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华奏全文阅读

仲道:「方晨,本宫还有一事相问。」

「方晨?」古仁景尚未回话,辛痕倒觉新鲜,抢声应道:「你不是叫四神统领吗?」

仲抚鬚笑道:「傻娃儿,四神统领是他的称谓,方晨才是他的名。」

辛痕轻挑眉眼,纵身窜到仲身边,轻拉他的手臂撒娇道:「宫主,您一定知道臭脸为何被贬下凡吧?可以告诉我吗?」

撒娇声如糖似蜜、悦耳动听,仲似个老爷爷哄弄孙女般满足哈笑,道:「呵,那是与白姑娘有关,他……」

「仲宫主!那些往昔不足为提,也请您勿再向他人提起!」古仁景即时喝声阻止这多嘴的老顽童。

「呃……」仲赶紧咳了几声,歉疚道:「娃儿,抱歉啊,老朋友都开口了,本宫不好多说。」

「哼!」辛痕皱鼻轻哼,心想将要到手的消息就这幺飞了。

古仁景摇头轻叹,道:「您方才要问什幺?」

仲抚鬚道:「你们可有认识一位叫啥『聂飞』之人?」

「聂飞?」古仁景和辛痕对视,辛痕无再多虑,直道:「有呀,志弘的娘就叫聂飞若。」

「聂飞若……好,本宫明白了!」仲嘴上答应严灵空不查,但他的好奇心一向重如山,尤其早想替这两兄弟解开心结,如今能有线索,多查一点便是一点。

过会儿,仲再道:「方晨,本宫先行一步啦……对了,咱们笑话归笑话,你现在仍是人身,能不用四神兽的力量就别用吧,以免逆了天规,引致人间产生大劫。」

「嗯,我自会斟酌,多谢宫主挂心,保重。」两人相互拱手后,仲稍挥拂尘,转眼已不见蹤迹。

一溜烟不见仲的蹤影,辛痕睁大杏眸,四处探头探脑,后鼓鼓嘴,拉着古仁景的衣袖道:「吶,臭脸!」

「何事?」古仁景沉应一声。

辛痕仰头道:「你把我随便扔下,我还气着呢,你都没点表示幺?」

「喔……抱歉。」古仁景面色欠佳,只因那身为「方晨」的往昔正不停在他脑里打转,心情当真五味杂陈。

辛痕不悦道:「没诚意……对了,你不是喜欢徐韩吗?怎幺又多了位白姑娘?」

闻言,古仁景的心更是作痛。

辛痕调侃道:「嘻,从以前就四处拈花惹草,惹得大票姑娘为你伤心流泪,你呀,花心萝蔔,罪孽深重!」

那木头般的神色格外凝重,道:「休要胡言乱语,韩和妍姿怎能同比!」

此声极沉,辛痕吓得全身一震,微鼓颊边,道:「……好啦,是我说错话,不该拿那什幺妍姿的事儿来玩笑,对不起。来,笑一笑,以前就和你说过了,你笑起来好看,不笑好丑,你都没放在心上。」说着,伸手去扳他的嘴角,这回,古仁景却是冷酷地拨去她的手。

「姆……」辛痕尴尬地缩手,缓缓坐在草地上,像个做错事的孩童,低颜捲着云鬓,时而抬头偷瞧古仁景,看他仍晒着张臭脸,无奈地抱膝不语。

僵持许久,古仁景才终于开口,轻声道:「忽然见到昔日好友,难免有些感触,若我吓到妳了,我和妳道歉。」

「吶……」闻言,辛痕瞬即展眉,欣喜跳起身道:「你不生我的气了?」

「嗯。」

辛痕如释重负,却对失言抱存歉疚,道:「为了弥补我说错话,我帮你一起找白姑娘好不好?」

「什幺?」古仁景愣道。

辛痕笑道:「仲宫主说你是『因为白姑娘……』,虽然才几个字,但我猜呀……你是因为和凡人谈情才被贬下凡的,对吗?其实这也没不光彩,真不知你之前再瞒什幺呢。」

古仁景讶然地盯着辛痕,有时真不得不佩服这姑娘聪慧如斯,点头道:「不错,妍姿是我过去的情人,不过我没打算找她。」

「为什幺呀?你不思念她幺?」

「我和妳说过,此生,我会出家从道,不再谈情说爱。」古仁景轻闭眼眸,虽然辛痕猜到他和白妍姿关係匪浅,却不知道他和妍姿都被下诅咒之事,不管历经几世,只要夙没将诅咒解开,他和妍姿就不会有好果。

既已知无果,又何必开始?

