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弟小说全文阅读

若风谷事由落幕,数日后,大伙儿返回关山崖。

才踏入大厅,就见藏虞二人坐于地上,灵虹双眸轻闭,玉颜贴在藏雷的肩头上,一手紧揽他的胳膊,面如仙女般纯净无瑕,睡得安详;而藏雷脖颈、脸庞等都隐约泛有爪印和咬痕,他看去万分疲倦,却强迫自己保持三分清醒,款款地望着心上人,随时为她的状况候着。

「你们回来啦?」辛痕上前迎接,轻发一语。

聂志弘面透哀婉,道:「小痕,灵虹还是……?」

辛痕抿嘴轻叹,道:「每况愈下,好几次举剑攻击咱们就罢,有时甚至会自残……还好藏雷察觉『箫乐』得使姐姐的情绪安稳,这两日,咱们才得了点闲。」说着,先看到苏妤臻平安无事,欣喜地笑了会儿,才要开口询问,却发现她最在意的人竟未跟在队伍中?

她左右张望,问道:「……古仁景呢?怎幺没和你们一起?」

杨锦宣吃惊道:「咦?他们还没回来吗!」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说迟时,那时快,锦宣方道完一句,外头即传来一阵饮泣。

这声响将藏雷惊醒,他伸手摀住虞灵虹的耳朵,而后向前一看,发现这哭泣之人竟是徐韩,在她的身后,还有受了重伤的古仁景和魏子吾!

见古仁景伤痕累累,辛痕旋即将恩怨抛到脑后,轻柔地扶他坐下,语气中尽是心疼,道:「怎幺伤成如此?」

古仁景轻拍辛痕的手,道:「别担心。子吾懂医术,已替我和韩作了包扎,咱们并无大碍。」

「呜……大哥……」有别于古仁景处之淡然,徐韩却是哭得凄厉,一见藏雷就往他身边扑去。

藏雷甚是诧异,发现徐韩的衣衫沾满尘土,双臂多了甚多磨痕,连那长髮亦是凌乱,彷彿历经了什幺恶事,他惊道:「发生何事!」

「呜……黎……他……他害死……呜啊……」徐韩泣意难忍,没法完整说好一句话,藏雷瞧得心急,转向古仁景道:「仁景,发生何事?」

古仁景压低俊眸,深叹:「咱们赶去黄石道救竹悔和子吾,不料黎介木早做了埋伏,为了让我们平安离开,竹悔她……」

那日,古仁景随徐韩离开凤阳城后,匆忙来到名为「黄石道」的山谷。

此处草木不生,遍地只有满满的黄土石砾,原是行军打仗惯用的险峻地形,放眼望去,遍地皆是被落石压塌的尸首,有些是历史遗下的残骸,有些却还能见其面貌,显然方死不久。

他们几乎都是裘夏和陆剑湖的手下,然而,其中竟也包含黎柳二人的下属!

古仁景俯身查探死尸,不屑怒嗔:「黎介木果然心狠手辣,为了削弱他人势力,不惜牺牲手下性命!」

「澎!」话语同时,一颗巨石滚滚跌落──

「小心!」徐韩身手不错,和古仁景同时往两侧跳开,她仰颜一看,发现此地不断有石头流落,不禁泛起寒意,道:「竹悔双目失明,定然躲不过这些石头,该怎幺办才好?」

「别慌,四处找找,或许能找到他们的蹤迹。」古仁景稳住性子,四处探索,「坑锵」,此刻,他踢到一把精钢棍,拾起一望,棍身烙有「百裂奇人」四个大字!

古仁景大惊,呼道:「糟!子吾的棍子落在此地,难不成也……」

徐韩气急败坏,热泪盈眶,道:「该死!要是他们俩有什幺三长两短,我徐韩一定和黎介木拚命!」

「吁──」话语同时,大阵粉烟冷不防从侧旁袭来──

「韩!闭气!」古仁景率先查觉,紧地大喊一句,一手掩住鼻子,一手来至徐韩面前替她摀住,但这迷烟来得又急又猛,徐韩又无即时遮鼻,没会儿时间,她眼前一黑,四肢瘫软,已然失去意识,靠仁景单手搀着她,才没直接摔落于地。

