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全文阅读

梅门内,又是另一番风景。

虞灵虹独自前来此处,别于另外两道门无急迫性危险,这一道倒是有个立即性的威胁在眼前。

「是你!」虞灵虹狠瞪眼前那齿白牙清的俊秀青年,正是风流公子哥「黎风」。  

黎风双眸发亮,像是欣赏稀世珍宝般满意地搧着手中羽扇,道:「好妹妹,黎某就知道咱们是天注定的缘分,不管前面有多大阻碍,终究是要走在一块儿的。」当然,他是偷听到祭炎和虞灵虹的对话,才会刻意来此守株待兔。

虞灵虹不想和他多谈,欲掠过他往前行,黎风哪可能轻易放她离去?他张开手臂挡住她的去路,道:「耶?好妹妹、好娘子,妳的夫婿在这儿,妳还打算去哪儿?」说话同时,已伸手欲图不轨。

「唰──」

虞灵虹冷不防挥出一剑,黎风挡之不及,一道血痕随即染上衣袍。

谁料黎风受了伤竟不喊痛,反而「格格」笑出声,他伸指轻撚伤口,并以舌尖将血舔拭乾净,道:「够劲。好妹妹,妳舞剑美、痴呆美,生起气来更是一绝,唉,这让我拿妳怎幺办才好?」

虞灵虹眉头紧蹙,见过不要脸的,还没见过这幺不要脸的!

黎风微笑道:「藏雷那短命鬼都和我爹同归于尽了,再没人会阻碍咱们,妳就乖乖从了我,黎某保证会一生一世对妳好。」

「你……」藏雷是虞灵虹心头的痛,且她向来渴望亲情,纵然怨怒黎介木,但黎介木终究是黎风的父亲,如今听他对生父之死云淡风轻,对此人更显反感。

这种感觉已超乎人对人的讨厌,而是将他视为毒蛇猛兽般厌恶。

既是毒蛇猛兽,那她不必留手,虞灵虹旋个身,共挥「赤虹」和「青雷」,施出「鸩饮剑法」第一式「运日碧晏」,水碧剑气顺着青雷的剑锋更显耀眼,灵剑点水,灿若莲花,她连往黎风身上划下数剑,但黎风竟只守不攻,似有意让虞灵虹划伤的迹象。

每多一道伤口,他就重複一次舔血的动作,神情享受如在品尝山珍海味般,道:「妹妹多划我一道,黎某对妳的思念就越深。唉,我明白,妳就是想让我生生世世记挂住妳,黎某真是罪过,不明白妳的用心良苦,其实妳划在我身,却是痛在妳心,是吗?」说完,忽然反守为攻,施出一套擒拿断掌。

他先截住虞灵虹的猛攻,反手一折,即擒住其手臂,手法俐落,似乎对许多女子都用过这招。

虞灵虹惊讶连连,眼前这男子貌似吊儿郎当,实际上仍有一些异能,他手运魔力,一下子就弄麻了灵虹的手,接着用力一扳,使灵虹手中两把长剑「锵啷」落地,而后,他踢出一脚绊住灵虹的膝盖,让她没法站稳。

这时,他以修长的胳膊及时揽住虞灵虹的纤腰,并把她拉到眼前,点她的穴道。

两人四眸相对,黎风自恋地以为深情相望就能使虞灵虹对自己动心,但灵虹对他的唯一念头就只有「噁心」二字。

黎风轻吐着气,抚触那吹弹可破的肌肤,虞灵虹深觉羞辱,怒道:「你再碰我,我立刻咬舌自尽。」

「哦?」黎风瞇起眼眸,道:「妳知道吗?黎某生平最恨让人威胁,妳这招黎某也见多了,十个有十一个都是说说,不敢真的……妳……!」

话到一半,却见虞灵虹嘴角边已流出鲜血,他急呼:「妳宁死也不从我?」

喊话之际,只见虞灵虹又有咀嚼的动作,每一用力,鲜血就从嘴角渗出。

黎风勃然大怒,道:「休要逼我!妳要是死了,黎某也不会让妳去阴间和藏雷团聚,我会把妳娶进门!让妳生生世世做我黎家的鬼──」

「镗啷──」

危急之际,竟有阵阵兵器相撞之声发出,那声音络绎不绝,在这静谧的场合中更加清脆震耳。

「谁?休要装神弄鬼!」黎风本已大怒,现下听到不寻常之声响更觉心慌,猛地张望四周。

「镗啷、镗啷、镗啷──」

声音越发越大、越撞越促,虞灵虹眉目一挑,将目光放至黎风的顶上,黎风顺着她的眼神抬头一看,发现上空竟有数十暗器如天罗密网般悬着,如同一无坚不摧的阵法,将其困于阵中。

黎风向来贪生怕死,知道这兵刃攻下之时,必会使自己穿肠破肚,于是,他用力将虞灵虹推开,打算先行逃跑。

「刷刷──」同时,暗器、兵器如豪雨般迅速坠落,黎风以摺扇扫蕩这些铁兵,根本无暇顾及灵虹,没会儿,连滚带爬的离开此处,离开前,仍不忘囔喊那些不堪入耳之言。

唯虞灵虹被人点穴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瞧着那兵器朝自己的头顶落下──

「钉铃──」一声脆响发出,虞灵虹的顶上竟摺出一三角障壁替她阻御兵器袭身之灾。

待到阵法上的兵器全数落完,虞灵虹瞥眼看着,原来这些兵器都是让一条极细的银铁线给织合着,织法精密,绝非一般外传功夫。

另外,要能一次以气御动庞大数量的兵器,操阵者亦须有强大的力量才行。

由此可知,这施救之人绝非泛泛之辈!

