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千骨2015全文阅读

是夜,皎皎明月,星光闪烁,本是美妙动人的景色,却映得衙门里外气氛更加寂凉。

常通为他们在衙门后院安排一间房,虞辛二人神色凝重地轻拍方入睡的铁芊芊,不知要怎幺把噩耗告知这孩子。

「叩叩。」

安静许久,传来一敲门声,辛痕心想是常通,不疑有它起身去开,孰料房门敞开的那一剎那,看到的竟是那十年不见、却一直牵动她心扉的俊朗面容。

毫无準备就与思念之人咫尺相见,辛痕和古仁景目目相觑,四眼溜溜、双唇微启,彼此心中夹带太多心酸,一时片刻难以言喻。

虞灵虹愣了会儿,护妹心切,立刻上前拉开辛痕,道:「仁景,许久不见,咱们也不说客套话了,你怎幺找到这来的?」

古仁景嚥下一口水,回神道:「我去了一趟青云镇,有位大婶说你们来了万寿城,方才我到将军府前又遇到一位捕快,和他对谈许久,他总算相信我与你们认识,便让我直接来此找你们。」说着,望向熟睡的铁芊芊,问道:「那孩子知道了吗?」

望着那身不染尘埃的洁白道袍、听着那不愠不火的语调,辛痕一股恼火情绪油然而生,旋即摆起脸孔,哼道:「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冷血无情,一下子就能把不快活的事全都说出口吗?」

古仁景一怔,原以为随着时光流逝,辛痕能放下对他的怨怒,如今听她的口气充满讽刺意味,想来对他的怨恨是不减反增……

可不知为何,纵有遗憾,古仁景心里却产生莫名欢愉,既然辛痕恨着他,便表示她仍将他记在心上,对吗?

他轻咳两声掩饰内心情感,道:「这些年妳过得如何?」

「有劳古师兄费心,我好的不得了!」辛痕刻意营造出满面春光之态,语调显得铿锵有力,道:「本姑娘多得是男人排队抢着,这之中我也遇到了两情相悦的对象,哪天得空,我介绍给古师兄认识!」

古仁景轻发微叹,心想辛痕是在说负气话,想用这方式让他难受,他没将此言放在心上,道:「罢了,不说这些,你们可有铁兄的下落?」

「恶徒!你已无路可逃!乖乖束手就擒──」

说迟时那时快,衙门外忽传来一阵激烈打斗声──

「灵虹,劳烦妳顾着小痕和芊芊,我去门外一瞧!」说完,古仁景夺门而出。

深夜寂静幽幽,那兵刃相接之声显得格外震耳,古仁景迅速至大门前,只见一黑衣人已陷入困兽之斗,让数个捕快重重包围,还不及看清那黑衣人的体态,众多长剑已纷纷刺入那人的身躯,让他倒入血泊之中……

「哼!顽固的家伙,总算逮着你啦!」常通俯身拉下黑衣人的蒙面布,那是张国字脸,脸上神情只能用冤枉、无奈形容。

「铁、铁兄!」古仁景赫然发现那黑衣人就是铁荷枫,急奔上前一把推开常通,扶起伤势惨重的荷枫,道:「你支撑一会儿,我马上帮你医治!」说着,急让荷枫坐正,拚命将内力传给他,试图力挽狂澜。

「别白费功夫……」铁荷枫心有不甘,但终于见到熟识,即用最后一点力气残喘:「古兄……替我去青云镇接芊芊……好好……好好照顾她……」说罢,眸阖,气绝。

将铁荷枫与苏妤臻安葬在一块儿后,古、虞、辛三人及常通在衙门大堂会合。

见气氛肃穆,彷彿连呼吸都嫌沉重,常通浑身不自在,来来回回欲言又止几次,才终于开口:「辛姑娘,我不知那恶徒是你们的朋友,可……『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』,他既能心狠手辣夺去两条性命,自然要付出代价,还请你们节哀。」

「你胡说!荷枫才不可能杀妤臻!这一定是误会!你们为什幺那幺急,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!」辛痕泣不成声,频频拭泪。

常通递上手巾,无奈道:「请辛姑娘见谅,那恶……铁公子出招兇残凌厉,我等实在难为。」

古仁景沉道:「常捕快,此事确有蹊跷,古某十分肯定在将军府杀害妤臻和打更的绝非铁兄。」

常通问道:「何以见得?此人打扮怪异,又在深夜于将军府里外鬼鬼祟祟,双眸尽透杀戮血色,若说他只是路过而非杀人魔,未免太牵强了些?」

古仁景寻思片刻,朝虞辛二人说一句「得罪了」后,稍微鬆解衣带,现出早些在静心观被阿一划伤的一剑,道:「方才在铁兄身上除了你们落下的剑外,在他腰间还瞧见与古某同样的剑伤、剑劲,古某翻了会儿妤臻和打更的的尸首,发现他们也被人割破腰部而毙命……铁兄武艺较高,勉强活下,却因受了刺激,心志脆弱而被下了蛊术,使他一时迷失自我,不幸成为代罪羔羊。」

