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小说全文阅读

洞里,古仁景全身脱力瘫软在地,处境如同待宰羔羊。

「嗷呜!」白雾散尽,多垩挥舞狼爪,高吼:「本座给你方便,你竟敢给我耍花样?看本座怎幺弄死你!」

牠一爪擒紧古仁景脖颈,本欲将仁景扔入那冒泡的沸水中,可迟疑片刻又停手,牠贴近仁景的面容,朝他脸上吐出臭气,戏谑道:「烹了你未免便宜了。」

「澎!」多垩将他重摔于地,后从小啰喽手中拿过一把封魔针……

第一支……

第二支……接连刺入古仁景体内。  

「啊──」肺腑百结、血肉翻腾,古仁景凄厉嚎吼,全身冒满白烟,烧烫程度堪比沸水,身子更像要爆炸似地膨胀、收缩、膨胀、收缩。

「啧啧,好听,真是天上乐章!」多垩满足地抓起古仁景的头髮,拍拍他的脸颊,道:「封魔针的滋味不错吧?你现在体内已有三支,接下来……嘿,把这一大把直接插入你的脑袋,不知你的头会不会瞬间『蹦』一声爆炸,嗷呜,那画面定是美呆啦!」

说着,一把银针用力向下插──

「轰!」

间不容髮之际,一道鲜红焰火如凤尾般袭来,多垩呜呼一声,烫得鬆手,使古仁景和封魔针一同摔落于地。

「仁景!」那发红焰者奔到古仁景身旁将他扶起,急道:「撑得住幺?」

古仁景眼前一片血红,看不太清眼前人的模样,只认出其声,道:「志弘?」

「是我。」原来聂志弘一发现古辛二人出山,便下山寻他们的下落,方才终于在洞外找到辛痕,从她断断续续的泣语中得知前因后果,旋即入内协救仁景。

「小……小痕呢?」

「放心,她没事,你先歇着,这儿交给我!」聂志弘轻轻放下古仁景后,举剑对向多垩,炯炯双眸如要喷火,道:「妖孽!竟把仁景伤成如此,我饶不了你!」

迅捷拔剑出鞘使出「雷诀」,这段时日,他勤加修练《修罗功》,虽未学到最后一重之境界,眨眼间,却已散出强盛力量制伏周遭小妖。

「你这小子……本座和你拼啦!」多垩猛地施法,从爪心引出暗黑魅灵,那灵体带有五官,张口发出「呜呜」鸣叫,如鬼似魅,颇是阴森。

「轰──」聂志弘转手造出熊熊焰火,当恶灵与烈火正面相撞,「磅!」爆炸声响彻云霄,四周黑雾瀰漫,天摇地动,震得屋里屋外多处损坏败裂。

多垩连退数步,地表都让牠磨出深痕,此刻,牠喘吐出一口鲜血,讶然盯着聂志弘,无法料想眼前这少年竟能造出足以和牠比拟的巨力?

不,是在牠之上!

多垩喘道:「小子,你究竟是何来历?为何身上有如此强大的……」

「魔气对吗!」此话听多了,聂志弘心存感喟,倒也见怪不怪,呸口喊出一句。

多垩甩手道:「哼,既知自己为魔,却不知魔与妖处境相似,怎得互相杀戮?小子,快和本座一同宰了这天界神仙,否则等他好了,就换他宰你!」

「住口!仁景是我的朋友,绝不会因为我是魔而杀我!还有,我身上虽有魔力,可我只用于正途,少把我和你这恶妖混为一谈!」聂志弘再次举剑,那「缚焚鍊」转瞬现出,如条巨蟒盘旋在剑上。

缚焚鍊上隐隐约约现出多种奇异符文,形似梵语、又似魔界文字,一般人难以参透;见此,那狼妖多垩竟吓得打起哆嗦,颤音道:「小子……他化自在天?你究竟是何方神圣,为何会有天魔之力!」

「天魔!」闻此二字,古仁景更是惊奇,他虽修道,亦懂些许佛理,素闻佛家将世界分为「欲界」、「色界」、「无色界」三界;而这「欲界」之欲即指欲望,其含盖六欲天,是为魔的归属,也是人们俗称之魔界。

六欲天中最高层名曰「他化自在天」,该层乃为众魔之本,惯妨害佛成道,首领称为第六天魔王,简称为天魔。

天魔力量强盛,向来噬血残暴,当统治欲望渐深,更以己身之力动荡人们熟知的六界,魔界众将担忧天魔为己利而引灭魔界,故众将、包含严灵空的母亲-「泉英」,曾一同开阵封印天魔,历经几次折腾,牺牲甚多将才,终于成功将天魔的元神拆为四块,并封印于四样瓷器之中,便是后来所称之「四魔器」。

古仁景知道聂志弘身有魔气,却未想过这魔力竟与魔界霸主「天魔」有关?

