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麻辣小军嫂 小说全文阅读

那卖艺三人组从三方包夹虞灵虹,灵虹拔剑施出「鸩饮剑」第一式「运日碧晏」,唯她尚未成年,力气不足,招式亦使得笨拙,才挥个几剑就让三人看出破绽。

谈曲者拔出藏于筝下之短匕,一举箝住虞灵虹的剑,另一红衣女子稍挥长袖綑住她的手腕,她才要从怀中拿出暗器脱身,那拿布袋者却已从她身后狠敲一击!

「唔……」虞灵虹疼得发汗,勉强以剑撑地保留意识,这时,那拿布袋的男子不怀好意靠近,道:「二弟、小妹,咱们先绑走她再作打算!」

「没问题!」红衣女子轻喝一声,和那弹曲者一同靠近虞灵虹。

无所适从之际,虞灵虹仰望四方,发现各个居民都怕惹上麻烦,只敢躲在远处窥看尔尔。

而那挺身青年靠得较近,逕自喃语道:「姑娘,妳就别死要面子,只要妳求在下一声,在下立刻请爹爹拿两百两银子给妳度过难关。」

虞灵虹犹如瓮中之鳖,但她并无做错事,又岂愿向恶人低头?

明明开口求助就能逃脱一劫,最终,她选择撇头不看那青年,纵是心寒,那双灵眸却不肯透出半丝脆弱。

那挺身青年拽拽嘴,心想这姑娘实难相处,他又何必花大把银子去贴冷屁股?便是退至后方和其他居民一同观看得了。

那拿布袋的男子奇道:「有个傻书生要帮妳赎身,妳还不知好歹?嘿嘿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!」

话毕,三人分别拿起绳索,準备綑绑虞灵虹。

「搭、搭、搭。」

这时,三声急促音瞬发,剎那间,那二男一女竟是僵直身子,面面相觑,怎幺也动弹不了。

不知自何时起,在四人身旁竟平白多了位年轻公子,那公子一脸玩味的看着三人,后走到虞灵虹身边,伸手欲扶起她。

虞灵虹试图自己起身,那公子却强行触碰她的胳膊,无视灵虹挣扎而将她扶起,方站挺身子,灵虹即与他隔开距离,和这人双目相视。

这一次的对望,令她毕生难忘……

那双如星般的深邃眼眸,纵是璀璨明亮,却隐约透出一种深不见底、难以言喻的忧伤……

「呵。」那公子笑出一声,虞灵虹转瞬醒神。

除了这双灵眸外,那公子身型高挑、胸膛挺直,留着一头俐落短髮,看来简洁大器;其貌更是俊朗超凡,昳丽如玉,说他堪比潘安、宋玉之颜又有何过?  

