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文推荐全文阅读

时光流逝,不知过去多久,虞灵虹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眸……

「妳醒了?」藏雷赶紧拿着煎好的汤药至床边交给虞灵虹。

一醒来就见到藏雷,虞灵虹有些反应不及,支吾道:「你……不是离开了吗?」

藏雷迟疑片刻,道:「喔,想起有东西忘了带才又折回来,谁知一回来就见妳吐血倒地……」藏雷余悸犹存,早些看她倒卧于地的瞬间,他竟十分难受……

他故作泰然,道:「虞姑娘,我随口问啊,妳这风寒好像拖了有点久,这药真有效吗?」

虞灵虹将药汤接过,稍饮几口,低语:「是我风寒初癒,却又催力舞剑,一时受风,身子才没法负荷,我歇会儿就没事了,有劳藏公子挂心。」

藏雷寻思道:「可惜空伯伯的手还没啥知觉,不然带妳去给他诊脉即可。要不……妳换个大夫看看?这药根本没法治好妳的病。」

虞灵虹不敢直视藏雷,刻意顾左右而言他,道:「仁景还等你去会合,你不赶紧出发吗?」

藏雷知晓虞灵虹有所隐瞒,直道:「不妥,咱们一同去。」

闻言,虞灵虹实在欣悦,可她心想若与藏雷同行,藏雷迟早会发现她已病入膏肓,恐怕时日无多……想了许久,仍摇头拒绝。

「妳……!」藏雷心头甚不是滋味,明明是虞灵虹喜欢自己,为何如今反过来是自己在讨好她?他不悦囔囔:「随妳!」说罢,「碰」的一声甩门出屋!

虞灵虹心头一紧,既惭愧又伤怀,唯她本以为这次会被阎王收走小命,现在却是保住了,说不定换个大夫瞧瞧真有转圜余地?

虞灵虹打起精神,稍作收拾后即往另一城镇方向出发。

行上许久路,来到一「田坪镇」,此镇瀰漫一种寂寥气息,明明正午时分,路上却仅有两三人?且行人均以布巾包面,步伐快速,不时拍拍身子,似乎怕沾染上什幺不好之物。

虞灵虹不明所以,抱持警戒之心来到医馆,里头那大夫年约甲子,他正聚神翻阅医书,然那眼皮已重到几乎上下相接,看来万分疲惫。

「救命啊……」

「疼啊……李大夫……救命啊……」

此时,医馆大堂后方传来阵阵哀嚎。

「来咧──」李大夫立刻放下手中医书,转身入后堂安抚病人。

虞灵虹稍作探头,只见这医馆后堂竟躺满病患,无一空床,胡数也有数十人,灵虹深觉奇异,为何有这幺多人同时染病?

一个时辰过去,那李大夫总算巡完一遍病人,他精疲力尽地望向虞灵虹,道:「姑娘,让妳久等了。呃……」才说完一句,李大夫神情变得极沉,直道:「姑娘脸色奇差,快,让老夫给妳诊诊脉!」

趁李大夫诊脉之际,虞灵虹好奇轻问:「大夫,里头的人不像是染上寻常风寒?」

李大夫轻叹道:「姑娘好眼力。实不相瞒,自上个月起,咱们这镇上的居民接二连三得了怪病,可他们得的又非寻常风寒,老夫从没见过这种病,实不知该如何下手,只好多给他们施些针,望能舒缓病情,趁机找出良方。」

虞灵虹皱眉道:「莫非是瘟疫?」

李大夫摇头道:「瘟疫即易传染,没理由他们都得了,老夫给这幺多人治病却始终没得,老夫认为不是瘟疫。暂且不提他们,姑娘这病……妳心里可有底?」

虞灵虹无奈道:「大夫但说无妨。」

李大夫语带怜惜,道:「姑娘体质本虚,且又长期郁结过度,这回得了实实在在的风寒,已是寒毒侵体,恐怕是……」

「命不久矣?」虞灵虹目光放远,轻描淡写道出一句,原是再次接受这恶耗罢了。

「……是。」李大夫鼻息一声,叹道:「姑娘切莫放弃,实不相瞒,老夫家传丹丸有种使人『延寿』之药,虽说目前只能延寿六个时辰,且代价极大……但老夫会继续提炼,说不準能赶在姑娘发病前研製出延寿之药!」

「听大夫叙述,那丹丸很似我听过的一种『血露丸』。」说到血露丸三字,虞灵虹不禁唏嘘,也大略猜到李大夫是何来历。

李大夫实是惊讶,道:「姑娘从何得知?」

虞灵虹莞尔道:「若晚辈没猜错,大夫本是『毒门中人』,且贵为长老,名为李裴祎?」

许久没听见「毒门」,李裴祎心有无限感怀,怔然道:「姑娘究竟是?」

虞灵虹拱手道:「晚辈虞灵虹,先慈虞新真曾受李长老之恩,请受灵虹一拜。」说罢,起身作势鞠躬。

「哎!虞师姪切勿多礼!」李裴祎急扶起虞灵虹,瞧见故人总是欢喜,道:「师姪如今已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,老夫本该为虞师妹欢喜,可惜……天妒红颜啊……」说着,又不禁伤感。

