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三全文阅读

「且慢。」招亲结果看似尘埃落定,却有一低沉声音从台下发出,铁获承一怔,发声者是自招亲开始时就站在他身边的蒙面黑衣客。

那人身材矮肥,只露出一双明眸,他缓步站上台,喊道:「我也要比。」

见这人包得紧实、故作神秘,何桑直觉他不是善类,气喊道:「你谁呀?比武招亲结果已定!快滚下去!」

黑衣胖子拱手道:「在结果尚未宣布前,在下应有机会参与比试。」

「你……!」何桑气愤难平,心想连堂堂「万棍齐下」都败了,那这蒙面猪又岂是铁荷枫的对手?大呼道:「铁荷枫,你最好赢过这头猪,否则我一定向师妹告你一状!」

铁荷枫面露无奈,道:「不知阁下高姓大名?」

黑衣胖子轻咳两声,沉道:「在下秦至,是武馆的拳师。」

「好,秦公子,请赐教。」铁荷枫其实不欲与此人比划,但何桑已开金口,看在苏妤臻的面上,荷枫只好从命。

秦至手捲纱布,一拳挥出缥缈不定,甚而软弱无力,铁荷枫躲得轻鬆,心知秦至武艺不高,便不欲花太多力气欺负这小子,只以棍身轻挡长拳。

秦至「啧」了一声,朝铁荷枫腹部速挥六拳,荷枫仍是侧身躲过,却无出手反击。

几招过去,秦至甚怀不解,道:「方才铁公子和令尊战得激烈,为何对在下却只守不攻?」

铁荷枫微笑道:「铁某本就无意娶何姑娘,若秦公子对何姑娘真心相待,铁某愿成人之美。」

「你……」秦至停下言语,煞是呆若木鸡。

铁荷枫再道:「当然,何姑娘是亡妻挚友,铁某亦不能随便将何姑娘让给你,尚需考验秦公子的武艺!」语毕,向前耍出八字圆弧,但每一棍皆有留力,因此,秦至每每出手都能顺利挡下。

两人攻守相换,秦至再施另一套拳法,此拳讲究手眼同步,两肘不离肋、两手不离心,发拳时,先「拧」后「转」,再「钻」接「翻」,发力十分集中,却仍看得出些许破绽。

见招,何表发出惊语:「桑儿,妳瞧,秦公子所使的拳法和咱们的『若风拳法』极为相似!」

「是呀!」一语惊醒何桑,她不停回想,终于恍然大悟,呼道:「我知道了,爹,您还记得『秦统』吗?」

何表犹如当头棒喝,道:「嗯……照妳这幺说,这叫秦至的真有可能是秦统。」

聂志弘不解问道:「二位说的秦统是何人?」

何桑应声道:「秦统本是我派弟子。半年前,若风谷下的小村发生病灾,爹炼了上百颗养生丹让秦统送去救灾,岂料秦统却将药丹高价贩售,而后东窗事发,被爹逐出师门。」

杨锦宣挠鼻头,道:「怪哉,若风门吃好穿好,看起来不会亏待弟子,为何秦统还做这种事?」

何桑怒气填胸,指着秦至那肥肚大骂:「他嗜酒如命,养了个大酒肚,每日清醒的时间比不上酒醉多,过去常因酒醉误了任务,丢尽咱们若风门的脸!我还听说有一回秦统意识混沌,竟在谷道上调戏一名姑娘,结果被人割喉,差些丢了小命!哼,那凸肚子这幺明显,以为蒙面咱们就认不出了!」

谈话同时,秦至和铁荷枫也战到尾声,唯秦至之所以能战这幺久,全因荷枫不知秦统之事,故而有意放水,心道:「秦公子应是真心想娶何姑娘,如此,妤臻也能放心了。」

正当秦至一拳击来,铁荷枫刻意放鬆全身力量,假装以棍挡招,后被秦至一掌打倒于地──

「是在下输了。」铁荷枫微笑道。

「铁、荷、枫!」见状,何桑险些没昏倒,她愤恨踏步上台,一上来就是朝铁荷枫面上甩个巴掌,荷枫轻叹一声,并未回击。

何桑举剑道:「你居然输给这头醉猪!你……我杀了你!」

「桑儿!莫要胡闹!」何表急出声喝止,续道:「秦至,不,秦统,你虽赢了比武,但你私德败坏,何某绝对不可能把桑儿许配给你,你赶紧下台,不然,休怪何某不客气。」

「我……」秦至欲言又止。

瞧此,何桑更是怒呼:「怎幺!看我们发现你的身分,不敢说话了幺?好你个醉猪,竟敢妄想当我的丈夫!」说着,转身望向各路好手,道:「各位,这秦统武功烂得很,你们要不要上台挑战!谁赢他,我就嫁谁!」

「……」

台下一阵沉默,在场有谁知道秦至、秦统是何方神圣?群众只认为这秦至能打败铁荷枫这等强敌,那再上台讨招也是丢人现眼,倒不就此认了吧。

铁眺更是怒火鼎盛,无奈自己已经上台比划过,无法再次上台讨招……如今只能乾瞪着眼,忍着一口怒气没发!