而他那身素白行装质料滑嫩、高贵大方,却不致华丽庸俗,实是上品。

「臭家伙!你对咱们做了啥!快给咱们解开!」那持布袋的男子不满大呼。

偏偏那公子瞧也没瞧他们一眼,只一把抓住虞灵虹的手,硬是将她带出海村,一路来到郊外。

那公子施力有顾分寸,步伐亦配合灵虹的脚程,灵虹虽挣脱不开,却也不致伤到她的身子。

「放开……」

这个词,虞灵虹说了至少二十次,那公子却似听不着般,仍面透玩味,继续拉着她向前行去。

「你再不放开,我便咬舌自尽。」

此话一出,那公子全身惊颤,终于停下脚步,转身道:「我就在想姑娘何时才有别句话,想不到第二句竟这样吓人?」

虞灵虹用力抽出手腕,道:「……多谢。」说罢,转身就走。

「啊?」那公子痴愣半晌,伸手叫唤道:「等等!」

「还有何事?」虞灵虹稍稍回眸轻问。

那公子外貌英姿俊朗、风采翩翩,从前让他救过的姑娘事后不是含情脉脉盯着他,便是缠着要向他以身相许,此后,为不想招惹麻烦,就是碰到生死交关之事,他亦宁愿见死不救。

而眼前这倔强女子和那些姑娘不同,碰上麻烦非但不开口,真的救了她也就道谢一句,这番种种反让公子对她起了好奇。

那公子鼻哼道:「姑娘是否搞错了?我出手并非救妳。反之,是想捉弄妳。」

虞灵虹蹙眉戒慎道:「……你想如何?」

那公子作思考貌,道:「还没想到。」

虞灵虹上下端视眼前人,心想此人多半是个自认俊俏,就到处拈花惹草的富家子弟,没多久,灵虹留下个鄙夷神眸离去,那公子却也没多加阻拦。

后续三日,虞灵虹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,可每每转身都是空无一人,思虑片刻,她趁黄昏之际以布网和绳索置了个陷阱,打算擒抓这名跟蹤者。

谁料陷阱尚未架设完,忽有一男人的声音在旁细语,道:「这玩意是用来捉我的?」

「你……!」此人来无影、去无蹤,忽地现在身边,虞灵虹下意识拔剑一挥,那人脚步也快,瞬即逃过一剑。

此刻,四目交接,又是那双如星般的深邃灵眸──

虞灵虹一怔,道:「是你?」

那公子扬起嘴角、风采如玉,拱手道:「姑娘,别来无恙?」

「为何跟蹤我?」虞灵虹举剑对向他道。

那公子倒也不紧张,从容应道:「我若不跟着姑娘,等想到要如何捉弄妳时,岂非找不到人了?」

「别跟着我。」姑娘家总有不方便的时候,想到这三日都被这人窥视着,虞灵虹只觉全身不自在,纵然此人曾有恩于她,却也使她产生厌恶!

见她面透彆扭,那公子直笑道:「姑娘此言差矣;第一,我和姑娘仅是顺路,且此路宽敞,谁说只有姑娘能走?其二,在下已刻意和妳保持距离,不该看、不该听的全都避去,此番用心良苦,就是怕姑娘以为我是个登徒子。」

瞧他说得义正词严,虞灵虹更觉反感,道:「你想如何,直说。」

那公子仰天笑道:「尚未想到。只怕在下要继续和姑娘『顺路』了,还请姑娘多多包容。」

「无赖。」虞灵虹气骂一句,再次转身离开。

又过二日,那公子仍跟在身后,只叹虞灵虹身法不高,更莫说骑马……

唯那人除了跟蹤外,确实没有踰矩动静,实难要求他离去,思虑许久,虞灵虹只好选择进城找客栈入住,如此,至少能待在没人见得着的空间里,获得半刻清闲。

那公子倒也没死心,就选在她隔壁房住下。

关上门后,虞灵虹鬆了口气,开始整理行囊和荷包,因为入住客栈是笔从未想过的开销,致使她阮囊突发羞涩;她坐在凳上拿起纸笔计算,心想要如何用仅剩的银子补好短缺药材,以再调配解药来换取盘缠。

半个时辰后,她将银子和单据整备好,才开门要出房间,正见那公子攀着客栈二楼的栏杆深思,方见上灵虹,立刻透出潇洒笑容。

「……」虞灵虹瞪他一眼即转移视线,出客栈往药铺前去,见状,那公子亦挺直身子,默默跟在她身后。

才出客栈几步,此刻,附近一民宅忽地传出激烈呼喊,甚有摔破锅碗瓢盆之声!

屋外更是聚集村民围观相望、大肆谈论。

「爹──救我呀──我不要被卖去青楼──爹──」

咆哮哭声从那民宅呼出,这一声,纠痛了虞灵虹的心……

她快步上前观看,从路人那儿听到,原来屋宅里住的是一对父女,那父亲嗜赌成性,不慎着了坑,只好跑去钱庄借钱而欠下大笔债务,如今钱庄讨债不成,欲将其女押至青楼卖身还债。

虞灵虹无法忍受这种「拆散亲人」之事发生,举剑欲去打跑这些债主,可她才要起步,一温暖手掌却拉住她的胳膊,另一手则压着她将拔剑的手腕,那施力者于她耳边轻喃:「此事与妳无关,妳凑什幺热闹?」

抬眸一望,对上那双灵眸,又是他!

