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手怪全文阅读

闻此微薄心愿,赤炤瞠着绯红如燄的双眸,奇道:「妳当真想清楚了?」

叶竹悔坚毅不改,道:「一命得以换回三条命,何乐而不为?」

徐韩激动到全身颤抖,大斥:「红色妖怪!你给我听好,我不要竹悔帮,快把她的身体还来!」

魏子吾甩袖附和:「不错!魏某亦不接受!你速速还回竹悔的身子!」

在场能与赤炤这等神族抗衡的只有古仁景,他奋力运气,运到全脸红彤、身子膨胀又收缩,收缩又膨胀……来来回回数次,却都事与愿违,没能成功召唤神兽。

唯此刻他就算能战胜赤炤,只怕叶竹悔的身体也已烧得乾净,没法再回来……

叶竹悔极怕三人得罪赤炤而使牺牲付之一炬,急呼:「你不必理会他们,吞石的是我,许愿的也是我,你只须听我的!」

「哼,自该如此。」赤炤点头,如孔雀开屏般敞开豔红色的羽翅,飞羽凌散,将大伙儿包裹于护障中,即使三人在他怀中狂舞兵器、御气攻击,没多久,三人却都全身脱力,眼前一黑、昏昏睡去。

黄石道外,赤炤看了看昏厥的三人,又转向叶竹悔,道:「妳的确让本座大开眼界。」

叶竹悔长叹一声,无所适从地看着周遭情景,那些仍在殒落的大石就如同她的人生,曾经辉煌灿烂的滚动,到头来,却只换得散乱一地的下场。

赤炤并非无情之灵,他静看此女片刻,轻哼一声,道:「本座带妳去个地方,当是了了妳的心愿。」说罢,不等叶竹悔回应,眨眼过,已把竹悔带到一片竹林之中。

多年前,一名脸挂面具的男人来此竹林散心,走着走,心乏了、腿痠了,往平日常坐的大石上歇息。

当他来至石边,却见清滑的白石上竟染有未乾涸的血迹,往后一望,一位相貌相当清秀的紫衣女子昏厥在地。

且瞧女子此身穿着不菲,就算不是达官显贵,家境亦属优渥,男子上前摇着她,并将她掩面的乌髮拨开,才瞧见她的额上有伤。

确认她的财物尚在,衣物也还平整,男子推测她是碰上郊外野兽,逃难之余撞上石子才会昏厥于此,他本只欲替她做点简易包扎,过程中,却隐隐察觉到她身上发出「册上」那股熟悉的气息,于是将她抱回山庄安置。

两日后,魏子吾将她的状况稟报,道:「大人,那位姑娘已醒,虽无性命之忧,但经这一撞,似乎把过去的事全给忘了。」

「我明白了,我去看看她。」语毕,祭炎往女子的房间走去。

他轻轻推开房门,发现女子的面色镇静平缓,那双素手却紧抓着被褥,可见心中其实万分惶恐。

祭炎缓将房门阖上,回头拿出一架古筝后,再次来至女子房前的凉亭内坐定,他伸展纤长十指,指尖拨奏筝弦,美妙的曲乐悠悠奏出──

此曲柔中带情、情中带静,仙缈飘然如能洗涤人心,那女子于房中耳闻仙乐,不自觉起步出房来到祭炎面前,静静地听他奏曲。

「铮──」成功将她引出,面具下的嘴角微勾,祭炎拨弄停音,起身脱下外袍给她披上,道:「姑娘身上有伤,不宜受寒,还请先披上此衣。」

眼前的男子虽挂戴丑陋面具,动作却是温柔儒雅,外袍上更留有他身上那如桃花的芬香,对此,女子的双颊不禁闪过一丝粉红,卸下戒心,坐于祭炎身边。

她道:「先生的曲子层层递进,气度悠然大方、高深莫测,十分扣人心弦,小女子孤陋寡闻,又逢失去记忆,实不知曲名为何,还请先生赐教。」

祭炎沉低眼色,道:「让姑娘见笑,实不相瞒,此乐并非高人所作,而是我为夫人所谱,我为此曲命名为《竹悔》。」

女子觉得新奇,问道:「哦?此名可有来历?」

「夫人的家乡长年桃花开放,景色美不胜收,不过除了桃花外再无其他植物。她曾说过对『竹类』十分好奇,可惜我还没机会带她去欣赏竹林,她却已离开人世……而后,我独自望竹生意创出此曲,只愿她在天之灵,得以听见我的心意。」

闻之,女子不禁欣羡起那位夫人,纵然她已辞世,一生却能得一人永远为她记挂着……

人生能做到如此,夫复何求?

