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时明月汉时关全文阅读

周成大喝:「老贼!当年你用计毒害我爹,嗣后还诋毁他的名声,今日我周成就要为父报仇!」

铁眺鼻哼一声,完全没把周成放在眼里,甩袖道:「今日乃是若风门的大事,你却无视何掌门和何姑娘的存在,利用这擂台议论私事,甚至信口雌黄?懂不懂江湖伦理!」

见两人一触即发,何表急出言作仲裁人,道:「今日乃是喜事一桩,无论二位过往有何恩怨,可否先请铁兄下台,待招亲大会结束,何某定尽地主之谊,好好招待铁兄。」

铁眺摆手道:「何兄此言差矣。铁某本就为夺魁而来,提早出手,不过是看不惯这厮糟蹋若风门的声誉!何兄,相信凭铁某这『天下第一棍』和『万棍齐下』的头衔,绝对匹配得上令嫒!」

何表尽是尴尬,心道:「素闻铁眺是受人景仰的英雄好汉……但这年纪……我怎能断送桑儿的幸福?早知会有这等狂徒前来招亲,我就该事先设限年龄……如今,只能祈祷周成胜出吧……」

何表左思右虑,道:「姑且不论铁兄在江湖上有何名气,今日既为比武招亲,为求公平,还请铁兄按规矩与周少侠比武,到时若由铁兄得胜……一切好说。」

铁眺迈开脚步,举棍架式十足,道:「好,那就拳脚见真章!周成,接招!」

周成亦「赫赫」舞棍,道:「求之不得!」

比武开始──

杀父仇人立于眼前,周成难掩气盛,双脚弓箭作步,突然「蹦」一声持棍撞地,藉由棍力弹身,朝铁眺迅捷踢去。

「雕虫小技!」铁眺反应甚速,如鲤鱼跃龙门般向上「挑」式,在周成顾着着地之时,一棍奔前锁喉!

周成诧异万分,紧地连退数步,一时没站稳栽了跟头,所幸他反应亦快,赶紧一手撑地,跳个觔斗弹回正身,速即再使周家棍之「盘蛇夺杵」!

此招从旁侧击,左右缠棍,藉此夺取敌人兵器。

「哼,如此薄弱的功夫,也敢妄想夺铁某的棍?」铁眺气概昂扬,高视阔步,随后反手一震,使出那套江湖人人称羡的绝学「百裂棍」!

铁眺用招阳刚至极,气若猛虎,囔喊:「划天天崩!」同时连转手中棍,朝周成头颅狠击,周成曾在铁荷枫身上体悟过此招,旋即俯身躲过。

孰料……铁眺竟比他儿子多一招「划地地裂」!  

铁眺顺势落地压棍,朝周成腿部挥击,招如巨石倾塌,周成再次以棍撑地弹身,「喀拉」一声,那长棍代替他的脚被铁眺撞断半截,可见其力非比寻常!

望着棍子断裂处,周成的心不禁慌乱,心道:「糟!这老贼武艺确实高强,我该如何才能敌过他?」

铁眺窃笑于心,外表倒是表现出「惜才」之貌,道:「念你年轻不懂事,铁某就不与你计较。不错,周广是铁某杀的,不过,你可知当年的情况究为如何?」

「数十年前,周广与铁某相约切磋比武,欲比划出到底是你周家棍厉害,还是我铁家百裂棍技高一筹。咱们整整大战三天三夜,终是由铁某侥倖夺胜,谁料周广表面认输,待铁某转身,他竟暗箭伤人,打算夺我性命!」

「我欲自保,只得使出『划天天崩』,不慎击中周广头颅,周广煞是头破血流,为不想承认败于我手中,他乾脆了结自尽,才使得周家棍法没落!如今你却把这些仇恨算在铁某头上,实在愚昧!」

闻言,台下议论纷纷,道出原是周广伤人在先,那幺死去也是咎由自取,如此一来,周成根本没理由找铁眺报仇!

唯周成恨得雷霆大怒,道:「哼!不愧是『神棍』齐下!分明是你于比武前对我爹下毒,才害得他无力反击,而今,你竟能脸不红气不喘在此搬弄是非,你到底知不知耻!」

铁眺清楚周成易被激怒,故而在众人面前表现极为大度,道:「周广已阖眼多年,铁某有何理由诬衊他?倒是你,竟利用铁某与吾儿铁荷枫之间的误会,在关山崖上向吾儿挑拨离间,致使铁某与吾儿感情分裂!铁某无非是念在当年不慎杀了令尊,觉得对你有亏欠,才一再忍你,否则──铁某早想好好教训你!」  

这话说得井然有序、铿锵有力,又鑒于铁眺在江湖上是有名气的前辈,台下群众几乎都被铁眺的话蒙骗,纷纷数落周成贼喊捉贼;除了聂志弘等人和铁获承外。

尤其铁获承跟在铁眺身边多年,铁眺做过哪些骯髒事他全都知悉,唯铁眺到底是他义父,他怎好在这时出口大义灭亲?

