契全文阅读

「气死老娘嘓,老娘心情差,来鬼,把林威、林氏带上来!嘓!」

寒蟾咆哮一句,没多久,两名外观看似寻常壮年者,被上着手镣、脚铐押到正殿上,他们驼着背,衣着破烂、披头散髮,脸上、身上尽是血痕伤疤,状况比垂垂老矣的耄耋更显沧桑狼狈!

寒蟾声嘶力竭道:「林威!你被老娘拔了十三次舌头,快别再嘴硬!嘓,快说,老娘的『啸夜驹』到底被你藏到哪去啦!」

林威全身颤抖,因为掉太多次舌头,说话颇是结巴,道:「寒、寒蟾,求……求您行行好,放了咱家三口子吧!咱们这五十年受的苦已经……已经太多啦!」

寒蟾呸口口水,道:「哟?你们干坏事时就想过别人苦啦?嘓,自作孽、不可活,活该你们掉到老娘这一层,你们活着时老拿银子压人,现在被老娘拿银子压,感觉如何嘓?」

「咱们……咱们都知错啦,要不您行行好,让咱们见见阎王大人。」林威夫妻双膝下跪,猛地磕头求寒蟾高抬贵手。

「臭小子,嘓!」寒蟾蛙颜大怒,起身晃动那肥油身躯,一个巴掌朝林威脸上打去,发出「啪」一声清脆巨响,道:「怎地?想和阎王大人告状?嘓,老娘被你骗走啸夜驹,哪可能再相信你们嘓!你今日再不把那娃儿和啸夜驹的去向交代出来,老娘就烹了你们两个鬼,让你们永远不能投胎!来鬼,把老娘的油锅搬过……咦……那是……?」

愣了片刻,寒蟾蓦地把目光放回藏雷身上,由于方才在审判林威,那架着藏雷的两个小鬼一时看出神,尚未将藏雷抓去执刑。

寒蟾两粒凸眼溜溜打滚,一会儿望远方,一会儿看藏雷,沉道:「阿丑,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你去搬油锅,嘓。」

「……我?」藏雷一怔。

「对,你!」寒蟾态度笃定,藏雷莫可奈何点头,可他哪知「油锅」身在何处,当双手一被鬆开,只得凭直觉往某个方向前去。

「站住!」

才走几步,就让寒蟾大吼喝止,那肥厚身躯缓缓走近他,每走一步,地表犹如地牛翻身,震震有力。

「臭小子!你果然不是阿丑,嘓!」说毕,那舌头如灵蛇出窟迅速往藏雷的身子蜷去。

藏雷即时跳开,可惜寒蟾舌头过大,他就是逃再快,仍被寒蟾缠住一臂,口水覆满衣裳,实是噁心至极。

「好小子啊嘓!身上有阳气?」寒蟾震怒,牠方才眺望远方,正见那真正的「阿丑」手舞足蹈往此地赶来,而眼前这阿丑连牠常用的油锅在哪都不知,由此可以确定,此阿丑定是假冒的!

