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颜劫全文阅读

「放开她。」

三字简促有力,只见藏雷全身散出妖异黑气,顶上旋着汙浊气流,那阴风全让暗魅包裹,密实到瞧不着半丝缝隙。

见状,聂志弘兀自惊叹,心想藏雷明明已精疲力尽,何能再发出如此强盛的魔力?

无怪乎聂志弘不明白,他的「缚焚鍊」确实需要足够的力量才得发出,但「黄泉擎海」可谓是燃烧自身魔元,纵然体力耗尽,仍能摧动精力给敌人致命一击;但水能载舟、亦能覆舟,稍有不慎,即有九成机会与敌人玉石俱焚!

面对强巨魔风,黎风以为藏雷只是虚张声势,不以为意地造出微弱魔波朝藏雷的方向发去。

「去死!」此刻,藏雷面上的魔纹十分深刻,自假皮中透出不规则之痕迹,深邃眼眸更已泛满赤气,眼周暴覆青筋,模样狂暴如魃,万分骇人。

他高举单手,捲风暴戾似被黄泉之海缠绕,飙风猛劲袭面,黎风这才意识到自己压根儿敌不过他,为保一命,黎风「呜啊」一叫,旋即抛下好不容易到手的女子。

藏雷快步一登,将虞灵虹接住后轻放于地,没了后顾之忧本应收功,唯为时已晚,他的身子早已超出负荷,无论怎幺运劲,再纳不回黄泉擎海……

「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」

阵阵强猛黑波朝黎风所在方向直撞,间不容髮之际,黎风竟一把拎起他的父亲于前身做盾牌,让黎介木在无预警下承受排山倒海之力──

「你!你个孽……孽子……黎某真是……啊──」黎介木瞪凸眼眸,面容狰狞到毫无人样,强袭更是将他的肉身狠狠贯穿。

「养不教、父之过,孩儿就算孽也是你造成的,本来就该由你承担!」黎风匆促胡骂,话语毫无情分,更让黎介木心灰意冷。

最后经由藏雷实爪一捏,「啪」一声清响,黎介木的魔元毁之一旦,留下一声长叹和怨恨,瞪着黎风直至消逝。

「呜──啊──」见父亲死得乾乾净净,这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吓得双眸瞠大、涕泪纵横,转身拔腿逃窜,之间还连摔几次跤。

唯此人本性好色,离开前,仍不忘囔喊虞灵虹的姓名,誓言将再回归,总有一日必要得到此女!

此话喊得激亢,只怕黎介木若还存着一口气,没被藏雷杀死也会让这不孝子气死!

原来争到人生尽头,唯一的亲儿还只关注于女色上,丝毫没把他当一回事,那他穷极一生争名夺利,到底换来什幺?

荒冢一堆?甚或尸骨无存……

暴雨过后,风平浪静。

魔头虽亡,藏雷却因过度消耗魔力而昏死在地,见状,聂志弘一时情急终于冲开穴道,唯才要上前观探他,竟有一人先将他抱于怀中?

「灵、灵虹?」聂志弘伫足讶然,只见虞灵虹细腻地将藏雷平放在腿上,本就水灵的双眸流转柔情,那般让人醉迷的眼神,哪里像是患了失心疯之人所有?  

藏雷自然也察觉了,他半睁双眸,先是惊讶,过个晃眼即意会其中缘由,微笑道:「这回我还得感谢黎介木了,回魂癸梦失心、摄魂异术迷心,两者效力相撞,竟误打误撞解了回魂癸梦……呵呵,太好了……」

别于藏雷欣喜,虞灵虹却是泫然欲泣,她伸手欲抚那张受蚀的面容,藏雷微微抓住她,道:「别碰,会弄伤妳。」

同时,伸着另一手入怀拿出一把精巧的袖里剑,道:「给。」

虞灵虹抿嘴,迟迟没将袖里剑接过手,道:「我已有你,不需要再……」

藏雷心里抽动了会儿,启唇又阖上,不知该如何述说埋于心中许久的秘密。

沉默片刻,聂志弘先发出一声疑叹,他明明亲眼瞧着藏雷将袖里剑抛下山崖,也肯定藏雷并无去找,除非会分身,不然袖里剑何以会无故回到他手中?

