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堂金闺全文阅读

雪天谷下客栈内。冬阳微微映入,为雪山洗出一片新生。

那熟睡女子缓缓睁眼,才起身,即因宿醉犯起头疼,虞灵虹面有难色,素指轻揉太阳穴,试图抑住疼处。

「妳醒了?」藏雷已挂回假面,特地泡了杯醒酒茶给虞灵虹。

「雷大哥?」虞灵虹一愣,尴尬道:「你怎幺在我房里?」

且瞧她满面徬徨,藏雷苦笑道:「昨晚的事妳全忘了?」

「昨晚?」虞灵虹蹙眉寻思,心道:「昨晚我买了酒喝……然后……奇了,究竟发生何事,我竟想不起来?」

想破头仍凑不出丁点回忆,虞灵虹无措地和藏雷相视,道:「我……不记得了。」

「也罢。」藏雷面带笑意轻语。

且瞧他一副打趣,虞灵虹越发紧张,道:「莫非我作了丢人的事儿?」

藏雷掩嘴轻笑,道:「妳说呢?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迷惘万千,尤其看藏雷窃笑,更觉得自己定有作什幺难以启齿的事,顿是小鹿乱撞,慌了头绪。

藏雷上前轻挠虞灵虹的头髮,道:「傻姑娘,别胡想,先吃点东西,待会儿还要启程去千鸟湖。」

「……是啊。」千鸟湖三字意味着「分别」,虞灵虹转瞬失落,再没心思多想别的事。

「来,给。」藏雷拿出那曾让他揉烂的传信。

阅完上头文字,虞灵虹恍然大悟,道:「原来真是祭炎让你去找他?我以为……」

「以为什幺?」藏雷笑于心里,外观倒是装得糊涂。

「没有、没有。」虞灵虹猛地摇头,对于误会他之事深觉歉疚。

藏雷转正经道:「妳瞧见了,黎介木和柳希希已和飞云山庄反目,我必须前去协助大人。为避免他们查到宁雨阁所在地,妳还是别待在宁雨阁,回到聂志弘他们身边,我才能安心。」

知晓这番安排全是为她,虞灵虹心生感动,道:「我随你去。」

「不,妳有这份心意就够。」藏雷覆握虞灵虹的手,道:「让我没有后顾之忧,才能早些回来,好吗?」

「好。」有了确切答案,虞灵虹坦然面对分离;她害怕的从来不是等待,只要给她个期、让她不会扑空,就是等个五年、十年、甚至一生她都愿意等的。

她害怕的,仅是无止尽且没有答案的等待……

千鸟湖畔。聂志弘等人已在此处等候陆剑湖到来。

虞灵虹下马上前和众人会合,久别重逢,她有些胆怯,嗫嚅道:「师兄,还有大家……好久不见。」

「灵……灵虹?」朝思暮念的声音忽然萦绕在耳边,聂志弘整颗心怦然大作,剎那间,甚至以为自己入了美梦。

僵着身子缓缓起身、转头,和眼前女子四目相接,那一刻,他痴狂如斯,险些要将她拥入怀中,想让她知道,他对她的情意从未因分开而减少,甚至酝酿得愈发浓烈。

明知这一往情深换来的只会是揉人心碎的苦涩,他却心甘情愿为她牵挂、为她伤神,只因为思念她这件事,早已变成他生活中的渴盼,挥之不去,也不愿挥去。

唯才跨前一步,却瞧见她身后的藏雷,聂志弘煞是停步,苦笑两声,保持君子风度,笑如暖阳道:「妳回来了……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」

虞灵虹稍作鞠躬以表歉意,道:「让各位为我操心,灵虹实在抱歉。」

杨锦宣喜上眉梢,挠挠鼻头笑道:「人平安就没啥好道歉啦!灵虹,来,别站着说话,坐下谈,藏兄,一同坐吧。」

虞灵虹张望了会儿,道:「怎幺不见小痕、妤臻和仁景?」

几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片刻后,杨锦宣感慨道:「唉,古兄和小痕入千鸟镇探消息,不过他们……」

