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鸿路全文阅读

「叶──云──霸!」聂志弘戟指怒目,大喝:「原来是你!是你害死我娘、嫁祸我爹、甚至想逼我入魔弒亲,你不是人!」

叶云霸仍不甘看破现实,继续强辩:「我让你入魔,是想你能激发潜能,让你手刃这恶贼啊!若他没有出现,我和飞若早已双宿双飞,你爹也绝不是他!」

「够了!」

众人一怔,回头一望,喊话的竟是祭炎,只见他紧握双拳、话语极沉,彷彿随时要失去控制:「你……才是杀害宁儿的兇手,对吗?」

叶云霸对聂志弘客气,是出于对聂飞若的爱意;但对祭炎……他压根儿无情,甚至,这一切本为他一手策划的好戏。

他先看严灵空仍面色死白倒在地上,心想仲运用九样神器都没法使严灵空伤势好转,估计是救不活了,事已至此,他的阴谋业已达成,便让祭炎知道真相,好吐百年来的怨气!

他仰天大笑,拍手道:「不错,是我。实不相瞒,叶某原先连你也欲一併除去,藉此让严灵空失去至亲,痛苦万分!孰料那日你和藏雷都不在,我灵机一动,心想乾脆安排个『兄弟反目』的戏码,如此一来,更能折磨严灵空,让他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!」

叶云霸越说越起劲,笑道:「那日,我先幻作你们这张脸孔,四处屠杀藏宁的族人,接着冲入你住的屋内,见尊夫人还贤淑地织着你和藏雷的新衣裳,我一把抢过那些东西,狠狠把它们撕成碎片,再告诉她『妳个乡野庸妇,配不上我严灵雨』……呵呵呵呵,她的眼神先是惊恐,再化作怨、充满恨……她想打我,却打不着,只能瘫在地上苟延残喘……呵呵呵……哈哈哈。」笑声尖锐,实如鬼魅凄语,不堪入耳。

叶云霸边说边观察祭炎的反应,只见他颤抖难止,散发浓浓怨怼,恨意倾泻,彷彿随时要把自己大卸八块。

唯叶云霸怕也不怕,续道:「这两百年,我老阻止你找严灵空报仇,其一,是四魔器尚未受我所用;其二,我就是要折磨你们两兄弟,让你们一个终日活在怨怒之中,另一个……呵,到死都没能解开弟弟对他的心结,孤苦无依,抱着遗憾死去!当然,不可否认,若非我错估『骸岩峰』这鬼地方的怪异结界,让我撑两百年,我也够苦闷了!」

祭炎恍然大悟,归根究底是他太过固执,这些日子,严灵空明明多次想向他解释,是他宁不听兄长所言,反信奸人怂恿……

是他,是他这个做弟弟的该死!

他「蹦」一声双膝下跪,仰天咆哮:「大哥!是我对不住你!」

其声苦中带焰,引人发怵,片刻后,他失神地摘下面上那张丑陋面具,透出另一张千疮百孔的面容,想起这两百年的执着,可笑,真的太可笑!

这面具可怕吗?

不,可怕的是人心!叶云霸算计的心、他让怒火沖昏头的心……

愤怒越发增生,暗气不知不觉已集于其四方,严灵雨缓缓起身,御剑回手,凌厉地面向叶云霸,道:「今日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」

「天真。」叶云霸敢说真话,势必做好万全準备,他处之泰然,运转手中魔玉,「劈啊──」再次撑开魔界洞穴。

吕立野奔前阻御,严灵雨却将他拦下,道:「退下。」

「大人,这厮诡计多端,让咱们助你一臂之力!」吕立野拱手请求。

「此乃我与他的恩怨,不该再将你们捲入其中,你们若想帮忙,就替仲宫主一同护住大哥。」严灵雨沉重对向聂志弘,道:「若我死去,请你替我转告大哥,是我该死,我对不住他。」

