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尔号全文阅读

这世上有些经历,无论别人说得如何绘声绘影,都须亲身体会才能明白。

如同聂志弘忽然明白虞灵虹得知身世时的感受,这一刻,彻彻底底的明白。

好沉、好难受……

聂志弘尽可能稳住情绪,怒道:「娘的墓在骸岩峰上,师父还天天上香祭拜,妳不可能是我娘!」

叶夫人哀婉道:「那畜生本就工于心计,他大概想藉此来塑造好师父的形象,才能瞒你瞒了二十多个年头。另外,奴家听闻严灵空的亲弟弟也这幺指责他,你想,一个人指责他,也许能说他是被冤枉的,但有第二人出面指责他了,就表示这个人当真有问题!」

「够了!」聂志弘高吼,甩袍道:「我和师父相处二十年,他什幺性子我最清楚,况且他这幺倾慕云仙,绝不会做这种龌龊的事!」

叶夫人叹道:「你说的云仙,应是一位穿着淡青色琉璃裙,相貌十分甜美,一头长髮披肩,髮上还钗有一支翡翠玉髮簪的姑娘?」

「妳……」聂志弘讶然无语,只道她说的和那画上的姑娘确实相符,但那幅画一直在山上,没理由会被叶夫人给知道。

叶夫人悠悠道:「你不信?我亲眼瞧过那位姑娘,和她说过话,甚至知道她的名字,她姓梅,梅花的梅,闺名月吟。」

看聂志弘再说不出话,叶夫人续道:「不错。奴家不否认他倾慕梅姑娘,但这不代表他不是个男人。只要他是男人,他就能对我胡来,这与他爱谁无关。所幸云哥对我情深义重,没因此嫌弃我……咱们俩本想就此隐居,可是……严灵空却没肯放过我!

「我怀了云哥的孩子,他却以为是他的孩子,硬生把你从我身边夺走,让我们骨肉分离两百年……整整两百年啊……」叶夫人声泪俱下,哭出一个母亲思念亲儿的悲痛,很真实,很诚恳,彷彿能哭进人的肝肠,使之寸断。

聂志弘双眼无神,颤着唇道:「云哥……又是谁?」

提到这人,叶夫人莞尔,彷彿回到少女时期的怀春甜美,道:「是你爹,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,他叫叶云霸。」

「师父说过,我爹是大坏蛋,所以……这姓叶的一定……」

叶夫人急道:「师父、师父、师父……娘说了这幺多,你还没认清吗?真正的坏蛋就是严灵空!」

聂志弘含泪呼道:「假如妳所言属实,何不一开始就告诉我?还有,当初琴姑娘把我们引去见妳,见过妳后她就离开若风门,这分明是设计好的!依我看,妳才是真正运用心计之人。」

叶夫人哭得抽搐,道:「是。青儿的确是我安排的人,是我让她把你引来见我,但……这是因为娘思念你啊!娘不敢说,是因为娘清楚,你若知道叫了二十年的师父竟是这等禽兽……呜呜……你会有多……多伤心。」夫人皱紧面容,再难往下叙述那段不堪回首之事。

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面前涕泗交零,只要是男人,都会动容。

聂志弘走上前,撇去原先强硬的态度,道:「妳、妳冷静些……」

叶夫人抿嘴道:「不。天底下没有什幺事会比被自己的骨肉误会还痛苦,志弘,娘无意骗你,给你《修罗功》是希望你成材,想方设法接近你……也是因为娘太思念你啊!希望你能明白,原谅娘的自私……」

「……」聂志弘沉默许久,忽然间,握紧拳头,道:「娘。」

叶夫人的妆早已哭花了,听到这声「娘」,所有奼紫嫣红的妆都浓在一块儿,唯她不计形象,只兀自缓步靠近聂志弘,道:「好孩儿,好孩儿,能听到你这声娘,娘真是……呜……志弘,娘能不能抱抱你……」

聂志弘点头。

叶夫人欣喜地上前,紧紧地拥住聂志弘……

这一抱,聂志弘彻底失望了。

事实上,他始终认为叶夫人在骗他,因此,他故意示好唤了这声「娘」,欲让两人关係拉近,等彼此有较为亲密的举动时,她必然会原形毕露,可能会趁机朝他插把匕首、可能会对他下毒、可能会点他穴道再想法子恶整他……等。

