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第一等全文阅读

翌日,众人于药铺门口和李裴祎道别,虞灵虹道:「李大夫,毒源之事可有眉目了?」

「老夫昨日已去衙门报官,过阵子应该会有消息,师姪、藏公子和魏公子,这两日劳烦你们了,老夫代这镇上居民和你们道谢。」李裴祎拱手致意,后道:「至于师姪……妳的药……」

虞灵虹一愣,赶紧拿起手中药包,道:「这药晚辈会按时吃,等咱们去完青莽林,晚辈再回来找大夫抓新的药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李裴祎点头,朝藏雷瞥去一眼,藏雷稍眨个眼,表示会多留心虞灵虹的情况。

四人离开田坪镇后,一路往青莽林方向前去,途中经过邱浮表哥家,那位置在树林之间,屋舍十分简朴,旁边养有一片小田和几只鸡鸭,看来平日是以农作为生。

魏子吾敬佩道:「昨日邱姑娘说妳表哥和妳岁数相差不大,一小伙子竟愿意在荒山野岭过着简居生活,看来你表哥是位高人啊?」

邱浮莞尔道:「魏哥哥说笑了。表哥曾生一种怪病,现在的样子没法于城镇居住,只好在这儿过生活。」

魏子吾毛遂自荐,道:「哦?魏某懂一点医术,要不魏某给他看看吧?」

邱浮摇头道:「魏哥哥的好意浮儿心领了。唉……实不相瞒,这个病让他变得十分憔悴,此后,他的性格亦变得乖张无比,没自信与人群接触,恐怕不便和你们见面。」

魏子吾面透彆扭,支吾道:「该不会又和妳那啥断掌……」话未说毕,已引来虞灵虹一阵怒瞪。

见状,藏雷终于开口,道:「既然令兄不便,咱们也不多作叨扰,告辞。」

「……嗯,再见。」邱浮沉低神色,在藏雷和魏子吾往前走时,伸手轻轻拉住虞灵虹,道:「虞姐姐,咱们依计行事?」

虞灵虹左思右想仍觉不妥,摇头道:「我不想欺骗他,这事还是作罢。」

邱浮语重心长道:「唉,浮儿说句不好听的,妳这样是自私了些,雷哥哥只是想分开一阵子仔细思考你们的关係,妳若喜欢他,就该把眼光放远。」

虞灵虹不语,她并非想死缠烂打,但要离开也要离得合情合理,怎好胡编理由欺瞒藏雷?

两人僵持之际,瞧虞灵虹迟未跟上,藏雷不耐烦高喊:「虞姑娘,走了!」

「浮儿,妳自己保重。」虞灵虹无奈道出一句,随后转身跟上藏、魏二人。

邱浮轻拍虞灵虹肩头,再道一次:「还是依计行事,等我的鸽子,虞姐姐,妳听我的不会有错!」

三人再行一段路后,藏雷怕虞灵虹身子挺不住,佯称自己口渴,想在河边歇息片刻。

他喝下几口水后,道:「虞姑娘,我随口问,方才妳都和邱浮说些什幺?」

虞灵虹一怔,她分不清「失忆的藏雷」关心的究竟是她还是邱浮?才沉思要如何应答,那鸽子已迫不及待的飞至灵虹面前──

魏子吾刻意挪步至虞灵虹身边,道:「虞姑娘,是谁捎给妳的信?」

虞灵虹无奈抽出字条一看,果真是邱浮传来,她寻思许久,蓦然转头望着藏雷,藏雷与她正视,好奇她接下来会说什幺。

虞灵虹深呼吸一口后,道:「藏公子,咱们还是就此分别吧。」

藏雷沉道:「为何?那信条写了什幺?」

虞灵虹将字条揉烂握于手心,道:「别问,我不想骗你。不过……我给你带来不少困扰,咱们暂时别走一路,或许对彼此都好。」

此话一出,魏子吾极为诧异,心想虞灵虹的反应怎幺和邱浮计画的不同?

藏雷鼻哼道:「我何时说过困扰?」

虞灵虹耸肩道:「你以前最厌烦别人缠,我不该明知故犯。」

「缠?最不缠我的就是妳……」藏雷不悦地发出一声低喃,以前听人说有一计叫「欲擒故纵」,起初和虞灵虹相处时,他也以为灵虹欲玩这把戏,早已想好该如何接招,谁知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,发现这女人根本「纵」过了头,好像把他放生了!

藏雷的声音极小,虞灵虹没听清楚,问道:「你说什幺?」

藏雷摆手道:「好,妳想把话说明白,我就和妳说明白!我没兴趣知道那姓邱的女子和妳嚼什幺耳根子,但妳记住一点,从她口中说出的我,永远都不能代表我!还有,虽说是爹嘱咐我多关照你,可我如今并无怨怼,以后别再说什幺困扰不困扰!」

闻言,魏子吾不禁冷汗直冒,心想藏雷是否早已看穿邱浮的把戏?