然而天魔听来可怖可憎,聂古二人却因这「身分」得福,只见那多垩吓得屁滚尿流,怔怔望着这年轻人,心想:「这小子若和天魔有关,本座得罪他绝无好处,识时务者为俊杰,本座还是回妖界,莫与他起冲突……」想罢,即捲起尾巴,令众妖返归妖界。

聂志弘不明白这前因后果,但能不与其纠缠倒也乐得轻鬆,他急上前扶起古仁景,轻摇仁景的身子,道:「仁景,你还行幺?」

古仁景双眸翻白,恍恍惚惚,难以答话。

聂志弘奋力揹着他朝洞外跑,方见两人逃出,辛痕不顾那双脚已跪得麻木,硬是挺起身子,擦去面上泪水,踉跄地奔上去迎接。

但见古仁景半死不活的模样,辛痕霎时花容失色,涕泪交零,道:「志弘,臭脸怎幺啦?他还活着吗?」

聂志弘紧锁眉头,忧虑道:「气息很弱,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……总之,先带他回骸岩峰吧!」

「且慢!」

这时,一老者喊住两人,转身一瞧,辛痕似是瞧见救星,急道:「仲宫主,您怎幺折回来啦!快,求求您救救臭脸!」

仲望了望古仁景的伤势,气道:「才提点方晨少用四神兽,结果转个眼他又用了?真是……罢了罢了,你们让开,让本宫替方晨取出封魔针!」

在仲给古仁景治疗之际,辛痕将仲的来历和聂志弘说清,待封魔针全数取出,辛痕全心照料着仁景,志弘则向仲借一步说话。

聂志弘拱手道:「晚辈聂志弘,见过仲前辈。听师父说过您许多事情,晚辈一直很感谢您。」

「傻小子,那些客气话就别说啦!」仲如个顽童般上下打量这名为「严灵空弟子」之少年,接着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和手臂。

聂志弘煞是僵直身子,刚刚被多垩唤了声「天魔」,虽不知那是何物,但估计和魔脱离不了关係……

要让身为神仙的仲察觉了,不知仲会作何感想?

紧忧时刻,仲却格格笑出声,道:「很好,生了副极好筋骨,实是个大将之才,嗯……连相貌都有几分神似,依本宫瞧,你哪是空小子的徒弟,根本是他儿子!」

「不敢当。实不相瞒,我曾遇过凌霄林的獬豸前辈……还有吕立野……他们都说我身上的魔力非比寻常,师父虽有魔的血脉,但我纵然是他的儿子,魔气也不该如此纯菁……因此,此生,我是没福分作师父的孩子。」聂志弘越说越是难受。

「屁话,你身上哪里奇怪?魔气也是一阵一阵,哪儿纯了?」仲多看聂志弘数眼,仍没看出半点端倪。

聂志弘寻思许久,起了胆子道:「那狼妖叫我一声……『天魔』?」

「天魔!」闻之,仲宫主的神情自轻鬆转而肃穆,先以拂尘扫过聂志弘全身,再发清灵之气感应志弘的身子,这时,志弘的身体微微现出那奇异图形。

再三确认后,仲咳了几声,道:「不错……真有天魔的魔力。」

「……果然。」聂志弘咬牙不语,心头沉重无比。

「慢,本宫还没说完,你别急着失望。」仲抚着长鬚,道:「你天生即有魔气,但此魔气和『天魔之力』完全不同;简而言之,你身上的魔气是天生的,但这纯菁的『天魔之力』却是后天练出来的,小子,你是不是修过什幺魔功?」

聂志弘向来是学习严灵空传授的心法,唯一一本外来的便是叶夫人给他的《修罗功》,但上回已在将军府向夫人确认过,此心法只是曾落于魔人手中,并非魔功。

想着,聂志弘恍然大悟,心想:「莫非夫人说的魔人就是天魔?但……只修鍊天魔曾持有的武功,就会连同他的力量一起修了?实在没道理啊。」唯他答应过叶夫人不会将她的隐私说出,此时此刻,也只好隐瞒仲,摇头道:「没有。」

「那便奇了……」仲抚颚寻思,想不出个解答。

「臭脸!」两人徬徨之际,辛痕欢欣喊出一声,原是古仁景终于清醒。

仲和聂志弘上前查探古仁景的伤势,仲爱之深、责之切,斥道:「数百年过去,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胡来!让你别用四神兽你偏用,还在中了封魔针时用,当真不要命了!」

辛痕急缓颊道:「宫主,是我的错。臭脸是为了救我才破戒,您就别骂他了。」

古仁景虚弱地点头,道:「情势所逼,不得不为,日后我会多加注意,不再随意破戒。」

「别说本宫没提醒你,本宫察知过,你要再这幺用下去,迟早引来大劫,你好自为之罢!弘小子、痕娃儿,本宫去封印那妖洞,方晨就麻烦你们了,别瞧他一副老成,每逢紧要关头,最不知轻重的就是他!」仲语重心长,实不希望这终于重逢的老朋友再次出事。说罢,多叹几声,拂袖而去。

返回骸岩峰后,辛痕悉心照料古仁景的伤势,历经整整三个月休养,他终于回复昔日元气,不再受封魔针所带来的疼处侵扰。

那日,辛痕特意梳妆装扮,选了一套轻巧透光、爽朗活泼的粉羽霓裳着上;面上沾染胭脂水粉,使冰肌玉骨透出粉嫩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存少女风采!

