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身上有条龙全文阅读

翌日。严灵空为找寻解开失心疯之法而先行离去。

大伙儿除了藏、虞二人皆聚于大堂,杨锦宣挠挠鼻头,叹道:「陆剑湖是不是爽约啦?咱们还要回千鸟湖空等吗?」

辛痕摇头道:「其实我昨日在千鸟镇有遇上陆剑湖的亲信『刘可人』,她认得古仁景,就给咱们带了些话。但瞧昨日情况混乱,我就瞒着没说了……」

铁荷枫激动拉住辛痕,道:「带话?带什幺话!」

辛痕面有难色,道:「江湖门派『若风门』的掌门人何表,欲在近期办一场『比武招亲』,好给他的爱女何桑做丈夫;我记得你们说过,妤臻以前就是若风门的弟子,对吗?」

铁荷枫鬆开辛痕,道:「嗯,何掌门就何姑娘一个女儿,他年事渐高,若能早日替何姑娘觅得夫婿,便能放下若风谷的事务安养天年……不过这和陆剑湖有何关係?」

辛痕细语:「呃……听说令尊铁眺铁老前辈也打算参加。」

「哼!铁眺定是让大铁去比试,两家联姻,对他追求『虚名』多少有帮助,这家伙果真狗改不了吃屎!」铁荷枫越说越气,铁眺连亲儿的幸福都能牺牲了,那他拿养子「铁获承」的终身大事作棋子也不足为奇!

「不……你搞错啦。」辛痕笑得有些尴尬,道:「其实……呃……」

看辛痕支吾难语,古仁景索性插话:「铁兄,据陆剑湖探到的消息,要参加比武招亲的并非你说的铁获承,而是……令尊本人。」

此言一出,众人齐出惊叹,尤其铁荷枫吓到差些掉下巴,握拳道:「这老头的年纪都能做何姑娘的爹,不!做她爷爷都不为过!竟然这幺不知羞!」

聂志弘不解道:「咱们不是约好先对付黎介木吗?陆剑湖为何改变心意跑去若风谷?」

「前阵子,陆剑湖收到封匿名信函,让他前去若风谷相聚,陆剑湖虽不知寄信者为谁,但想黎、柳二人已和飞云山庄反目,来千鸟镇与咱们相聚也无意义,倒不如趁机找铁眺算帐,便逕自去了。」

聂志弘寻思片刻,道:「铁兄,妤臻和何姑娘情同姐妹,她在天上应该也不想令尊做这种事,反正咱们现在没个头绪,不如去一趟若风谷,除了阻止令尊外,亦可和陆剑湖商讨下一步。」

众人点头附和,此刻,仅有辛痕见古仁景点头后,才道:「各位,我决定留在山上,灵虹姐姐状况不稳,藏雷又是男人,总有些不方便的地方需要协助。」

聂志弘心有哀伤,无奈应道:「也好,灵虹便麻烦妳了。」

辛痕瞪去古仁景一眼,道:「不麻烦!和某个反覆无常的人相比,照顾姐姐我乐得很!」

「……山上风透,妳自己好生保重。」古仁景耸肩淡道,率先出屋。

「混蛋!」见状,辛痕跺脚大嗔,气恨地转身回房。

出山后,众人顺着路途经过「凤阳城」,但瞧身边物资充足,原无意愿入城。

「……仁……仁景……」

这时,古仁景耳朵一动,忽尔伫足于城门口,左右张望。

聂志弘问道:「发生何事?」

「有人在唤我的名字。」古仁景闭眸细听,那微弱的声音仍在发响。

众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似乎也听见那丁点儿的求救声,众人于四周查探之际,铁荷枫瞧见一旁废弃木柜有所动静,直囔:「何方贼人,休要装神弄鬼!」喊罢,击出精纲长棍,「磅」一声向上挑去,将位在上头的木柜击于空中──