听藏雷称呼邱浮的口气,应能确定他对邱浮并无男女之意,虞灵虹放下心中大石,微微莞尔,藏雷怔然,这似乎是重逢后头一回瞧见冰山融化,嗯……挺入眼、挺好看的……

藏雷亦稍稍勾起嘴角,道:「还有疑惑吗?」

「没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」无奈,才方撇除邱浮的计谋,虞灵虹的胸口忽涌现一口恶气,她摀嘴猛咳数声,瞥着手心染血,急忙将手放在身后,再次摆起面孔,道:「无关浮儿的事,是我自己的决定……对了,我好一阵子没见到小痕,这儿往另一边拐即是树海镇,她常在那儿行走,我去找她。」

「妳──随妳便!」藏雷顿时语塞,不懂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虞灵虹为何还要闪躲他?

「那幺就此别过……再会。」这声再会说得沉重,说罢,虞灵虹急着走远。

魏子吾大呼:「欸!虞姑娘、虞姑娘!」

「别囔她,让她走!」藏雷七窍生烟,扭头往青莽林方向前去,可他才走几步却又伫足。

魏子吾赶紧跟上,问道:「雷兄弟,怎幺了?」

藏雷粗喘几口气后,冷道:「咱们是兄弟,我有话便直说,是你把我和虞灵虹的事告诉邱浮的对吗?」

魏子吾的眼神立刻游移,道:「你、你如何知道?」

瞧魏子吾愿意坦承,藏雷相信他是无心为之,也就没再计较,只道:「邱浮这女子并非你和虞灵虹应付得来,你少和她接触为妙。」

魏子吾又是一愣,道:「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?怎幺这番评价她?」

藏雷不屑道:「我替她埋葬亲人时,她一会儿哭得要命,一会儿又天真问我和虞灵虹是何关係,亲人方逝,变脸却比唱戏的快,让我对这种女人花心思,我宁愿把时间省下来多喝几杯得了。」

魏子吾嘟囔道:「呿!谁都知道你素来恶管闲事,那天你大爷却二话不说、出手阔绰把她给买下,哼,不就是迷恋人家那张皮囊吗,现在还说得理直气壮?说给谁听啊!」

「若不是虞灵虹自顾不暇还想帮助邱浮,谁有闲功夫搭理那女子?」藏雷越说越轻声,心头闪过一个念头,魏子吾误会他与邱浮,该不会虞灵虹也……

唉,罢了!虞灵虹也不是他的谁,要误会就误会吧!

这一念头越起,藏雷越是心烦,他不再多语,直直往前迈去。

魏子吾却是愣在原地,看来藏雷虽失去记忆,潜意识里仍很在意虞灵虹啊……

唉……为何藏雷都已失去记忆,虞姑娘仍对他死心塌地呢?十年前他输过一次,十年后竟又再输一回?

仔细想想,为何他总是输给藏雷?他的武艺不如藏雷,他喜欢的女子倾慕藏雷,他最敬仰的严灵雨还是藏雷的亲爹,现下又有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子甘愿为藏雷绞尽脑汁施心计?

凭什幺所有好处都是他一人占尽──

忌妒心一起,魏子吾双拳握紧,默默看着藏雷的背影,不断比较与他之间的差异,无奈啊,人的妒忌心只要一起,理智就比平常少了一半,日后善恶之行,往往取在一念之间啊……

经过几日,藏、魏二人顺利抵至青莽林,此地游客络绎不绝,全都是慕那「万年神树」之名而来。

那树高入云端,瞧不见顶,盘根错结的树枝上让游客挂满密密麻麻的红色吊牌,上头写着各式不同心愿,画面十分喜庆。

藏雷走至小贩前伸手触碰一片红牌,小贩笑呵呵道:「欢迎二位俊公子莅临青莽林,咱们这儿有个说法,只要买红牌写下心愿抛上神树,抛越高的,心愿越容易成真,你们赏脸买两块不?」

魏子吾不以为然,嘲笑道:「这种娘们玩的把戏不适合咱们。」

小贩摇头道:「公子这幺说可错了。你们有所不知,咱们这神树当真灵验,每到月圆申时之际便有一庄严的大树之神从天而降,祂会放出多道绚彩绿光将所有人驱至方圆五里以外,之后,便会选那最高者的心愿替其达成啊!」

魏子吾仍是不信,道:「瞎编的吧。」

小贩跩着嘴,道:「小的对天发誓,要是瞎编,小的就是乌龟!」

听小贩说得绘声绘影,魏子吾开始有些狐疑,道:「说的煞有其事呢。雷兄弟,你怎幺瞧?」

藏雷拿出几文钱给小贩,道:「既来之则安之。老闆,给我两个,仁景迟到,等他来了让他自个儿买。诺,给。」说着,将其中一个递给魏子吾。

魏子吾无奈接过,道:「你还是和从前一样,正事不爱管,别人的闲事也不做,却省下一堆时间迷些无聊的事……什幺红牌啊……吹箫啊……」说到「吹箫」二字,子吾直打哆嗦。

藏雷将魏子吾拉到一旁,道:「这是正事。你没感觉他们口中的大树之神,极有可能是极木之地的守护者?明日即是月圆,咱们正好能一窥究竟!」

魏子吾如当头棒喝,道:「是啊!」

藏雷笑道:「所以了,快写下你的愿望,嗯……诸如『每日都能听见雷兄弟那天籁般的箫声』,就算这大神传说是假的,做兄弟的也义不容辞替你达成啊!」

  • 名称:世界第一等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3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