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高校全文阅读

见藏雷坚持插手林威夫妻之事,仲莫可奈何,以手中拂尘轻挥,凭空现出一把高雅之白羽摺扇。

那扇一面画有朗朗云雾及四座耸立宫殿,清气浩渺、灵光四溢;另一面提有一首四句诗,曰为:「天道赐重生,回梦转复魂;诅咒烙命中,察观天眼通。」

之前古仁景曾吟过此诗一回,乃记载天界四宫主分别身怀之异能,藏雷观察片刻,问道:「这是何物?」

仲以摺扇拍手,慨歎道:「这扇子是本宫老朋友留下的遗物,上头的画和诗都是由他亲手所提,可惜……」

藏雷挑眉道:   「老朋友?莫非是先祖?」

仲抿嘴望向远方,道:「不,是位叫『方晨』的神仙。」

方晨,正是西宫主「夙」过去的下属,其才干甚高、个性潇洒,夙对他尤其提拔,亦有意将宫主之位传于他。

可叹他风采翩翩,碰上情关亦难跨越,当年他和人间女子产生情愫而犯戒,后来和他的女儿一同被捉回天界伏法,少有神仙知其二人下落。

天界当初以为此事已然落幕,却漏算那人间女子腹中还有一子,那孩子长大后一举杀上天界,闹得天翻地覆,使众多神仙在此役中魂飞魄散,东宫和南宫更是因此牺牲,唯事过境迁,此子如今亦已杳无音讯。

有此事作前例,逍与泉英之恋自当备受天界重视,以致彻宁愿错杀姪儿,也不肯留他们于世上成为后患。

说到此仙,仲的神色凄然哀婉,道:「方晨可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,不只有着咱们这几个老骨头都没的本事,性子更是洒脱自若,少去理会那些繁文缛节,和本宫甚是投合。还有,他长得非常俊朗,想与他共种姻缘树的女仙娃不胜枚举,谁知他对那些女仙娃都能自制……最终,却过不了个人间女子……唉……」

听其遭遇,藏雷甚是好奇,道:「他后来也被烈火焚烧殆尽?」

仲摇头道:「方晨被捉回来时即刻认罪,且心甘情愿受罚,天尊不忍痛失英才,便决定从轻发落,将他贬下凡间为人,待他重新磨练心志后,再回天界胜任神仙之名。」

「从轻发落?磨练心志?」藏雷不以为然,不屑道:「天尊倒也滑稽,当人类反而了却方晨的心愿,他岂会愿意再返天界!」

仲叹道:「你有所不知,方晨对夙十分尊敬,当年他多半是看在夙的面上,不愿夙左右为难,才甘愿回到天界伏法。而夙正是天界中负责下『诅咒』之者,天尊本意既是让方晨于人间磨练后重返天界,那在贬他下凡时,自然已命夙给方晨下诅咒啊!据本宫所知,方晨直至今日仍受诅咒所累。」

说着,仲不捨地闭上老眸,道:「唉,本宫有时也想不明白,是如你爷爷般魂飞魄散得乾净,不再受尘世所扰;还是像方晨那样,虽能轮迴,却逃不脱诅咒折磨……到底哪个才比较幸运些?」

藏雷蹙眉道:「那诅咒比咱们这『长生』还要强烈?」

仲踱步慨歎:「当年他是为情所累,诅咒自与那『情』字脱不了干係。只能待他某一世看破红尘,重新得道成仙方能破除……要不,就是夙大发慈悲撤去、改变他的诅咒,否则方晨生生世世只怕都难逃情关所累,甚至还波及和他谈情的女子。」

听毕,藏雷长叹一声,心想人类本就生而有欲,而这方晨却注定生生世世不得有欲才可逃脱诅咒,如此,身为「人」到底有何意义?根本是个折磨啊!

藏雷轻声问道:「宫主见过他的转世?」

仲挑眉道:「据闻方晨下凡后已轮迴过两次,且这两生都没好果;唯他前两世仅为凡夫俗子,这人海茫茫,本宫本事再高也没法找到他啊!不过……他这一世似乎惹上新的麻烦,在这半载内,本宫竟时而觉察到他的力量……本宫想,待这蛤蟆的事情过去,就找法子和他叙旧,顺便把这玩意还给他,以利他度过未来难关。」

藏雷低颜道:「嗯。言归正传,宫主忽然拿出此物,想必不是为了思念方晨而已?」

仲轻拂长鬚道:「实不相瞒,本宫前阵子有幸遇上十神之一『霸纹』,就将它融收到此扇之上,霸纹之力得化解种族隔阂,无论对方是鬼或妖,皆能将其重创,比你那把从人间带来的长剑有用许多!」