「哼,要说你自己说!」要比对叶云霸的恨意,聂志弘绝不输严灵雨,道:「此人的命,我亦要收!」

「你是大哥唯一的孩儿……我不能让你出事。」严灵雨轻声低喃,字里行间充满对严灵空的歉疚。

说罢,单臂向后一震,结界闪现,将聂志弘等人与叶云霸彻底隔绝。

此刻,聂志弘他们毫无所措,只能对付那帮来人间作乱的奇异妖魔……

 

叶云霸扬起嘴角,笑道:「你方才已和严灵空战过一回,体力有限,真以为能是我的对手?」

「大不了玉石俱焚!」严灵雨双眸坚毅,已唸起「黄泉擎海」之咒,正当黑焱包裹于身,以为那足以吞噬苍穹之力将要发出,严灵雨忽蹙眉宇,一手捂胸,只觉盛气攻心,如被层层枷锁綑绑,每眨一眼,心即绞痛。

他大张嘴巴喘气,单膝半跪于地,面色吃慌,道:「这是──」

叶云霸像是胜利的霸主欣赏失败者般,猖狂地在严灵雨身边徘徊,道:「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我给你魔力之余,也暗自于你的五脏六腑种下层层『魔锁』,我若要你死,你绝不能生。」说着,催动魔玉之力,更绞得严灵雨痛不欲生,接着一脚踹去,将严灵雨踩于脚下。

  「住手!」吕立野大运全身魔力,一拳奋力击在结界上,隐约听见一丝破裂声。

聂志弘亦上前助力,没别的念头,施的即是「黄泉擎海」!

阵阵魔晦螺旋一气,成功将结界凿出一个大洞!

这是聂志弘头一遭运用「黄泉擎海」,一时掌握不到绝窍,无法控制其威,加诸情绪紊乱,差些走火入魔。

「聂小弟!」杨锦宣跃步上前替聂志弘阻御那帮嗅到魔气而靠近的妖物。

孰料叶云霸竟趁此时运起第二样魔器,将魔力强灌于聂志弘身上,志弘痛苦难受,体内的「魔引调」暗自作祟,使他双眸内的眼白全被浑黑压过,俊秀的面容烙满不规则的魔纹,像是已失去意识。

叶云霸喜道:「很好……当你为我所用,我便带你斩杀仇人,遨游四方,进而掌握天下!」

「住手……不要……」聂志弘双手抱头,仍与即将断裂的理智抗衡。

虞灵虹忧虑问:「宫主,有没有什幺法子能帮师兄?」

仲闭眸轻叹:「仙魔互剋得致平衡,要压抑魔力,只得靠仙气。偏偏此地……不提这两个呆瓜兄弟,惟有本宫、方晨和九样神器具有仙力,但咱们全走不离身,这……本宫也不知该如何才好。」

「幻圣……」

百思无解之际,蓦地,隐约听见一声呢喃在聂志弘耳边响起,是一名女子之声。

声出奇迹至,一阵清彻光采从聂志弘的体内涌现,其气碧青,含尽天下正气,硬是将魔器之力震退。

叶云霸浑身一抖,连退数步,手中那样魔器竟黯然失色,力量全消逝于空中。

「岂有此理!」叶云霸惊呼,只见聂志弘像是重生一般,那些异状全然消弭。

脱离魔器控制,聂志弘通体舒畅,不时看着双手,亦觉一头雾水,方才那千钧一髮之际,他彷彿听见一名女子以心音对他细语,教导他如何运用十神之首「幻圣」。

难道,那远在天边、一直无消无息的十神之首,原来近在咫尺,早已寄宿于聂志弘的体内?

可若如此,为何严灵空从没察觉?