虞灵虹终是不悦,怒道:「我做什幺又与你何干?放开!」

那公子不以为然道:「妳搞清楚,是那做父亲的爱赌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他当初敢赌敢借,就该清楚自己会有什幺下场!倘如妳去打跑那帮人,那对借他钱的人又公平幺?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愣怔半晌,心想他说的不无道理,便逕自从怀中拿出荷包,将仅剩的几十文钱倒出,道:「我替他还。」

那公子不屑道:「他一共积欠五百两银,妳这几十文钱连塞牙缝都不够。」

「磅──」

「饶、饶命啊──」

「爹──不要呀──」

两人对话同时,屋宅内又传出激烈惨叫,尤其那一声「爹」是含泪而喊,彻底刺入虞灵虹的心扉,她握紧拳头,心痛得无法言喻,莫可奈何下,她转身面向那公子,轻语道:「你救救她,行幺?」

那公子睁大双眸,百思不得其解,奇道:「妳自个儿碰上危难时是怎幺也不愿求人,为何妳会为这家人低声下气?她是妳亲戚?」

虞灵虹水眸蕴愁,摇头道:「骨肉分散是世上最残忍的事……我求你,你若有银子就先救她……这笔帐,我来日还你。」

「我若不愿呢?」那公子双手交叉置于胸前道。

虞灵虹惆怅得紧,抚剑道:「只好对不住债主,日后我再多补些利息,一併替他们还清。」

那公子简直不敢置信,激语道:「既不是妳亲戚,妳还替他们顶下债务?妳发什幺神经啊!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我若出事,便是世上少一人而已;可那姑娘出事……有她爹会为她记挂一生,两地相思……何其残酷?」

瞧见那倔强神情居然透出一丝凄婉,那公子煞是呆滞,他嘴巴微张,此刻,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……

「磅──」又是一阵脆裂声!

「你不帮?」此事迫在眉睫,虞灵虹心急一呼,不再等那公子思虑,迈步上前欲破门救人。

「等等!算我怕了妳,妳在这儿等着!」那公子用力拉住虞灵虹,接着上前一脚踹破屋门,只见屋内家具已是毁得毁、散得散……满目疮痍、残破不堪。

那父亲被人殴打得面目全非、血吐一地,怕是全身骨头已散了大半;而那姑娘被强行綑绑,一张俏颜哭得纠结,我见犹怜。

那公子瞧他们一眼,神眸倒没半点同情,只随手丢出一张银票,道:「这银票正好值五百两,把人留下,你们可以滚了。」

讨债群众与那对父女均是诧异,其中一人拾起银票一瞧,发现此票确实价值五百两银,有了银子,讨债人倒也乾脆,道:「算你们运气好,有人肯出钱英雄救美,诺,这借据送你啦,咱们走!」

「啪!啪!啪!」此行善之举瞬是博得满堂喝采。

那公子却不显愉悦,只往虞灵虹方向看去,谁知灵虹的目光根本没在他身上,反是面透同情,专注于那对父女的伤势。

对此,那公子莫名觉得怏怏,嘴里发出「呿」一声,无奈地替那姑娘鬆绑,后从怀中拿出一锭银两给她,道:「拿去给妳爹看大夫,顺便整理一下环境。」

「恩公……谢谢……谢谢您……」那姑娘感激涕泗,双膝直直落地,朝那公子又叩又拜,那公子甚是不满,道:「我还没死,拜什幺拜?起来!」

闻言,人人都误认他大器,行善事却不居功,纷纷朝他投以讚美之语,许久,人潮才缓缓散去;此时,虞灵虹抬眸和他相视一眼,和他点了个头表达感激。

见状,那公子才扬起笑容,正要上前应话,谁知屋内那姑娘忽尔拉住他,并细步走至他面前,有礼道:「恩公,请留步。」

那姑娘方值二八年华,样貌娇豔如花,虽比不上虞灵虹貌美,却比灵虹更具女子独有的迷人风情,她扭捏着婀娜身段,俏颜透出红晕,娇声嗲语道:「今日若没恩公相助,我和爹爹肯定完了,请您务必留下来,让我和爹爹煮一桌子菜答谢您。」

「不必!」那公子面透无奈,偏偏他最怕的,就是碰到这种缠人的姑娘。

虞灵虹静静看着二人互动,煞觉大奇,心想同样由他所救,他却对那姑娘特别厌恶?