当然,她更为祭炎的痴心感到动容,那怕自己失去记忆,却再不恐惧眼前这位陌生男子。

祭炎长叹几声,述着陈年往事同时,一併将册子、长生之事转告女子週知,听罢,相较于祭炎略感歉疚,女子却觉有趣万分,道:「此乃天命注定,与先生毫无关係,先生毋须对我感到抱歉。」

祭炎抱拳道:「多谢姑娘宽宏大量。还请姑娘安心在此休养,这阵子,我会命人去替姑娘找寻亲人,好助姑娘恢复记忆。」

「嗯。那便谢过先生。」女子巧笑嫣然,如清水般纯澈乾净,在她身上,彷彿找不到半丝尘汙。

祭炎望她望得舒服,道:「姑娘可想为自己取个名字,这段时间好作称呼。」

女子思虑片刻,微笑道:「若先生同意,不如就将『竹悔』之名暂借我用?」

祭炎愣了一愣,心想亦无不可,便是点头答允。

在那以后,竹悔从向祭炎学习弹筝,到与他协同奏曲,日夜相处、谈天说地,渐渐地越发熟悉彼此。

祭炎并非木头,自然察觉到竹悔对他的情意,他对竹悔也有若有似无的好感,唯他始终没跨出那一步,一方面是妻仇未报;另一方面,他亦得顾虑藏雷的心情,还有他的面容……

那日,竹悔经过澡堂,正见外头挂了祭炎的外袍,瞧四下无人,竹悔起了勇气,心道:「现在山庄里只有我与大人……不如趁此机会瞧瞧大人的面容?」

竹悔满心期盼来到窗台前,深吸数口气后,含着羞涩叠椅攀上窗台,一双水眸往澡堂探去,正见祭炎将面具摘下──

「噫──」

然而,那张烙满深邃伤疤的面容忽然现于眼前,竹悔耐不住惊吓,倒抽一口气就从椅凳上摔下,跌得一塌糊涂。

待没多久,祭炎已从澡堂内走出,他没掩上面具,只失落地盯着跌坐在地的竹悔,冷道:「妳怕我吗?」

竹悔赶紧坐直身子,压低面容,歉疚道:「大人,对不住,竹悔并非有意窥看……我是……」

「妳不必解释,我不怪妳,呵,任谁看到这张脸都会吓着的。」祭炎似自嘲般苦笑两声,伤感同时,倒也觉得释怀,心想让她看到这张丑陋的面容,就能藉此斩断这不该存在的情丝。

「您误会啦!」竹悔听出祭炎语中的自卑,赶紧抬颜与祭炎对视,这时,反是祭炎愣怔,他紧地撇开面容,道:「以后我会谨慎些,不会再让妳看见这张脸,若妳还害怕,我立刻安排别的地方安置妳,日后都不会去打扰妳。」

「不!我不是这意思!」竹悔吓得弹起身子,毫无多想就伸手触碰祭炎的面容,祭炎讶然不已,道:「妳这是?」

竹悔含笑如花,道:「是,我方才的确吓着了,却是因为你和我想得模样不同尔尔,而非怕你才吓着。」

「妳真不怕吗?妳方才吓得都摔下来了,甚至……不敢看我。」祭炎的底子绝对是世间少有的俊美男子,唯那深长刀疤密密麻麻,将他的面容瓜分如矩石、如矿坑般凌乱,他又怎幺不自卑?

竹悔却是微笑嫣然,眼神毫无闪烁,道:「大人心美,相由心生,面貌自然也好看了。竹悔不敢看您,是因为……」说着,竹悔羞怯满面,道:「因为竹悔偷窥您洗……这种事儿……唉,总之,竹悔绝无轻视大人,若大人真在意我方才的无礼举动,那我愿意自剜双目以明心意。」说罢,毫无犹豫伸指朝双目插去。

「住手!」祭炎心急,一把抓住竹悔的手,道:「妳这是做什幺!」

让心上人牵着手,那张娇容尽现嫣红,道:「理由很简单,您一定明白的。」

无法否认,竹悔的反应和言论都让祭炎心头怦然大动,他款款地瞧着竹悔,竹悔甚是欢喜,没会儿,她闭上双眸,殷殷期盼心上人的亲吻。

祭炎脑袋一片空白,不自觉将面容凑近,两人的唇瓣相距不到一颗豆子长,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,可就在唇瓣相接前,这「竹悔」之名将祭炎唤回现实,他如梦初醒,赶紧咳出两声,轻轻推开眼前人。