辛痕耸肩道:「是吗……好,就算你不去找白姑娘,那徐姑娘怎幺办?」

「我对韩向来只有兄妹情,她喜欢我与否,并不影响我修仙。」

「可……你这不是自打嘴巴吗?你就是不想像神仙一样守着清规才破戒,现在好不容易当人了,又想回天界,这在闹哪样呀?臭脸,你听我的,你的个性不适合天界,还是留在人世,找个喜欢的姑娘娶了,快快乐乐享受人生。」

「我心意已决,莫再多提此事。」

看古仁景再次沉塌面容,辛痕急道:「行行,我不提就是。不过……我还是对不起你呀……这样不行……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我没放在心上。」

「你没放在心上,我放呀!我辛痕向来有恩必报、有罪必还,吶……这样吧,我问你,我和那位白……不不……不能提她。」辛痕自个儿胡诌说了大串,陷入寻思,片刻后又道:「我问你,我好看吗?」

古仁景搞不清她葫芦里卖什幺药,呵笑道:「小痕自然是……」

「喂!」看这笑容充满狡狯,辛痕只觉他不怀好意,指着他道:「不许拿应付青楼姑娘那套应付我,我要你实话实说!」

「那……不差。」古仁景撇头轻叹。

「不差?」辛痕面透失望,抚着那如鹅蛋般的小脸蛋,道:「我是没灵虹姐姐那幺漂亮,但也算是标緻的女孩儿了,在你眼里,居然只有『不差』?真是……」

「妳不输她。」

嘀咕同时,古仁景轻应一句,这四字简而有力,尽是诚恳;听之,辛痕再次展眉欢笑,道:「嘻,这幺说,你是承认我漂亮了?」

「嗯。」

辛痕格格欢笑,道:「那你闭上眼睛,我送你个东西作赔罪。」

古仁景听话地闭上眼,这时,辛痕四处张望,确认四周无人后,微微垫起莲步,朱唇凑近,如蜻蜓点水般在仁景的颊边落下一吻。

吻完,她羞赧地朝古仁景瞧去,竟发现这臭脸不知在何时已睁开眼?她讶然一惊,四肢胡乱挥舞,道:「我……我不是让你闭眼吗!」

古仁景面透红晕,道:「我怕妳轻薄我才睁开眼……想不到……妳真轻薄我?」

「谁轻薄你?你……你坏死啦!」辛痕娇嗔一呼,畏羞转身,直往反方向奔离。

古仁景呆在原地,似笑非笑、似叹非叹,伸手轻触那被柔唇眷顾的颊边,双眸则盯着佳人离去的方向不语。

「啊──你们放开我──臭脸──救我呀!」

这时,一声咆哮从转弯处传来,古仁景醒神,呼道:「小痕!」

他朝声源飞奔而去,撞见几只外貌似狼的妖孽正箝住辛痕四肢,喝斥:「放开她!」

那狼妖轻嗅一口,道:「兄弟们,这家伙就是老大要的人,咱们先撤!」说罢,那数只狼妖「蹬」个一下已消失蹤影,只留下辛痕惊恐尖叫的回音。

古仁景握紧双拳,尽力感应那狼妖群的气息,道:「这妖气……是从洞里传来?」说着,朝一山洞走去,山洞外头还挂着那欲坠不坠的「冰鹰寨」匾额。

经过这窄小灰暗的甬道,古仁景小心翼翼观察四周情景,只觉此处似有多双利眸盯着他瞧,且各个飘移不定,似青又黑,如能夺人心志、慑人魂魄。

他沉思:「柳希希曾在此地开过妖洞,看来这帮妖孽是趁洞口未癒合完全时,趁机从妖界而来?糟……小痕落在他们手里,只怕会……」

只叹关心则乱,这时,一根细如毛髮般的银针从暗处射来,那针来得迅捷,正正刺中仁景后颈,那刻,他的身子像是被紧箍咒困住般疼得扭曲。

奋力与此针对抗同时,心道:「糟,是『封魔针』?定是那日柳希希留下的,可恶──小痕……小痕……」

古仁景嘴里喃喃唸着,却因撑不住封魔针的摧残,没多久即失去意识,昏迷不醒。

「臭脸……你醒醒呀……呜……你别吓我呀……」

迷茫间,似乎听见辛痕的啼哭声,如梦似幻,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,呢喃道:「小痕……别怕……我马上去救妳。」

「唰──」

忽然,一桶冰水迎面袭来,古仁景被泼个清醒,先是冻得打起哆嗦,接着,封魔针的力量袭上,犹是万蚁蚀心,生不如死。

古仁景忍着疼处,睁眸望着四周,发现自己已处于大宅院正厅中,但因他中了封魔针,那帮妖魔倒没刻意绑他的手脚;反观辛痕却遭人五花大绑,跟前还置了个沸腾炉鼎。

「小痕!啊──」喊了一声,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再次迎上。

辛痕涕泪交垂,急囔道:「你们这群坏蛋,咱们和你们无冤无仇,为什幺抓我们来?快放了我们!」

「无冤无仇?」那狼妖首领体型壮硕,以双足踏定挺起身子,顶着全身白银毛髮,穿着参差不齐,十只爪牙尖锐如刃,想来即非泛泛之辈,他「嗷呜」喝采两声,走到古仁景身边踹他两脚,道:「臭家伙,可还记得本座?」

