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利亚全文阅读

百余年前,聂家庄。

此宅座落于大城之外梅林内,坐拥广幅坪地,以梅树繁花为友,以鸟蝶枫蝉作伴,冬暖夏凉,清净幽雅。

聂庄主「聂靳」是名成功的商人,虽将宅邸盖于城外,倒不失其建筑气派,放眼望去,丹楹刻桷、画梁雕栋,好是富丽堂皇。

此刻,厅内有聂飞若、叶云霸、聂父、聂母和若干丫鬟,并不见严灵空和梅月吟的身影。

江湖传言商界有两大千金,均是美得如天上谪仙,素有「南沐北聂」一美称,而这北聂,正是指聂靳的独生爱女「聂飞若」。

聂飞若体态若柳轻盈、冰肌玉骨、双瞳剪水,身着一袭浅粉衣裙,明霞开绽,似极初春含苞待放的花蕊。

她自幼饱读诗书,言谈清晰温婉,举手投足散尽大家闺秀之气质,实非叶夫人那冒牌货可比。

聂飞若有礼道:「爹、娘,不知今日特意唤女儿和云哥来厅堂相聚所为何事?」

聂母轻覆聂飞若的手,慈蔼道:「娘和老爷之前同妳说过,等云儿对咱们聂家的生意熟悉后,就把妳许配给他。前阵子,老爷碰上奸商,被人勒索,场面十分棘手,多亏云儿细心处理,不只替咱们化险为夷,还讨回应有报酬,实在是个人才啊!眼下时机成熟,咱们两老打算于下个月替你们办定亲事,算是了了咱两老一个心愿。」

闻言,叶云霸欣喜若狂,激动拱手谢过,道:「义父、义母,太感谢你们啦!云儿在此以性命担保,必定疼爱飞若一生,永远孝敬你们二位!」

聂靳满意地点头,道:「云儿,你是咱们俩一路拉拔长大的,咱们对你有信心,想来你不会让我们失望,等成亲后,你们赶紧替聂家添孙,到时,义父就将所有事业交给你,乖乖地含饴弄孙得了,哈哈。」

叶云霸不停鞠躬感激聂家二老,接着,他深情款款望着这倾慕许久的青梅竹马,方瞧,却见聂飞若心事重重,毫无喜悦之意。

叶云霸紧张道:「飞若,妳不开心?」

聂飞若眉宇微蹙,面有难色。

聂母问道:「怎幺了?娘以前问过妳愿不愿意嫁云儿,妳不是点头同意吗?怎幺如今不太欢喜?」

聂飞若支吾道:「爹、娘、云哥,对不住,今日不可同日而语,那时孩儿并无心上人,只想着爹娘决定便是。如今……孩儿心有所属,还请爹娘收回成命,别让我嫁给云哥。」

此言当如晴天霹雳,叶云霸震惊不已,惶恐道:「是谁!」

聂飞若抿嘴不答。

叶云霸急道:「妳鲜少离家,能有什幺人让妳动心……莫不是聂家的下人?可恶,是哪一个!他们那种低贱身份,怎幺配得上妳?」

聂飞若摇头道:「不是下人。」

「那还有谁!」话语同时,叶云霸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人影,道:「难道……是那寄住在咱们家的严公子?」

命中答案,聂飞若的身子微颤,聂母看出端倪,心道严灵空确实是世间少有的俊朗男子,品性也不如传言中的可怕骇人,甚至仪表翩翩、如玉温润,着实有让许多女子一望即醉的魔力。

无奈此人身份特殊,身旁还跟了位红颜知己,收留他几日还行,但让宝贝爱女与人共事一夫,她可绝不同意!

聂母语重心长,道:「严公子只是暂寄咱们家,时间一到就会离开,况且他有梅姑娘,纵然他们没说破,可明眼人一看即知他们二人的关係不光朋友如此简单,乖女儿啊,妳就放下这错心,嫁给云儿才是正途。」

聂飞若低语如蚁:「我和他亦非朋友……我们已经……」

叶云霸登时面色惨白,怒斥:「不!不可能!妳就算不喜欢云哥,也别编这种谎话骗我啊!」

聂靳亦是气得火冒三丈,道:「究竟怎幺回事!是你们两情相悦,还是他强迫于妳!」

聂飞若含泪道:「是我一直喜欢他,这段时日,还和云哥学弹箜篌来讨他宽心。你们知道的,他和梅月吟之间似乎有很多矛盾,那日……他们俩吵架,误将我错认成她,才……但我也真的喜欢他啊……请爹娘别责怪他。」

这话如千斤重的石子砸在叶云霸心口,他讶然难语,无法置信倾出一片真心,竟是成全聂飞若去讨好别的男人?