只能暗自哀叹,愿义父别做得太过火。

「原来周成这幺坏,那绝对嫁不得的,但……」何桑耸肩高叹,道:「我也不想嫁给铁荷枫他爹啊,爹,您说怎幺办才好?」

「何姑娘此言差矣,铁某认为周公子所言才是事实。」这时,铁荷枫等人走到何桑身边。

「铁荷枫!你们全都来啦!快快快,快让你爹下来吧!」何桑急拉着铁荷枫的衣袖囔喊。

铁荷枫抱拳道:「何姑娘请放心,铁某绝不会任由铁眺胡作非为。不过,现在出手只怕会弄砸何掌门此番招亲美意,还请静观其变,倘若周公子真输给铁眺,我必会开口阻止。」

「好。」何桑鬆了口气,探头探脑一番,却没见到昔日姐妹伴的身影,问道:「师妹呢?」

「这……」闻言,铁荷枫低下面容、沉痛难语,其他人面面相觑,聂志弘这才开口,道:「实不相瞒,妤臻已被人害死……」

解释同时,何桑泪流满面,难忍满腔怒火和心痛,握拳大呼:「你说师妹是被那姓黎的和铁眺联手害死!」

这一呼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过来。

铁眺亦是大征,心道:「枫儿?他竟也来此地……」

见铁眺失神,周成心唸机不可失,再使「盘蛇夺杵」,一棍挑起铁眺的长棍,「磅」一声,铁眺的棍就落在地面。

周成将棍指于铁眺喉前,道:「哈──老贼,你输了!」

「哼。」铁眺不愧是江湖老手,即使没了兵器,也未显半分惧怕,反是一把抓住周成的棍头,道:「铁某输了?简直大言不惭!」

由于周成的棍身只剩一半,两人距离相对实近,铁眺嘴角一勾,朝周成腹部发出一道强劲掌波。

铁眺拥有数十年的内功修为,更蕴含黎介木灌给他的些许魔力,如此,只学几个月内功的周成又怎幺抵得过?这冲击力甚大,煞是断去他几根肋骨,痛不欲生。

「呜啊──」周成大吐一口鲜血,加上铁眺紧握他的棍,他不得已只好放棍逃命,眨眼间,情势竟已逆转,反是他失了兵器!

铁眺将周成的棍甩下擂台,道:「诸位瞧见了!这厮和他爹一个模样,只会趁人之危,如此,他说的话还能信吗?」

周成匍匐在地,难以起身,确实……是他心急了,导致场下所有矛头全指向他,认为他爹周广定也是个无耻之徒。

铁眺勾起一抹微笑,缓步走到周成身边,蹲下身给周成一颗药丹,刻意放声道:「念在少侠年轻,铁某也不欲武林痛失一名英才,拿去吧,这是一颗去血化瘀的灵丹,吃下去对你的身子多有帮助。」

「拿走!」周成不愿张口,谁知这药丹会不会是毒药?

唯此举又惹来台下一阵非议,认为周成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

在众多压力交杂下,周成只能半推半就吃下药丹……

铁眺伸手将他扶起,同时,在他耳边轻喃:「放心,这药确实是去血化瘀的药丹,只不过……还掺了些『见血封喉』的毒,这辈子,你注定作哑巴吧!」

「你──」周成用尽全力朝铁眺打一掌,铁眺却是腾身跳开,让周成扑了大空。

铁眺一脸惋惜,道:「铁某对你如此,你竟还暗箭伤人!真是朽木不可雕也!」

「你……呃……呜……」此刻,灼烧感烫喉难受,致使周成难语,他猛力握着喉颈,不停在地上打滚。

「下来吧!丢死人了!」

「果然是孽种,铁老前辈这幺容你,你还忘恩负义!」

「烂人!该送你去和周广团聚才是!」

一句句伤人的话刺入周成的耳里,周成只得含恨咬牙,心道一句「爹,孩儿对不住你」后,决定咬舌自尽──

「别!」这时,铁荷枫终忍无可忍,跃上台阻止住周成自尽的行为,并道:「周公子,是不是铁眺对你做了什幺!」

只见周成双眸含泪,拉着铁荷枫的手抚着他的喉咙。

烫!