待时辰到了,她从容地前去山间溪边等候,少女情怀总是诗,一路上,甜美梨涡随着喜悦绽放,更显出她那娇嫩可人的迷人风情。

没会儿,那让她请来的心上人前来赴约,那人自然是古仁景,仁景阅人无数,在看到辛痕刻意装扮时,即明了这小姑娘的心思。

唯面对这娇若春花的青春少女,他竟是无动于衷,反比平常更加严肃,道:「小痕,有何要事,需要特地约出来说?」

「仁景。」头一次认真唤他的名字,她似在品味,从中提炼出甜蜜的滋味。

这一声叫唤,更让古仁景笃定辛痕的心思。

辛痕向来敢爱敢恨,在一清楚对古仁景的心意后,倒不多作避讳,直言:「经过多垩的事后,我发现……我喜欢上你了,咱们在一起,好吗?」说着,面颊泛出羞红,更为那沉鱼落雁的美貌增添风采。

此话毫无矫情,听得出辛痕欲与君相伴之坚决,如此真挚而动人。

唯古仁景竟无半点雀跃反应,摇头道:「妳早知我要修仙,此生不可能谈情说爱,又何苦对我动情?」

「这种事儿能控制吗?木头。」辛痕鼓嘴抱怨古仁景不解风情,可嘴上抱怨,却难掩心中甜意,她鬆了鬆肩膀,续道:「我就是知道你『将来』要修仙,所以才趁你还未出家前和你表明心意。仁景,你就别去修仙了,和我在一起,好吗?」

古仁景闭眸道:「我心意已决,不会因妳三言两语而反悔。」

闻言,辛痕心里重重一沉,尽可能保持笑意,道:「其实我早猜到你会这幺说,这样……我和你一同修仙,到时,咱们在一起用那『姻缘树』?如此一来,你能报天界之恩,又能与我相守,岂不一举两得?」

古仁景驳道:「修仙首先必须断去七情六慾,而妳打一开始却是为『情』修仙,完全没斩去情慾,又如何能顺利成仙?」

「姆……有理。」辛痕轻捲云鬓,叹道:「好罢,我本想为你妥协,可是没办法……那就只能委屈你了,仁景,你就答应我,放弃修仙吧。」

古仁景沉道:「别再说这种儿戏话。」

再次换来斩钉截铁的拒绝,辛痕终于起了怒气,道:「你觉得我这些话是在瞎闹吗?是,假如你没对我上心,我却强迫你捨弃修仙,那便是我任性,是我胡来!可事实并非如此,我清楚得很,你心里有我,既然咱们是两情相悦,为何不能在一起?」

「妳是不是误会了?」古仁景蹙眉道。

「误会?」辛痕向来心思细腻,从前就觉得古仁景对她特别不同,经历多垩一事后,她更确定仁景心仪于她,她为了不错过他,撇去姑娘家的矜持主动向他告白,结果,他却说是误会?

辛痕握拳,细数从前种种,道:「你曾为我闯火场、救我出画轴、师父拒绝我时你抱我、安慰我……明知不能破戒,却多次为我召唤神兽……还有这回多垩一事……你宁死也要救我出去,甚至……甚至亲吻我,生死关头所为是绝对假不了的,难道这全都是误会?」

「放弃吧。」古仁景沉重道出三字。

「你说什幺!」辛痕的心跌落谷地。

古仁景叹道:「妳曾说『提得起就要放得下』,既然我已明确拒绝妳,还请妳莫再多想,我此生不可能与妳在一起,咱们还是和从前一样,当朋友、当师兄妹就好,好吗?」

「提得起放得下?那是因为我清楚师父不爱我,我自然不会纠缠啊!可这回情况不同,你分明喜欢我,我也提起胆子和你表明心意了,你却要我放弃?古仁景,你究竟在想什幺!」

「我老实和妳说,就算我不修仙,我的心里也只有妍姿。」

白妍姿三字一出,辛痕不禁语塞,泪水更是于眼眶打转,确实,若对手是他前世的情人,她又能如何争?

可茫茫人海中,她好不容易才对古仁景动情,实不愿就此放弃,喘口气后,再道:「那我呢?难道你对我的情意全是假的?」

「我再说一次,我的心里只有妍姿。」

「谁让你回答这句!」辛痕语带泣意,道:「我是问你,『你对我全是假的』?这一切都是我会错意吗?」

「……」此刻,古仁景竟是静默不语。

「为何不说话?」辛痕倒抽口气,道:「只要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『你从没对我动过心』,我就放弃,说啊!」

古仁景嚥下一口水,双眸与之对视,辛痕一直暗自祈祷,求他勇敢面对心意,可惜,仁景非但不,亦不正面回答问题,只道:「……放弃吧。」说罢,转身而去,将辛痕独留原地。

「古仁景──你别走──」辛痕跺脚大喊,那人却是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,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于眼前……

辛痕耐不住伤心情绪,「哇」的一声,瘫在地上泪湿衣衫,低泣难止……

  • 名称:推荐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1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