那幺,倘能知道他为何讨厌那姑娘,或许就能如法炮製,好摆脱这家伙的纠缠!

只见那姑娘伸手轻牵公子的手,害臊道:「今日您救了我,我便是您的人了,以后就是做您的妾我都心甘情愿,请恩公让我随您去天涯海角,一路相依相伴,伺候恩公一辈子……」

这姑娘胆大如天,才认识没会儿就要以身相许,更惹得那公子恼怒,他用力挣脱姑娘的手,道:「住口,妳很噁心。」

「什、什幺?」人家好说歹说是个青春少女,就算称不上倾城绝色,但在此城也算数得出口的美人儿了,如今让那公子一口轻视,她自尊心受损,颤着双唇说不出话,待那公子踏出屋门,那姑娘更是用力「磅」一声将门关上!

那公子不以为意,只缓步走回虞灵虹身前,狡狯笑道:「这回我真帮了姑娘一个大忙,姑娘打算怎幺回报我?」当然,他并非要她回报,只好奇她会用何等方式应对。

为摆脱此人纠缠,虞灵虹定下决心,尽可能模仿那姑娘的神情和举止,先是挤眉弄眼、再是扭动身躯,以她这十四岁的思想,这已是竭尽全力的「妩媚」了。

唯看在那公子眼里,她丝毫没有半点风姿绰约,反像只歪掉的木头、跛脚的蠢鸭,差些让那公子「噗哧」出声;那公子倒也聪慧,岂会不知虞灵虹心里打什幺算盘?决定先不拆穿,继续看她「卖力演出」。

虞灵虹彆扭得紧,来来回回抿嘴不下十次,终于克胜心魔,伸手轻覆那公子的手,道:「恩……恩……」

那公子憋着笑意,正经道:「想『解手』就回客栈。」

「你……!」虞灵虹不悦一嗔。

「怎幺?」那公子一脸玩味地瞧着她。

虞灵虹甚是无奈,不停说服自己坚持下去,只要她故作缠人,那公子就会觉得她噁心,不再纠缠于她!

她深呼吸一大口气,才又续道:「恩人……您救了我……我便是……便是……总之,天涯海角……角……」

「都随我去?」那公子轻语。

「对。」虞灵虹鬆了口气,回答「对」比说那些难为情的话轻鬆百倍。

「与我相依相伴,一辈子伺候我,永不分离?」那公子再道一句。

虞灵虹心里开心,他把她要说的话都说完了,那她就只须再回答一个字-「对」。

「一言既出、驷马难追?」那公子再道一次。

虞灵虹透出笑颜,不疑有他,唯那「对」字才方发完,公子忽地越前一步,一手回牵住那白皙素手,另一手更踰矩地揽住那如柳般的纤腰,将她硬生拉到怀前,道:「好啊!咱们就来试试看。」

「无耻之徒!你做什幺!放开我!」剎那间,虞灵虹吓得花容失色,猛地扭动挣扎,这才发现,她竟怎幺也挣脱不开!

那公子方才才仗义救人,没人相信他是恶徒,因此,就算灵虹大声呼喊,旁人也无多作置喙,看了一眼便罢。

那公子发出诡谲笑意,先是鬆开她的手,却又没放开她的腰,后伸手摸上她的乌髮,再顺着髮丝抚至她的耳朵,最后朝她轻嗅一口,道:「是妳诱惑我、恳求我,我不过是顺了姑娘的意,怎幺变成我无耻了?姑娘,『一言既出、驷马难追』,很抱歉,妳──是我的人了!」

  • 名称:重生麻辣小军嫂 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3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