仲咳了几声,再道:「本宫现在即传你一套扇法,依你资质,约莫半个时辰就能学成,到时要对付那蛤蟆就轻鬆许多!」

「但你得谨记,待会只许救林威夫妻,千万别把蛤蟆打得魂飞魄散,还有……扇子用完务必还给本宫,本宫还要拿去送给方晨呢!」

藏雷拱手允诺,仲点下头,接着蹙起银白剑眉,一个脚步划开,施展那扇法第一式「翩风迴香」。

只见他那把老骨头姿态轻盈如风、英姿飒爽,由上而下猛振,令扇上之宫画如显影般活灵活现。

随后,他如大鹏展翅拍振双臂,剎那间,多道白光随扇缘迴旋而出,炫彩夺目,颇是震撼!

「第二式,一点即破!」抓住敌人目光后,仲忽地停下起舞,以残留力量往藏雷方向用力一搧,此风凌厉如风雷翻腾,眨眼间,藏雷竟被其势震慑,全身僵直、动弹不得。

仲蹬、蹬两步,将气运于扇上,以扇柄向前笔直点去,顿时不偏不移压在藏雷胸前,藏雷怔然瞠眸,煞是冷汗直冒,想不到在这须臾之间,他竟如俎上鱼肉般毫无反击能力?

若非仲有意收手,他现已在此处直接投胎得了!  

如仲所料,不到半个时辰,藏雷已将这扇法精髓学得淋漓尽致,仲对他的资质甚为满意,点头拂鬚道:「好极了,待会儿咱们分头行事,本宫先去人间把那小娃儿带来,你负责救他们俩,一刻钟后,咱们于此处会合,到时本宫再带他们一同见阎王老头,让阎王老头作主给他们投胎去吧!」说着,仲挥起拂尘,打算返回阳间。

「宫主,请留步,晚辈尚有一事相问。」藏雷忽地喊住仲,望着扇子上头诗句,道:「此诗所指的是四位宫主所怀之异能,那幺……敢问仲宫主的异能,可是这句『察观天眼通』?」

「不错。」仲得意地仰颜道:「本宫这『天眼通』得以观测未来,唯所谓『天机不可洩漏』,本宫就是再厉害,也只能看个趋势,枝微末节并不可行。怎幺,雷小子想让本宫查探你和那虞姑娘的好事?」说着,面透狡狯、语带戏谑,猛挑眉和藏雷对视,一点儿也没神仙超然脱俗的模样,反像个好闻八卦的三姑六婆。

藏雷双颊一红,摆手道:「现在就知道未来的事儿,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?晚辈想问的……是一段过去。」

仲寻思片刻,点头道:「原是如此,也行。唯此一作为有些条件,便是你要探的只能是某人的生平,且那人必须已不在世上;如是,那只要给本宫那人过去的生平讯息,包含生辰、八字、姓名……总之越详细,本宫就看得越準。」

「如此甚好。」藏雷拿下原本挂在脖上的红色护符,那护符内里写有「回魂癸梦」的咒语,此外……尚有一张字条包夹在其中,那字条上记载的,是一者的姓名、生辰八字以及祭日。

藏雷将字条递给仲,仲接过一探,好奇道:「看来是位姑娘的名字,莫非小子以前还对别的姑娘留情?当心本宫回阳间时,一併去告诉那姓虞的小女娃!」

藏雷摇头,不与仲嬉闹,只道:「此人是先慈。」

仲有些尴尬,咳了几声摆回正经模样,疑惑道:「为何要本宫探查令堂的生平?」

藏雷叹道:「宫主应有听闻过我爹和严灵空反目之事?」

闻之,仲忽地怒髮冲冠,气恼道:「哼!说到此事本宫就有气!本宫来回问过他们兄弟好几回啦,可雨小子说也不说,空小子亦只会摇头叹气,真是急死本宫也!如何,雷小子知道其中原因?」

藏雷无奈道:「抱歉,晚辈亦是一无所知,可我认为……爹和严灵空的恩怨多半与娘有关。就算无关吧,至少也发生在娘活着的时间,要能从这儿探到什幺,或许能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究竟是何所引。」