「不愧是神族转世,反应果然够快!」迷烟过去,上空,那黎介木踏剑凌空,戏谑地拍着双手。

古仁景蹙眉戒备,道:「子吾和竹悔被关在何处!」

黎介木发出「喀喀」笑声,道:「黎某是个惜才之人,只要你答应做黎某的手下,和黎某一同除掉祭炎和裘夏,黎某立刻交出他们二人,如何?」

「二八星宿、井鬼柳星张翼轸、朱雀现!」古仁景知道此人向来出尔反尔,自然不搭理此番交易,只喃喃唸起召唤神兽之咒。

「嘎──」转眼间,一头火红神鸟振翅飞来,尾端燃有一道羽翼,犹如流星划空,颇为震撼,牠伏低身子,古仁景搂着徐韩一跃,成功跳上牠的背。

朱雀凌空飞跃、张嘴「嘎嘎」吓阻,黎介木倒也不怕,摊手道:「呿,看来谈判是破局啦!桀桀,你倒不必着急,再怎幺说,黎某也和祭炎兄共事多年,看在他的面上,黎某怎会轻易对他们胡来?就是和他们玩点小游戏尔尔……」

「一刻钟前,魏子吾和叶竹悔就在这儿,黎某放了些落石砸他们,嘿嘿,那逃窜的模样犹如过街老鼠,想来仍令人发笑呀,姓魏的倒也重义,为了保护那失明女,反而自己受了重伤啰!哦,对啦,黎某曾耳闻叶竹悔是祭炎的女人,依黎某看,说不定魏子吾私下早和姓叶的勾搭在一起,你们的老大被戴绿帽子啦!」

「朱雀!放狱火!」闻此汙言秽语,古仁景怒气攻心,示意朱雀放招,不和此人多谈。

「轰──轰──」

一球接一球火光从那大嘴中喷出,这真火力量烈猛,就算黎介木魔力高盛,也没法和火球正面相抵;故他先是导引魔力御身,并四处御剑晃悠,让朱雀朝四面八方石壁喷出狱火。

朱雀到底是兽类,几次下来都没攻到敌人,怒气终被引燃,张嘴蓄火一阵,吐出更高阶的「二重狱火」!

「朱雀!住手!」古仁景来不及喝止,那火球已如火轮般交裹喷射吐出──

「磅──磅──磅!磅!轰隆、轰隆──」

爆声乍起,整座山谷瞬间被埋入焚火之中,古仁景热得冒汗,大斥道:「卑鄙!」

被人咒骂,黎介木却如听见褒语般笑得猖狂,道:「此地早已埋满炸药,再过不久,这里将化作一片火海,那两人也将在你的愚蠢判断中丧命!不过,你现在乘着神兽离开还来得及,黎某绝不会阻止,嘿嘿,黎某很期待知道你的选择呀。」语毕,那狡诈身影御剑离去,留古仁景在此左右为难。

漫天剧烟四窜,情势危急,容不得仁景多想,莫可奈何下,他只能先选择送徐韩出谷,至时再回头救魏叶二人。

唯才下令朱雀腾飞离谷,「咳、咳咳──」徐韩恰被浓烟呛得转醒,她连咳数声,看清眼前烈火轰雷的情景,差些吓得说不出话,道:「这……这……!」

古仁景轻拍徐韩,大略述了一遍前因后果,后道:「别怕。我先带妳出去,妳不会有事。」

「我不要!」徐韩拽紧古仁景的衣袖,道:「生同生、死同死;要我把子吾和竹悔抛下,甚至放你自个儿去救他们,我做不到!」

古仁景厉言道:「别任性!此地很快会成火海,现在不走,待会儿想走也来不及!」

徐韩更是不甘示弱,道:「那咱们就一起死!古仁景,我警告你,你要是把我丢出去,我就会再跑回来,你丢一次,我就跑一次!」

「妳……妳这傻丫头,好罢……咱们一同救他们!」古仁景熟知徐韩的个性就是不服输,与其让她一人再次入内犯险,不如处在一起有个照应。

徐韩含笑须臾,回归正题,道:「据说黄石道共有十个谷口,我猜子吾应是带竹悔去其中一个躲起来了。」

得言,古仁景命令朱雀伏地,落地后,徐韩比向三处,道:「现在只剩三道能走,但这火势蔓延太快,选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……仁景,怎幺办?」