看聂志弘透出狐疑,藏雷噗哧一笑,终于下定决心,道:「大人……不,我爹曾亲手打造三把袖里剑给我作奖赏,上头刻上的『宁』字,便是我娘『藏宁』之名。」

「你、你说什幺!」此话来得突然,虞灵虹登时醒神,薄唇微张,不敢置信地盯着藏雷。

藏雷续道:「于我十八岁那年,爹让我去寻找册上的八人,我本提不起劲,花了两年也只找到燕音一人。之后燕音锺情于我,行为越发偏激,我觉得心烦,为了摆脱纠缠,才又踏上寻人之旅,某日,我来到『海村』……」

听至此处,聂志弘还有些糊涂,虞灵虹却已了然于心,原来藏雷真是多年前,那曾让她魂牵梦萦的吴赖……

「那日,我碰上一位异常倔强的姑娘,她明明身陷险境,非但不开口求助,甚至还惹怒欲帮她的人,看着看,我觉得有趣,想捉弄捉弄她,看她究竟能『坚持』到什幺地步?」

「够了,别说了……」往事历历在目,虞灵虹泣不成声,到此,聂志弘似乎也心领神会……

藏雷感叹道:「可惜啊,造孽就是得还,几经相处,我明白自己十分喜欢她,但怪我太自私罢,我一直害怕着……怕我付出真情后,咱们仍敌不过『生命长短』的命运,到时,她将会留我一人于世。几经思量,我决心和命运一赌……还记得此物吗?」说着,拿出一本有些破旧的薄册子,是记载着祭炎这儿的八人。

虞灵虹伸手接看,轻触书皮后,发现封皮上曾有粘贴过的痕迹,顿是恍然大悟,道:「归童图书!」

藏雷点头道:「实不相瞒,那日我把它交给妳,就是要测试妳是不是八人之一,无奈事与愿违,当妳交还给我时,与我交给妳前毫无二异……而我当时并不知册子有两本,因此,我只想着既然无缘,便长痛不如短痛,铁了心肠,硬是和妳分开……」

「我以为能走得潇洒,刻意不留姓名,仅留一把袖里剑作信物。随着分开时间拉长……我才明白我根本不洒脱,不管怎幺做,心头就觉得缺了一块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为何不来找我,我在忘忧湖等了一年啊!」

「我去过,却是一年多后……」藏雷面透自责,对错过一事十分懊悔,道:「说到此,我还有一物要交给妳。」他拿出那把质地甚好的银亮云篦,虞灵虹似懂非懂地接过,曾经因为此物,她怀疑藏雷心里还有别人,如今,他却把它交给她?

藏雷呵笑道:「我去了青丝村。」

虞灵虹面透惊讶,道:「青丝……那是……!」

「是妳的遗憾。」藏雷伸手轻碰虞灵虹垂下的长髮,道:「妳为了阿桂的死自责万千,也许至今,妳仍认为村长夫人恨妳入骨……其实不然。」

「我去时,那位夫人已因伤心过度离世,可她生前却挂念对妳的愧疚,故而留下这把云篦,望有朝一日能让妳谅解她当时所为,只是出于母亲丧子的情绪……」

得言,虞灵虹溃不成声,剎那间,她领会当年那短髮少年为何刻意将头髮留长,估计是为了体会她当初断髮的心酸……

那面容呢?

藏雷续道:「尔后,我向燕音学了易容术,一是可以免去些不必要的纠缠,二是想藉此抛下过去……至今,身边这些人也仅有爹和燕音见过我的真容。」

聂志弘惊道:「难怪你不怕那唾液,原来它只腐蚀到易容上的面皮?那……起初灵虹被魏子吾打昏,你会出手相助,也是因为发现当时的女子就是她?」

藏雷苦笑道:「不错。原先只是好奇会让子吾心仪的女子该是何样,谁料这一瞧才发现竟是妳。第一把袖里剑已被陆剑湖截断,之后给妳的其实是第二把,现在这把是最后一把,我曾说过,每一把都代表我三分之一个心,如今三把都给了妳,前两把也再要不回,此即意会着……对妳的心意,永远不会再变。」

虞灵虹甚是感动,却交杂更多心痛,她问:「既然发现是我,为何不与我相认!我问过你好多次啊!」

藏雷面带愧疚,道:「当年的吴赖不过是为了捉弄妳才接近妳,想到这,我都厌恶着自己,于是,我发誓我要做的并不是只会逗妳开心的无赖,而是有资格保护妳一生的男人。」话语间,伸手至腰间拿起一瓶木罐,他缓缓打开木塞,从罐中倒出透明液体,接着,伸手抹在脸角边。

渐渐地,那张平凡的面容开始从边缘处慢慢凝固、龟裂……

「啪!」用力一撕,将脸上那张冰冷的面皮彻底撕下。

此刻,在聂虞二人眼前的,是一位白净、轮廓雕塑极俊的翩翩公子,看到这张脸,虞灵虹「呜哇」崩溃失声,摊下身子抱着他。

眼前这个人,真让她找的太久、太久了……

聂志弘同样惊叹,曾以为自己还有样貌能胜过他,但现在看上去,藏雷的面容只怕与他不相上下,不,藏雷更蜕变出成熟男人的稳重气质,实比志弘要吸引人多,望着望着,聂志弘不免自惭形秽……

原来,自己没半点地方赢他吗?

