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嫡女全文阅读

日升月落、春至冬去。十年光阴,匆匆而逝。

巍峨的高峰上矗立一间道观名唤「静心」,十载过去,此观名声更盛,掌门「清难」及长老「清悔」均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得道高人,随着拜师弟子日益剧增,此二者仍未改其志,不愿滥竽充数,仅收真正有仙缘,且为男子之者。

习武场上,清一色的白袍弟子扬脚打拳,场面庄重非凡、阳气十足,领头者最为出众,那人便是古仁景。

十年逝去,古道长犹是一身侠骨仙风,其面容未改,浑身气态明显稳重甚多,唯独眉宇间的忧愁似乎未解,不过是他把惆怅强行压在心里罢了。

遥想十年前入门之日,古仁景刻意不选掌门,另择于长老清悔座下修行,只为避免锋芒太露招人嫉妒,所幸是他多虑,静心观弟子均是经过多重关卡挑选,各个侠义心肠,师兄弟间相处融洽,素无邪念增生。

蓦然间,有名弟子上前拱手稟报:「古师兄,长老召你至大厅。」

「好。劳烦师弟带领大家继续习武。」古仁景点头,背对众人后发出一声微叹,接着,步履沉重地往大厅前去。

厅内,壁垣净白,尤是庄严,中间置有一尊高达三楼之塑像,依其容颜所探,应是天界那天尊之貌,而此像是由清难和清悔亲手所塑,可见此二者早已拥有通天本领,且已见过天尊,而今多半是为了渡化更多拥有仙缘之人,才选择留于凡间修行。

清难髮白眉素,面上毫无皱纹,极是年轻冷峻,身子挺拔,气态非凡,唯其神色严肃异常,不怒而威;清悔髮色偏紫,和清难相比,他的容貌略带几笔沧桑,倒也柔和甚多。

古仁景有礼向二位长者拱手,道:「掌门、师父,弟子仁景前来拜会。」

清悔做了个「起」之手势,道:「免礼。聪明如你,当是知道掌门和为师召你前来所为何事。」

古仁景点头,往清难右手一瞥,瞧见一封信笺,道:「如弟子猜测不错,此信应是徐韩所寄?」

清难鼻哼一声,将信交给古仁景,仁景拆开阅读,上头写道:「嘻嘻,古道长,咱们的十年约定就快到啦!本来和子吾约好去道观找你会合,但子吾那笨蛋最近染上风寒,为了照顾他,咱俩估计没法如期赴约啦!你就自个儿先去,等子吾好些,咱们再去拜访各位。啊!你可别想拿咱们作藉口,『临阵脱逃』跑来我这,自个儿的烦恼自个儿面对,祝你们玩得愉快,你的好姐妹,天下第一无敌美女徐韩徐女侠笔。」

阅毕,古仁景忍俊不禁,发出「噗呵」一声,然而,那笑容仅是昙花一现,过后,眉宇锁得更紧,「临阵脱逃」四字的意涵他再清楚不过,但……已十年没见,就算他尚存眷恋,辛痕也早已有了归宿吧?

「咳咳!」瞧他心事重重,清难不满地深咳两声,道:「依本座看,你便留在观中,毋须前去赴约。」

古仁景回过神,摇头道:「君子一诺千金,怎能出尔反尔?」

清悔语重心长,道:「无奈你这十年潜心修道,满口道家真义,看似抛却七情六慾,心里透悟的又有多少?咱们是明白人,清楚你的凡心未除,这一趟去,只怕……又逢大劫。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二位请宽心,弟子知道轻重,我既想成仙,就会放下过往,这一趟去,目的是与严灵空师父和雨师叔相见,望能解开十年前梅姑娘留给志弘的谜题,一併解除咱们这长生的诅咒,无关男女私欲。」

「说得铿锵有力,你能做到多少?」清难鼻哼一声,冷道:「你若有心修仙,就把过去彻底放下。至于长生诅咒一事,大有他人能为!你说是吧,清悔长老?」

清悔爱徒心切,不愿如清难一般斥责古仁景,仁景亦不愿师父为难,独自与清难辩论着:「弟子不面对便是逃避,还望掌门见谅。」

「你真是冥顽不灵!」清难面色越发凌厉,尴尬之际,「磅」一声巨响忽从练武场边的「擎天柱」传来!

三人浑身一震,「擎天柱」乃静心观之根本,是让修仙弟子成功渡劫后,得以飞升天界的重要通道,倘让有心人士破坏结界加以利用,恐会掀起惊天波澜!