「二八星宿、奎娄胃昴毕觜参、白虎现!」黄石道地势险峻,古仁景召回体积较庞大的朱雀,另外召唤身手矫捷的「白虎」,他没与徐韩多加讨论,直是抱起徐韩,凭着直觉随意选一方向奔去。

「腾腾──」白虎急速奔驰于谷道间,古仁景怕徐韩摔下去,加重揽住她的力道,对此,那娇颜上透出一阵羞涩,道:「你还是没变,当断则断,让人佩服。」

「不……我并非妳所说的如此。」古仁景面色凝重,脑海先是浮现辛痕那娇俏可人的样貌,没会儿,却又想起前世的情人白妍姿……不禁唏嘘两声,一时失神。

「呀!」古仁景不自觉鬆开徐韩,徐韩反应不及,急呼一声,伸手紧抱住仁景的腰。

古仁景这才回神,道:「对不住!妳可有受伤?」

「没有……只是……你怎幺啦?」徐韩强忍羞涩,轻问一句。

「我没事。当心,準备要入谷……唔!」冲入谷口的瞬间,一阵苦楚忽然没预警地袭身,彷彿闭锁住他的呼吸,使他俊容苍紫、双唇透白。

古仁景体力超支,承受不住白虎之力,白虎蓦地如烟消逝,让他们俩直接滚于地上;仁景及时将徐韩紧抱于怀中,独自以肉身承载这翻滚的作力、受着烧烫地面和锋利石砾的伤害。

「仁景,快放开我!」徐韩猛地呼喊,古仁景却将她抱得甚紧,不愿她受到任何伤害,连滚十来圈,终于停下滚动……

「呼……哈……」古仁景气喘吁吁,疼得差些睁不开眼。

徐韩嗅到一阵血腥味,急泣:「仁景,你还好吗!」

古仁景被磨得伤痕满身,所幸都是些皮外伤,意识仍在,筋骨亦无受损,他勉强透出笑容,道:「没、没事,撑得住。」

徐韩控制不住情绪,张开双臂抱紧他,道:「你这傻蛋,说好同生共死,你要是去了,我也不活啦!」

古仁景一愣,他何尝不知徐韩对他的情意?得言,心里油然而生一阵心疼,轻拍她的背道:「我没事,让妳受怕,对不住了。」

「谁!」话语同时,旁侧传来一紧促女声,那声音充满无措与戒慎。

「竹悔?」古徐二人同发出声,鬆开拥抱彼此的手,转个身,立即奔到叶竹悔身边,徐韩喜着轻抓叶竹悔双臂,道:「太好啦!咱们终于找到妳了!」

「韩?还有……仁景?」听到熟悉的声音,叶竹悔鬆下戒备,忍不住夺泪而出,道:「韩、仁景,你们快瞧子吾,我怎幺摇都摇不醒他……他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死了?」

「让我瞧瞧。」古仁景将魏子吾扶起,并把双掌置于那厚实的背部上,开始传输阵阵内力供子吾调息。

「仁景,撑得住吗?」徐韩关心道。

「嗯。妳们放心,子吾只是暂且昏了过去,性命无忧。」待过片刻,魏子吾果真醒转,得知前因后果后,两个大男人撑着受伤的身子查探四周,徐韩则举剑在叶竹悔身边照料着,以防落石砸及她身。

看毕地形,古仁景再次趋力,试图召唤「朱雀」,唯当咒语唸毕,那头巨型红鸟却未到来?

古仁景蹙眉,再次唸道:「二八星宿、井鬼柳星张翼轸、朱雀现!」

一次、 二次……

古仁景重複运气,致使俊容红彤满面,模样犹若走火入魔,徐韩极其忧心,呼道:「别唸了!你方才连续召唤神兽,又把内力传给子吾,定是体力透支了,要再勉强催力,还没被火烧死,你就先弄死自己啦!」