虞灵虹豁然道:「命数有定,李长老不必为晚辈忧心。既然咱们有缘重逢,不如让晚辈留在此处帮忙,虽然晚辈不懂医术,但略懂施针。」

李裴祎担忧道:「可妳的身子……」

虞灵虹微笑道:「大限在即,若能多救一人,我多心安一份,也当是还李长老当年恩情,还请长老莫要拒绝晚辈。」

「那老夫便谢过师姪,老夫先替师姪抓几帖药,待这儿疫情稳定,老夫立刻尽心为师姪钻研延寿之药。」

是夜,虞灵虹和李裴祎仍在商议此次疫情起因,灵虹手抹几种药草,道:「李长老,晚辈以为此事若非病症,便是中毒引起。」说着,将其中数种药草递给李裴祎细探。

李裴祎犹如当头棒喝,立刻将这几种毒草合併齐捣,并以钵接其汁,没会儿,当是豁然开朗,道:「不错,老夫原是想如此多人同时染病,便往病症方面下手,倒是忽略了『中毒』可能……不过为何会这幺多人同时使用这些毒草?这不合常理啊!」

虞灵虹道:「救人要紧,既已确定是这几种毒草所调出之毒,当务之急是找到解法,至于毒是从何而来,待疫情稳定后再谈不迟。」

「嗯。这几种毒本各有其解法,唯全数混在一起后当须再研究片刻,老夫立刻去翻阅典籍钻研,还请师姪替老夫照料病患。」

「好。」说完,虞灵虹起身打算至后堂照料居民情况。

「驴──」

此刻,医馆外传来一急促勒马声,虞灵虹抬头一望,见到来者,极是吃惊,道:「雷大哥?」

只见藏雷气喘吁吁,神情气愤至极,只差头顶没冒烟,他快步走至虞灵虹面前,开口斥喝:「妳什幺意思?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身子一缩,显得战战兢兢。

藏雷震袖斥责:「妳一声不吭就离开宁雨阁,害我回头时扑了个空,找了妳许久才终于找到这儿,妳是存心折腾我吗?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你又折回去了?」

「我……我是……!」藏雷语塞片刻,同个理由总不好瞎编两次?他挠挠髮丝,口唸罢了罢了,便转向面对李裴祎,道:「大夫,她怎幺样?」

李裴祎和虞灵虹对视一眼,灵虹直道:「大夫帮我重新配药,说按时吃,几日后便能痊癒。」

「嗯……不错。」李裴祎微微一叹,心想虞灵虹和虞新真同是一个倔强脾气,有苦难伸,真是难为她们了……

藏雷点头道:「那行,既然看完大夫了,咱们走。」

虞灵虹拒绝道:「我答应李长……李大夫在此帮忙救治病患,藏公子,你有要事在身,你先走吧。」

藏雷没法理解,不耐烦道:「妳自个儿的病还没好就想救人?救人那是大夫的职责,与妳无关,咱们走!」

虞灵虹仍不动摇,既已确定自己命不久矣,更想藉此事暂与藏雷分开,道:「我已答应李大夫留下帮忙。」

「妳……随妳便!」藏雷冷眼盯着虞灵虹,说罢,怒气沖沖地离开医馆,腾身上马离去──

藏雷方离开,李裴祎即见虞灵虹面显无比失落,他关心道:「师姪,那公子是妳的心上人?」

虞灵虹双眸含泪,微微点头。

李裴祎蹙眉道:「唉,这公子不分清红皂白就对妳大呼小叫,委实不能依靠,师姪莫要为他伤心。」

虞灵虹抿嘴苦笑,道:「长老有所不知,他过去待我是极好的,只是发生意外失去记忆才会如此,还请长老不要置喙他。」

「唉,果真天妒红颜哪……那老夫只能替师姪祝愿,愿这位公子能早日记起师姪。」李裴祎叹了叹声,不好再作评论,转身入房钻研医书。

三更,夜风飕飕,病人状况仍层出不穷,好不容易偷闲喝了口茶又会再有异状,虞灵虹里外忙碌,身子实在疲惫。

「哒哒。」这时,门口传来沉重的脚步声,虞灵虹以为是新的病人前来看诊,才要上前协助迎接,抬头却见这进屋之人又是藏雷?

藏雷手上拿了碗热麵,递给虞灵虹道:「这镇上的铺子不是关门,要不就是老闆生病,好不容易找到间麵摊,味道不怎幺样,妳凑合着吃吧。」

「你不是走了幺?」虞灵虹心情甚是複杂。

藏雷在心里喊了一声「妳就这幺希望我走吗?」,咬牙将麵放在桌上后,道:「三更半夜要我走去哪?我决定在这儿的留宿一晚,妳没事也早些睡,别累坏了!」语毕,随便挑了一张椅子坐下,没会儿,便如山大王占领医馆似地呼呼睡去。

  • 名称:肉文推荐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0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