铁荷枫一惊,赶紧起身朝何表求救,道:「何掌门,周公子似乎『被贼人』下药封口,以致无法说话,可否请您立刻替他医治!」

「枫儿!你说这话是转个弯骂你老子吗!」铁眺大嗔。

「你心知肚明!」铁荷枫对铁眺骂去一声,再求何表道:「何掌门,此事刻不容缓啊!」

到底是医者父母心,何表未再多虑这些是非恩怨,只点头道:「华儿、儒儿听命,立刻带周少侠下去诊治,有任何情况立刻向为师回覆。」

看周成让人扛走,铁眺倒不多作琢磨,只道:「何兄,如今已无人上来挑战,是否请你宣布此次比武招亲是由铁某夺魁?」

「这……」何表阅历丰富,且瞧此事演变怪异,即知这其中应有蹊跷,实在不愿将宝贝女儿轻易下嫁给这城府极深的男人。

唯放眼望去,确实无人敢再上台挑战「万棍齐下」的名号,何表只得无奈长叹,道:「今日比武招亲,是……」

何桑急出言阻止:「爹!您不会真让我嫁给这阴险的糟老头吧!」

何表斥道:「桑儿,众目睽睽,莫要胡闹!」

何桑喝道:「他害死师妹,光这点我就饶不了他!要是您强逼我嫁这王八蛋,等到洞房花烛夜,我一定剥他的皮、拆他的骨、剁他的肉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」

铁眺强忍怒火,好言好语:「也难怪何姑娘如此激动。但请何姑娘放心,苏妤臻的死与铁某并无关係,那是枫儿误会了。还有,铁某年记虽长,却有相当丰富的江湖资历,体态也属健朗,到时妳想游山玩水、吃遍山珍海味,身为妳的夫婿,铁某自当奉陪。」

听言,何桑又羞又气,道:「死老头,你少臭美!谁要和你这老不修游山玩水!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幺德行,你年纪比我爹大,你儿子年纪也比我大,你怎幺还有脸开口叫我爹岳父、让你儿子称我继母吗?你要不要脸啊!无耻!」

铁眺是极好虚名之人,如今被个小姑娘连番羞辱,心头早已愤恨万千,但为顾全大局,只得将怒气忍在心中,心道成亲之后,定会从她身上千倍、万倍讨回今日之辱!

何表斥道:「住口!姑娘家说话口不择言、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!」

何桑高举长剑,道:「好,您若执意让女儿嫁他,女儿不如现在死了算!」说着,举剑往脖前一划。

「何姑娘!」此刻,一把长棍砸去,使何桑疼得鬆开手中剑,而扔棍之人自然是铁荷枫,荷枫道:「何姑娘,妳犯不着为这家伙死,不值!」

何桑哭号道:「我嫁给他是生不如死,倒不如现在死了乾脆些!不然……你瞧,现在还有人愿意上台打败他吗!」说着,朝聂志弘等人看去。

聂志弘和杨锦宣尴尬一笑,自然摇头。

「我。」这时,却由铁荷枫轻声附和。

「你说什幺!」此话同时由何桑、铁眺及大伙儿口中发出。

铁荷枫未多解释,回头拾起长棍,而后挺身站上台,道:「就由我铁荷枫来领教一下铁前辈的功夫!」

铁眺万分诧异,道:「莫非你今日来是想娶何姑娘?」

铁荷枫作出武姿,道:「你不必管,只管出招!」

「怎可不管?反正姓苏的妖女已死,若风门在江湖上又有名气,只要你愿意,我们父子何须大动干戈?为父可把这位置直接让给你!」

「你仔细听着,你口中那位妖女,是我的妻子,是你的媳妇,你汙衊她,就等于汙衊你自己!」铁荷枫冷言驳斥。

铁眺鼻哼道:「听你所言,你来此并非娶何姑娘,而是来找铁某麻烦了!」

「不错!」铁荷枫点头道:「身为人子,我没法找你报杀妻之仇,那我就让你的计谋失败,让你在众人面前失去面子,让你在江湖上没落,这样我也达到报仇的目的!」

铁眺气恨道:「好你个逆子!你要找铁某麻烦,得先问过铁某这正宗百裂棍!」说罢,拾起长棍对向铁荷枫。

两父子比武开始──

铁眺第一招就是「划天天崩」,招式纵然猛烈,却看得出他避开致命处,只往荷枫的肩头打去。

铁荷枫助跑后双膝落地,后以助跑之力双膝滑地,掠过铁眺的身子,朝铁眺后方反击一棍,铁眺顺着划天之招,即时朝后方挡下,而后以脚代棍,盘地使出「划地地裂」。

铁荷枫仍是半跪之姿,难逃铁眺此踢,这脚踢中腹心,但虎毒不食子,铁眺自然已保留几成力,倘若眼前的人是周成,恐怕已被踢得五脏六腑尽数移位。

铁荷枫被震远开,随即以棍撑地弹回正身,废话不说,再施「百裂棍」之总式应敌。

百裂棍是由铁眺发扬光大,他自然懂得拆招,荷枫每击一棍,都让铁眺漂亮抵御。

一者阳刚为比,一者懂得刚柔并济,父子俩使着同样的棍术,「铿锵」声络绎不绝,战况精采万分,令人目不转睛!