「蹦!」藏雷情急召落一雷,距离近,舌头又堪称蛤蟆的命根,被他一电,寒蟾旋即鬆开大嘴,猛地「哈气」以舒缓麻感。

见此异能,寒蟾百般戒慎,道:「好啊,原来你就是那神仙!嘓!闯我鬼界到底有何目的!」

藏雷没与牠多做解释,直让「青雷」出鞘,俐落一剑凌空御去,往寒蟾肥厚的黑腹上狠狠一划。

寒蟾「嘓嘓」两声大呼,一掌用力将剑打偏,心想:「这小子得以御剑?来头肯定不小嘓……」想毕,牠道:「众鬼听令,『摆阵』!」

由于鬼界近来被那「神仙」闯入,寒蟾早已推演过数次应对这神仙的方法,很快地,几只小鬼先带林威夫妻「登」一声消失无蹤。

阿青、阿黄两只丑鬼围绕在藏雷身边,张嘴透出獠牙,神情狰狞纠结。

藏雷才要出剑,那远方的阿丑忽地加速奔驰,呼道:「金刚角!」说着,整颗头直接顶上来。

藏雷直是御剑砍去阿丑其中一角,唯另一角竟突然伸长,狠狠穿破他的右肩。

「唔……」鲜血扑洒溅地,藏雷疼得面容扭曲,那些易容用的小道具纷纷落下。

「幻鬼三重杀!」阿丑大喊。

「幻鬼三重杀!」阿青大喊。

「幻鬼三重杀!」阿黄大喊。

三鬼同时大喊,从三角来回穿梭,不知用什幺东西猛刺着藏雷的身子,使他全身发麻,连那所剩的一成力都快消失殆尽。

藏雷全身脱力,瘫软半卧于地,被阿青和阿黄从后方双双撑着,阿丑气恨上前,用力撕去他脸上那张面皮,由于这面皮方贴不久,阿丑轻轻一撕即掉,毋须用药水卸去。

「啪!」阿丑气呼呼地赏藏雷一个耳光,道:「臭小子,本大爷的花容月貌是你学得来的吗?」说着,想起断去的角,忍不住再打他第二个耳光。

藏雷双颊红肿,却是不卑不亢,尽力稳下心寻着逃脱之机,阿丑恨恨道:「寒蟾大人,咱们如何处置这臭小子?」

幽冥寒蟾左右晃动身子,道:「想不到天界派来的神仙这幺不中用,嘓,老娘瞧这小子细皮嫩肉的,嘿嘿,该做红烧,还是做炭烤好?」

「嗯……」寒蟾托手寻思,道:「不过,好阵子没直接生吃了,不知神仙的肉滋味如何……阿丑,快先剁了他一只手给老娘嚐嚐,嘓,要是味儿不错,老娘等会儿分你们一条腿。」

「遵命!」阿丑兴高采烈从大殿角落的行刑器具中挑了只铁斧头,道:「小子,你若现在求本大爷,本大爷可以先宰了你再剁,你要是不求,本大爷就慢慢凌迟你,让你生不能、死不得!」

藏雷抬眸瞪去阿丑一眼,那双眼神幽深诡谲,满是杀机,要他向这几只鬼求饶?两个字-休想!

阿丑一怔,过去见过许多死状悽惨的人,却没一个比这双眼神还来得骇人。

「臭小子,还瞪,本大爷先挖了你的眼!」说着,他稍微低头,再次伸长头上的角,欲以角穿破藏雷的眼眸。

「滂啷──」

间不容髮之际,一声脆响乍出,转瞬间,阿丑竟成了一座璀璨冰雕,全身动弹不得,还闪烁着奕奕光辉。

在那冰雕之后,是一名手持拂尘之白鬚老者,那老者身穿一袭白衣,眉白长垂于颊上,面容有数条皱纹,挂着微勾笑意,看来颇是慈蔼,却难掩他一身英气。

他轻拂白鬍,嘲讽道:「死蛤蟆,枉妳也算鬼界一霸,连真神仙和假神仙也辨不得?」

「嘓!你个糟老头才是天界神仙!」寒蟾大呼一声,阿青、阿黄甚是戒备,少了阿丑,那「幻鬼三重杀」顿是施不出来,两鬼傻头傻脑面面相觑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「本宫先把这小子带走啦,晚些再来治妳这只死蛤蟆!」老者举起拂尘,将虚弱的藏雷捆捲起来,此刻的藏雷就如羽毛一般轻,老者轻轻一挥,就将其自如地带着离去。

他速度甚快,晃个眼已消失无蹤,寒蟾一怔,心想这老者深藏不露,这回……恐怕惹上个大麻烦!

老者带藏雷来到一荒芜之地,此地平日少有鬼经过,暂待此处确实安全。

可叹藏雷只剩一成力,无法撑住那皮肉痛楚,此刻已是双眸无神,昏厥无识。

老者退去藏雷的上衣,拿出「清癒丹」给他敷上,一阵白盈灵力瞬间包裹住绽开的皮肉,没会儿,皮肤如新生之芽长于血肉上,伤口旋即癒合且不留痕迹。

老者满意的笑了笑,此刻,他瞥见藏雷背后那一椭圆灰印和大片红疤,煞是大奇,道:「这力量……回魂癸梦的施术者!逍啊逍,想不到歪打正着,本宫居然救到你的后辈?唉,这疤又是怎幺回事?肯定伤着时没立刻敷药,才让伤口恶化所致!怪哉,怎幺你们这一脉的性子都一样拗?有姻缘树不用,偏去和个魔谈情?有病不去医、有伤也不治?天堂有路不走,地狱无门还照闯?唉,这世道真是莫名其妙,反啦!反啦!」

老者不停碎念,片刻后,藏雷双眸微睁,显是让他吵醒。

两人相视一眼,只见老者抚鬚微笑,藏雷却是惊讶无比,起身拱手道:「……仲宫主?」

原来此老者乃为天界「北宫主-仲」,正是藏雷先祖「南宫主-逍」昔日好友,恐怕也是天界神仙中,唯一对那段神魔之恋赋予赞同之者。

仲惊声道:「小子,你认识本宫?」

藏雷点头,知晓仲宫主对他们一家有恩,且时而会下凡来送人间银两给祭炎,让他们得以无虑生存于世上,当然,仲亦有关照严灵空那头。

基此,藏雷对仲颇为尊敬,有礼道:「实不相瞒,晚辈藏雷,家父是严灵雨。约莫七、八年前,晚辈与仲宫主曾有一面之缘。」

「啊,原来你是雷小子啊!不过……」仲如梦初醒,欣喜见上故人,但总觉得有些奇怪,他猛地端视藏雷的样貌,蹙眉道:「你以前是长这模样幺?」

藏雷微笑道:「多年不见,样貌有些变化实是寻常。」

仲不解道:「不对不对,本宫知道你被雨小子施过『停轨』,就算如此,七、八年前你也已有十七、八岁的容貌,就是再有变化,也不至于差这幺多。」

藏雷摆手道:「也罢,总之多谢仲宫主相救,敢问仲宫主,您为何会来鬼界?」

仲鼻哼一声,原是幽冥寒蟾违背规矩,常用啸夜驹至人间吃人,致使鬼界、人界时而开合,终让天界察觉此事,便让仲来查探是谁在搞鬼。

但鬼界、天界隶属不同,为防坏了两界平衡,仲也不好直接刬除寒蟾,只一直暗中蒐查证据,打算等证据齐全,即至阎王面前告牠一状!