古仁景鬆开结印的手,感喟道:「我多年未使御剑飞行,忽然要用,只怕没法灵通;且就算成功,也没能耐带你们三人一同出去……眼下除了召唤神兽一途,再无他法。」

魏子吾拍着胸脯,道:「既然如此,你就先飞出去吧!活一个是一个!」

「你……」古仁景不喜反忧,道:「莫非子吾仍怪罪我背叛隐十仕?所以不愿我与你们共同患难?」

魏子吾挥袖气道:「说这啥话!你要真背叛咱们,就不会犯险进谷救我和竹悔!不错,魏某是脾气差,不过……在魏某心里,一日兄弟,终生兄弟,就算分道扬镳,这份心意也是改不得的!」

古仁景愣了会儿,笑道:「能得子吾此言,仁景欣慰万分。不过……」说着,他放鬆身子,苦笑道:「其实此刻的我也再没力气御剑了,看来今日,咱们得一同共赴黄泉……」

「都怪我……」闻言,叶竹悔再也忍不住愧疚,她拽着衣裳,泪水滴滴滑落,道:「若不是我坚持去凤阳城弹筝,我就不会被捉,更不会连累你们……都怪我……都怪我,是我对不起你们……」

「竹悔,妳再说这话我要生气了!」徐韩毫不顾地面炎热,索性也瘫坐在地上,笑道:「要怪就怪黎介木,与妳有什幺关係?何况……死之前咱们还能像昔日一样说说话,老天也算眷顾咱们了,那有什幺伤心!」

魏子吾同样盘腿坐下,大笑道:「说得是。不过依魏某看,老天特别眷顾的只有野丫头妳啊!自从仁景走后,妳嘴巴老咒骂『死仁景』、『臭仁景』,如今能让妳因祸得福,和仁景重续旧情,只怕妳还没被热死,就先『乐死』啦!」

「你……啰嗦!」徐韩面泛红光,俏颜在烈火的倒映下显得更加彤透,她羞惭地撇嘴,一会儿看古仁景,一会儿看地面……

或许人之将死,过去没有的勇气忽然全部涌出,她站起身,彆扭地晃动身子,囔囔:「对对对!我就是喜欢仁景、我就想和仁景在一起!这又不是什幺丢脸事!有、有什幺好不能说的!」

见此,古仁景似笑非笑,轻语:「韩,其实我一直明白妳的心意,谢谢……可我……」

「喂!」徐韩气得跺脚,直指古仁景道:「我不许你说什幺对不起、抱歉的话,是我喜欢你,你哪里对不起我?何况本姑娘条件好,以后一定……以后……唉,罢啦,没有以后啦!」说着,尴尬地轻挠头髮,又缓缓坐下,道:「你呢,我一直都不知你的心里究竟有没有在乎的人呢?」

古仁景嚥下一口水,摇头不语。  

「好吧!你现在不说,等到了地府,我还是会死赖着你,直到你说了我才去投胎!」徐韩不悦地嘀咕两句,后转向魏子吾,道:「你咧?就这幺死了,有没有什幺遗憾?喂,我可警告你,不许再打嫂子的主意!」

「呃……」魏子吾傻笑道:「除了终身大事,那……那便是大人了吧,魏某还没能报答大人的授业之恩,实在不孝……」

听到「大人」二字,叶竹悔再次夺泪而出,道:「大人……等大人知道咱们的事,一定会气我、怨我拖累大家……」

「竹、悔!」徐韩加重语气,道:「咱们是好姐妹,胡说什幺拖累呀!何况……妳要是走了,最伤心的肯定是大人,其实咱们都看得出大人心里有妳,对妳绝非对待一般弟子尔尔。」

「妳别安慰我了,他对我好、照顾我,全是因为当年,我为他吞下……吞下……!」话至此处,叶竹悔如梦初醒……

「轰──」

话未说罢,火势大肆烧入山谷中,上方的土石也因炸药一块块崩落──

「蹦!蹦!蹦!」古仁景凭剩下之力逼出太极白阵,以三清妙气替大伙儿挡住落石。

魏子吾接回长棍,以「百裂棍」之姿将巨石一劈为二、二劈为四,尽可能让伤害降到最低!

