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默全文阅读

连着两日追寻,辛德望不眠不休、不吃不喝,一心悬着虞新真的下落,终于,让他在离毒门外两座树林中听见兵刃相接之声。

铿锵声络绎不绝,辛德望探脑望去,正见万晋英行气御剑、其剑疾空、势若游龙;虞新真甩起紫色衣袖,如飞燕草盛开般明媚动人、自由轻狂,她先是缠住万晋英的长剑,接着,从另一袖袍中散出十支银针。

万晋英迴身闪躲,九支侥倖从其肩头擦去,其中一支却划破他的右颊,点点鲜血滴出,万晋英气得发火,道:「去你妈的臭婆娘!」

虞新真虽处上风,面色却是惨白,似也负伤,毕竟这已不知是两人两天以来第几次缠斗,她从怀中拿出歇息时织好的银线,那线如天罗地网般交会而成,猎物入内必定插翅难飞。

她向上一撒,与林成网,再从怀里丢出数十银针,银针彷彿有灵性般自动密织于上头,稍动纤纤十指,即将大网操控于手。

看顶上密布百只银针,万晋英嚥下一口水,不敢轻举妄动,镇定道:「这点雕虫小技也敢拿来展现?」

虞新真冷道:「万大侠不会以为我毒门的银针会是一般的银针?」

万晋英一怔,颤着手掌轻触颊上伤口,目前鲜血仍是红彤,瞧不出多余异状。

可对手是毒门中人,万晋英怎能不怕!

虞新真笑道:「这毒名为『烂泥巴』,一个时辰过后,会开始从你的伤口一点一点溃烂,先烂你的五官、你的四肢再到你的肌肉,偏偏这毒不会侵害五脏六腑,到时,你就会像坨烂泥巴一样软趴趴躺在地上,看不见、听不到、嗅不得,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怎幺样,是不是后悔没吃毒菜啦?要是你中了三日破,最多三天就死,不须这幺痛苦。」

此毒听来狠辣,辛得望登时失望,依她所言,彭琰的猜测恐是事实。

万晋英光想像就直冒冷汗,道:「该死……把解药交出来!」

虞新真微笑道:「可以,不过……」

万晋英屏气凝神,殊不知这妮子打算如何羞辱他,道:「妳想如何!」

虞新真一派轻鬆,道:「别紧张,我不像那些人一样老套的要你下跪、要你磕头叫我姑奶奶,反之,本姑娘还给你机会选择。看你想要『三日破』的解药,还是要『烂泥巴』的?只能择一。」

万晋英一愣,选了三日破,他就能回门覆命,届时必能得到华凛寒讚赏,不过他已自身难保,就算有了声名地位,化做一坨烂泥巴又能如何?

几经思量,万晋英不愿逞英雄去讨解不了「烂泥巴」的三日破解药,他双眼发直,握拳轻语:「烂、烂泥巴。」

虞新真媚笑,这一笑尽带蔑意,彷彿印证人性的可悲。

她慵懒地道:「看在你诚实的份儿上,本姑娘就告诉你,烂泥巴的解法只有一种,你去拿大黄土狗的新鲜屎、尿涂在伤口上,一天三回;另外,每日服下十只活蚯蚓、十只活蜈蚣、十只活蟑螂,七日过后,烂泥巴解。」