让心上人推开,竹悔怅然若失,低眸道:「大人……不喜欢竹悔?」

祭炎握住拳头,道:「妳失去记忆,来日想起妳的家人,只怕他们都不乐见妳的选择。另外妻仇未报,我……」

前半段听在竹悔耳里不过是藉口,她认定后半段才是祭炎拒绝她的主因……在他心里,只怕永远都会给那夫人保留一席之地……无人可以取代。

她苦笑两声,强忍泪意不落,道:「我明白了。大人,竹悔不会奢求,但只求你……日后找到我的家人时,要是他们真反对我与您处一块儿,您也千万别把竹悔推开,让竹悔陪在您身边,好吗?」

「……好。」祭炎点头道:「我答应妳,除非妳自个儿想走,否则无论是谁要带走妳,我都会拚命把妳留下!」

得言,竹悔虽有遗憾,却也心满意足,她不求名分,甘愿做他身边的红颜知己,时间一长,祭炎开始会和她聊心里话,她也终于知道祭炎心中的苦……原来是来自于他的孪生兄弟严灵空。

她不多问恩怨来由,只一心想替祭炎排解纷扰,于是每到深夜,她便会进书阁查书籍、翻典册,试图从中找到替他报仇的方法;那日,终于让她翻到了有关「炼狱壶」之事──

趁祭炎离开山庄时,竹悔随意留了张字条,便只身前往炼狱谷,欲从此地找到炼狱壶替祭炎解开宿愿,那怕到时会魂魄散尽,只要他能解开心中仇恨,她做再多牺牲都无妨……

一路跋涉,尚未抵达炼狱谷,倒先让她碰上另一危机……

「凌香!」

郊外林处,一名年约而立、相貌敦厚的男子不停朝竹悔呼唤此名,竹悔愣了片刻,觉得眼前男子十分面熟,对「凌香」之名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……

那男子激动地清泪纵流,又惊又喜地奔上她面前,先是抓着竹悔的双臂,仔仔细细由头到脚给她望了好几遍,之后,更忍不住满腹思念,用力将她抱于怀里,道:「感谢老天,终于让为夫找到妳啦!」

「为、为夫?」得此二字,竹悔万分不安,心头狂颤如雷,她一把推开男子,呼道:「你胡说什幺,我听不明白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!」

那男子痴愣半晌,道:「我……我是妳的丈夫南富啊!凌香,妳忘了我吗?」

「抱歉,我的头部曾受过伤,把很多事情都忘了。」竹悔更是慌乱,且瞧男子激动若狂,可见他真该是她的亲人,可为何这身分是「丈夫」?

难道……她曾嫁过人吗?

得知竹悔失去记忆,南富恍然大悟,尽可能保持镇定,道:「原来如此……好,妳别怕,让为夫慢慢告诉妳咱们发生过的事,等妳听完,妳一定会想起来的。」

南富保持耐心,轻述他们的过往,原来他们本是邻居,南富对竹悔富有极大好感,一直以「娶她为妻」为毕生心愿。

待他成人、有一番事业后,南富便鼓起勇气上凌家提亲,凌家二老对南富的印象亦是极好,自然同意这门亲事。

知道父母为自己缔结婚约,凌香倒无太多反感,心想自古以来「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」,反正她的心里也没别人,就是点头答应,当是完成人生该走的路尔尔。

两人成亲后,南富把凌香视为珍宝,将她捧在手掌心上呵护,凌香心怀感激,对南富虽无男女之情,却也扮好妻子的角色,只愿能与丈夫平凡度日,日后为他生几个孩儿,安居一生便罢。

某日,她与南富一同出游,夜半,南富不慎感染风寒,凌香赶紧至郊外替他摘取药材,却是碰上林间野兽……

说罢往事,南富深情款款,看着如今身穿碧衣的竹悔,道:「凌香,妳以前最好紫色,妳失蹤当日穿的还是为夫为妳準备的『紫霓羽裳』……呵呵,妳曾说过非常喜欢那套衣裳呢……可是……这些过去……妳真都记不得幺?」

见南富涕泪俱下,竹悔又是歉疚又是心慌,脑子中的记忆虽然零碎,唯她深信南富所言全是事实,只道她过去就没爱过南富,如今又深爱祭炎,岂能装做什幺都没发生过,就这样摸摸鼻子回到南富身边?