「当心!」古仁景双眸一亮,运起白光于手,将那坠落的货柜轰成碎片,并俯身上前抵住碎屑落下。

他朝中心一探,大惊道:「韩!」

「徐姑娘?」铁荷枫深觉歉疚,道:「铁某心烦气躁,以致鲁莽挥棍,实在抱歉。」说着,和古仁景合力将徐韩从柜堆中救出。

只见徐韩全身上下皆有瘀伤,所幸筋骨未断、意识尚存。

但她强发冷汗,道:「好……好痛……」

「妳忍着些。」古仁景急以伤药替徐韩处理伤口,并给她一颗能去血化瘀的丹丸。

盏茶时间过去,那皱紧的脸蛋终于稍稍平下。

古仁景轻拭她的面容,心疼道:「发生何事,妳为何在凤阳城,还被人伤成这副模样?」  

「呜……仁景……」徐韩紧抓着古仁景的手,深怕放开就会天人永隔,没会儿,哽咽哭泣,难以启语。

「究竟发生何事?」鲜少见这性子大剌剌的姑娘啜泣成声,古仁景轻拍她的背,试图安抚她的情绪。

徐韩徬徨无助,倒抽口气道:「竹悔和子吾都……都出事了。」

「说清楚些!」古仁景大嗔。

「竹悔本是凤阳城人士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城中弹筝;可这回她没在约定时间内回庄,我担心她的安全,就和子吾来此找她。凤阳城大,我和子吾分头,他找城外,我找城内,结果昨晚我在附近找到这架古筝……」说着,从旁捡起一块破碎的木製空盒,上头只余几根断弦,已难瞧见古筝原本的风雅模样。

「竹悔向来把这古筝视得比命还重,她定是遇难才会弃筝于此……我情急去找子吾会合,刚好撞见他被黎介木打昏,才要上前救他,竟被黎介木发出的魔光轰中,他的力量太强,我只能拼命闪躲,一路被他追杀到城内……我痛得躲在木柜里不敢吭声,他大喊『魏子吾和叶竹悔都被黎某捉到黄石道,三天内若没前来相救,就準备为他们收尸』……喊完,才终于罢休。」

说毕,徐韩面色惨白,难掩生死交关的恐惧,古仁景心有不忍,轻握徐韩那颤抖不止的双手,她同样握紧仁景的手,道:「只有三天时间,就算通知大人也来不及,仁景,我求你,你和我一起去救他们好不好?」

不管如何,魏子吾和叶竹悔都是他过去的伙伴,古仁景岂会坐视不管?他道:「各位,请容我随韩离开,待事情结束,直接回关山崖会合。」

铁荷枫囔道:「铁某一同去,正好趁这机会找黎介木那王八蛋清帐!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黄石道地形险峻,不宜多人前去,况且有两名人质在他手上,人命关天,绝非清帐的好时机,还请铁兄体谅我和韩的立场,日后再谈报仇吧。」

「……罢了!那咱们就兵分二路!古兄,后会有期,注意安全!」铁荷枫失去过至亲挚爱,深刻体悟那种撕心裂肺的疼处,且他和魏子吾也算有点交情,因此,就不多为难古仁景,按照原先计画前去若风谷阻止铁眺。

分道扬镳后,大伙儿快马加鞭,经过几日路途,总算抵至若风谷谷口,综观四方,入谷人士已属稀少,看来比武招亲已近开始。

他们顺着印象中的路线来至若风门比武场,发现此处早已挤满江湖中人,比武招亲正要揭开序幕!

何表和何桑一同踏上擂台,何桑身着凤冠霞帔,上头红帘却未遮下,一张清秀脸庞清楚展现于众人面前。

由于何表强逼她面对终身大事,但要她随便嫁个陌生人她亦不愿,基此,自然要来亲自监督未来夫婿是什幺样的青菜萝蔔!

且看众人对爱女品头论足,何表轻咳数声,道:「承蒙诸位赏脸,这回比武招亲规则十分简单,一是未婚男性、二是无不良品行,只要符合上述二者的英雄都可提名比武。唯比武点到为止、不可杀戮,最终胜出者即是我何表的女婿,日后,若风谷的基业也将交付给此人!」

说到最后一句,更添得武客们兴致勃勃,心想能同时继承掌门,又能娶到如花似玉的美娇娘,那可是一生难求的福气啊!