虞灵虹轻抚藏雷的真容,藏雷瞇眼微笑,享受这片刻……也是最后的温存,道:「妳曾问过我的心愿……其实……非常简单。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迷茫轻应。

藏雷抚着那本薄册子,道:「妳把它反着唸,便是我毕生心愿了。」

「归童图书……书、图……童、归……殊途……同归……」虞灵虹哽咽说着,抽咽到难以换气。

藏雷苦笑道:「我直觉妳不是册上的人,只求能与妳殊途同归,可惜……终究不得老天垂怜,咱们有缘无份……」

「不!」虞灵虹立刻抹去脸上涕泪,激动道:「别放弃,我……我去找祭炎,对!祭炎一定有法子救你!」

聂志弘大声附和,道:「是啊!虽然你的魔元受损,毕竟没有毁去,只要咱们努力些,一定能找到复原的机会……这样,乾脆我渡气给你,说不定就能……」

藏雷有些惊讶,问道:「此非小事,不怕为我而牺牲性命?」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向来单纯,待藏雷提点,他才意识到之间的严重性,傻愣道:「假如……总之,咱们俩都能平安自然最好,要是我真不慎死了……也是我选择的,我担!」

藏雷心想聂志弘真是纯洁依旧,今日若他们俩身分交换,说不定他还会咒着情敌就此死去呢,想着想,不禁发出呵笑。

聂志弘尴尬道:「生死关头,你还能笑?」

「单凭渡力是没法为我修复的,但你有这份心意,我已十分感激。」藏雷抿嘴摇头,将目光放回虞灵虹身上,道:「答应我,绝不能去找爹。」

「为何!」虞灵虹气急一嗔。

藏雷不疾不徐,道:「要替我复原魔元,势必会耗费爹甚大的心力与精力……黎介木虽死,但我同样不信任裘夏,万一在这之中出了差错,甚或他与严灵空一战……总之,身为人子,我绝不能拖累父亲。」  

「这……」虞灵虹知晓藏雷将祭炎看得甚重,但这抉择对她而言太过残酷,她哪里能坦率答应?只得频频摇头,嘴里喃喃求着:「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」

看她泪如雨下,聂志弘心疼难受,道:「我去找师父!师父和祭炎是兄弟,祭炎做得到的,师父必定也能!」

得言,藏雷却异常激动,道:「不可!总之……不可……咳咳……咳咳!」

「为何?」聂虞二人同是不解,灵虹轻拍藏雷的胸膛,不捨他呛咳得快喘不过气。

沉浸半晌,藏雷细语道:「你真傻。我担心爹出事,反之,你就不怕严灵空被我爹杀了?」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二愣不语,的确,师父是他此生最亲之人,他不行将师父推入危难之中。

「好了。」藏雷的气息越发微弱,俊朗的面庞惨白无色、如星般的深邃双眸也再难睁开,道:「总之我是没得救了,你们别白费心思。眼下,还有一事一定要告诉妳……咳咳……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别说了,等你好了……等你好了我一定听你说……」

「不。」藏雷态度强硬,道:「接下来我说的每字每句,妳务必认真听着。」

「其实我骗了妳,之前,我已见过辛大哥,也明白你们之间的矛盾……」

听言,虞灵虹以为藏雷要替辛德望说情,进而避免自己因为报仇而遭遇危险,急道:「好,只要你平安,你不让我报仇我就不报仇!」

「我并非要替他求情……」藏雷摇头道:「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你们就要碰上了,而他必然不会解释,甚至激妳杀他……到时,妳绝不能动手。」

聂志弘呼道:「报仇之时我会在灵虹身边护着,甚至替她除掉仇人,这些你就别顾虑了!快快歇息着,不管如何,咱们一定要把你救回来!」

「万万不可!」藏雷费尽最后一分力大喝,道:「妳要是杀他,就是天地不容,他纵然是灭去毒门之人,同时也是妳的亲爹啊!」

  • 名称:红颜劫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