三人立刻放下私事,移身前去擎天柱一探,路上,只见不少弟子已受妖魔所害,修为低的早已断气,修为高些的勉强倒在地上蜷曲哀鸣,清悔心有不忍,赶紧扶起其中一者,问道:「发生何事!」

受伤弟子道:「稟长老……方才有几个黑衣男子忽然御剑来至,还召了数只魔兽猛力攻打擎天柱的结界,那几只魔兽倒不成事,可那黑衣男子中有一名本事极高……许多师兄师弟都让他一击击倒……」

「放肆!」清难怒上心头,道:「竟敢把歪脑筋动到我静心观上,且瞧本座如何收拾这帮狂徒!」

清悔叹道:「仁景,你将受伤的弟子们带去安置后,速来擎天柱与咱们会合。」说罢,分头行事。

两位长者飞速来到擎天柱前,只见那擎天柱直通上天,顶处隐没于皑皑云端,委实高不可测,一旁尚有十八支剑柱做底,相互交引出金银剑光层层相护,结界力甚强,凡人无法轻易突破。

他们以为此结界应已万无一失,孰料这帮人竟在短短时间内已斩断两支剑柱,见此,清难盛怒大喝:「大胆狂徒,接招!」说着,连挥手中拂尘,转瞬引出阵阵「焚魔焰」,火光熠熠,没会儿就将魔兽焚烧殆尽。

唯那帮蒙面黑衣男子并不受焚魔焰所伤,只得由清悔再次补招,他于空中画下密密麻麻的符文,没会儿,道道冰锥凭空浮现,锥角极利,均往那些男子心门刺去。

几个较弱的反应不及,呜喊一声,冰锥已贯穿他们的心脏,一阵碎裂声过后,仅剩二名黑衣男子存活,其中一者,便是将剑柱摧毁之人。

那者身上尽透黯气,唯一透出的瞳孔亦覆满腥红血色,看似无情冷血,使人不寒而慄;另一者明显浮躁,眼色狡狯,嘴里还不停发出喃喃:「阿一,还等啥?快把这两个牛鼻子斩于剑下!」

闻言,那叫阿一之人仅冷瞪他一眼,那浮躁者登时惊颤,道:「行……我不说,不说。」

阿一摆正面庞,以猎狼般傲而肃杀的眼神望着清难和清悔,这两名长者倒也见过大风大浪,并未受其戾气影响,只双双举起手中拂尘,速速挥洒,再朝阿一发招!

面对冰锥、焰火同时袭来,阿一猛地蹲下身子,像是猎豹般电光一闪,从二人之间急速窜过,再眨眼已不见其影。

那狡狯者就没他幸运,还不及发出:「你怎幺能丢下我……」就已向阎王报到去了。

「逃?」清难震袖欲追,清悔却出声阻止,道:「穷寇莫追,当心是声东击西。」

「哼!」清难不满地正过身子,道:「你就是爱瞎操心,才又养出一个优柔寡断的弟子!今日不斩草除根,不怕这叫阿一的贼寇再来我静心观作乱?」

清悔不与清难争辩,道:「人间有甚多如擎天柱般的通天道得以前往天界,唯我派这只尤其脆弱,依贫道看,这叫阿一的原是想挑软柿子打,却没料到咱俩的本事非一般修仙者可比,如今一战以后,想来他不会再来我派造次。」

清难摇头道:「纵虎归山,只会养着更大的后患,你就不怕他日后去灭其他门派、毁坏其他通天柱?咱俩有本事,不代表其他派也能承受得住!」

清悔望向远方,叹道:「这些年,贫道早已至其他拥有通天道的修仙门派设立相同结界,纵使那叫阿一的前去破坏,凭其他通天柱的完整性,他亦无法一举击破。晚些贫道再命其他弟子捎信给各派,让他们小心为上,一有异相,咱们立即支援。当务之急,是先重新护住擎天柱。」

「哼……」清难浑然不知清悔早已未雨绸缪,一时竟无言以对,只好摸摸鼻子配合清悔,先修复擎天柱的结界后再议阿一此人。

阿一窜逃后,至一平地御剑欲离开静心观,此刻,一阵仙波从不远处射来,阿一一个不慎跌下佩剑,他正眼一看,那发波之人正是古仁景。

两人面对面相望,阿一二话不说,直直挥出一套疾速剑诀,其招式变化多端,压根儿没有循环,却又一剑比一剑还要精实,丝毫找不着破绽。

面对未曾见过的强劲招式,古仁景怔然,手中未持兵器的他,只得不断侧身防守,而他十年前已允诺过,在成功得道回天界前,绝不再用四神兽的力量,少了神兽做助手,他挡得尤其吃力。

此时,阿一忽尔一个俯身迴劈,迅雷不及掩耳,自古仁景的腰间划过一剑,血光顿是四溅,仁景倒于地上,才要勉强爬起,那一带血的剑已倏然指在他的鼻头前。

古仁景直冒冷汗,强嚥一口水道:「你究竟是何人?」

阿一依旧惜语如金,未发一言,眼见那持剑的手就要刺穿古仁景的头颅,这时,那充满血色的眸眼忽然闪过一丝光芒,阿一全身一颤,再眨眼,竟已御剑离去。

面对阿一的奇异举动,古仁景只觉一头雾水,但到底是逃过死劫,他赶紧摀着伤口起身,心道:「这帮人已经离去,观里暂时没有威胁。若我此刻去找掌门和师父,他们必会阻止我前去赴约……」想着想着,仁景决定先斩后奏,随意包扎伤口后,即御剑离开道观,前去赴那十年之约。

  • 名称:神医嫡女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