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意志崛起之路全文阅读

「且慢!」此言再次恼怒辛德望,他不在乎虞新真嘲讽他身分低微,却难容忍她汙衊他的人格。

他将「掌门令牌」和《毒经》扔于地上,喝道:「大丈夫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姓,怎能为了功名利禄抛名弃姓、捨去门派!妳这幺说未免太瞧不起人了!把妳的东西收回去,待会儿,我立刻废掉武功!」

虞新真冷视着他,不错,她就是故意激怒他,想让他厌恶她、远离她,而当目的达成时,不知为何,心里竟浮现一股说不出的酸楚?

她面色凝重,将悲伤吞在心里,转身兀自走远。

辛德望紧握拳头待在原地,好长一段时间过去,怒气渐渐平息,他俯身捡起那两样信物,心头亦如千刀万剐。

他自责道:「我这是做什幺?明知她过得苦,我还……唉……」想着,将东西放入包袱,打算追上虞新真,和她赔声不是。

竹林内。

一名紫衣剑客举剑堵在虞新真面前,正是天琉门第一大弟子「万晋英」!

别于两个月前那意气风发、玉树临风之态,万晋英的右颊如今一片惨红、浮肿起泡,显是毁容难医。

他满腹怨恨,怒喝:「臭婆娘!总算让万某逮到妳了!」

虞新真挑眉,认出他后刻意做掩鼻之举,讪笑道:「这位……呦,原来是万大侠!唉,大侠切勿见怪,由于你身上散着屎臭味,小女子一时不查,没把你认出来。」

万晋英大吼:「妳敢骗我──万某一定要宰了妳!」

虞新真摊手道:「我骗你什幺?堂堂天琉门第一大弟子,可不能随便诬衊人了。」

万晋英抚着脸上疮伤,道:「万某明明依妳说的狗屁解方做,为何还是毁容!妳莫忘了,妳可是发过毒誓,此方若假,妳将变成一坨烂泥!」

虞新真一派轻鬆,道:「冤枉,那绝对是烂泥巴的解方……只不过……」

「不过什幺!」

「是药三分毒,有毒服药当然可以,但寻常人没事按三餐涂抹黄狗屎尿、吞那些骯髒害虫,就算没伤口,长久下来,皮肤也一定溃烂;何况大侠的脸原已有伤,髒东西渗入得更快,当然更加严重。」虞新真边说边笑,对付这种恶人,她从来不手软。

「妳……」万晋英颤着双唇,道:「妳是说……针上根本没毒?」

虞新真笑道:「那是。烂泥巴何其珍贵,我只要随口说两句,你不就着了圈套?才不需浪费在你身上呢!」

「臭──婆──娘──」万晋英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眼前人大卸八块!

瞧他举剑逼近,虞新真未透恐惧,淡道:「好歹我是毒门长老,你要敢动我,不怕毒门中人找你算帐?」

「毒门长老?呸!」万晋英高举长剑,道:「上回妳差点害死一众江湖好汉,所幸彭长老宅心仁厚,不眠不休配出解药,破了妳的奸计,才让伤亡降到最低!现在各大门派都已下令追缉妳,谁都知道妳这妖女诡计多端,就算不小心把妳杀了,也不会有人怪罪万某!」