无论什幺都好……

就是别什幺都不做,而是这样静静的抱着他,喃喃唸着他的名字。

这幺一来,聂志弘不得不信……

真正的恶贼,原来是师父。

竹门内,杨锦宣等人正朝塔顶奔去,忽有一名白衣客飘忽出影,挡住众人去路。

那人身型不高、体态宽鬆、有些驼背,如鹰般的双眸边有些许皱纹,白眉长垂,应是名老者。

徐韩戒慎道:「怪了,大人说过竹门是安全之道,怎幺还有个怪人挡在这儿?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妳自己都说怪了,怪人配怪事,才是正常的。」

才对话两句,剎那间,那白衣客竟一个眨眼就消失于眼前,再眨眼,突然来到古仁景身边,朝他打去一掌,仁景眉目一挑,反应够快,登时造出太极白阵抵御,道:「老丈是冲着古某来的?」

「混蛋,竟敢趁人不备,看招!」别于古仁景冷静应对,徐韩倒已怒不可遏,她高举手中双剑,才要朝白衣客发出「丝」、「柔」二剑,那白衣客却已神行遁步避开速剑,接着「蹦」一声,轻挥手中拂尘,一阵阵冰点涌出,朝古仁景的方向射去。

徐韩未有多虑,直接扑上前去挡下。

「哈……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」中冰后,徐韩没喊疼,反而倒在地上大笑起来。

杨锦宣讶然道:「丫头,妳中邪吗?」

「好……好痒……哈哈哈……好痒啊……」

那冰点犹如千百根羽毛般挠着徐韩身上各处,徐韩难受地在地上打滚,脸上同时存有笑容和怒气,模样滑稽,让人好气又好笑。

「唉……」见此,古仁景卸下戒心,无奈地摇头道:「仲宫主,放过韩吧。」

「嘿嘿。」那白衣客立刻卸掉掩面的白巾,果真是那顽姓坚强的天界北宫主「仲」,他稍挥拂尘,一道清光自徐韩的头扫到脚,如清泉洗涤掉她身上的小虫子般,完毕,痒感烟消云散。

徐韩拍拍衣裳起身,这几日听古仁景提过身为「方晨」的过往,自然也知道仲的身分,她气鼓鼓地嘟着嘴巴,道:「老爷爷,你太顽皮了!」

仲哈笑道:「我本是要整整方晨,谁知道小娃儿不要命自个儿冲出来,唉呀,竟然有人会为了别人连命都不要,妳说这是不是也是件怪事呀?」

徐韩通红了脸,支吾道:「你……我若知道你是仁景的旧识,才不会替他出手,乾脆、乾脆让他痒死算了。」

仲大笑道:「只怕娃儿捨不得咧。」

徐韩羞得无地自容,古仁景只得站出身替其发语,道:「宫主此番前来所为何事?」

「事情大了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」说着,就拉古仁景往边角去。

「我也要听!」徐韩好奇疾呼。

仲格格笑道:「好哇!咱们正要谈方晨以前的风流事,话说东宫有三位仙女特别爱他、西宫有七个仙女为他被贬一事而哭断肠、南宫那儿有对姐妹花倾慕他,甚至为他反目成仇、北宫这儿呢……」说着,仲挑眉笑道:「咱们这宫里的仙女上有奶奶、下有孙女,左有气质大姐、右有风骚俏仙,嘿嘿,包山包海,应有尽有,全部都喜欢他,小娃儿,妳的确该来听听,才能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」

「胡、胡说八道!谁管这些呢!」徐韩鼻哼一声,道:「杨小贼、子吾,咱们走啦!」说完,自顾自地向上走去。

杨锦宣挠挠鼻头笑道:「古兄,姑娘家面子薄,你别太担心,咱们先行一步啦。」

「唉……」古仁景默然无语,知道应付这种爱调侃人的仙,最好的方式就是闭嘴。

只要不和他回话,他自然就没劲了。

果然,仲也清楚古仁景的性子,待徐韩等人一走,立刻摆正神色,不再嘻闹,道:「实不相瞒,本宫回天庭后,即施用『天眼通』来查看那叫做聂飞若的女子。」

「可有查到什幺?」

仲摇头道:「这事就真的怪,无论老夫怎幺施法,就是没法看到她。」

古仁景一怔,道:「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天界有仙刻意施法封印着聂姑娘的生平,但她只是个平凡女子,应该没人会这幺做;另一个……」