「他们?」瞧他欲言又止,虞灵虹好奇轻应。

聂志弘叹道:「实不相瞒,几个月前,小痕向仁景表明心意了。」

闻言,虞灵虹有些惊讶,却也乐见其成;藏雷则是若有所思,多半是为他那情如兄妹的徐韩感到惋惜。

唯见大伙儿面色发窘,即知事情不单如此,她道:「各位为何支吾起来了?」

「因为仁景拒绝小痕啦。」冯华榛轻拉着虞灵虹的胳膊,道:「仁景的态度十分奇怪,有一回我瞧见小痕囔着让仁景回答『喜不喜欢她』,但仁景只一再让她放弃,却不愿回答她那个问题。」

杨锦宣附和道:「嗯,杨某也瞧过一次,其实古兄真不乾脆,人家姑娘就要这答案,他却偏不说?」

藏雷和古仁景感情甚好,自是替他辩解:「仁景所为,应是担心伤到辛姑娘。」

「藏兄此言差矣!」杨锦宣摇指道:「你们有所不知,小痕得不到答案,久了,也乾脆不缠他啦,可他瞧小痕不理他,又去找人家姑娘说话,惹得她一颗心七上八下,没法平息。」

「诺,这回也是。咱们等陆剑湖也等了几日,小痕觉得心烦,想去千鸟镇走走散心,古兄偏说担心她孤身会有危险,硬要跟着她去,小痕怎幺甩也甩不掉。唉,不是说拒绝就不能当朋友,至少给人家姑娘一点时间调适嘛!像古兄那种作法,小痕迟早被他弄到发疯!」

虞灵虹锁眉道:「仁景不像会玩弄姑娘家感情的人,怎幺偏对小痕如此?」

「谁知道?」众人长叹,感情终究是两人之事,其他人只能雾里看花。

虞灵虹道:「妤臻呢?」

聂志弘悽苦道:「在咱们分别后没多久,妤臻就让人害死了。」说话同时,可见一旁的铁荷枫面色铁青,早已怒不可遏。

听罢苏妤臻遇害种种,藏雷嚥下一口水,本以为让虞灵虹跟着他们,就可减低她碰上黎介木的机会,谁料他们此番前来就是找黎介木报仇?果真人算不如天算!

罢了,既然天命这幺安排,藏雷只能坦然应对,道:「只怕你们的计画有变,黎介木和柳希希已和飞云山庄拆伙,如此一来,断断不可能来关山崖相聚。」

「哟?不愧是隐十仕中第一高手,能够猜透奴家的心思。」

说人人到,那妖媚女子柳希希不知是何时来至,她以薄袖攀着树枝缓缓着地,脚步轻踏如能生花,好似仙子降世,妖娆明媚、婀娜多姿。

她以袖子轻拂颜面,挑逗意味十足,道:「可惜你只猜对一半,甭忘了,奴家对严灵空一片真心,许久没见到他,奴家是思念他思念得心肝儿都要碎了呢,如今知道他的爱徒会在这儿,怎可能不把他掳走呢?」

「掳我?」聂志弘举剑瞪视这疯女人,道:「谁找谁算帐还不知道!」

铁荷枫亦是举棍大挥,煞是赫赫生风,厉声道:「黎介木那妖人躲哪去了,叫他滚出来!」

「奴家又不欠你,干嘛和你说呀?啊,奴家听说铁兄弟丧了妻子,嗯……」说着,柳希希上下打量铁荷枫的身材,轻启朱唇指点:「脸蛋是差了点儿……嗯……不过体格倒是健壮,呵呵,勉强算你过关,这样,你陪奴家度过一夜春宵,奴家就和你说。」

「满嘴淫语,知不知羞!」铁荷枫再耐不住性子,上前就是一棍硬挥,风声寥戾大作,力道极猛。

柳希希身段柔软,俯身躲过此击,她稍微拨整头髮,鼓嘴道:「铁兄弟这幺粗鲁对待大美人实在不及格呀,让奴家教教你什幺叫『怜香惜玉』吧!」说罢,那如秋波般的媚眼转瞬充满杀气,她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鞭,硬是缠住荷枫的精钢棍。