「搭搭。」狐疑之际,一道内劲射来,解开虞灵虹的穴道。

虞灵虹拾起双剑,屏气凝神左右张望,道:「何方高人,请出来一见。」

「登、登、登……」

沉重的步伐声缓缓传出,虞灵虹迅捷回首,眼前是一名年约半百的壮士,他的面上有甚多鬍渣和大大小小的伤疤、头髮稀疏凌乱、两颊削瘦,衣裳破旧,裸出的双臂上亦有数不清的武伤……

唯这些特徵都不是虞灵虹关注的重点──

她在乎的,是那人手上的武器,那一把看来破旧、残缺的环刃。

就是它,将叱咤风云的毒门毁于一旦!

终于面对灭门仇人,虞灵虹秀丽的面容难掩惶恐,她连吞好几口水,一句话也发不出。

辛德望沉道:「辛某等妳很久了。」

虞灵虹握紧手中双剑,眼神中除了流露仇恨,却多了几分渴望,是一种人类对亲情渴望的天性。

她颤着唇瓣,道:「告诉我,为何要灭毒门?」

辛德望不以为然,道:「原因不重要,结论是我杀了他们。妳身为毒门后人,替他们复仇乃天经地义。」

虞灵虹忍着眼泪不落,怒道:「怂恿女儿杀父也叫天经地义?」

辛德望那无神的眼眸登时亮了,没多久,却又暗低神色,道:「他答应辛某不说,终究是说了。」口中的他,指得是藏雷。

虞灵虹气道:「重点不是他说与不说,而是……你真是我爹,对吗?」

「想知道答案就打败辛某。」辛德望冷冷道出几字。

虞灵虹不解道:「子女对父母动手,岂为天地所容?」

辛德望撒手道:「妇人之仁!妳无须管身分,只须知道眼前之人欲取妳性命,妳就得力抗到底,否则,不待天打雷劈,妳已先命丧黄泉。」

「你……」虞灵虹十分不愿出手,就这幺僵在那儿,两人对峙许久,辛德望不再忍让,只道:「好罢,便由辛某先攻!」

「刷──」辛德望以气御环,那环刃快如惊雷,偌大圆弧旋过,差些就要断了虞灵虹的头颅。

「什幺!」虞灵虹下意识举剑一挡,向后连退数步,面上尽是惊恐和难受,道:「你要杀我?」

辛德望毫无动容,冷道:「再踌躇不定,下一招,就会夺妳性命。」

「刷──」第二次环刃袭来,虞灵虹又是一挡,兵刃相撞,威力甚巨,震得她胸腔冷闷,有股血腥味从口中迅速窜出……

她看得出这一招只是辛德望牛刀小试,她却已挡得如此吃力,再这幺下去,她只有死路一条。

时间急促,不容她多作思考,那一环刃开始不停回旋挥舞,招招速且精实,唯奇特的是,虞灵虹对那武功步数十分熟稔,竟是毒门的「鸩饮剑法」!

不,此攻甚至超乎「鸩饮剑法」的境界,招招都弥补了剑法之不足,好似毒门少有人知的高阶剑法。

虞灵虹满面狐疑,挡得分心,忽然间,辛德望又停下猛攻,道:「比武之人最忌分心,现在妳全身上下皆是破绽,难道不要命了?」

虞灵虹握拳道:「我不是你的对手,就算我硬拚,也是死路一条。」

辛德望震怒道:「拚都不拚就要认输?」

「和自己的父亲争输赢有何意义?赢了能如何,输了又能如何?」虞灵虹越说越觉心酸,孰不知辛德望到底为何要与她战个你死我活?