竹悔不愿捨弃与祭炎结下的缘分,便是直接了当表明立场,道:「南大哥,对不住……我真的感谢你,可我不能回到你身边,你就当凌香早死了吧。」

南富颤着双唇,道:「妳……妳不信我说的?」

竹悔不想欺瞒这憨厚老实的傻个儿,直摇头道:「其实在与你分开后,我遇上了一名男子,如今,他已完全住在我的心里,此生都没法挥去。」

此语当真晴天霹雳,南富僵直全身,好几次启唇欲语,却都没法生出半句话……半炷香时间过去,他才终于沉住心情,道:「你们……成亲了吗?」

竹悔摇头道:「他没接受我,可我真心爱慕他,还请南大哥放竹悔自由,好吗?」

「……竹悔?」南富疑惑轻问。

竹悔含笑道:「是他赐给我的名字,也是我欲担任的角色……此生,我已不愿再回去做凌香,还请南大哥成全。」

南富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道:「凌香……咱们别说得着幺绝,要不……要不妳给我三天吧!只要三天,三天过后……假如妳还选择他,那我……」

「不。」竹悔闭眸摇头,那怕只有眨眼的时间,她都不愿再蹉跎这位深爱她的男人,既然不爱,就不该给对方希望,否则给了希望又让对方彻底绝望,只会让他比从来没得到还要更痛……

这种自以为是的温柔,她实在不愿多给。

南富倒抽一口气,过去的凌香温驯楚楚,如今的她却坚决异常,他一直深爱她,自然清楚这个坚毅的她,才是凌香骨子里真正的性格……

是那个男人唤醒凌香的灵魂。

南富痛得难受,好不容易寻回的妻子就得这幺放手,他强忍伤心,扬起微笑道:「凌香,妳考虑清楚,爱人往往比被爱还苦,他要是不和妳在一起,妳会非常苦的。」

「我明白,可我甘愿。为他付出……就是我最大的快乐。」竹悔再次坚决道出不悔。

南富含泪苦笑,感慨命运无情,道:「好。那为夫……不,南大哥成全妳,我放妳走……咱们后会无期。」

「南大哥,多谢……竹悔欠你的,只愿来生做牛做马归还。」竹悔朝南富鞠躬行了个礼后,无奈地转身。

「碰──」

这身子才转,身后立刻传来巨响,竹悔瞠大双眸,不敢置信地慢慢转头回去。

只见南富朝大树一撞,头颅破裂,染尽鲜血……

「南……南大哥!」竹悔瞠目结舌,奔上前抱住南富,道:「你怎幺这幺傻!」

南富伸手擦拭竹悔的面容,释怀笑道:「南大哥愿意放过妳,愿意祝福妳……可我没法放过自己。凌香,南大哥不怪妳,却很自责……是我太糊涂,明明曾经拥有妳,却没能把妳顾好,才会让妳离开我……不是妳的错……不是……」说罢,阖眸逝世,面容却是安详无憾。

「南大哥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竹悔伤心痛哭,原来让人惦记一辈子未必是件好事,偏偏天运向来无情,总是不断作弄着于红尘滚滚的癡情人……

一个时辰过去,竹悔将南富的尸首下葬,由于此事,之后,她决定每年都会拨一段时间,穿着那套紫衣裳去凤阳城奏筝,以表对南富的亏欠……

这也是她唯一能再为他做的事……

安好南富的后事,竹悔成功找到炼狱壶,并从赤炤手中接过炽红果,许下替祭炎报仇的愿望后吞下了它,在她燃烧殆尽前……

「竹悔──」不远处传来一声咆哮,原来祭炎在看到字条时已觉奇异,后在竹悔房内发现记载炼狱谷的书籍,聪明如他,即体悟到竹悔来此做傻事。

他奋力运「冰」,硬是将竹悔身边的热气冷却,两掌交互从她的背上击去,心道就算拼了命,也要逼她吐出炽红果。

抗衡半日时间,炽红果的力量终于被制住,祭炎不待考虑,直接运用「回魂癸梦」把竹悔从鬼门关前救回。

郊外一间小屋内,祭炎轻搂着她入怀,深怕她醒来时,会没法接受炽红果对她造成的创伤……

几日过去,竹悔终于甦醒,唯睁开双眸的那一剎那,她已发现自己失明。

她强忍伤心情绪,道:「大人,对不起,让你为我……为我……」说着,仍止不住心中惶恐,不禁涕泪交零,模样楚楚,引人哀怜。

祭炎甚觉心疼,温柔道:「别怕,有我在……我会一直在妳身边伴着妳,别怕。」

「呜……」竹悔似个小女人般紧搂祭炎痛哭,祭炎轻拍着她的背,尽力安抚她的情绪,待她哭得累了,祭炎于她耳边轻语:「竹悔,和妳说个好消息,昨日有下人来报,遽闻凤阳城中有户凌家和南家丢了女儿,那姑娘的模样似乎与妳十分相像。等妳身子好些,我就陪妳回去确认,假如真是妳老家,我立刻向妳爹娘提亲,把妳娶入门,用我的一生呵护妳、照顾妳,好吗?」

  • 名称:触手怪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