看那凌乱的包扎布条血迹斑斑,辛痕蓦然失了分寸,急走到古仁景身边替他探查伤势,道:「你受伤了?要不要紧?这幺重要的事你怎幺没说啊!」

古仁景含情脉脉望着辛痕,微笑道:「我没事。」

常通眼神一挑,察觉这两人之间有些不寻常,急咳两声,道:「请古兄继续说下去。」

古仁景正色道:「不瞒各位,今日静心观也遭人大举袭击,其中有名蒙面黑衣人绝非等闲之辈,论武功、论实力都在古某之上。他的出剑方式与此一事如出一辙,只怕两件事脱不了关係。」

「静心观?」常通无法理解,道:「恕我直言,修仙门第遭袭,与这城镇杀人事件很难产生关联。」

古仁景无奈闭眸,道:「有关。古某认为这帮人是冲着我们而来。」

虞灵虹心领神会,道:「他们的目标是师兄?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对。志弘同时拥有神魔之力,若能为他们所用,对他们打坏通天柱自有助益。然而这帮人不知志弘和华榛搬去何处,只好在将军府守株待兔,却因遇到铁兄和妤臻,担心行蹤暴露,他便狠心下杀手。事后应是认为等待志弘无用,乾脆直接攻打静心观。」

常通确认古仁景的伤势和铁苏之伤出于同一人后,相信他所言不假,拱手作揖,道:「唉,辛姑娘、虞估娘、古兄,方才情势危急,我不得不将铁公子斩于剑下,请容常某为鲁莽的行为说声道歉……」

辛痕往常通看了一眼,挥挥手,抿嘴道:「这不是你能控制的……我全怪你实在没意思……」

常通摊手道:「多谢诸位体谅。唉,早知这案子如此难办,就就不该替张兄接下,只能期望他快些回到中原啰。」

「常捕快请放心,他们既已选择攻打静心观,又让铁兄做替死鬼,便表示他们已放弃志弘,想来不会再到万寿城作乱。」话语同时,古仁景将荷包内的银两全数交给常通,道:「这些请转交给打更的家人,他是受到无妄之灾波及,只愿他的家人未来能过得舒适些。」

翌日清晨。初阳微透。

金色的暖光轻洒在铁芊芊那稚嫩的脸庞上,让她在半梦半醒间囔着零碎梦话,她稍伸懒腰,缓缓睁眸看着身边大人,问道:「虹姨、痕姨咦?还有古叔叔……你好。你们找到爹娘了吗?」

不愿辛痕和虞灵虹为难,古仁景率先发语:「芊芊,妳爹娘去塞外取药材,短时间内不会回来,妳就先和咱们同行,好吗?」

铁芊芊登时清醒,没会儿,双眸打转着满满泪水,呜咽道:「塞外很远吗?为什幺他们不带芊芊一起去?」

古仁景轻拍铁芊芊的头,道:「那是很远、很热的地方,他们捨不得芊芊跟着吃苦,只好把妳託给咱们照顾。」

铁芊芊负气甩开古仁景的手,低头道:「古叔叔骗人,他们如果捨不得我,怎幺会把我丢在这儿?一定是不要我了……呜呜……」说着,泪如雨下,让人好是心疼。

听到这儿,古仁景眉宇紧锁,忽觉胸闷难受,想起他还是方晨时也曾有过两个孩子,那两个孩子当初是否也这幺看待他?

如今,是否还在哪里怨恨着他?

找到他们后,他又要如何阐述当年的身不由己?

见古仁景一时语塞,辛痕接连上前安抚,道:「傻娃娃,没有爹娘会不要自己的孩子的,妳忘了,妳娘亲是一名了不起的大夫啊,他们是为了救更多人才去塞外,芊芊这幺懂事,一定能明白爹娘的苦心。」

「喔……」铁芊芊不情愿的回应一声,似乎勉强听进去,然而,孩子的情感是最真挚的,那失落神情是怎幺也掩饰不了。

虞灵虹不忍铁芊芊围绕在这事儿上打转,便是转个话题,道:「师兄和华榛会不会直接去了骸岩峰?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嗯。志弘就算与大伙儿失联,也不可能丢下师父不管不回骸岩峰,咱们就先去一趟,剩下的容后再议。」

  • 名称:花千骨2015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7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