「臭婆娘,妳耍我!」万晋英喝斥,这解法实在污辱人,怎幺听都像胡说八道。

虞新真呵笑道:「我虞新真对天发誓,这确实是烂泥巴的解方,我若说谎,就罚我先变成一坨烂泥巴。言尽于此,你要是不信,我也没法子啰!」

「妳……!」且瞧虞新真发下毒誓,万晋英不得不信这可恨的解法为真。

「师兄!虞姑娘!」眼见虞新真转身欲离,辛德望出步来到双方中央,道:「虞姑娘,请妳随在下回毒门,妳再不回去,那帮人的毒就要发了!」

虞新真操控着手中银线,丝毫没把辛德望放在眼里,从容道:「我不要呢?」

辛德望毫不畏惧,沉道:「为了数百人的性命,在下只能对虞姑娘出手。」

虞新真挑眉,对辛德望露出一个极其鄙夷、厌恶的狭笑,辛德望甚是难受。

没人希望被心上人这样轻视。

片刻后,看辛德望毫无退意,虞新真觉得无趣,不再看他一眼,道:「姓万的,你个天字辈的居然要靠荒字辈相救,你说,你不当烂泥巴还能当什幺?」

「妳……」万晋英确实无法忍受辛德望出风头,直道:「这里有我就够,你下去,别碍手碍脚!」

辛德望委屈道:「咱们是同门,自当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!」

万晋英怒道:「哼!谁和你福祸同当,也不掂量自己的身分!」

「师兄……你别……」

「哗──」趁二人斗语之际,虞新真轻拉细线,百支银针同时从天而降,万晋英因为中毒不敢胡动,定在原地目瞪口呆。

「师兄!」辛德望御环相阻,几经折腾,终于把阵法上的银针全数打下,并破除银网,保住万晋英无碍。

无奈,已不见虞新真芳蹤。

辛德望失落地来到万晋英面前,道:「师兄,你要不要紧?」

万晋英发觉辛德望的武功不比想像中差,登时觉得不悦,道:「哼!万某不需荒字辈弟子关心!给我追上去,追到后,把她带到青鹰客栈与我会合,你若敢擅自回毒门领功,万某不会让你好过!听明白没!」说罢,万晋英急忙离去,恐怕是去找大黄狗、蜈蚣、蚯蚓和蟑螂了。

虞新真身有负伤,轻功无法过度施展,多少能在泥地上查觉她留下的足印,辛德望一路追着隐隐约约的脚印,赫然发现地上有一滩黑血。

那血还「波波」未乾,显是刚吐不久,辛德望一怔,正想着黑血的来源时,不远处的山洞再次发出声响。

辛德望抬头一看,正见虞新真往那洞内而入,他抛出环刃锁住虞新真前进,环到人到,他已来到虞新真身后。

发现此人颇有本事,虞新真甚是讶异,却未多做言语,从怀里拿出二十支银针,分别置在十支手指上。

「飒──」

转身纵歩一跳,虞新真近距离靠近辛德望,欲将银针刺入辛德望体内,辛德望连闪数步,手中的环刃只做抵御,不愿正面出击。

待到二十支银针射毕,虞新真又拿出三十支银针,有规律地朝辛德望连番射出。

辛德望目光凌厉,利用环刃那细微接缝卡住银针,待三十支银针全卡在铜环上,他以气御环,化银针作自身利器,在虞新真身边环绕不休。

「飒飒──」那三十支银针摇身一变成了辛德望的武器,虞新真连抛紫袖,努力撇、甩,许久,才终于将三十支除光。

当然,三十支为数不多,本应三两下就全数用毕,是辛德望刻意减低速度,企图让虞新真知难而退,并没伤害她的意思。

虞新真粗喘着气,道:「小子,你的武艺不输万晋英,何以甘于落在荒字辈?」

辛德望面泛红彤,道:「实不相瞒,我每次检核都升不上去,恐是我哪个地方犹有不足。」

虞新真早习惯充满黑暗的门派斗争,稍听一句,就猜到其中缘由,只觉辛德望单纯到有点蠢,道:「原来你武功高虽高,头脑却简单得很。」

「我……」辛德望呆呆地摸摸头,道:「不过,我挺开心能待在荒字辈。」

虞新真面透讶异,从来只听说人往高处爬,为了达到高位,不择手段、踩着他人尸体之人比比皆是,却不知有人甘愿屈于最后一辈。

她忍不住多问:「为何?」

「因为……」辛德望憨厚的脸庞写满羞涩,道:「我若待于荒字辈,每一年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来毒门,来了毒门……就能见到妳。」

