莅临怎么读全文阅读

抑天牢。此处散满阵阵发腐发酸的难闻气味,大大小小的牢笼中关满甚多珍奇异兽、亦或魔界妖物,各个龇牙咧嘴模样骇人,唯体型乾瘪、奄奄一息,彷彿都被人吸乾了精气。

之中,仅有一头生物仍是气息蓬勃,那兽具有双头,形似野猪,被关于中央一道充满魔纹的结界中,名曰「封豨」。   

只见那兽口中四道獠牙不停张合,口水滴得满地发出恶臭,于其四周有着甚多骸骨,除了些许兽类外,多数是因违抗黎柳二人,而被扔来做粮食之人。

「唬……唬……」那猪不停踢踏后蹄,蓄势待发,一心想把周遭兽类全部吞食果腹,当然,牠的目标亦包含黎介木和虞灵虹。

见到培养许久的奇兽精神抖擞,黎介木不惧反喜,笑道:「再忍耐会儿,待会儿大餐一到,你的功力必定大增,之后,黎某便要你吃了裘夏那家伙,夺取四魔器,届时助黎某一统天下,成为这世界的王!哈哈哈哈!」

「唉……」

正当黎介木沉醉在称王的世界中大发豪语时,牢内深处却传出一阵青年的低吟,闻之,黎介木怒上眉梢,向前走去,只见一名面貌英朗、肤质白皙透红的公子哥在牢中踱步游走。

黎介木斥道:「臭小子,大敌当前,只顾思春,成何体统!」

「我道是谁,原来是爹啊。」那男子无劲地朝黎介木瞥去一眼,他正是黎介木和柳希希的独生子-黎风。

黎风掩着口鼻,对此地气味深觉噁心,叹道:「既然爹来了,那孩儿先行告退。」

「站住!」黎介木哼道:「我让你设陷阱埋伏,你干了没?」

黎风掏掏耳根子又拍拍衣袖,道:「此地恶臭如此,我待一刻都嫌髒,哪有心思设陷阱?反正咱们有『封豨』这王牌,藏雷那小子来了铁定插翅难飞,甭怕。」

黎介木甩袖道:「你──朽木不可雕──」

不等黎介木说完,黎风已是猛摇手,道:「唉,那些屁话就别说吧。孩儿只想知道你有何妙计,能把藏雷引来此地?」

黎介木鼻哼道:「把他的女人抓来,他还能不来吗?」

得言,黎风微微勾起嘴角,道:「哦?孩儿曾耳闻藏雷的心上人相貌当属倾国倾城,不如也让孩儿瞧一瞧吧!」

「哼,你不是让三才村那女子迷得魂不守舍吗?怎幺,碰上漂亮姑娘又全抛到脑后了?」

「此言差矣。在三才村舞剑的那位姑娘是孩儿一生嚮往,只叹咱们情深缘浅,没能好好熟识,才让一朵鲜花插在那一坨牛粪上啊……」黎风一手托颚兀自感叹,再道:「可叹孩儿延续娘的多情天性,总不能为了朵得不到的花儿,就放弃整片森林,再没找到她之前,孩儿势必得找些管道抒发,倘若这虞姑娘长得不错,爹不如把她赏赐给我,一来洩洩孩儿的闷,二来也能气死藏雷那厮。」

「啰哩叭嗦,说完了没?」黎介木鼻哼两声,心想这小子整天只顾流连花丛,毫无大志,实无大男人之风範;无奈他就这幺一个独生子,要是他有别的孩儿,肯定直接打死这不孝子,省得烦心!

黎介木恼怒道:「就在那儿。你要就儘管拿去!」

「谢过爹爹。」黎风感喟地往虞灵虹的方向前去,嘴里不停囔喊:「三才村的舞剑美人啊,请原谅黎某的多情,黎某发誓,只要未来找到妳,定会戒掉这风流的性子,专心待妳一人,今日妳就姑且纵容黎某吧。」

说着,黎风抬头看去,由于牢中光线昏冥,他起初还看不清楚虞灵虹的面容,但当走近灵虹身边时,方看清那张沉鱼落雁般的美貌,不禁讶然难语,许久,终于回过神欣喜高呼,道:「竟、竟是妳!」

得言,黎介木恍然大悟:「臭小子,你可别告诉黎某,你思的就是这痴呆女子?」

黎风哈笑道:「不错,她就是我找了多时的美人儿!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爹,我立刻回去筹备,我要和她成亲,让她日夜为我而舞,成为我一个人的女人!」

「荒谬!」黎介木勃然大怒,道:「此女一是痴呆,二是藏雷的女人,最多让你玩玩便罢,你竟还想娶她过门?够没出息!」

黎风双眸透出淫意,忍不住上前欲亲近佳人,道:「『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』,嘿,没出息又如何?我就是要娶她,你别再啰嗦啦!」

「放肆!」黎介木却是一手拉住黎风,直朝他俊朗的脸上「蹦」搥出一拳,道:「方才的话当黎某没说,你给我离她远点!待藏雷一来,我会立刻将她击毙,以免红颜祸水,后患无穷!」