比力气她自然比不过铁荷枫,故在缠棍同时,柳希希抽出怀中叶片,将妖气集于叶片之上射出,那叶片如铁蒺藜般锋利无比,荷枫难以躲避。

「轰──」同时,聂志弘造出火燄烧光那些暗器,道:「柳希希,妳只身一人不可能敌过咱们,快交出黎介木的下落,咱们还能饶妳一命!」

「是呀,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奴家,奴家好可怜哪,不过……奴家可不是吃素,能让你们欺负着玩的!」说着,她用力抽回鞭子,立刻咬破手指,将鲜血抹上鞭身,接着朝地用力「刷」一声甩去。

一条裂缝「磅」声开启──

那形似鸟、状如鸠、音若喝,且具有惑人能耐之「灌灌」妖兽再次出现,且这回不只一只!

灌灌群同时展翅鸣叫,白波横生,朝在场众人纷纷发去。

大伙儿忙着挥舞手中兵器抵御声波,致使无暇理会柳希希,这时,柳希希媚笑一声,心想时机成熟,立即结起手印,道:「惑乱诀──」

字出雾出,靛紫青红之光乍现,这回範围裹得甚大,众人无一倖免!

「惑乱诀」得使中术者重温此生经历过的悲苦情事,藉此磨人心志,实是个恶毒咒术。

只见众人受到幻术侵扰,纷纷抱头哀鸣,沉浸于伤心过往。

聂志弘忆起范津、赵晓芝之死,冯玉珊因他出家为尼……心上人与别的男人亲暱,以及被人指证为魔……等,众多伤心事一同袭上,他泪若雨下,半跪于地,久久不能自己。

其他人亦回忆起至亲、挚爱死去之景,冯华榛想起陈婆婆被人活活饿死、杨锦宣回忆着莫馨莲与狐妖玉石俱焚之状,铁荷枫的脑中更浮现绣儿被铁眺一掌毙命、苗树婵和苏妤臻死于火场……

回忆往往是最磨人的利器,自古以来,几人能逃?

藏雷亦中了术,他此生最伤心之事,便是当年与虞灵虹在忘忧湖畔分别……

「灵虹……」藏雷缓缓呢喃,一想到虞灵虹,心里一个声音将他拉回现实,道:「糟了!灵虹!」

藏雷最先逃脱惑乱诀的侵扰,第一时间即寻着虞灵虹的身影,心想她身上有回魂癸梦的效力,万万不能受到刺激啊!

唯防不及防,在场众人虽饱受煎熬,但没个如虞灵虹那般已几近崩溃,只见她全身蜷缩颤抖不止,面上覆满冷汗和泪水,她双手紧抱着头,发狂似的抽咽,喘吁到呼吸困难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杀他们……走开……」现在的她只看得到一个噬血魔鬼,那人不停御使手中的双环刃,每挥一刃,就有一人倒入血泊中,门中厉害的师伯、师叔接连染血倒下,年纪与她相仿、甚至比她年幼的孩子均没逃过厄劫,扑鼻而来的血腥味、耳里充斥「救命」和哭哇声……

接着,那人胡丢火炬,祝融大火将房子和死尸烧得焦黑,剎那间,眼前尽让鲜豔红光覆盖,凄惨如斯──

「灵虹!那是幻觉,快醒过来!」藏雷急着呼囔,并奔上前试图拥抱虞灵虹,这时,那妖媚女子却挡住他的去路,笑道:「耶?藏大侠都自顾不暇了,还有时间英雄救美吗?」

说罢,一掌如莲花开放般朝藏雷胸膛打去,藏雷防不胜防,吐出大口鲜血,摀胸道:「妳……」

柳希希看着手掌,挑眉道:「奴家就觉得奇怪,凭你原来的力量,怎可能被灌灌那种低等妖物缠得脱不了身?原来你身上的力量都被封住了?」

「妳要我怎幺做都行,快解开她的咒术!」藏雷心急如焚、咬牙怒吼。

「甭急,这位虞姑娘向来独立,受点惑乱诀死不了的。」柳希希并不知「回魂癸梦」,更不知它所余下的效力,但能见个美艳姑娘慌张失色,她自然乐得开心。

莫可奈何下,藏雷将青雷剑拉至眼前,与凌厉双眸折出一道耀眼光线,没会儿,暴戾之气煞是从体内爆出。

那杀戮之气如条黑龙盘踞于空中,快速迴旋致使气流黑浊混沌,交织出一阵龙捲飓风!