闻言,虞新真卸下戏谑笑意,沉重地盯着辛德望,那眼神犹如芒刺,刺得人无所遁形。

辛德望呆傻在原地,就这幺和她四目相对着,期待她能给点回音。

谁知,沉默许久后,虞新真头也不回的转身入洞。

「等等!」辛德望登时醒了春秋大梦,赶紧跟着入洞,这山洞不深,才刚走入,就见虞新真倒卧在地上。

虞新真恢复狡狯笑容,道:「这山洞罕无人烟,你还进来和我孤男寡女处在一块儿,未免欺负人了。」

虞新真休闲地卧在地上,身形窈窕诱人、姿态妩媚明豔,辛德望立即止步,不敢多瞧,支吾道:「我……我没想佔姑娘便宜。只希望虞姑娘能大发慈悲,交出三日破的解药。」

虞新真乾脆道:「行。」

「真的?」辛德望喜上眉梢。

虞新真点头道:「不过……要等明日。」

「明日就是第三天,难道妳真打算……」辛德望多希望这不是事实。

虞新真呵笑道:「打算等大家毒发时,看他们谁肯效忠我,我就给谁解药?我想,彭琰是这幺说的?」

辛德望大失所望,道:「眼下看来……他说的全是真的。为了百余人的性命,我不得不请虞姑娘随我回去。」

虞新真道:「我不要呢?」

辛德望叹道:「姑娘已手无寸铁,何苦多作挣扎?我实在不愿伤妳,只求妳自个儿随我回去覆命。」说着,他举高环刃,只差没上前押她回去。

虞新真仍一派轻鬆,动也不动,道:「手无寸铁?呵呵,我乃毒门一系长老,你敢肯定我身上毫无暗器?」

辛德望点头道:「这六年下来,我清楚虞姑娘平日习惯带一百六十支银针于身,从那大网子到方才的攻势,妳这一百六十支已完全用尽,身上又无武器,就请虞姑娘莫要挣扎。」

虞新真笑道:「我是决定不走的,你要我回去,最好过来把我五花大绑。别说我没提点你,只要你过来,我就喊你非礼,还会让你全身开花,比万晋英惨上百倍、千倍。你最好三思清楚,是不是要为了那帮闲杂人等,牺牲掉你宝贵的性命。」

辛德望不受威胁,缓步走至虞新真身边,伸手欲让虞新真搀扶,但她只用那双水灵眸眼盯着他,身子是动也不动。

「得罪。」无可奈何,辛德望俯下身,伸出手臂从虞新真下身揽住,打算将她抱起。

才抱起她,虞新真忽然媚眼相视,伸着修长胳膊环住辛德望的脖颈,辛德望尚未反应得及,才低颜面对怀中人,那双柔软唇瓣已贴在他的唇上。

好香……好甜蜜……

这一吻始料未及,他脑袋放空,原来靠近她并不会全身开花,心花却是彻彻底底绽放了。

谁说她手无寸铁?

她本身就是一把利器,深深制住他的人、他的心,经这一吻,就算要他立刻去死,他也心甘情愿。

辛德望回不了话,等他醒神时,虞新真嘴边已余有黑血、失去意识。

「虞姑娘!」辛德望惊呼一声,急将虞新真放回地上,此刻,他才发现虞新真印堂发黑,嘴唇暗紫,那白皙纤弱的手臂也不时颤动抽搐,情况和中了「三日破」之人并无二异。

辛德望恍然大悟,道:「虞姑娘也中毒?那……下毒的根本不是她呀!她为何要承认?为何不解释呀?」

「虞姑娘、虞姑娘!」辛德望倾尽嘶吼想唤醒虞新真,可惜她仍动也不动,经过几日恶斗,脉搏更是紊乱无序,彷彿随时会撒手人寰。

辛德望没半点毒学知识,只能「蹦」一声跪地祈求,喊道:「老天啊!辛德望一生没求过,这回,只求您能助虞姑娘度过此次难关,我愿折寿十年,不,二十年,来换她性命无忧,我求您啦!」

语毕,不停朝洞外磕头,无奈磕到头破血流,天意并未因此怜惜。

无计可施下,辛德望翻起虞新真的随身包袱,希望从中找到能暂缓毒性的灵丹妙药。

包袱里至少有十来罐药瓶,每一罐都含有不同解药,殊不知哪颗可以解三日破,或者根本无从可解。

他慌张得很,赫然发现包袱中还有一本典籍,封面写着「毒经」。

「毒经?」辛德望双目一亮,并未意会到长老为何会持有掌门之物,只是一股脑儿地猛翻……

终于,他找到「三日破」的製法、解法。

解法:冰魄琉璃丸或……

「冰魄琉璃丸?」辛德望煞是尴尬,他打娘胎起就没听过这名字,此刻该上哪里找?又该如何製?

无可奈何,他只好换另一个解方。

──童子血。

方见童子二字,辛德望面泛红光,虽说他已年满而立,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童子。

想到要以血救虞新真,除了担忧味道呛鼻,更害怕事后让她知道「童子」一事,不知又会说出什幺嘲笑话语来讥讽他。

人命关天,他调整情绪后,决心抛下颜面,直接去外头拾了片大芭蕉叶,拿起随身匕首,想也没想就往手臂划下──

鲜血如涌泉般「波波」流出,为加速蒐集速度,辛德望甚至在伤口处运劲,痛得他粗眉紧蹙、齿唇相咬,没多久,芭蕉叶上已集了不少童子血。

「唔──」同时,背上竟散出一阵痛楚,他转头一看,却见虞新真拿起地上匕首,朝他的背上划下一刀!

  • 名称:王默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9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