黎风猛揉着面容,嗔道:「你个王八羔子,竟敢打我的脸,想把我打得和你一般丑吗?」

「你再多言一句,老子把你打得连老子我都认不得!」

「唬──吼──」

二人争斗同时,那头封豨突然大肆蠢动,黎介木霎时止语,放眼一望,只见聂藏二人已往此处奔来,黎介木立刻发令,道:「快把此女关入牢房里!黎某準备解开结界啦!记住,没黎某的命令,不许你动那女子!否则黎某必定会阉了你!」

「呿!」黎风摆手接令,莫可奈何,此牢仅有一个出口,论武艺他又不如父亲,此刻,也只好放着甜果子不吃,暂且听令便是。

「魔罡灵界,解!」

结界一除,封豨犹若脱缰野马般驰骋奔出,黎介木立即御剑飞高,躲过封豨之冲撞。

封豨双头左右张望,目眦嘴咧地盯着四周,不停发出「唬──吼──」低鸣,饥饿如牠,不顾那些死兽发腐生蝇,随意挑了只就开始啃咬拉扯,模样万分可憎。

「黎介木!把灵虹交出来!」同时,聂志弘按耐不住满腔怒火,一来至大厅,直是大声囔唤。

「唬──」那封豨嗅到「新鲜」及「美味」的肉息,自然停下啃咬死兽,缓缓腾过双头,两双四目发狠地盯着眼前这两头鲜美猎物!

与之对望,看封豨嘴上还残有腐败的肉块,聂志弘抑不住噁心之感,发呕道:「这、这什幺怪物!」

藏雷双眸凌厉,情绪异常冷静,道:「此兽名唤『封豨』,传闻是尧时代为祸南方桑林之野的双头大猪怪,后来由神将羿活捉,自此下落不明。而今想不到竟会落入黎介木的手中。志弘,这妖物性情暴戾,难缠无比,咱们就算合力对付也需要耗费许久时间,这样吧,待会儿咱们分头进行,由我来牵制牠,你进去救灵虹,一救到灵虹就立刻离开。」

「好!」聂志弘点头同意,聚精会神,打算先与藏雷并肩作战,再伺机掠过封豨,往牢内深处前进。

封豨张开大嘴,唇瓣间牵着黏稠唾液,身上散发阵阵瘴气,彷彿碰到牠的身子就会使皮肤溃烂。

「唬──」牠奋力踢踏前蹄,扑一声朝二人奔去。

「蹦──蹦──」藏雷双手运气猛劈落雷,试图封锁住封豨的行动,孰料此兽体型硕大看来笨拙,速度却快比惊雷,眨眼间,雷还没劈上牠,藏雷就已被一举狂扑在地。

聂志弘挥剑上前,在獠牙咬住藏雷之前发出「雷诀」,并传「火焰」之力于剑上,同时用力一扳,硬是将一只獠牙彻底扳断。

「吼──吼──吼!」封豨其中的一颗头痛得长啸,另一头则如欲替手足报仇般,双眸如能喷火,再次张嘴朝聂志弘攻去,其力如九鼎之重,志弘挡得吃力,才会儿就已汗流浃背,双手发麻。

「当心!」这回换藏雷助攻,他使出自创招「雷鸣剑诀」,此招融合「雷诀」的速,并弥补雷诀少有的「实」,招招兇猛如蟒,扎实稳当,距离一近,藏雷更毫不客气劈下落雷,直直打中封豨的肉身!

「唬!」封豨疼得鬆开箝住聂志弘的牙,由于聂藏二人武功路数相近,志弘与藏雷的默契十足,一见藏雷退后三步,他即上前接应,一剑迴旋低飞,再狠狠由下而上截砍,硬生断去封豨一颗头。

眼见机不可失,藏雷欲与封豨做个了断,孰料才跨前一步,一道魔波「轰」一声,冷不防从侧旁袭来,正正打中藏雷的身子,藏雷「呜啊」喷出大口鲜血,不甘地往发波之处望去。

那发波之人正是黎介木!

藏雷发狠地盯着他,才要弹起身子,那头封豨已强硬攻来,一举将他压在身下,藏雷即时以剑撑住封豨之牙,两道巨牙卡在他的两颊边,不时有腐臭的唾液滴下,藏雷左闪右躲,稍看一会儿,那唾液竟会发泡,显见具有极强的腐蚀性!

所幸他的面容仅是假皮,虽有不慎沾染些许唾液,却也伤不到真容。

「藏雷!」聂志弘急欲救援,黎介木同时高举双手,左一推,右一画,以魔力画出形状不规则的魔纹,将此魔纹挡在聂志弘和藏雷之间。

聂志弘救不着藏雷,只能将目标放在黎介木身上,心想只要解决这家伙,此屏障自然会崩解!

他使出「柘枝隐云」的身法,步如惊风般奔至黎介木眼前,用力一撞,施出重招「石诀」,

为接此招,黎介木左右手迅速互旋,以魔力施展一技「冥月潭龙」,使其手臂幻化成绞龙之形,速度极快,猛缠着志弘的长剑不放。

僵持不下之际,黎介木放下一手,顺势拔出身后配剑,使出一套「幻形默龙」,此招剑影凌厉,气中带有谜蛊之力,为防中蛊,志弘不慎分心,没法专注应招,情急下,终是抛下师父的叮嘱,再次摧动那禁忌之术──

缚焚鍊!  

