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灵梦叶罗丽全文阅读

解决幽冥寒蟾后,藏雷默默将紫竹攀云配回腰间,他轻闭双眸,语气略透悲哀,自语道:「我的箫声……真比堂堂十神还要恐怖?」

「恩……恩公!」另一头,一见寒蟾倒地不起,林威夫妇如同看见一线曙光,努力奔至藏雷面前,奔跑期间不停发出「锵啷」的脚镣撞击声。

那对夫妻双膝落地,朝藏雷又叩又拜,道:「多谢恩公救命之恩!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啊!」

「要救你们的不是我,你们毋须答谢,起来。」藏雷本已不悦,再看这些繁杂礼数更是火冒三丈,他挪个身,不让他们朝自己跪拜。

林威夫妇相视一眼,心想这类的大侠或许都不喜居功,便也没放在心上,相互搀扶而起,唯寒蟾虽败,他们俩却仍是鬼身,要不快些离开鬼界,迟早会被捉回去「淩虐」!

为请藏雷救他们逃出生天,林威发挥贪商本色,以三寸不烂之舌夸讚道:「嘿,林某生前曾耳闻有侠士能以『乐音』作为武器,原先还有些不信,想不到今日竟能亲眼见到,林某对恩公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!」

这奉承的话不说还好,一说便深深刺到藏雷的心痛处;林威所言,是指以「内劲」化作乐音,自然可作为武器……

而藏雷方才已将全力施在霸纹扇上,后来的箫乐就纯粹是首曲子,误打误撞逼昏寒蟾,全因箫乐太过难听罢了……

看藏雷闭口不语,林威便继续滔滔不绝,道:「此曲威力无比,可说是惊天地、泣鬼神,恩公的武功真是太让人……」

「……闭嘴。」以另个角度来说,这曲乐确实惊天地、泣鬼神。

藏雷羞怯地无地自容,握紧拳头,转身背对他们,深怕一个冲动会想痛殴这只臭鬼一番!  

他咳个几声,努力稳好情绪,将碰上巧儿之事告知两夫妻,后带他们来到与仲相约之地等候。

一段时间过去。

「卿──」

一声脆响发出,地面忽地乍现一道白清太极阵,没多久,有三个人影同时现影,一老、一女、一幼。

「雷大哥!」女子的面容才方在眼里清晰,她已扑进他的怀中,伸手将他搂住。

藏雷愣怔瞧着怀中之人,正是让他挂念万千的虞灵虹,没想到才短短来鬼界几个时辰,他对她的思念竟也如浪潮般汹涌而至。

他伸手回抱住虞灵虹,轻语道:「妳怎幺来了?」

虞灵虹眼眶湿润、娇颜泛红,语带歉疚道:「英俊宫主说你受了伤,我实是不放心,便请他带我来了,你还好幺?可有哪儿不适?」

「等等,妳……妳说他英俊!」藏雷呆傻片刻,瞠大双眸不敢置信。

虞灵虹疑惑道:「……有错幺?」

藏雷并不在意自己相貌是否俊朗,但听心上人称讚别的男子,甚至是个满面皱纹的年迈老头,叫他如何不吃醋?

看藏雷吓得无法合上双唇,双眸更如喷焰般骇人,仲得意地抚起长鬚,一脸玩味道:「嘿嘿,雷小子,男人要有风度些,别和我这老骨头过不去!」

「巧儿!我的孩子……娘总算见到你啦!」另一头,林氏一见爱子回到身边,即刻把他拥入怀中。

巧儿如愿和爹娘重逢,亦嚎啕大哭起来,粗喘着气道:「娘……爹……巧儿好想你们啊!还好有大哥哥、大姐姐和英俊宫主相救,不然……呜呜……」

「等等!你也说他英俊!」藏雷百思不得其解,前有箫音被嫌,后有老头子的样貌被夸,他心想,难道自己的审美观真和别人与众不同?