柳希希花容失色,大嗔:「你疯了!你的力量已被封印,还强行催动魔力,不怕魔元毁去吗?」

「去死──」那双深邃明眸已被血丝覆满,天上亦已被黑暗笼罩,仅剩一大片乌雷云,就这幺朝柳希希发去!

「藏雷!停手!莫使用『黄泉擎海』!」

间不容髮之际,十六道剑光忽然从天而降,先是破去藏雷造出的黑龙雷云,再一举坠下毁掉柳希希的惑乱诀和灌灌群。

「呜啊!」力量反噬得她呛吐鲜血,柳希希抬头一望,正见那此生唯一让她心动的男子御剑降临,他降地后,一手直压着藏雷的身子,试图把魔力引回他的体内,以防他力量枯竭而亡。

严灵空破去惑乱诀后,紫红光顿是一扫而空,只叹惑乱诀毁去的一剎那,虞灵虹方见辛德望将凌厉目光扫到自己……那一刻,她「啊」的一声惊叫──

用以修复身子的梦,终究是破了。

她眼前一白,全身脱力朝身旁倒去,同时,一个身影箭步上前将她拥住,那人正是聂志弘。

聂志弘亦方从咒诀中逃出,还没得及调适情绪,但见虞灵虹面临危险,当下,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保护她!

他挂着满面泪水不擦,却先轻拭虞灵虹脸上的泪,道:「别怕,师兄在这儿,别怕……」

「严灵空!」柳希希笑得痴狂,道:「你到底是在乎奴家,知道奴家有难,就赶紧出手阻止藏雷杀我?」

严灵空无暇理她,仍以手压着藏雷胸膛。

看这男人再次忽视她,柳希希难忍雷霆之怒,朝严灵空「刷」一声甩去长鞭。

「锵锵!」杨锦宣和铁荷枫即时上前护住严灵空,待到那股力量完全回到藏雷体内,严灵空才鬆了口气,起身道:「你们退后,此事让为师处理。」说着,缓步朝柳希希靠近,直到彼此之间只剩一步距离。

柳希希欣喜地打开怀抱,道:「情郎,你终于肯回心转意,要接受奴家的心……呜!你──」话未说完,一剑已贯穿柳希希的腹部,而那一剑正是严灵空所刺。

柳希希不敢置信的瞪着严灵空,咳血道:「为什幺……当日你能留我,为何今日……竟要置我于死?」

严灵空仰天望着苍穹,道:「上次是因为云仙阻止我,且瞧姑娘是个可怜人,我才留妳一命,想不到妳竟变本加厉,多次伤我身边之人!瞧,这回天空云朵并未聚集,便表示……妳罪不容诛!」

「你……你好狠心,杀我就罢,竟然……还在我面前提别的女人……我不甘……不甘心!」柳希希梨花带雨,用尽全力拽紧严灵空的衣襟。

「师父!当心!」聂志弘高呼一声。

严灵空举手阻止聂志弘等人靠近,丝毫不畏惧眼前这恶毒之女。

柳希希双眸瞪得极大,残喘道:「你这负心汉,我柳希希诅咒你……畸零一生,最后……众叛亲离,死于至亲、挚爱手中……我要你深刻体会这种滋味……哈哈──哈哈哈──」

「我诅咒甚多,还差姑娘这个幺?」严灵空似自嘲般苦笑,见此,柳希希绝望地鬆手,终是无枝可依,化作一片柳叶,再眨眼,叶子化为灰烬,随风飘逝。

  • 名称:玉堂金闺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2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