他尽力稳住心绪,劝道:「无妨,我……云哥不介意你们的事儿,妳堂堂一位千金小姐,从小万千宠爱于一身,实不用委屈自己,相信我,我会待妳如初,只要妳忘了他就好,好吗?」

聂飞若摇头道:「严哥哥已给我承诺,他说……他不会再执着于梅姐姐,且会负起责任娶我。」

「够了!」叶云霸气愤震袖,道:「我不要听这些胡话,我只问妳,妳究竟嫁不嫁我?」

「请云哥莫要相逼!」聂飞若顺手抽出头上髮簪,直接顶在脖颈。

「啊!」聂家二老吓得一身冷汗,聂母急道:「飞若,有话好说,别冲动啊!」

聂飞若豁出性命,道:「我已是严灵空的人,你们欲逼我不贞,我也不苟活于世!」

聂靳再生气,眼前的到底是亲生女儿,他莫可奈何软化姿态,道:「好好好,爹娘不逼妳嫁云儿,妳别冲动!快把东西放下!」

聂母亦道:「是啊,妳要是不想嫁,那咱们就不嫁,好吗?」

叶云霸瞠目结舌,道:「你们……你们怎幺……」

聂靳惭愧道:「云儿,飞若以死相逼,难不成真要强押她和你成亲?你委屈些,暂且缓缓此事,义父会给你物色其他好姑娘,保证是名门闺秀,你就别强逼她了。」

聂母点头道:「是啊,说句不好听的,实儿上飞若已失贞节,想来是她配不上你,你就宽宽心,以后,义母会给你多方留意好姑娘,绝不会亏待你啊!」

「你们……你们怎幺能……你们究竟把我的真心看得多低!这样说两句屁话就要把我打发吗!」叶云霸怒喝:「我勤奋学习经商、修习武术,一路为聂家庄出生入死,就是为了娶聂飞若为妻,给她一个安稳的未来!如今,竟因一个寄宿在此的外人,你们就要我多年来的付出全盘丢弃!我不服!」

「既然如此,飞若只能以死谢罪。」聂飞若异常坚决,髮簪刺得脖颈渗血。

「啊!」聂家二老又是一呼,纷纷面向叶云霸求助,聂靳急呼:「婚事本由父母做主,聂某决定取消你与飞若的婚事,云儿,你别再逼她啦!」

「我逼她?本该属于我的,今日……竟变成我逼她?很好……很好!」叶云霸哀莫大于心死,「啪」一声震碎木桌,喝斥:「你们记着,待我出外有成,必定回来亲手杀了严灵空,让你们后悔今日的决定!」说罢,拂袖而去。

此段回忆画面到此灭熄,聂志弘并不明白古仁景所言,叹道:「原来是娘倾慕师父,但……这不能作为师父欺负娘的藉口……叶云霸感到气愤,说些狠话其实也属合理。」

叶云霸点头道:「不错!姓古的,是男人都无法忍受别的男子横刀夺爱,你还想怎幺污衊叶某!」

古仁景冷道:「你的确有伤心处,可你亦非善男信女,莫要着急,往下看便知。」

第二段回忆放出,夜半,聂家庄房内。

聂飞若独守空闺,神态憔悴,她的四肢仍然纤瘦,腹部却已隆起,原是怀有数月身孕。

许久,严灵空开门进房。

聂飞若看见他,如同望见昙花开放,脸上尽带惊喜,道:「严哥哥……你回来了?」

严灵空凄苦地望着眼前这名义上的妻子,眼神失焦,甚久,他才挤出一句:「以后我都会回来。」

听言,聂飞若睁大水眸,事实上,自她强行嫁给严灵空后,严灵空鲜少搭理她、宁可趁夜至柴房眠宿,也不愿与她同床共枕。

聂飞若战战兢兢问道:「你……愿意接受我了?」说着,甚至涕泪纵横。

严灵空轻闭双眼,叹息声重,聂飞若塌下笑意,看了看他眼角边的湿润,似有领悟,喃道:「是不是……你见到梅姐姐了?」

严灵空无奈点头。

聂飞若甚慌,道:「咱们当初说好,你先娶我,只要梅姐姐在这一年内回来找你,我就退出;假若没有,你永远是我夫君。这个约定才过半年……可她回来了……是我输了……是我输了……呵呵,难怪你会理睬我,原来是可以摆脱我了……呵呵……」

「妳弄错了。」瞧她涕泗交零,严灵空亦觉不捨,道:「我们虽然见面,可……是『道别』,此生……不复相见。」脸上的哀愁神情,是空前绝后的凄。

聂飞若不解道:「道别?」

严灵空点头道:「她让我好好对妳,不要负她在先,又伤妳在后。」

聂飞若惊道:「她真这幺说?难道她不恨我吗?」

严灵空不解,道:「我和妳成亲是在她不告而别后的事,她没理由说妳不是。」

「她……只字未提?」聂飞若满是不信。

严灵空越听越糊涂,道:「妳们有事瞒我?」

聂飞若咬紧下唇,严灵空也没逼她,两人沉沉相望,缄默不语。

许久,聂飞若终于有了动作──

竟是双膝落地!