待两父女退下擂台,比武招亲正式开始──

眨眼过,一名相貌清秀、身着不菲锦袄的男子纵身上台,他拱手道:「在下新科武状元『骆千军』率先献丑,还请英雄们不吝赐教!」

「好,俺来!」同时,一粗旷者踏着沉重脚步上台,相比骆千军风采夺人,这粗汉却仅穿一件短裤,上身完全裸露,胸膛两坨肥肉和腹肉直接摊在外头。

他用力拍胸,抖得全身肥肉震震,道:「俺乃苏州城的屠夫『庞牛』,废话不说,开始罢!」

双方面对面拱手,礼毕,庞牛拿出腰间「菜刀」,还能依稀见到刀上残有多年累积下来的油渍和血汙,他先发制人使出「屠牛刀法」,如宰牛般,直直一刀挥至骆千军脖前,说「屠牛刀法」是套武功,不如说是平常剁肉累积下来的功夫罢了!

骆千军抹嘴一笑,瞬是迈开脚步,拔出如柳絮般的细剑挡制,箝住菜刀之时,另一拳朝庞牛腹部击出。

「哼!别以为俺只会砍牛剁猪,如骆兄般的马,俺也同样砍得着!」庞牛加重「劈」之力道,竟在骆千军出拳之际,将骆的细剑「磅」一声劈成两半,同时纵身躲过一拳。

「庞兄好身手!」武器离身,骆千军不急不慌,腾步走至庞牛前方,朝那肥胸快速连击十二拳,庞牛本要挥起菜刀抵御,谁料骆千军竟出其不意,用力扯了庞牛那两边外露的乳头──

「哈哈哈──」场下煞是欢哄一片,主角何桑亦不禁跟着捧腹大笑,直至何表轻撞何桑手肘,她才赶紧立直身子,保持淑女气质。

庞牛「呜呼」出声,登时一愣,又羞又惊,猛地摀住胸膛,道:「好你个小王八蛋,一副仪表翩翩,招式竟这幺下流,俺……俺不玩啦!」

「承让。」骆千军抹嘴一笑,稍作拱手,目送庞牛下台。

何桑细语:「呼……好险是姓骆的赢了,若要本姑娘嫁给那暴露狂,整日听他杀猪杀牛不够,还囔喊着俺奶奶、俺爷爷的,本姑娘哪受得了?不过……那姓骆的也怪变态,爹啊,您真捨得把女儿嫁给他吗?」

何表心里也觉得彆扭,却紧扳严肃面容,道:「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无论最后胜出者是何家世、长得美丑与否,妳都不可出声嫌弃,乖乖给我嫁去,才不会被人说我若风门言而无信!」

何桑鼓嘴道:「哼!我又没想嫁人,是爹自己要举办这啥鬼招亲,我不管,爹最好保证胜出者合我眼,否则,本姑娘一哭二闹三上吊也绝对不嫁,要嫁爹自己嫁去!」

「妳真是不知轻重,罢了罢了,等结果出来再谈吧!」何表向来拿这宝贝女儿没辙,只叹自己老了、病了,而若风门历代又只传男不传女,他无非是担忧阖眼之时,这百年基业还无人接管。

若非有这层顾虑,他也不愿这幺轻率嫁掉爱女啊!

谈论同时,骆千军已被下一名人士击败,那人为江湖门派「忠贤堂」之副堂主-申猴儿。

申猴儿年约四十,形如猴,貌如猴,招也如猴。

单凭一招「猴拳」之抓、甩变幻和矫健的身手就让他顺利过关斩将,接连击败而后上场的七位人士。

何表满意道:「这位壮士倒是好功夫,足以胜任大任。」

「啊?」何桑无奈道:「爹,您没病吧!这猴仔人如其名,尖嘴猴腮,动作又和泼猴没两样,若是嫁他,不就等于天天和猴子作伴,只顾剥香蕉、拉着藤绳吱吱叫?哼!我不依!」

正当申猴儿抗敌同时,台下另一端也起了谈话,便是铁眺和他的养子铁获承。

铁获承奇道:「义父,您还不上场吗?难道您打算将体力保留到最后,到时,再来个一网打尽?」

铁眺不改高傲自大的性子,道:「你这下流想法套在别人身上还行,但我铁某人是何等人物,需要使这种小手段?你仔细看,至今上场的全是些耍猴戏的,哪里有资格让我『万棍齐下』出手?」

「义父说得是。」铁获承轻叹,其实对于铁眺参与比武招亲一事颇有微词,唯铁眺是他的义父,他又怎好忤逆义父的意愿?