虞新真冷笑,如她原先所料,彭琰就是自导自演,顺理成章成了救难英雄。

万晋英见到她的人时已火冒三丈,再听到她讪笑出声,更觉七窍生烟,怒喝:「纳命来!」

一剑毒辣突刺,颇有破竹之势,虞新真回施「蝮凝掌」,修长的胳膊如灵蛇出洞般伸缩自如,纵然万晋英手持锋利长剑,她仍以四两拨千金的方式轻鬆应对。

接着,她运用轻灵、缥缈的身法跃飞于他身边,那手掌突如蟒蛇吞蛙般覆握住万晋英持剑之手,使他无法挥剑。

两人距离实近,近瞧这五官绝妙的貌美女子、嗅到她身上优雅芳香,还有那细緻绵柔的玉手……万晋英登时耐不住羞涩,不自觉失神,没多久,他「啊」的一声惊叫──

就在恍惚之间,虞新真已将毒针刺进万晋英的手背上。

万晋英连退数步,用力取出毒针,然而,毒已迅速渗入手背,黑气瞬间扩散。

虞新真媚笑道:「这回你可真中了『烂泥巴』,奉劝大侠赶紧把那头黄狗找回来,否则……你準备变成泥巴溜。」

「妳……」万晋英气得快要发疯,突然,他从怀中抛出一条长鍊,鍊上有一类似捕兽用的铁夹。

虞新真反应不及,这夹子直直钳住她的小腿,夹上涂有软筋散,使她小脸紧蹙,一时脱力,疼得没法站立。

万晋英满面兇光逼近她,虞新真自知毫无退路,却是临危不乱,硬道:「你已中了烂泥巴,要是乱动,会毒发得更快!」

「啪!」一个耳光毫不留情赏在她脸上。

娇美面容浮出五指红印,虞新真嘴边流血,却仍倔强如初。

「想让我变成烂泥巴?我他妈先让妳成为我裤裆下的烂泥巴!」说着,万晋英兽性大发,「啪」一声,撕破虞新真的衣裳。  

「剎!」

才方撕破一片,万晋英的动作已然停下,他全身颤抖,含着最后一口气,先低头看着那贯穿他腹部的环刃,最后,纳闷的转身,看着那下手之人。

「是……你……」两个字才落完,这天字辈的弟子已被荒字辈送上西天,死难瞑目。

虞新真惊讶难语,连那在恐慌时泛出的泪水也忘了抹去。

辛德望如扔垃圾般甩开万晋英的尸身,俯身替虞新真拆解铁夹。

「唔!」虞新真疼嗔,不禁轻抓辛德望的手,试图找个依靠。

唯铁夹一解,辛德望立刻拨去她的手。

他脱下外袍扔在虞新真身上,不愿再看她一眼。

头一回被他冷眼相待,虞新真忍不住唤声:「等等……」

她踉跄地起身,虚弱道:「能不能等软筋散的效力过后再走?」

这是她此生第二次求人,第一次是为救虞新焕,第二次,是为了自己……

她害怕、她恐惧,但只要辛德望在旁,她似乎能放下忐忑。

辛德望全身颤抖,拳头握得实紧,青筋暴满手背,没会儿,耐不住满腔怒火,破口大骂:「这回是妳自找的!」

「什、什幺?」虞新真眉头微蹙,不解其意。

「妳以为每个男人都会像我一样傻,信妳那套、被妳勾引、进而被妳伤害,让妳玩弄于手掌心?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妳,从今以后,妳好自为……」

话未说毕,虞新真已跛着脚走到他面前,二话不说,朝他厚实的胸膛搥上一拳。

这一拳不强不弱,是愤怒、是发洩,却也充满无助和心痛。

虞新真不甘被他误解,含泪道:「我勾引谁了?你说清楚!」

瞧她那泫然欲泣的楚楚模样,辛德望已然心软,却怕自己再为她丢了魂魄、失了自尊,沉道:「我亲眼瞧妳握住他的手,想要……想要亲吻他!」

「你──」虞新真再朝他胸口搥一拳,想来辛德望方才受视线限制,不知她靠近万晋英、覆握万的手,全是为了自保。

她从不顾他人曲解,不知为何,这回却是伤心难受,怒斥:「蝮凝含毒,弓手覆掌,克敌难动,趁势入针──」

听言,辛德望恍然大悟,想起「蝮凝掌」这套毒门武学之精华,才知自己受醋意沖毁理智,急着鞠躬致歉,道:「我……我真是……」

虞新真却已心灰意冷,道:「两个月前,你曾一句不问就认定我对大家下毒,今日,你同样不分青红皂白侮我人格,我讨厌你,再也不要看到你!」

「虞姑娘!」辛德望赶紧向她鞠躬赔罪,虞新真虽不再出言污辱,却是不肯搭理他,一直掠过他向前走去。

来回阻挡几次,辛德望急得发慌,他宁可受她数落,也不想被她漠视。

尤其见她步履蹒跚,辛德望好是心疼,忍不住伸手拉住她,道:「妳的脚有伤,实不宜胡乱走动啊!」

虞新真倒抽一口气,停下脚步,赌气道:「我要去天琉门。」

「为何?」辛德望大惊,这答案实在出乎意料之外。

虞新真淡然道:「你杀了天琉门大弟子,当然要有人担罪,待我去天琉门时,我会自断筋脉,爬着入门,等我碰上华凛寒,我就说是我杀了万晋英,你为了帮他报仇而与我大斗三天,终于把我筋骨打断,晚些,你再回门领功,说是有伤耽搁,虽然听来古怪了些,但只要能逮到我这罪无可恕的妖女、替天琉门扳回颜面,仍能让你跃升到天字辈!」

辛德望大惊,支吾道:「妳、妳在说什幺?我没要妳这幺做啊!」

虞新真哀莫大于心死,道:「我说了,我是有恩必报之人,你救了我,我可不愿欠你人情!」

辛德望猛摇头道:「我不要妳报恩啊!妳现在回天琉门,必成众矢之的、百口莫辩!」

虞新真拉高嗓音,气道:「辩?我为何要辩?连一个说倾慕我多年的人都能不信任我,我还妄想那群豺狼虎豹听我辩解?笑话!」

闻言,辛德望痛彻心扉,再难忍耐满腔情绪,奔到虞新真面前,将她一举拥入怀中。

「你……」那一剎那,她鬆下愤怒。

虞新真呆若木鸡,听着辛德望于她耳边呢喃:「妳想报恩,还有别的方法啊……」

虞新真将眼神放低,不愿再轻易相信他,怒嗔:「好,看你要找间客栈、破屋,或想直接就地完事都行,过后……你别再跟我纠缠!」

「不!不是这样!」辛德望双颊胀红,没料到虞新真会如此误解他,但有前几回经验,他已清楚她是过度习惯武装自己,才会将所有人都视为恶人。

这回,他沉住气,不再失控,缓道:「我承认……我对姑娘确实有过非份之想,但我……我就是太喜欢妳,我不愿再看妳这样伤害自己。妳每伤害自己一次,我就随妳一起难受啊!妳等着,我会努力成为武林中的佼佼者,让妳安心跟着我,不再担心受怕!」