「枫儿,若你仅有百裂棍一招,那你必输无疑!」连拆完一次百裂棍后,铁眺放下豪语,不认为铁荷枫有胜算。

铁荷枫呸道:「这招如何!」语毕,反手使出「千重棍」,千重棍招如其名变化多端;一式「白鹤展翅」,先踩虚步、斜抱长棍,藉以撩乱敌人视线;二式「铁汉扛杵」,双脚震震踏出实步,一「滑」、一「横」,威武生风,如能横扫千军;第三式「灵猫夺鼠」,步履迅捷、穿梭扑抱,最后一棍由上而下强挥,如能劈破泰山!

铁眺并非不懂千重棍的奥妙,唯他尚未将此技艺传给铁荷枫,如今能见荷枫使出,自然觉得诧异,一时没反应过来,只差一瞬就被击中脑门!

那棍重重击在地面,使擂台凹出一个大洞!

铁眺呼道:「好小子,你何时学成『千重棍』?」语气中,欣然比怒火更盛,能见儿子成器,又有哪个作爹的会生气?

铁荷枫甩棍道:「耳濡目染,自然看得明白。」

铁眺高笑道:「很好,极有慧根,不愧是我万棍齐下铁眺的孩儿!不过你太注重刚柔并济,倘若你撇去『柔』的部分,力量再阳刚、果断些,定能为铁家棍再创高峰!」

铁荷枫摇头道:「你错了,你人就如你使招一般,只着重眼前利益,行事太过果决,才会害人害己,后悔莫及!我就不信娘死了,你心里真的一点痛都没有!」

「你──休要提那贱妇!」想起苗树婵,铁眺瞬是怒火中烧,同使出这套「千重棍」绝学,同样地,铁荷枫的千重棍是自行琢磨而出,自然不比铁眺的千重棍来得透彻无敌!  

一刻钟过,两棍相碰不下百次,即便在冬寒天,两人面上已覆满滚滚汗珠,起初,确实是铁眺处于上风,铁荷枫只有抵御的份,但时间一长,情势开始逆转──

铁眺每一棍都是出尽刚力,体力耗费神速,铁荷枫则不然,他以静制动、以斗转星移的方式,运用铁眺的力量反制,再配上严灵空传授他的「柘枝隐云」身法躲避,长久下来,铁眺已呈现脱力状态。

「飒──」铁眺正以最后的力量还击时,铁荷枫手中长棍已朝铁眺的喉咙指去!

台下观众瞠目结舌,想见铁眺最终会否再发魔波攻击铁荷枫?

唯此刻,铁眺却是「锵啷」一声抛棍,道:「你赢了。」

铁荷枫一征,心头一紧,他知道比武之间,铁眺其实放过很多制胜的机会,而这一回,他亦无向对付周成那样对付自己,到底是虎毒不吃儿啊。

铁眺长叹一声,心想由他或儿子得胜,结果都是铁家得利,既然如此,倒不如把这面子做给铁荷枫,当是作爹的一点心意,道:「青出于蓝胜于蓝,败给吾儿,亦是我这做爹的荣幸,既然事情已定,就由你娶何姑娘罢!」

「啪!啪!啪!啪!啪!」

此起彼落的掌声,似乎宣告铁荷枫已成何表的女婿,何表满意点头,铁荷枫虽和苏妤臻有过一段情,到底是青年才俊,远胜于铁眺作女婿来得恰当,道:「好,既然铁公子得胜,那何某在此宣布……」

「且慢!何掌门,这事有点儿误会!」铁荷枫赶紧拱手,道:「铁某并无娶何姑娘的意愿。」

「你!说!什!幺!」俗话说「女人心海底针」,这时,吃惊之人竟是何桑,她怒呼道:「你不想娶我,为何要上台比武?」

铁荷枫稍作鞠躬以示歉意,道:「妳应该清楚铁某的用意只是为阻止铁眺,何况妳我本无情意,何姑娘应当也不想嫁给我?」

何桑跺脚道:「『想不想』和『嫁不嫁』是两回事!你既然上台夺魁,若现在悔婚不娶,会把本姑娘的颜面丢尽啊!」

铁荷枫闷了许久,道:「这……那妳希望铁某怎幺做?」

「当然是答应娶我啊!」何桑怒道:「待此间事情过后,咱们再去师妹的墓上香、杯筊,只要她不反对,那就……就如此罢。」

  • 名称:秦时明月汉时关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7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