雨死讯,隐十仕各个心如槁灰,心碎伴随愤怒,同时将潜能一举激出。

徐韩挥舞双剑疾如惊风、猛如猎豹,比平时更毒、更辣,她迴个身直将蜘蛛妖怪剖成两半,挥剑同时不忘擦拭眼角余泪,呼道:「魏子吾,你哭什幺哭,不准哭!」

古仁景亦是难受,论情分,他对严灵雨高于严灵空,如今严灵雨烟消云散,他怎能不怒?

他单手发出强盛仙波,形成数个圆盘光刃,将那蝎翼剁成数块,最后,再由聂志弘补出阵阵燄火,将恶妖全部燃烧殆尽。

妖魔散尽,众人却无任何喜悦,空气中,只弥漫无限唏嘘和哀戚,没会儿,徐韩随魏子吾一同拼凑着黄土,眼泪不争气滴落,使黄土变得更加浑浊……

「可恶、可恶、可恶──」徐韩一个恼怒,认清事实,便是甩手一洒,瘫软了身子,放声嚎啕大哭。

悲伤情绪瞬间渲染整个空间,然而,危机并未因叶云霸死亡而解除……

那魔洞,还在持续扩大!

纵无妖魔前来人间,它却开始产生吸力,将一些零碎之物吸入洞中,包含那细碎黄沙。

「大人!」魏子吾不忍严灵雨化入魔界,硬是将魁梧的身子挡在黄沙前。

无奈那魔洞的吸力越发增强,纵如魏子吾身材坚挺,脚步亦开始晃动,无法站稳。

徐韩惊呼问道:「仲爷爷,这该怎幺办?」

仲感慨道:「人间有此大劫,彻那小王八蛋还不来……真是……」

「仲爷爷,你说什幺?」周围声音杂乱,徐韩听不清仲嘴里发出的嘀咕。

仲摇摇头,知晓拿彻来说嘴无法解决眼前问题,只好面对现实,道:「解铃还需繫铃人,要对付这魔穴,最快的方法便是找到剩下的两样魔器,用同样的力量来相互制衡。」

得言,魏子吾仍守着黄沙,其余的人四散行动,搜寻其余二样魔器的蹤迹,然而,找寻同时,云仙的声音再次绕响于聂志弘的心里:「你们所为将会徒劳无功。第一,那团黄沙独有叶云霸一人,并非严灵雨。其二,叶云霸手中的另外两样魔器已被一名书生扮相的男子盗走多时。」

「什幺!」聂志弘惊呼,将疑虑转述给众人一闻。

「哼!」魏子吾恍然大悟,忽觉骯髒噁心,用力朝那堆黄沙狠踩。

徐韩拉住魏子吾道:「好了,咱们现在应该快去追盗魔器之人。」

魏子吾愤愤不平,道:「天大地大,要寻两样物品谈何容易?」

仲附和:「不错,魔器外观与一般瓷器并无二异,找起来颇有难度……且照这魔穴扩散的速度来看,恐也无法等太久。」

徐韩慌得很,大呼:「这也不是、那也不行,难道要咱们坐以待毙?」

「其实尚有一个方法。」古仁景替仲代答:「魔穴入口内侧有一道魔纹,只要将其击破,魔穴即会阖上,但……」

聂志弘问:「有何顾虑,怎幺不说下去?」

古仁景发出一声闷音,叹道:「如我所言,魔纹係于入口内侧,要破除它,必先入内。一入内……着实没有回头的机会,只能随着洞口关闭而流转去魔界,回来人间的机会已是寥寥无几。」

得言,众人面面相觑,封印魔穴则须有人牺牲,谁……将成为那个人?

  • 名称:神医凰后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1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