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小说全文阅读

翌日,古仁景将青岚的元神交付给藏雷,藏雷将元神暂时嵌于五龙灵盘上,待他身子痊癒,再来借其力打通轮盘,以免元神损毁。

藏雷问道:「仁景,清难罚你禁足多久?」

古仁景苦笑道:「掌门没明说。你们不用担心,他终日忙于蒐集、查阅典籍,过阵子就会忘记禁足之事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以道长的修为和知识,还需如此勤阅书卷?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实不相瞒,师父曾透露掌门做过一件令他毕生后悔之事,至今仍想扭转乾坤,其中详情我不清楚。」

藏雷对清难不感兴趣,只道:「那你自己保重。我随虞姑娘去找李大夫,告诉他虞姑娘病已痊癒之事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好。若有新的极地消息,我再用飞鸽通知你们。」

告别古仁景后,藏、虞二人步行前往田坪镇,这回独处,藏雷显得比起初来得积极些,时而逗笑灵虹,气氛欢愉轻鬆。

经过几日路途,回到田坪镇,走至药铺前,眼前景象令二人讶然不已,明明日正当中,药铺却是大门深锁,外头还被贴满「查封」字样。

虞灵虹着急道:「为何如此!」

「别急。」藏雷轻拍虞灵虹的肩膀,后找个路人询问:「兄台,请问药铺为何被人查封?李大夫人呢?」

提到「李大夫」三字,那路人竟转瞬七窍生烟,猛地跺脚,道:「你说那黑心王八蛋?哼,前些日子,咱们镇上好多人得了一种怪病,他李黑心一副活菩萨样替咱们袪毒,还骗了位外地来的姑娘帮忙……最近县令大人查出真相,你们猜怎幺着?原来根本是他自个儿下的毒!他就是想藉此活络他药铺的生意,你说他要不要脸!」

「不可能!」虞灵虹气愤难耐,不愿李裴祎揹上黑心之罪。

那路人仍自顾自地说道:「咋不可能?咱们镇上有一户三口子都让他害死啦!幸好县令大人英明,明日午时就要将他处斩,真是大快人心!」

「明日午时……」虞灵虹背脊发凉,时间紧迫,她要如何才能替李裴祎平反冤屈?

藏雷问道:「妳相信李裴祎无罪?」

虞灵虹不疑有他点头,藏雷寻思片刻,伸手拉着灵虹手腕,道:「走吧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去哪?」