「你们这群懦夫!」何桑气红了脸,再盯秦至一眼,心道要她嫁给这只醉猪,她还不如嫁给真的猪,至少心情不好还能宰来吃!

久了,何桑忍无可忍,举剑挥向秦至,何表急出言阻止,道:「桑儿,收剑!此事由爹处理!」

何桑甩袖呼道:「这『比武招亲』本就攸关我的终身大事,我为何要把命运交付在这些男人手中?就由本姑娘亲自和你打,若你打赢我,我就认命嫁给你!反之,你要是输了,本姑娘就直接剖开你的肚子,让你酒尽人亡!」

秦至支吾道:「师姐,我……」

「师个屁!纳命来!」何桑举剑一划,试图藉此发洩这几个时辰来的忐忑和悲恸,她每剑皆往秦至的圆肚刺去,秦至动作笨拙,只能不停退步,不时以徒手抵剑,那裹在手上的布巾早已被何桑割得残破,甚至划伤了手,惹得鲜血潺潺而落。

秦至为了自保,忍痛使出「若风拳法」应敌,但他的拳法常有旁门左道的功夫穿插,而何桑偏偏是若风门中的佼佼者,剑法既精且实,谁强谁弱,一望即知。

何桑使出「若风剑法」,剑姿优雅,招如轻风而掠,于空中乍出多道剑光,纷纷往秦至射去!

秦至双掌一挡,看得出他拼命保护腹部,怕是被何桑那句「剖肚」之言吓着。

「哼,挺能撑的,再接我这招!」何桑呸道一句,使出若风门高阶剑法「若风回霜」,配合至阴心法,让剑上带着寒气,剑风如若冰霜,一式漂浮而去,正中秦至肩头,让秦至狠摔落地。

「呜……」秦至疼得全身蜷曲,唯一透出的双眸尽显痛苦。

何桑步步逼近,咆哮:「本姑娘说了,只要你输,我就剖开你的肚,让你酒尽人亡!」说罢,高举长剑,从上而下划落──

「锵!」间不容髮之际,一名人影迅捷奔上擂台,他「挑」棍抵住何桑之剑,再用点力,直将那剑折成两段掉落地面。

「承儿!」铁眺大呼一声,不敢置信上台的竟是铁获承。

和铁获承对眼,何桑指着他大喝:「本姑娘记得你,你是铁眺的义子!」

铁获承拱手以示歉意,道:「何姑娘,既然妳已得胜,能否请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,别和这位秦公子计较。」

「铁家两父子都输了,你这养子还敢上台教训我?你算哪根葱!」何桑本以怒火沖天,见铁获承出面阻止更是立眉嗔目、七窍生烟!

她并非气铁获承上台抵御,而是铁获承若想夺魁,为何不在她和秦至对决前就上台?他选这时出手,本意定非为了夺魁,而是想护秦至、想让她出糗!

何桑大斥:「秦统是本门的叛徒,我要如何处置他是我的事,你别忘了,你曾是我的手下败将,倘若你再废话一句,本姑娘连你一起剖!」

铁获承叹口气,扶起跌在地上的秦至,并拿出一颗药丸,道:「这儿交给大铁,你快吃药下台休息。」

「但……」秦至似乎有话要说,铁获承却仅是微笑,轻拍秦至肩膀,再道:「别担心,这儿交给大铁!」

秦至微微点头,眼神中流露些许泪光,缓步向台下走去。

何桑一手拉住秦至,喝道:「你个混帐东西,本姑娘还没处置你,你休想逃开!」

「啪!」这时,铁获承竟又为了秦至出棍撇去何桑的手。

何桑握紧手腕,道:「你──」

铁获承拱手道:「何姑娘要想找人发洩,大铁就代替秦公子与妳奉陪到底。」

何桑跺脚道:「你和秦统是何关係?为何要出手保他!」

铁获承摇头道:「大铁只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此为闯蕩江湖基本道理。」

「好,你要替他出头,我就先解决你这不自量力的东西!」何桑向台下的弟子讨了把新剑,不顾父亲在场下嚷嚷,再与大铁展开一轮比武──

何桑直使「若风回霜」,以柔阴寒气往铁获承两侧封锁行动,细剑长驱而入,颇有夺命意味。

铁获承的棍法和铁家父子甚有差异,手中之棍也比铁家父子用的精钢棍来得细短、轻巧,虽说无法发挥迅猛力量,却也毋须大费周章挥棍,瞬息万变,反而轻鬆许多。

奇的是,师承铁眺的他,使出之招却和铁家父子毫无关联,甚至反其道而行!