「妳做什幺!」严灵空吃慌,急上前搀扶聂飞若。

聂飞若坚持跪着,将多月以来的不安全盘倾出,道:「你别对我这幺好……我……我受不起啊……」

严灵空不明所以,心想聂飞若千求万求就是希望自己对她好,如今他终于突破心墙,愿意试着遂了她的心愿,她却反而自锁?

聂飞若拨开严灵空的手,哭道:「是我……其实她当初会留下一封绝情信就不告而别,都是我害的,是我逼走梅姐姐的!」

严灵空眉头紧锁,沉道:「妳起来说。」不难听出,语气从原来的担忧外,还添了几分质问之意。

聂飞若哭道:「当初梅姐姐带着你来家里寄宿养伤,此后,她时常未归,你日夜为她不归而伤怀、因她归返而欢喜……之后,还记得那回在林子里,我被补兽夹弄伤,所幸受你相救,自那时起,我便深深喜欢着你……你盼着她、我盼着你,我多幺羡慕她,拚命思索许多办法想安慰你,更有了不愿嫁给云哥的念头。」

「有日,爹娘和我提及与云哥的婚事,情急下,我胡诌编了谎,说你因为和梅姐姐不欢,所以玷汙我……不料……那番话竟让梅姐姐听到。」

严灵空大愣,拧眉瞪眼,已有怒色。

聂飞若害怕道:「待爹娘回房后,梅姐姐激动地质问我,我怕失去你,就撒谎到底,甚至反过来劈头责备她,说她若不能和你长相厮守,就该彻底离开你。」

「妳凭什幺这幺做!妳什幺都不知道,妳凭什幺骂她!凭什幺!」严灵空震怒,俊秀的面容满怀杀气,在这一瞬间,他真有冲动想杀了聂飞若。

聂飞若全身一缩,畏道:「我担心你回来后,所有谎言都会拆穿,我又得嫁给云哥。因此,我乾脆怂恿梅姐姐写诀别信骂你,她性情很真、很纯,竟还真写了。当晚,我将计就计,你一回来我就拿信给你,还为你备酒浇愁,后来你醉了,我扶你上床,趁你意识恍惚,製造一些错觉,让你误将我当成梅姐姐……我们俩才……」

严灵空满面溅朱,气得说不出话,想不到聂飞若竟倒果为因,将谎言幻化成真,先使梅月吟伤心离去,后使他死心纵酒,并设计两人发生关係。

而早些时间与梅月吟重逢,她质问他变心时,阴错阳差的误会,更令他无从为自己辩解。

他语颤:「那天妳说是我酒后乱性,强行对妳胡来,甚至抓得妳全身是伤啊……」

「那是谎话,伤……是我用指甲刮的。」聂飞若低头道:「我只是想让你觉得歉疚,藉此把你留下,却没想过那一晚的设计,竟会让我怀上孩子。」

「原以为我能给你梅姐姐无法给的快乐,可这些日子我反覆思考……你人是在了,心呢?我以死、以孩子逼你留下,让你无法自由,呵……我根本是让你痛苦的罪魁祸首。」说完,终于把深藏的心事全数卸下,眼泪如泉涌般一发不可收拾。

严灵空沉默不语,面如铁色,双拳实而握紧、实而鬆开,眼眶的泪辗转打转,鼻头泛酸泛红,想开口斥责她,却始终挤不出任何一句;想杀她,可想到这半年来聂飞若一个千金小姐,甘愿挺着身孕独守空闺,日夜思君,甚至曾见他被十神侵蚀,却还不离不弃,与他共患苦楚……

人非草木,何况严灵空本就温柔。

久久,他俯下身,伸出双臂,聂飞若全身惊抖,以为严灵空要对她下杀手,实则不然。

一个拥抱,温暖、炙热。

严灵空说服自己放下怨恨,柔道:「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。」

「什幺?」聂飞若泪眼婆娑,视线迷茫,道:「听了这些,你应该想杀了我啊!」

严灵空轻声道:「就算妳没介入,我和她或许仍会走到今日的局面……全部怪妳又有什幺意思?我承认,我无法不恨妳……但全留在今晚以前。明日开始,我便是妳聂飞若的丈夫,我有责任照顾妳、爱护妳。」

「责任……是因为梅姐姐幺?」这句话,聂飞若没有问出口,她仅是紧抱住严灵空。

今日严灵空因与梅月吟道别,终于听梅月吟的话回来照顾她,唯当严灵空知道真相后,竟还愿意包容?

包容,需要倚靠爱,越多的怨恨,需要越多的爱包容。

聂飞若心知肚明,严灵空愿意包容她,是出于梅月吟的嘱咐,他今日越能包容这份恨意,便表示他越爱梅月吟。

  • 名称:贝利亚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9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