徐韩武艺虽高,力气却比不过古魏二人,故她退至第二线,举起手中双剑,以「丝剑」环环相扣之招,替失明的叶竹悔抵御较小的石砾。

越挡,叶竹悔心中的歉疚就再加深一回,尤其当她听到那三人因受伤而发出的呜呼声,她更是止不住亏欠,自语:「到头来,只有我……我还是隐十仕中唯一的拖油瓶……是我……」

徐韩隐约听见叶竹悔嘀咕声,唯情势窘迫,实无暇与她多言,只得慌吼:「竹悔,留神!」

说着,叶竹悔打定主意,此刻的她彷彿超然于世,神情异常平静,双手覆握放于胸前,轻声道:「除了大人,我真的很喜欢大家,不管是韩、仁景、子吾、大哥、燕音、蓉、阿均,甚至立野,我真的……好喜欢你们大家……」

碍于土石「蹦蹦」崩落,那三人仍没听清内容,徐韩大声问道:「竹悔,妳说什幺?说大声点!」边说,持续与碎石对抗着。

叶竹悔深吸一口气,从怀中拿出一块矩形碎石,那石头亮眼夺目、璀璨发红,见此,徐韩恍然大悟,直囔:「那是──『炽红果』?竹悔,妳想做什幺!千万别做傻事呀!」

叶竹悔忽略徐韩的吼叫,只逕自喃声:「大人,和您认识以来的日子,是竹悔这一生最快乐、最幸福的时光……竹悔不能再陪在您身边了,且已没有来生,只愿未来能在异处继续为你祈祷……继续思念着你……您务必要保重……」说罢,这柔弱女子的神情异常肃穆,她举高「炽红果」的碎片,道:「炽红果,今日叶竹悔再次召唤你,望我吞下炽红果后,你能了却我的宿愿!」说罢,张嘴,一口气吞下那最后的碎片!

「不要啊──」徐韩夺泪大喊,却已阻止不了。

「轰!」此刻,一阵闇红阴火瞬间窜上叶竹悔的身子,竹悔被烧得面目全非,疼得纠结,但她没发出半声哀嚎,烈火中,只存着一抹浅浅笑意。

这幕,深深烙在三人的眼中,他们瞠目结舌,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不久之后,那紫衣女子只剩一团闇火,同时,上空的大石亦不再殒落。

三人忍着伤口慢慢走近火光,没会儿,火团如破茧般一点一滴绽开,绽放出的正是叶竹悔魂魄。

那身影虚虚幻幻,身后振翅着火红羽毛,煌如一尊庄严的火焰仙子,轻盈地凌空飞舞,她缓缓睁开淡柔双眸,含笑道:「韩、子吾,好久不见了,还有仁景……说来,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呢……」

听言,三人更是大奇,魏子吾结舌道:「妳的眼睛恢复了?」

叶竹悔微笑示意,同时,另一道红光不知从何处涌进,它「卿」一声的炸开,一名包裹火红羽翼的男子转身现于众人眼前。

魏子吾举棍大呼:「何方妖怪!」

那男子貌如烈火,神情却是高傲孤冷、话语冰寒,道:「本座乃极火之地炼狱壶守护者『赤炤』。黄石道再过去些便是本座的修练之地『炼狱谷』,你们在本座的地盘上撒野,还敢如此放肆!」说着,瞧向叶竹悔,道:「本座等妳的魂魄已有多年,今日总算让本座等到了,恭喜,妳的魂魄将永生成为我炼狱壶的一部份,流传千世,永远不灭──」

徐韩崩溃地上前挥舞双剑,大骂道:「混帐,把竹悔还给我!把竹悔还给我!」

唯眼前的赤炤只是虚影,他的真身仍存于炼狱壶中,如此,无论徐韩怎幺挥砍,都无法对他起任何作用。

赤炤不屑与徐韩多谈,只道:「本座记得妳当年的愿望,是要替那名为『祭炎』的男人报仇,是幺?」

「不错。」叶竹悔点头道。

赤炤点头,道:「好,本座即刻实现妳的愿望。」

「慢!」叶竹悔大呼一声:「如今,我改变心意了。」

赤炤扬出奇异微笑,道:「哼,人类到底是自私的。好吧,本座明白,妳是想和那男人长相厮守,也行,待妳魂魄归依炼狱壶,本座将分出妳十分之一的心神,让妳陪在那男人身边。」

「不!我的愿望并非如此。」此刻,叶竹悔深吸一口气,思虑着以「永世不得超生」这代价换来的心愿……

没会儿,她放下心中纠结,缓语:「我要的,是你带他们三人平安离开此处。」

  • 名称:姐弟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0:45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