孰料「啸夜驹」却突然被林威夫妻骗走送到人间,少了关键证据,而巧儿又一直没动用「啸夜驹」,仲一时查探无门,只好继续来回三界默默观察。

这回,因藏雷启用啸夜驹,仲才终于找到此物去处,在藏雷离开人界后,仲旋即与虞灵虹和巧儿相会,和他们问了个大概后即匆忙来到鬼界;只是虞灵虹生性话少,对仲此人亦存怀疑,倒没将藏雷的身分告诉仲,以致仲发现椭圆咒印时,才意会藏雷便是逍的后裔。

仲语带斥责,道:「雷小子,你身上只有一成力,怎幺还这般莽撞闯鬼界,真不要命了!」

藏雷道:「仲宫主既已见过灵虹和巧儿,即知晚辈来此所为何事。」

「唉,纵然那死蛤蟆有过,但鬼界轮迴的事儿你还是别管,本宫即刻送你回人间就是。」说着,仲即要舞动手中拂尘。

藏雷出手阻止道:「不可,我已答应灵虹救林威夫妻,自会做到周全。」

仲哼道:「臭小子,什幺不传,偏去传到你那爷爷的风流个性?本宫说得清楚,鬼界的事儿你别管!」

藏雷拱手,态度坚决强硬,道:「抱歉,此事晚辈非管不可。」

「你就这幺不怕死幺?你就是再强,只剩一成力是绝对拼不过那只死蛤蟆!本宫的身分特殊,亦不好出手帮你,你就别坚持啦!快回人间去!」

藏雷微笑道:「若仲宫主不放心……那晚辈斗胆请仲宫主助我一臂之力,替我化去咒印。」

「死小子,不只传到你爷爷的风流性,连这爱找本宫麻烦的性子也给传上了!」仲口快心却软,他踱步徘徊,叹道:「撇除违反规矩,不是本宫不想帮你,你这咒印本宫还真束手无策。」

「连您也没办法解?」藏雷低容轻叹。

仲摇头道:「你倒不必灰心,这咒印虽解不得,但它有时效,待施过回魂癸梦满一年,咒印就会消失啦!」

「当真!」知晓只是短暂失去力量,藏雷顿是喜上眉梢,道:「那晚辈再斗胆请问仲宫主,灵虹的身子……可会因此而有任何副作用?」

仲蹙眉道:「原来那女娃儿就是你施术的对象?嗯……本宫也不瞒你,若本宫没猜错,她身上该也有个咒术存着,倘若触犯到……」

「会如何!」藏雷大惊,急呼一声。

仲抚鬚轻述道:「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,是为天干十字。而这『癸』字,有着『万物闭藏于土,万物萌芽』之意,说穿了,此咒术即是将人闭藏于一个『梦』里,她昏厥之时,是以『梦』的力量去修复身子。眼下虽然醒了,但梦的力量仍在持续修复,同样需要一年时间才可修复完毕。倘若这一年期间,不慎让梦破了……她……失去依靠,虽不致死,却会引致失心疯。」

失心疯?藏雷嚥下一口水,听得冷汗直冒。

仲续道:「从前被逍救的人中,亦曾有人失心疯过,唯此病并无时效,亦和人间那疾病不尽相同,只怕寻常药石还救不回来……究竟要用什幺方式救,至今还是无解……本宫印象中,那人此后便是疯癫一生,至死仍无治癒。」

藏雷握紧拳头,沉重道:「还请仲宫主务必告知晚辈,是何原因会导致梦破!晚辈必定多加留意,让这一年时间平安度去!」

仲寻思道:「梦是人的根本,也是人欲逃离现实时最常寄託的依靠。倘若她在现实中受到严重刺激,心儿没法负荷过来……便是梦破之时。」

藏雷蹙眉,他深知虞灵虹外表看似坚强独立,实则内心脆弱无比,极度缺乏安全感;看来这一年他得好好看顾她,绝不能让她受到任何刺激。

想到此,藏雷自责那日在她面前装死,但另一方面,也庆幸自己隐瞒「辛德望」之事,倘若她现在知晓辛德望当年灭门的真相……只怕……不只会让她忆起那段血光惨况,更无法接受这背后的残酷事实!

  • 名称:契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0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