巧儿呆傻地抓头道:「姆……他就是英俊,不叫他英俊宫主,那还叫他什幺?」

看藏雷蹙紧眉头,满面疑惑,仲得意哈笑数声,道:「嘿,雷小子,说你聪明,一碰到心爱的娃儿,思考能力马上就没啦!」

藏雷满目火光蹬向仲,仲摆手道:「行啦,别用哪种眼光看本宫。本宫只是跟他们说,本宫的道号叫『英俊』,嘿嘿,那他们不称本宫英俊,还能称呼啥?」

「你……」藏雷双肩瞬是无力,无语到极点。

成功戏弄到藏雷,仲像个顽童般捧腹大笑,道:「这是方晨以前教本宫的招数,如何,好玩不?」

藏雷慨歎数声,道:「……罢了,言归正传,需要晚辈随您一同去见阎王吗?」

此话一语双关,仲旋即摆正神色,道:「呸呸呸,活人见什幺阎王,让本宫带他们去得了,你们赶紧回阳间,以后没事别再来啦!」

藏雷拱手答谢,将霸纹扇交还给仲,仲亦把青雷剑还予藏雷,此刻,虞灵虹双眸紧盯霸纹,心想聂志弘一心蒐集神器,而今有机会得到却与它擦身而过,实在有些可惜。

思虑片刻,她终是开口道:「英俊宫主,请问……」

「他叫『仲』。」藏雷在旁冷补一声。

见状,仲不禁噗哧出声,道:「你个小子醋劲怎这幺大?女娃儿,以后妳可要当心些。」

虞灵虹面泛羞赧,尴尬难语。

仲挥挥拂尘,道:「行啦,来,妳想问些什幺?」

虞灵虹拱手道:「不知您可否将此物割爱给晚辈?」

仲直摇头道:「没法子!这是本宫要送给方晨的东西,你们想要,就去找他的转世,请他助你们一臂之力便是!他那人很正派,用于正途,他肯定会帮的!不过……嘿嘿,方晨生得很俊,娃儿和他靠近时,当心雷小子会吃味哟!」

一连被这老头子调侃,藏雷尴尬地挠挠鼻头,抿嘴不语。

虞灵虹亦带羞涩,道:「晚辈明白了,多谢……」

此刻,巧儿悄悄地从藏雷腰间把啸夜偷回,将啸夜驹双手奉上,并露出如暖阳般的天真笑容,道:「姐姐,妳想要神器,巧儿就把啸夜送给妳!」

「死小鬼……就说你老人装淘气,为老不尊!」藏雷撇嘴碎念。

听藏雷发出醋话,虞灵虹更显尴尬,反是仲在旁笑得合不拢嘴。

看虞灵虹迟迟不收,巧儿再次撒娇道:「姐姐,这东西咱们都用不着,就当是回报姐姐和哥哥的恩情吧!爹、娘,你们说是不是?」

此物只能穿梭鬼界,谁想留着触霉头?只见林威夫妇点头如捣蒜,道:「是啊!恩人,你们就收下吧!」

「谢谢。」虞灵虹莞尔一笑,不管如何,能多得一样神器便是好事,于是她欣然接受,心想日后与聂志弘重逢时,再将方晨之事一併转述,以一同去找寻方晨的下落。

结束一场「醋剧」,藏雷无奈地拱手,道:「耽搁不少时间了,咱们就此话别吧,灵虹,待会儿我召唤啸夜驹,妳闭上眼,把自己交给我便是。」  

「……好。」虽对马有所余悸,但这是唯一回人间的方法,虞灵虹只能点头答应。

「慢!」仲忽地发出一语,严肃道:「小子,啸夜驹一次仅能乘坐一人,如何同时带你们二人回去?你们俩商量会儿,一个骑啸夜,另一个由本宫开阵送回人间。不过……本宫不保证这传送阵能把你们送回原位。」

「这……」藏雷眉头紧锁,寻思:「灵虹畏马,怎能让她一人独骑?但放她一人入阵,万一被传到离宁雨阁很远之地……嗯……」

思虑片刻,藏雷道:「这样吧,请仲宫主将我们俩一同送回人间,就算无法回到原位,至少是在一起。灵虹,妳认为呢?」

「好。」倘若可以,她也不愿与藏雷分开。

「嘿嘿……小俩口感情甜蜜,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!」仲满意地拂鬚道:「那本宫就好神做到底,开阵送你们一同回去,日后好事成了,记得请本宫喝杯喜酒啊!」

闻言,虞灵虹满脸通红不敢抬头,藏雷则拱手答谢,道:「承宫主吉言,对了,晚辈託您『开天眼』之事……还请您务必记得。」

「此事包在本宫身上!留神啦,本宫要开阵了!」说罢,仲剑眉蹙起,再次以拂尘作画,将空间划出条裂缝,并在缝中刻着凡人没法解读的仙文,随后阵阵银光与裂缝形成共鸣,将藏雷和虞灵虹一举吸入──

经过一阵空间流动之感,两人终于踏到实地,他们双双睁开眼眸,现下仍是夜半三更,天际一片昏黑,繁星闪烁,一阵微风吹来,洗涤心灵。

身旁除有绿林相伴,眼前,还有一座广阔大湖,放眼望去彷彿没有尽头,池水清澈映光,水波平缓清漪,一轮月影照映在波涟之上,优雅而淡柔。

闻着此味、听着此声,望着此湖──彷彿能令人忘却世间所有烦忧,唯此番美景却深深触动虞灵虹心上每一丝、每一吋……

只见她那张绝世美颜神情凄婉、灵眸含水,直直盯着周遭情境,许久,喃喃发出声音,道:「忘……忧……湖?」

藏雷默默看着佳人,自然察觉到她的神情变化,道:「望湖忘忧……嗯,这湖确实配得起此名。」

耳边方响起藏雷那动听的嗓音,虞灵虹立即醒神,鬆开藏雷的手,面透哀伤与歉疚,道:「雷大哥,实不相瞒……过去,我和吴赖来过这儿,甚至……我们便是在此分道扬镳……」

虞灵虹芳龄十二时,相依为命的亲舅舅因病去世,她顿时失去依靠,孤苦无依;尤其舅舅死前并无留下太多银两,为求生存,她开始学会以摘野果、捕猎等方式充饥。

由于她以往曾多次趁舅舅不注意时偷翻《毒经残册》,故而对毒有基本认识,后来舅舅过世,直接将《毒经残册》交予她,有儿时的底子在,没多久,她已全部学成。

唯这些毒方和解药均为毒门机密,纵然毒门已灭,她也不愿出卖,爰此,她只好调配诸如解「蛇毒」、「蜂毒」等常见解方做为买卖,勉强挣些银两,以致日子不算难过。

然而,她学习毒术真正的目的并非过日子尔尔,最重要的──是向辛德望报仇!