又过一个时辰,申猴儿已因消耗过多体力惨败给下一人,那人曾参与过关山崖战役,为六虎帮之「虎霸」。

到此,何桑的耐心早被消磨殆尽,发怨道:「爹!您这消息到底是怎幺放的?怎幺来的不是马、牛、猴子,不然就是老虎、猛蛇,莫非咱们这若风谷要改名成动物谷吗!」

何表轻撚面上的八字鬍,苦笑数声,不知该如何回覆女儿之言。

唯虎霸的武功不容小觑,来来回回已解决十余人,却仍脸不红、气不喘,果真气如猛虎、势如破竹!

「唔……难道我真要嫁给这头老虎?瞧他这副死板板的模样,以后肯定是个大木头,不会讨我开心的。」随着时间过去,越来越少人上台讨教,何桑怅然若失。

「接下来,就由周某来领教。」这时,终于有位青年才俊站上擂台,他五官端正,相貌堂堂,年纪也顶多比何桑大个几岁。

见上此人,何桑欣喜道:「总算有个好看的家伙,希望别是个草包才好。」

那青年礼数周到,拱手道:「在下周成,是周家棍传人,亦曾在关山崖上比过武,虎霸先生,幸会。」

「周家棍?」闻此名号,铁眺高呼一声,心想:「周家棍的残种竟敢来此和我铁某抢女人!哼,看铁某等会儿怎幺送你去阴曹地府和你老子周广团圆!」

自与铁荷枫对招后,周成就不再坚持「周家棍法不与内功合练」之念,数月以来,他潜心修练内功,将其融合于棍法之上,如今刚柔同济、阴阳相合,使起招来顺畅有序,招招强而有力、棍棍精而扎实!

对不到十招,虎霸手中的九节鞭已被周成截成四节和五节两段,失了兵器,虎霸只好认栽,道:「人人都称铁家百裂棍为天下第一棍,俺虎子倒认为周公子这套『周家棍法』千变万化,技艺高超,就算和铁家百裂棍齐名亦不为过!」

「虎霸先生谬讚,承让了!」周成自信却不自傲,和虎霸行礼毕后,转而面向何表,道:「何掌门,晚辈今日之所以会来参与招亲,多少有些私心。晚辈希冀藉由两家联姻,同时光扬两路武功。唯晚辈愿以人格担保,若掌门肯把令嫒託付给周某,周某定会好好对待令嫒,绝不负她。」

周成自然不造作,台下宾客频频点头讚扬,何表亦觉满意,何桑更是心花怒放,道:「嗯,周成长得好看、武功也高、风度口条都好,可以嫁!」

唯众人肯定周成的话语却如千万支针刺入铁眺的耳,尤其虎霸那句「就算和铁家百裂棍齐名亦不为过」,更让铁眺雷霆大怒。

当年他用尽手段才除掉周广,让铁家百裂棍从「江湖双绝棍」成为「天下第一棍」,今日,又怎能忍受再次和周家棍齐名!

这是污辱!

铁眺难忍满腔怒火,在何表宣布结果前一刻,他逕自走上擂台,道:「孽种未免太过自大,当台下都没人了吗!」

何表父女煞是铁青神色,心想此人气势不凡应是高手,唯年纪似乎要比何表年长……

何表尽量保持礼仪,道:「敢问英雄,您……尚未娶妻吗?」

铁眺挺直胸膛,一副老当益壮,道:「铁某确实娶过妻,如今却已孤家寡人,如此一来,自当符合未娶妻的条件。」

何表无奈地撚撚八字鬍,咳声道:「那请问英雄尊姓大名?」

「铁某乃是『万棍』……」

「神!棍!齐!下!铁!眺!」未等铁眺说完,周成已对这杀父仇人怒嚎出声。

  • 名称:他身上有条龙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4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