缚焚鍊乃为魔气所造,力穷无比,顺势一挥即灭去黎介木造出之魔力,见此,黎介木不由得心慌,道:「你这小子……同为魔界中人,竟还与我对立?」

「我心若如青天,就已超越种族之别!少将我与你混为一谈!你这浑蛋,一再的伤天害理,甚至把灵虹害到这种地步,今日,我必要你付出代价!」聂志弘耐不住满腔怒气,奋不顾身聚力,这回有强大的怒嗔和满地冤气加诸,此鍊竟若天魔降世般惊天地、泣鬼神,引致地面剧烈摇晃,苍穹失色。

「喝啊──」聂志弘奋力一击,将隔于藏雷之间的魔纹袪除,并用力截断封豨的身子,此刻他的双眸已全被洗成黑色,身上散出难以言喻之暴戾,模样兇残如魅,誓要将敌人生吞入腹!

对此,强者如黎介木也耐不住赴死前的畏惧,他全身颤抖,不停朝后方退去,聂志弘却步步逼近,让人惊慑到难以呼吸。

「你……你个臭小子,凭什幺把所有错都推到黎某身上,也不想想,真正害虞灵虹的人是你!」死到临头,黎介木忍无可忍,大呼一声。

「还嘴硬!受死吧!」聂志弘戾气爆发,双手集满黑旋,只要一掌,一掌就足以将黎介木送上西天!

「何来嘴硬!你真以为黎某闲着没事去对付一名弱女子?不错,如今对付她是为了把藏雷引来,但起初呢?起初若不是你,黎某须要对付她?须要威胁陆剑湖取她的性命?笑话!」

闻言,聂志弘登时呆愣,道:「此……此话何意?与我有什幺关係!」

黎介木大吼:「因为你倾慕虞灵虹!但虞灵虹从来没把你放在心上,因此,有人交代我们必须除掉她这红颜祸水!以替你洩心头之恨!」

「你……!」得言,聂志弘更是吓得全身僵直,原先发黑的眼眸恢复正常,身上的暴戾之气也因惊吓而全数散去。

此时,他的脑海中只盘旋一句「为什幺」。

为什幺黎介木会知道此事?甚至为了他去对付虞灵虹?

「臭小子!纳命来!」看聂志弘神识恍惚,黎介木趁虚而入,用力发掌攻向志弘,短时间内,志弘难以再聚集强大之力,只能眼睁睁瞧着那掌兇猛袭来!

蹦──

一道落雷狂劈,藏雷起身阻御住黎介木,黎介木目眦尽裂,立刻转身追击藏雷,只叹藏雷终究只有五成力,实难撑住此掌,再次吐血倒地。

「藏雷!」由于自身疏忽而反胜为败,聂志弘自责万千,欲再运用「修罗功」心法,见此,黎介木大怔,心想绝不能让聂志弘再次「发威」!

可惜黎介木为了打击藏雷,又与聂志弘拉开距离,要及时奔到志弘身边阻止确有困难,志弘见机不可失,迅速结印运气,再次塑出「缚焚鍊」!

「唰──唰──」一鞭一鞭甩落,黎介木凄厉鸣叫,早已被鞭得不成人形,死撑着最后一口气不灭尔尔。

最后一鞭──

「搭、搭。」就当黎介木将死之际,忽然有只摺扇朝聂志弘身后迅速点去,彻底封住志弘的行动。

那点穴之人竟是黎风!

黎介木鬆下一口大气,笑得开怀,道:「哈哈哈,不愧是我黎介木的儿子!快,趁这两人体力耗尽,快来输魔气助黎某恢复精神,到时,就是这两人的死期!」

黎风点头向前走几步,可他才走到聂志弘前方时,就又停下脚步,对此,黎介木甚觉不解,道:「你这是……还不过来!」

黎风左瞧藏雷,右看聂志弘,最后面向黎介木,露出一抹诡谲笑意,道:「爹,要我帮你可以,但你得答应我,此间事了,就把虞妹子赐给黎某作妻子。」

黎介木嗔道:「臭小子,这女子留不得,你要女人,以后爹再替你找就是!」

黎风应声道:「唉,明知孩儿想娶她,还要杀了她?如此,我岂能救你?」

黎介木愤恨道:「你宁愿要这女人,也不救你爹?」

黎风打开摺扇轻搧,一副悠游自在,道:「此言差矣,『虽然你方才打了我一拳』,不过冷血无情这点,风儿可没遗传到你。风儿只是想先安置好她,到时定会回来助你。想来我爹是一方高手,再撑个一时半刻应也无碍,啊,要真的不幸丧生,孩儿也会帮你立个牌位,在我与虞妹子成亲当天让你做主位的,你不必担心。」

「你──你这──这逆子──」

黎风丝毫不顾黎介木的呼吼,逕自走回虞灵虹身边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如今他便要做这丰收的渔翁,将美人带着离去。

  • 名称:莅临怎么读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