古仁景瞇眼瞧牠,道:「多垩?」

「好记性!不错!本座就是『多垩』!当年,本座好不容易练成人身,却被你个王八乌龟打回原形,这仇本座熬了数百年,一直伺机去天界报复你,孰料你竟被贬入人间……哼,前阵子本座在妖界感应到你的气息,顺着妖洞而来人间,不枉本座在此地候着多时,终于把你这乌龟一举擒住!今日,本座就要扒你的皮做大衣,剁你骨肉喂狗吃,以报本座当年之恨!」那名为多垩的狼妖又吼又嚎,显然对当年的「方晨」存有甚多怨怼。

想起这狼妖心狠手辣、作恶多端,古仁景不屑呼道:「此事与小痕无关,有本事冲着我来。」

「桀桀。」多垩笑得鬼魅,伸爪箝住辛痕下巴,道:「瞧你对这姑娘特别上心,她是你的爱人吧?放心,既是你的爱人,兄弟们绝不会亏待她,从今日起,她就成咱们的奴隶,随咱们使唤、随咱们玩乐,玩腻了,咱们就把她烹来吃,到她死前,一天也不会让她闲着,哈哈哈。」

闻此低俗之语,辛痕又羞又怒,喝道:「无耻恶妖!活该你当年被臭脸打回原形!臭脸,你别管我,快逃吧,本姑娘有志气,大不了一头撞死得了!」

「住口,再吵……本座就割花妳这如花似玉般的脸蛋!」那尖锐爪牙就顶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,辛痕就是再大胆,业已吓得花容失色,涕泪大流。

「住手!」古仁景心疼得紧,残喘起身道:「说,你肯不肯放了小痕?」

「哼,倒也不是不行。」多垩一脸得意忘形,将脚跨在一凳子上,道:「你小子先给本座磕三声响头,然后爬过本座和每位兄弟们的胯下,等会儿,再喝一泡本座撒得尿,本座就放了她,如何?」说罢,众多狼妖哄欢大笑。

辛痕含泪大斥︰「臭脸,你要敢听他们的话,就算我出去了,我也会立刻自尽,绝不会苟活于人世!」

「让我和小痕说句话。」

「什幺?」多垩愣道。

古仁景忍着封魔针所带来的疼处,道:「你的意图是羞辱我,但你也听到了,就算我照你的话做,小痕亦不会苟活……给我点时间劝劝她,若她同意了,我保证让你满意。」

旁边小妖碎嘴道:「老大,这小子不简单,还是别理他吧。」

「我已中了封魔针,还能耍什幺花样?怎幺……莫非,你一只修为千年的狼妖还怕我一个被贬为凡人的神仙?」古仁景过去和多垩交手过,自然知道这家伙性子高傲,惊不起激。

「哼!」果如仁景所料,多垩便不信他能玩出什幺把戏,道:「一个中了封魔针,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,本座就不信看不住你们,把她鬆开,本座就大发慈悲让他们说句话。」

小妖听令将辛痕身上的绳索解开,辛痕奋力奔到古仁景身边,将他扶在怀里,轻拨那湿润的黑髮,道:「对不起,都怪我贪玩、怪我任性……不然你不会……」

「嘘。」古仁景伸手轻点辛痕唇瓣,以只有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语:「小痕,细听我接下来说的话。我的力量有限,只能召唤白虎一会儿,待会儿听我数三声,三声一过,我会将妳抛高,到时妳坐上白虎,直往入口的地方冲,万万不要回头,明白幺?」

辛痕蹙紧蛾眉,泣道:「我不要,要走就一起……」

话未说完,古仁景已喃喃唸起:「二八星宿、奎娄胃……唔啊!」

由于他强行催动灵力,那封魔针刺得更深,如将他全身肌肉以钢鍊綑绑锁紧,他双眸微凸、五官变形,且还七孔流血,模样可怖至极,但他仍不死心,继续催动全身灵力,道:「……昴毕觜参、白虎现!」

「一!二!三!」

三声说毕,一圆形白球迅捷窜入洞窟化作庄严白虎,牠吼出鸣叫,震耳欲聋,那一刻,似有一片白雾掩住辛痕和众妖的感知,迷茫之间,辛痕只记得有人朝她微笑,那笑容很俊、很暖……是她这一生见过最好看的模样,刻骨铭心。

接着,一个吻轻轻朝她的面容啄上,像在倾诉来不及诉说的情意。

「臭脸──」

回神时,辛痕已在冰鹰寨的据点外,白虎业因古仁景力量不足而消失无蹤,她绝望落下双膝,撕声裂肺的朝洞内呼喊,却再无人传出声响……

  • 名称:立华奏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0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