唯此刻无暇多想,聂志弘奔步至严灵雨身边,道:「我该如何帮你?」

看聂志弘脱离控制,严灵雨已是释怀,叹道:「没用的。此蛊种于我体内少说有百年,早已病入膏肓,如今,我只恨无法手刃这个狗贼,唔……」

「狗贼?」叶云霸仰颜道:「偏偏我这狗贼得以掌控你的生死。」

「大人!」隐十仕各个着急难耐,纷纷上前欲攻叶云霸。

叶云霸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道:「杂鱼对杂鱼,你们和这些宠物玩就足了!」

魔玉一催,更多迥异魔兽蜂拥出穴,第一头形貌为蛇,其舌头将近十尺长,甩尾后劲极盛,对此,魏子吾率先出招,运用全身蛮力挥出阳刚「百裂棍」,并以「捆」势捲起长舌,待舌头固定,他用力向后一扯,两者陷入胶着状态。

第二头蜈怪拥有近百只足肢,爬速极快,杨锦宣和徐蓉相视一眼,施以轻功之优势,跃步跳至上空,有默契地一左一右朝下联合挥剑,硬是将其截成两段。

再者,八爪蜘蛛妖忽现,徐韩曾于锺万昊将军的墓中对战过一只,吸取上回的经验,这次,她游刃有余挥舞「丝」、「柔」双剑,招招相连,顺着蛛妖吐丝之迹挥舞,快刀斩乱麻,不让蛛丝顺利成网。

蝎翼接连现形,此妖貌如其名,除了神似巨蝎外,身后还长了一对薄翅,能恣意扬翔于空,不停往仲施法处撞去,好在古仁景一直守在此处,他眉目凌厉,凭御念再逼灵力,成功制住蝎翼──

吕立野顺势奔前,一剑断去其双翼,原以为已解决掉它,孰料那双翅膀竟倏然喷出绿色汁液,恰恰溅在立野的脸上,随其口鼻渗入心脾。

「啊──」吕立野如火灼身,痛苦地打转于地,不停拨弄滚烫面颊,而致双手也染上毒液,毒性窜得更速,状况十分危急。

「吕大哥!」徐蓉惊呼,飞奔至吕立野身边,她才要伸手触碰,却被虞灵虹大声喝止:「当心,他身上有毒!」

「那该如何才好?」徐蓉忧心忡忡,眼泪旋即泛眶。

虞灵虹与仲对视一眼,仲点头道:「娃儿身上的天山之力几乎被续命壶吸纳,无妨,去帮他吧。」

得到许可,虞灵虹起身走至吕立野身边,小心翼翼替他观望毒种。

她蛾眉紧锁,发现此毒一连综合多种剧毒,单凭灵虹随身携带之药品根本压不住;且此毒窜得极快,只要一炷香未解,吕立野便是死路一条。

「把解药交出来!」严灵雨顾不得自身痛苦,朝着叶云霸高喝。

叶云霸完全置身事外,一副幸灾乐祸,拍手道:「叶某方才就奉劝过你,让他们别多管闲事,谁叫你们不听,活该染上剧毒,死好。」

「我和你拚了!」严灵雨性属冲动,一气之下,竟妄想再催动「黄泉擎海」,想当然尔,魔锁奋力紧缩,差点要了他的小命。

看两人痛得椎心刺骨,聂志弘心有不忍,直呼:「你恨的是师父,本与严灵雨、吕立野还有大家都没关係,而我是师父的孩子,你若真想找人吐冤,乾脆冲着我来!」

「你……这是在求我?」叶云霸挑眉道。

「就当是吧。」聂志弘撇头,咬牙怒嗔。

叶云霸甚感欣慰,道:「很好,看在飞若的面上,只要你听话,我绝对满足你的愿望。」

聂志弘震袖道:「话说前头,你若要我伤害师父绝对没门!」

「叶某知道。」叶云霸挑挑耳根子,道:「那些不可能实现的废话,叶某也就乏说了。我只要求你一事,现在,在众人眼前和严灵空三击掌,与他彻底脱离父子关係。接着向我下跪、磕头,求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收你做义子,我便放过这些人,如何?」

  • 名称:仙鸿路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0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