藏雷微笑道:「既然时间不多,就直接去衙门找县令,他敢不放人,我便把他劈得屁滚尿流。」

得到藏雷认可,虞灵虹悦道:「你也信李大夫无罪?」

藏雷抿嘴摇头,道:「我不信他,但我信妳。『妳的眼光一向很好』,应当不会看错人。」

虞灵虹一怔,在这紧要关头,竟差些被藏雷逗得发笑,瞧她水眸微弯、梨涡浅现,藏雷心花怒放,深邃双瞳尽带笑意,牵着灵虹一同到衙门寻人。

衙门外,虞灵虹向守卫表明来意,守卫道:「县令大人料事如神,想不到姑娘真的来了!」

虞灵虹大奇,藏雷亦有警惕,道「听这位官大哥的口气,是早知道虞姑娘会来?」

那守卫没想搭理藏雷,只道:「大人吩咐过,欲与姑娘单独相谈,请姑娘随在下入内。至于闲杂人等……去去去!」

「慢着。」藏雷挡在虞灵虹面前,故作轻浮神态,道:「草民也想和大人相谈,不如让他先和我谈。」

「大胆!」官兵随即拔剑,吓道:「你再不走,本大爷就把你拿下!」

藏雷举手蓄雷,道:「我怕你不成?」

看他手中环绕紫气,不时「啪滋」作响,那官兵吓得脸色发白,不停退后狂呼:「你你你……你想干嘛?再不退下,就把你鞭得和姓李的一样半生不死!」

「你们竟然私下动刑!」得知李裴祎遭人鞭打,虞灵虹握紧双拳,道:「好,我随你进去。藏公子,你在外头等着,好幺?」

藏雷斩钉截铁拒绝:「不成,谁知道里头是什幺豺狼野豹?」

虞灵虹半哄半求道:「李大夫还在他们手上,咱们不宜轻举妄动,你就在外头等我,好幺?」

「哼!」藏雷鬆开蓄雷之手,道:「有事就大叫,我会冲进去。还有,若半个时辰后妳没出来,我会把此处夷为平地!」

虞灵虹随着官兵带路至衙门内的书房,见那县令年约四十,眉目极细、一脸狡狯之貌,他面向虞灵虹,微笑道:「虞姑娘,请坐。」

虞灵虹不动声色,道:「废话少说,你找我来有何目的?」

那县令哈哈大笑,道:「好!姑娘快人快语,本大人也不迂迴。其实这本是我和李裴祎两人的恩怨,妳既然要进来瞎搅和,我就一同清理门户!」

「门户……?」虞灵虹蹙眉,仔细端视其貌、审视其言,事实上李裴祎自毒门离去后就已易名,鲜有人知其原名,若灵虹推测没错,眼前这人也该是毒门中人。她呢喃道:「彭……」

「聪明!」彭县令仰天笑道:「本大人是彭系后人,虽任官职,平日仍有钻研新毒,平生以光复毒门大业为己任。」

「去年我以『济贫』之名在庙口发放热粥,同时将毒粉洒在粥里,想知其效果能如何发挥,谁知李裴祎那老头一会儿就给我解开,还向衙门举报有人下毒!好在本大人未雨绸缪,随便推个人出来担罪,自那时起,我就暗中查明他的底细,知晓他是李系中人后,新仇旧恨加诸一块,和他的樑子自然就结大了!」

虞灵虹怒火中烧,喝道:「你以无辜居民作为试毒样本,本就该死!」

彭县令不以为意,再道:「本大人愿意拿珍贵的毒方给这些贱民尝试,那是他们的福气。」

虞灵虹恨道:「这回之事也是你的杰作?」

彭县令笑道:「那是。只怪那老头没啥心眼,竟又重蹈覆辙,再次向衙门举报有人下毒,本大人乾脆把罪嫁祸给他,这幺一来就没人再和我作对!不过,我还听到一个风声,说是有名姑娘协助了李裴祎……」

虞灵虹锁眉,彭县令再道:「那老头挨不了几个鞭子,没会儿就把妳的来历和姓名全盘说出。妳说,他都出卖你了,妳还想替他伸冤吗?师妹啊,看在咱们同门的份上,妳不如从了我,咱们一同研毒,携手光复毒门如何?」

虞灵虹斥责:「他年事已高,你还对他屈打成招,算什幺英雄好汉!」

瞧虞灵虹睚眦怒视着自己,彭县令鼻哼道:「看来咱们是谈判破局啦!那就休怪师兄派人把妳一併拿──」

「下」字尚未脱口,虞灵虹已拔出赤虹,迅速将长剑架在彭县令的脖颈上,看来这家伙虽然心思歹毒,却只把心力花在製毒上,压根儿不会武功。

「妳……妳……」彭县令吓得冷汗直冒,慌道:「本大人若有个三长两短,李裴祎也别想活命!还不把剑放下!」

虞灵虹心有不甘,无奈她不擅长应付这种小人,只能把剑自彭县令的脖颈边移开,道:「你要如何才愿意放人?」

彭县令原先以为虞灵虹和他一样只会製毒,不会武功,看来是他低估了!他心想今日府里没有埋伏,若和灵虹硬碰硬,最后恐怕是自己吃亏,便是灵机一动想了另个法子,道:「别说我这做师兄的欺负师妹,咱们既属同门,不如以『毒』来公平竞争一次?」

「说。」虞灵虹怒嗔一字。

彭县令自抽屉里的铁盒中拿出一颗黑青药丸,道:「这是本大人废寝忘食研究出的新毒药『闇虫』,吃下后,会有一只毒虫在妳的腹部表面蠕动,那感觉就如万蚁蚀身般痛不欲生!倘若六个时辰未解,毒虫便会自表面蚀入肌肉、蚀入五脏六腑,到时即是无力回天。」

虞灵虹一怔,毒经上并未记载类似之物。

彭县令将毒丸递给虞灵虹,道:「咱们打个赌,妳吃下去后若能在明日午时前解开,本大人就无条件释放李裴祎;反之,若妳败了……只要师妹肯来求我,我仍会把解药赠送于妳,可是李裴祎必死无疑。」

虞灵虹接过闇虫,沉思片刻,道:「好,但我有两个条件。」

彭县令笑得狡狯,道:「妳说。」

虞灵虹道:「第一、在这段时间内,你不许再私下伤害李长老。」

彭县令点头允诺,道:「第二呢?」

虞灵虹道:「今日的协议,你不许告诉外头那个男人。」

彭县令笑道:「哦?其实本大人能通融妳找人一同解开闇虫,妳不让他知道,就少了个机会啊?妳何必选择隐瞒同伴?」

虞灵虹冷道:「与你无关!」

彭县令摆手笑道:「好。随妳。」

「一言既出、驷马难追。」说毕,虞灵虹一股作气将闇虫吞入腹内,后她稍擦拭嘴唇,扬长而去。

望着她的背影,彭县令在心中暗笑她是白癡,闇虫是他新研发的毒药,连他都没有解药,就不信这妮子能在六个时辰内找出解方!

他微微拱手,露出一抹狡笑,道:「静候师妹佳音。」

  • 名称:h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9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