他凭自身的方式舞棍,招招接住何桑之剑,不管何桑如何变幻剑式,铁获承就是有法子破解!

一炷香时间过去,何桑忍无可忍,颤抖道:「铁获承,你是何时偷学本门武功?为何知道我下一步要出什幺!」

铁获承为人憨直,直言不讳:「自上回输了何姑娘后,大铁就针对贵派剑法苦心钻研,大铁资质愚钝,耗费极长时间,才终于领悟该如何抵御贵派剑法。若姑娘认为大铁胜之不武,那大铁便转守为攻,当心!」语毕,踏稳马步,以天生蛮力高速向前劈旋,这阵阵飓风同时颳起砂石、叶片和融雪,使何桑仅能半睁着眼,头上的凤冠早被吹落于地。

见时机成熟,铁获承摆掌,以十字抱棍,后两步跃前,一手拽住何桑手腕,另一手出棍持在何桑之颈,并道:「何姑娘,是妳输了。」

「你……」何桑一手被铁获承反折,根本无法动弹。

输给昔日的手下败将,何桑甚觉不甘,直朝铁获承踩去一脚,被狠踩一步,铁获承鬆手还何桑自由。

唯他并非怕痛,而是不愿在众目睽睽下逮住一名女子,此举有失君子风度。

逃开束缚,何桑如脱缰野马,大「喝」一声,再朝前方刺去一剑,那剑划过铁获承的胸膛,幸好他及时侧身,只被擦破衣物,并无伤及骨肉。

「啊──」挥剑扑空,何桑一时失去平衡,止不住步,斜行到擂台边缘,这时,一脚踩空,就要摔下高约五尺的擂台──

「当心!」铁获承瞬即迈开脚步,大手挽住何桑之手,另一手揽住她的纤腰,稍作用力,直将这姑娘拉回怀中。

「你……」两人距离不到一尺,双眸直视着彼此,铁获承的眼眸和鼻唇全入了何桑的眼帘,这时,刁蛮姑娘的面容忽尔泛起红晕,嚥下一口水,心儿亦「噗通噗通」颤动。

何桑支吾道:「我趁机伤你……你为何还救我?」

铁获承笑得憨厚,道:「大铁并不想何姑娘出事,若有冒犯到姑娘,大铁和妳赔不是啦。」说完,放开双手,和何桑保持距离,并鞠躬道歉。

被他放开同时,何桑竟觉失落,道:「嗯……你胜了,本姑娘就不追究秦统的事。」

「多谢。」铁获承展露笑意,语毕,转身欲下擂台。

「喂!等等!」看他迈步下台,何桑傻了会儿,囔囔:「你赢了我,难道没别的话说幺?」

「啊?要说啥?」铁获承搔了搔头,一脸呆滞。

「傻瓜……」何桑胀红着脸轻嗔。

好险何表已看出女儿的心思,他细盯铁获承,此人相貌平凡,不时透出傻气,但他有颗侠义心肠,武功也有中庸水準,撇去这些外在条件不说,最重要的,是宝贝女儿喜欢他!

何表欣喜点头,道:「铁公子胜过桑儿,何某在此宣布铁获承便是我何表的女婿,相信桑儿亦无意见。」

「嗯……没意见。」何桑微微点头,心儿一动,小家碧玉的神态表露无遗。

「咦?我……我吗?」铁获承又惊又喜,他刚刚一心救秦至,完全忘记这擂台名为「比武招亲」,最终得胜者即可娶何桑之事。

「简直胡闹!承儿,铁某不许你结这婚事。」还不等铁获承思虑,铁眺已大声驳斥,心道若这女人最后被他养了多年的程咬金夺走,岂不让他丢尽颜面?

「你凭什幺反对呀!」何桑恢复强势模样,为捍卫权利,她面向铁获承,道:「铁获承,我要嫁你,你娶不娶我?」

「我……」铁获承一怔,他老大不小了,对何桑的印象亦不差,要能娶到这等娇妻,自是人生一大快活事,唯他又怎能不顾铁眺之言?

相较于铁获承一脸为难,铁眺的神情犹如要将铁获承生吞入腹,怒吼:「若你心里还有铁某这义父,我就不准你娶!」

铁荷枫看不过眼,道:「由大铁做若风门的女婿,你自然也能沾光,到底有何不满?」

铁眺大挥衣袍,呼道:「笑话!这兔崽子不过是多用我铁家一双碗箸,铁某当他是条宠物养,还需要沾他的光?承儿,识相的就拒绝何姑娘!只要你听话,铁某回头就传你百裂棍!」

此话一出,震惊在场众人,没料到铁眺竟爱面子爱到宁愿把家传武艺传给这位非接班之者。

面对浩大诱惑,铁获承却未表态,仅是向台下观众扫去一遍,瞧他犹豫不决,铁眺跺脚大呼:「你不是一直想学百裂棍吗!娶或学,选!」

深思熟虑后,铁获承闭眸轻道:「娶。」

「好好好!」何表欣慰点头,总算替女儿觅得一位夫婿,他眉目绽开,道:「明日便是吉日,婚事乾脆就在明日举行,若诸位英雄不嫌弃,就留到喜宴过后再走罢!」

说着同时,何桑已开心地勾着铁获承的胳膊下台,台下群众亦拍手欢送新人,现下望去,无一处不充满欢愉气氛,唯有一人气到将近生烟!