仲握紧手中字条,允诺道:「好,本宫明白啦!待此间事由结束,本宫便返天界施法,要有任何线索,本宫会再和你连繫。」

「那晚辈就先谢过宫主!」藏雷拱手言谢,后将青雷剑交给仲,道:「宫主回人间时请将此剑亮给灵虹瞧,她便会相信您的身分。」

「好。」仲接过青雷,一手高举拂尘,单手结出仙家手印,嘴里喃喃唸咒,一道白光乍现包裹,再眨眼,已不见仲的身影。

藏雷稍微整顿行装后,缓步返回寒蟾宫殿大厅,正见那阿丑冰雕仍爆张着嘴,在一旁闪闪展示,而寒蟾管也不管,只和阿青、阿黄一同虐待林威夫妻。

牠那硕大身躯压在他们两人身上,使他们五官狰狞、双眸发凸,狂哀得声嘶力竭、哭天抢地。

阿青和阿黄则晃着手中「拔舌剪」恫吓,道:「臭家伙,快供出那神仙的下落,否则咱们就剪烂你的嘴巴!」

「呜……饶、饶命啊,小的……真不知道那神仙是谁,寒蟾大人……要不,您先放了夫人,求您啦!」林威残喘地说着,一手紧牵着身旁林氏,看来林威身前虽贪,却是个疼爱妻子的丈夫。

见状,藏雷不忍再让这对夫妻受折磨,将细微的雷力蓄于扇上,而后略过那繁複的「翩风迴香」,直朝牠那半吐出的舌头上施展「一点即破」!

寒蟾一时得意,忽略周遭情势,就这幺硬生中了藏雷攻击,这一击,先自舌尖麻回舌根,再从舌根麻上脑袋,使牠整颗大脑袋浑沌不清,头昏脑胀。

阿青、阿黄瞠目吐出长舌,呆头呆脑地举起拔舌剪戒备,这时,藏雷才反过来使用「翩风迴香」,以白光相逼,竖波甚多,误打误撞击中两鬼的命门,没会儿,那两只鬼就昏了过去。

可惜那寒蟾虽已受伤,但牠即时以含蹼的手作御,稳住情势,没让藏雷击中命门。

藏雷左右张望,抓紧寒蟾抵御的时机,迅捷奔上前一把拎起林威夫妻,欲带他们逃离此地。

唯他才转身起步,那蛤蟆已拔山倒树扑来,双脚一迈,肥肚上下晃动,「蹦蹦」巨响大发,可说能惊震天地。

「嘓!你这混小子!老娘要把你活活吃下肚咬成肉酱后再吐出来!」只见寒蟾鼓起大嘴,时而发出「嘓嘓」叫声,那背上满满的疙瘩一起一落,黏液不停分泌覆身,实是噁心至极。

后牠一个张身弹跳,往藏雷飞扑而去,藏雷急使轻功逃脱,无奈他手中还拎着两个成年人,速度不免受到牵制,没法轻易脱身。

无可奈何下,藏雷「哈」的一声大呼,猛力将那对夫妻扔到较远处,接着转个身和寒蟾正面交锋。

寒蟾亦无给他喘气的时间,那厚舌再如灵蛇出窟般迅速窜来,藏雷打开摺扇,催动「霸纹」之力,以御「青雷」的手法凭空操控「霸纹扇」;霸纹扇本身即有十神灵力附着,纵然藏雷只有一成力,倒还能与之相应配合。

那「一点即破」之势再次冲着肥舌而去,寒蟾倒也聪明,牠忽地转个弯,让舌头缠上一旁兵器架的巨镰,以镰刀和扇交战。

「去!」藏雷凭意念和气力控制霸纹,对抗寒蟾之余,亦尽力顾全扇子,不让扇身受损,唯这一来一往多次,两式扇法的路数已被寒蟾看破,就算能与之相抗衡,却没法做出这制胜一击。

在鬼界,寒蟾属于一方之霸,得以不断吸收幽冥暗气,能量可说是用之不竭,如此,时间拖越久,对藏雷越是不利!

无可奈何之际,藏雷灵光乍现,想到了相应之道,咬牙轻闭眼眸……

倘若可以……他真不想用这种方式啊!

只见他默默拿起腰间那把「紫竹攀云」,极其不愿的胡乱吹奏……

平日认真演绎已是魔音穿脑,如今乱吹,配上紫竹攀云那穿破天际的扩张力,只能说「此声只应鬼界有」……不,连鬼界都不应有!

鬼哭狼嚎、雾惨云昏──用这些词彙形容这阵箫声都还太过仁慈!

「别──别吹了──别吹啦!嘓!别吹啦!」这蛤蟆和一般蛙类同般,对听觉十分敏感,牠实是受不了这惨绝人寰的声音,牠大舌一吐,鬆开舌上镰刀,等藏雷补上一击后,即刻口吐白沫昏厥过去。

藏雷感慨看着昏死的幽冥寒蟾,纵然得胜,心里却是哀戚万分啊!

  • 名称:恐怖高校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1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