她告别故居,孤身踏上江湖路寻找辛德望的下落,为节省开销,每到镇上,她从不住客栈,最多只买个馒头果腹。

只叹她长期把仇恨积累于心,加上在毒门灭门前,她常受彭系、虞系中人看轻,使她习惯武装自己,在心上建立一座高墙,渐渐地,语气和面色趋于冰冷,不擅与人交际。

唯她外表看似冷峭独立,内心却深受当年灭门情景所害……午夜梦迴,她时而梦到那血光漫天的情景……然后惊醒,惊醒后,却没个人可以拍拍她的身子,告诉她、安慰她「别怕、别怕」……

她能做的,仅有默默望向月光,孤单撑过寂寥,于是,她心里其实一直渴望有朝一日,得有亲人、朋友相伴……不再孤苦一人。

颠沛流离一年多,随着年纪和历练增长,纵然才十四多岁,虞灵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,而她因长期露宿野外引留病根,更致面色偏白,活脱脱是个天生丽质的白皙美人。

某日,她来至名为「海村」之地,打算再卖一些解药挣钱。

「啦啦……啦啦──」此刻,不远处正有两男一女组团卖艺,那红衣女子负责唱歌、那两男一者以古筝奏曲,另一者身形最为粗犷,负责备好布袋,準备向村民讨赏。

那女子声沉如鲸,奏曲者时常落拍,两人的表演差强人意,没法吸引群众伫足,最多仅有两三人在旁观看得了。

唯虞灵虹从前就特别喜欢听曲,纵然曲子不甚入耳,她仍选择迈步上前,靠近些去听。

曲罢,那拿布袋的男人开始向村民们讨赏,那些村民脚上功夫一流,逃得甚快,没一个丢钱。

那男子不悦地呸了口水,后缓缓走到虞灵虹身前,灵虹本已备好十文钱,谁知才要投入,那男子却一把抓住她的手,不屑道:「小姑娘,这曲咱们练了十多年,妳只给这幺点儿,把咱们当乞丐不成!」

虞灵虹用力把手抽回,以往看过不少卖艺,打赏均是随意,这回却碰到这样强硬粗鲁之人,她顿是不悦,冷道:「……要多少?」

那男子抚颚道:「一个音,一两钱;方才那首曲子少说也有百个音,且唱曲和弹曲的还得分开算,这样吧,瞧妳也不是有钱人家,就收妳两百两。」

「没钱。」虞灵虹眉头深锁,快语应道。

「没钱──伙伴们!来啊!这娘们想听霸王曲啊!」那男子高吓一声,另外那一男一女同时围上,摆明看她孤身,欲趁机欺负她。

虞灵虹不甘示弱,举剑準备应战。

此刻,有一名似书生般的瘦弱青年看不过眼,挺身道:「住手,仗着人多欺负个姑娘家,算什幺英雄好汉!」

「唉哟,小子想英雄救美?」那拿布袋的男子步步逼近青年,同时,用力扯下胸前布料,那厚实胸膛上烙满大大小小、深浅不一的刀痕,瞧来并非善类。

那青年嚥下一口水,抱紧手上的书本,冒汗道:「你耍……耍流氓?」

「没你的事,给你三声时间,滚!」那拿布袋的男子呸了一口水,后捋起袖子,结实的肌肉上亦烙满疤痕。

「你……你别乱来!」那青年吓得双脚颤抖,却是颇有义气,还撑在那儿不动。

见状,虞灵虹轻叹一声,虽说青年没法帮上忙,可她仍感激他挺身而出,只叹灵虹许久没与人交谈,剎那间,竟不知该如何言谢,只道:「与你无关,走。」语气冰冷如霜,让人不寒而慄。

那青年并不知悉虞灵虹的性子,只以为自己好心没好报,转瞬恼怒,手指着灵虹斥责,道:「姑娘,在下好心帮你,妳怎幺这样说话!」

虞灵虹蹙眉,思虑片刻,再道:「我不需要人帮……你走。」

看这情势,她分明需要人帮,可那青年已认定这女子瞧不起他,便是踹了地皮,转身道:「妳跩什幺啊!活该让人欺负!被欺负死算了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自知表达有误,却也无心再与青年解释,便逕自转身,独自面对那三名恶徒!

  • 名称:精灵梦叶罗丽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1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