「……不。」虞新真含泪的双眸渐渐失焦,道:「我的男人,不能是达官显贵、江湖高手,只能是简单的渔樵耕读,随我隐居山林田野,不追求权力、不投靠任何门派,彻底远离这充满是非的江湖……你武艺高超、资质甚好,还有大好前程等着你,你捨得放下吗?」

辛德望不疑有他,道:「好,妳要隐居,我就陪妳隐居!」

虞新真不解道:「男儿志在四方,你处在天琉门,也是想实现抱负,你不愿为汲取功名而抛名弃姓,为何甘愿为我放下一切?」

辛德望闭上双眸,道:「那些虚幻本非我所拥有,得之我幸、不得我命。而妳不同,妳就站在我面前,我也看见妳的苦,这时,我若连拥抱心爱之人的勇气都没有,就算日后功成名就,何能称为大丈夫!」

「嘤……」

话语过后,只听得怀中女子嘤嘤低泣,久久……略带鼻音的轻美嗓音绕樑于耳边,道:「我答应你。」

一年过去,腊月二十四日,冬雨轻飘。

一破旧的砖瓦屋内大厅,一名跛脚青年着急地来回徘徊,没会儿,有一人匆匆奔回,放下背后揹满花草的大竹篓,稍稍整理仪容,道:「阿焕,瞧你焦急的,真儿呢?」

虞新焕慌道:「姐夫,你可回来了!昨儿个早,姐姐的肚子突然阵痛,瞧是要生了!」

「那──那──」辛德望登时慌如热锅上蚰蜒,一举欲奔入屋内。

「姐夫,慢点!」虞新焕赶紧拉住他,道:「你别担心,昨儿我瞧姐姐不对劲,立刻替她请来弄婆,现在弄婆正给她接生,咱们别进去打搅。」

辛德望越听是越紧张,道:「从昨儿生到今天,现在都过午时啦,这……这到底有没有关係!」

虞新焕耸肩道:「呃……我没生过孩子,我不明白。」

「你……唉……」辛德望噗哧笑了一声,让虞新焕一逗,紧忧的心稍微放下。

虞新焕歉疚道:「姐夫会笑就好。其实……阿焕真觉得对不起你们俩,为了我的毒,害姐夫得出外找药草,差些耽搁这重要时刻。」

「傻小子,咱们已是一家人,别说这幺见外的话!」

「呜……呜哇哇哇──」

不知过去多久,婴孩的哭声宏亮传出,两名男子鬆下僵硬的肩膀,相互看着彼此,没会儿,同时大笑狂呼:「生啦、生啦!」

「吱啊」一声,弄婆轻轻撞开房门,把手中那娇嫩的娃儿缓缓递给辛德望,道:「恭喜公子,母女均安!」

辛德望笑得灿烂,伸手逗弄那懵懂的女娃,道:「好!好!等她长大,一定和真儿一般美丽。那……那我能去见孩子的娘幺?」

「当然,女人刚生完孩子,最需要丈夫在身边陪伴。」弄婆喜孜孜地催促辛德望进房,虞新焕则满面谢意,替姐夫送走弄婆,并把美好的时光留给他们一家三口。

房内,虞新真虚弱地躺在床上,唯方听见脚步声,她即努力撑起身子,对着辛德望微笑,辛德望赶紧上前,用另一手搀扶爱妻,让她顺势靠在自己的肩上。

两人同拥爱女,虞新真轻拂婴孩细緻的肌肤,甜笑道:「瞧她眼睛和鼻子像我,嘴巴像你,等她长大,一定是个非常秀灵的女孩。」

辛德望同样欢喜如狂,道:「想替咱们女儿取什幺名字?」

虞新真仰头往窗外望去,冬雨已停,暖阳映入,云端上浮有一道七彩霓虹。

她心灵踏实,嫣然一笑,道:「难得冬季有彩虹,她又长得秀灵,不如……就取为『灵虹』,好吗?」

「灵虹、灵虹……」辛德望複诵数遍,每唸一回,心情尤其轻爽,道:「好!咱们这女儿就叫『虞灵虹』。」

虞新真一怔,不解道:「虞?」

辛德望傻笑道:「撇开毒门,你和阿焕的爹也一定希望你们的血脉得延续下去。」

虞新真喜极含泪,看来一年前的决定是正确的,跟了他,她好幸福。

她点头道:「好……就叫她『虞灵虹』,过些日子,待我调养好身体,再为你辛家开枝散叶。」

辛德望蹙眉摇头,道:「瞧妳生一胎就快吓掉我半条命啦!我捨不得妳再……」

虞新真轻轻摀住辛德望的嘴,微笑道:「我甘愿的。」说完,她稍稍挪动身子,沉浸躺在他胸怀熟睡的幸福。

他们多希望能够永远这幺下去,可惜……命运终究未眷顾他们。

  • 名称:德意志崛起之路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2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