是夜,宾客入睡,四处已将灯烛熄灭。

这时,準新郎倌却出了主客房,来到若风门比武场,眼前等他的人,竟是秦至那小胖子。

铁获承走至前方,道:「好些了幺?」

秦至心怀愧疚,道:「抱歉,为了帮我,竟让你和你义父反目。」

铁获承笑道:「不必自责,其实我对义父所为早已忍无可忍,如这回……当大铁告诉义父黎介木欲对付隐十仕时,义父竟完全不管魏子吾的生死,甚至说『既然枫儿已经恢复武功,魏子吾就无利用价值,死了也好,省得多一个人懂得我铁家奥义』……从那时起,我已彻底对义父心寒,决定终身不再用铁家棍法!」

「但……」

铁获承爽朗笑道:「别放在心上,妳瞧,若非大铁上台救妳,只怕大铁现在还是光棍呢!说来,妳可是我和桑妹妹的月老,大铁该感激妳才对!」

「呵呵。」秦至噗呵一笑,心情轻鬆不少。

「倒是妳……」铁获承忽尔正经,道:「妳怎幺会想上台比武?」

秦至似自嘲般苦笑,道:「呵,我确实矛盾,明明说过此生不再打扰荷枫,但瞧他和铁眺硬拼,我以为他喜欢师姐,一时难忍醋意,才刻意扮成秦统的样子,且化名为秦至,这样师姐必定以为我是秦统装扮的,不会想到我的真实身分。可上台和荷枫对招后,他告诉我他没想娶师姐的意思,是我误会了他……」

铁获承哀怜道:「既然如此,妳还不去和少主相认?」

秦至伸手摀着半边面容,道:「我本就不是漂亮姑娘,如今面容还因火蚀留下疤痕……我实在没脸见他。」

看她低泣出声,铁获承自责道:「唉,当时大铁如果再早些发现黎介木和义父的阴谋,早一步以无名尸救出妳和陆夫人,或许妳的面容就不会遭火灼伤……」

「不!」秦至猛地摇头,道:「若非你拚命救了我和夫人,咱们早像那屋子一样烧成焦黑,而我的孩子恐怕也……」说着,轻抚那圆凸的腹部,原来里头装的不是酒,而是一条生命。

「铁获承!秦至!总算让铁某找到你们了!」

谈话之时,铁眺忽然跃到此地,举棍道:「吼──原来你们本是旧识!铁获承,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,竟待铁某和枫儿都不能出手才上台比武,坐收渔翁之利,你这算盘打得够精了!」

「义父,我是……」

「闭嘴!」此刻,铁眺容不下半句解释,恨道:「铁某定取你们二人狗命,以洩心头之恨。」语毕,一跃奔前,使出「划天天崩」,力劲毫无保留!

铁获承为保秦至,伸手将她推开,自己反中这招,幸好他身材高大、骨态健朗,这棍只打中他的肩头,并无致命。

眼见铁获承中棍,秦至自责万千,道:「大铁,快逃啊!」

铁获承忍痛举棍抵御,道:「妳先逃!这儿有大铁撑着!」

「哼!你们不必争,因为你们都得死!」铁眺怒喝一句,再使「划地地裂」,一棍挥向两人双脚,铁获承奋力将秦至推开,自己则被长棍绊摔跟头。

秦至虽幸运躲过棍击,但被用力一推,她没法站稳,煞是退后数步,几乎要摔落于地。

她紧蹙眉头,下意识抚着腹部,深怕胎儿受到伤害,这时,一双雄厚手臂于她身后撑着,那人囔喊:「秦公子,你还好吗!」

「枫……」秦至愣怔片刻,不禁噙泪转头,和眼前人四目相对。

铁荷枫望着秦至那含泪的双眸,油然而生一阵心痛,觉得她万分熟悉,剎那间也跟着失神。

「少主!带苏姑娘走!」铁获承被打趴在地上,却仍奋力喝出此声。

「苏姑娘?」铁荷枫瞠目,这话惊醒了他,没会儿,两行清泪失控落下,他伸手抚着蒙面人的面容,道:「妳……妳是妤臻!」

  • 名称:剑三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8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