仲沉道:「另一个可能,就是聂飞若根本没死。」

两人沉思甚久,忽然,古仁景想到一癥结点,他抚着下颚,道:「不对。问题同样出在聂飞若,若她只是平凡女子,何以能活两百年?除非是入了魔或成了仙?」

仲叹道:「罢了,姑且不谈延寿之可能,本宫来此,主要是想借用你的力量,咱们一起试试,或许能冲破那层封印。」

古仁景不疑有他,点头道:「也好。」

说罢,两人同时结起仙印,由仲主导,凭空造出一偌大圆弧,仲口中唸唸有词,道:「太上神威,天眼开明,通晓世事,现影入池──去!」

「澎……」

这时,那一圆弧中心像是填满水般开始产生涟漪,它的颜色忽蓝忽绿,忽红忽紫,仲把握时间运气于眼周,「登」一声,他的眼眸撑得比平常大上两倍,眼珠子同时轮转黄、绿、青三彩,模样十分奇异。

仲凭心唸出「聂飞若」三字,可叹他没有聂飞若的生辰八字,亦无其他可採讯息,只得把这世上所有死掉的「聂飞若」给一个一个查清,一瞬又一瞬,不同的脸庞现于那圆池中……

「啪啦──」

历经十三个不同的聂飞若后,忽然间,水波静止,有股盛力冲着仲的眼眸。

见仲吃力地施法,古仁景毫无多言,双手运气,以仙气写出八道符文支撑圆弧,仲笑道:「好小子,本宫就是喜欢你这点,做啥事都乾乾脆脆,废话都不多问。」

古仁景露出一抹微笑,一笑飒爽,隐约现出当年四神统领的风光傲气。

仲喜出望外同时,亦感叹时光流逝,其实方才和徐韩所言的风流使,就算没有全部,也有八成为真,天界确实有许多女仙都难敌方晨一笑,想和他共种姻缘树的女仙更是不胜枚举。

唯方晨清心寡慾,无论是多美丽、多动人的女仙全都没让他动心,最终,反而是栽在那位凡人白姑娘身上。

那时仲才明白,再清高的神都会有情,表现得无情,只是还没遇上有情人而已。

见仲若有所思,古仁景微笑道:「想些什幺?」

仲叹道:「本宫再想,何时才能与你光明正大的翱翔天际、逍遥人间。以前,就属你和本宫最契合,可惜啊,你走了,逍那小子来了也走了。」

古仁景沉道:「仁景已有意出家从道,等到此间事了,将全心修仙,终有一日得以回归天庭。」

仲道:「你真放得下所有红尘事?」

古仁景沉了脸色,苦笑道:「玩笑归玩笑,实际上,我和韩并非……」

仲笑道:「本宫说的并非那位娃儿。而是另一位,上次那位……姓辛的姑娘。」

得言,古仁景眉头轻蹙,道:「宫主莫非以为她是妍姿的转世?」

仲摇头道:「本宫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白姑娘的转世,但本宫清楚你喜欢她。你──古仁景喜欢她。本宫天眼开得多,早已看过世上无数男女,有情也好、无情也罢,只要一个眼神,本宫即能看穿人的心思。」

古仁景低头道:「可惜这回你当真看错。我并无任何留恋红尘的羁绊,无论是韩或小痕都一样。只要事情一毕,仁景必定遵守诺言出家从道。至于那些倾慕我的姑娘,我感激她们,但……也只止于感激尔尔。」

「既然你心意已决,本宫说再多也没意思。」仲叹道:「本宫知道有个道观不错,那儿的道士上上下下全心修仙,且清一色男弟子,毫不受红尘侵扰,如你需要,本宫可替你引荐。」

「无妨,修道成败在于个人,不管在哪儿修都是一样的。」

仲摇头道:「才说你和本宫契合,这回竟没听出本宫弦外之音。」

「哦?」

「清一色男弟子,毫不受红尘侵扰!」仲加重语气说了一遍,再道:「你这人什幺都好,就是有个缺点。」

「什幺?」

「就是你长得太俊啦!万一你去了有女弟子的道观,估计又一票女子为你伤心、为你堕回红尘,无法专心修仙,结果绕了一圈,你去修仙反而更加罪孽深重。」

古仁景无言以对。

仲再道:「另外,就算你放得下徐娃儿和辛娃儿,她们却未必放得下你,她们要知道你私下还和一群女弟子混在一块儿,只怕哪边收你作弟子,哪边就被拆啦!」说着,仲得意洋洋地笑。

「为老不尊。」古仁景无奈地摇头,

「乓啷──」

闲话家常同时,一破裂声忽然大作,他们俩聚精会神,紧地抬头一看。

谁知眼前之景像,竟是如此骇人……

  • 名称:赛尔号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4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