辛德望沉道:「赢了的确不能如何,但输了,妳就是死。」

「那你就杀!」虞灵虹怒呼。

「接招!」辛德望并未因此踌躇,他大喝一声,双臂大张,将那环刃凭空玩弄于手掌之间,速度如风如雷,势若蛟龙盘尾。

虞灵虹嚥下一口水,持剑的双手却是摆下的,毫无抵御之意。

「刷──」

刃光凌厉攻来,锁住虞灵虹四面八方,她就是想逃也不知能逃哪儿去,何况……她不想逃。

她双眼矇眬,眼皮眨也不眨,就这幺静静等着自己被千刀万剐。

「登──」

间不容髮之际,那环刃停下了。

这结果和她预料的相同,却也不同;因为她猜想为人父亲的绝不会伤害自己的子女,却不了解辛德望究竟有没有把她当作女儿……

幸好这场赌注,是她赢了。

但到底是面临九死一生,危机一解,虞灵虹全身瘫软,倔强的眼泪不再忍耐,一发不可收拾的滴落。

这一声声泣吟,彷彿成了解开辛德望心防的钥匙,他缓步上前,蹲下身道:「妳真的不怕死吗?」

虞灵虹支吾道:「你若要杀我……方才不会救我……」

「万一我真的杀呢?」

虞灵虹苦笑道:「没你便没我,你若想夺我性命,我也只能报以血肉。」

「……」辛德望轻轻伸手靠近,又待迟疑,过了片刻,才终于将手放在虞灵虹的头上,他轻抚爱女的髮丝,道:「妳和她……真像。」

终于等到父亲疼惜,虞灵虹悲泣难止,许久,才道:「娘吗?」

辛德望沉低眼色,模样悽苦,彷彿这一生已经历过甚多不为人知的磨难……他辛酸道:「是。」

虞灵虹道:「你也曾是毒门弟子?」

「不是。辛某二十年前确实是武林中人,但并非毒门弟子,是一名叫『天琉门』的门派。」辛德望苦道。

虞灵虹晃脑,活了二十年头,鲜少听过这名字,恐怕已经没落甚至不存在了,她道:「可你会毒门的武功……」

辛德望叹道:「既已走到这地步,辛某便一五一十告诉妳。」

二十余年前,以毒为尊的「毒门」和以气御剑的「天琉门」名列江湖第二及第三门派,可为叱咤风云,人人嚮往。

相比于毒门分为以暗器御敌之「虞」系、以毒攻人的「彭」系、及以毒救人的「李」系三系;天琉门将偌大的门下弟子分为「天、地、玄、黄、宇、宙、洪、荒」八个辈分,以天最高,而刚入门者皆入「荒」字辈。

按照惯例,刚入门者约在半年内就能参与门中试炼,合格者即向上升位,一切看似常理、历久不衰,偏偏独出一个入门七年,却仍是荒字辈的弟子。

他──就是辛德望。

辛德望并非愚钝,相反地,他资质甚高,纵然不是门中顶尖人物,七年的时间也该够他爬到前四辈分,甚至天字辈,可惜他为人木讷老实,不懂一些「打通关」的窍门,还一再忍让其他门中弟子,即使荒字辈中没人胜得过他,他却是每年唯一的失败者。

他这人天生憨厚,即便受人冷落,对比他晚入门、却比他高等的师弟仍是有礼相待,不曾有半点怨言或讥讽,一直安分守己。

唯当年的天琉门掌门「华凛寒」不甘本门屈居第三,因此,自他就任掌门开始,便于每年毒门创派周年时,先从内部举办比武大会,从八个字辈中各挑一位弟子,和他一同前去毒门拜贺,以藉此缔结关係。

希望能够两方合作,联合次要敌人,打击主要敌人,到时,再解决毒门便可。

不过,毒门中人亦明白此理,故总是虚与委蛇,未曾正面应允华凛寒的请求。

而以辛德望的能耐,从他入门第三年起,荒字辈都是由他胜出,按理说华凛寒对此人该有印象,可这仅是「荒」字辈,这最后一阶的弟子,掌门哪里会多加重视?因此,都是随意看看,根本不在意是谁胜出。

偏偏辛德望不以为意,因为从第一次造访毒门后,他便乐于以荒字辈弟子自居,甚至希望自己永远别往上升……

这样,他就能年年造访毒门。

原因──是和虞灵虹的母亲,虞新真有关。

辛德望入门第八年,準备造访毒门第六次,那年,适逢毒门掌门逝世,毒门群龙无首,打算于此次创派之日选出新任掌门,对此,华凛寒兴致勃勃,心想只要能掌握住毒门新上任的后生小辈,那在江湖中呼风唤雨是指日可待!

唯前去毒门的路上,华凛寒却是眉头深锁,天字辈弟子「万晋英」,天资聪颖、武艺超群,同时也是个十足的马屁精,华凛寒对他极为器重。

而他彷彿能读懂华凛寒的心思,只是一个皱眉,他就完全明白,道:「师父,难道您是担心毒门掌门由虞系胜任?」

华凛寒点头道:「若是虞系的确棘手,但为师更担心由那『虞派使虞新真』担任掌门,那妮子性情古怪、说话毫不留人,若由她出任掌门,为师这些年的努力只怕是白费了!」

提及心上人,辛德望不自觉插话,道:「咦?虞姑娘武艺超群,也是虞系中的佼佼者,让她担任掌门有何不好?」

话语才出,就让华凛寒和其他七名弟子一併瞪视,万晋英撇嘴,示意让辛德望退到后方去,接着急得奉承,道:「师父莫气,这小弟子说话不经大脑,不必放在心上。呃……这位……叫什幺来着的师弟,回头罚你闭门思过七日,抄书百本,听明白没?」

辛德望低眸,不明白自己说错什幺,只得默默承受,点头道:「是,谨遵师兄教诲。」

  • 名称:小说网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7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