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道长生全文阅读

骸岩峰。

聂志弘等人从千鸟湖回至此地,此后的日子千篇一律──练武!报仇!

唯之中有一人不同,那人便是辛痕,辛痕向来只会些派不上用场的拳脚功夫,日子一日一日过去,就属她过得最惬意……

也最无聊!

那日,日正当中,辛痕独自坐于溪边朝溪里扔着石子,一颗、两颗……

听那「澎通」、「澎通」声接连发出,她只觉得更燥更怒,终于,水花溅上身子,一股脑儿的怒火瞬间爆发,咆哮道:「姆……好闷……好闷啊──」

「发生何事?」这时,一声忽然从她背后发出。

「啊!」辛痕惊呼出声,差些没坐稳身子,道:「臭脸,你真讨厌!吓着人家了!」

古仁景盘腿坐于她身边,并以袖口轻拭她脸上的水花,道:「抱歉,我瞧妳在此扔了半个时辰,忽然大喊一声,以为出了事。」

「哼,瞧我扔了『半个时辰』还不和我说话?你坏死了!」辛痕嘟嘴抱怨着。

古仁景轻应道:「妳觉得闷?」

辛痕双手托腮,无精打采道:「是啊!闷死了!你瞧志弘和荷枫,他们一头栽在『报仇』里,每次我去找他们说话,他们理也不理我!」

古仁景叹道:「铁兄方失去至亲、挚爱,心情难免郁闷,妳就别责怪他了;至于志弘……多半是挂心着师父的事儿,咱们该体谅他。」

辛痕插腰道:「哼,那锦宣呢?每次都说陪我玩,结果腿上功夫一施,晃眼就不见蹤影!等回来时都已经过了大半天,根本没心嘛!」

「杨兄潇洒贪乐,每每看到株特别的植物、稀奇的小动物、或者秀丽景色,就容易忘了正事,并非针对妳。」

「好呀,那华榛总没话说了?每回我去找她谈话,问她这个,她就唯唯诺诺说『小痕,我没事,不用担心我』,问她那个,她又彆扭说『小痕,我很好』,再多谈两句,她乾脆转身说『啊,我要去準备伙食,不和妳聊啦』,天啊,我是青面獠牙吗?」辛痕边模拟冯华榛的说话方式,边翻着白眼,她虽不讨厌华榛,但彼此性格就是不那幺对盘,没法深入谈话。

见她这般顽皮模样,古仁景掩嘴噗呵,道:「华榛性子内向,和不熟之人总是生疏,妳要体谅她,多试几回即可。」

「吼!」辛痕轻捶古仁景一拳,道:「你老叫我体谅他们,谁来体谅我啊?你们一个个忙着练武,就我独自在这里丢石子、丢石子、丢石子!」

说着,这「澎通」声响得特别大。

古仁景轻哄她道:「妳说,要如何才能帮妳解闷,我若做得到定会帮妳。」

辛痕欣喜道:「嘻,好啊,你变出大鸟们,让牠们陪我玩吧。」

古仁景斩钉截铁拒绝:「不行,朱雀乃是神兽,并非游戏之物。」

辛痕瞥他一眼,负气道:「我就和你说笑嘛!你就不能假装哄我开心幺?还摆那张死人脸给我看,哼!我不理你了!走开!」

古仁景轻叹道:「不如……我带妳下山逛逛,好幺?」

「当真!」辛痕提振精神,却有些许顾虑,道:「可是志弘和华榛都吩咐过我不能擅自下山的,万一引来坏人,凭我的力量一定挡不住呀。」

「有我在,不怕。」

辛痕展眉欢笑,道:「嘻,好臭脸、棒臭脸!就知道你最好!事不宜迟,咱们出发吧!」

古仁景开启结界后,和她一同下山寻乐,虽然山下风景未必比山上迷人,但对这花样年华的少女而言,她渴望的──是「自由」!

她边玩着云鬓,边雀跃地跳步赏阅景色,发笑道:「好臭脸,咱们去天佐镇逛逛吧?回去时顺带给大家买些好吃的,他们一定很高兴。」

辛痕自顾自地说着,可此刻,古仁景的神色异常凝重,一句话也不回她。

只见他聚精会神,似乎在感应什幺气息。

「臭脸,怎幺啦?」辛痕轻拍他的肩头道。

「妳在这儿等着,别乱跑。」说罢,古仁景运起仙步,一晃眼已奔离此地。

「喂……喂!」辛痕还没来得及唤住他,他已不见人影,见此,辛痕气得跺脚,道:「吼!你个死臭脸,咻咻一下就不见了?神仙了不起呀!看我回头不好好揍你一顿!」话虽如此,此刻她也只能认命,酸溜个两句后,沿着仁景离去的方向追上。

十里外,正有一老者和一青年谈话,那老者慈眉和蔼,抚着长白鬚道:「空小子,这些便是本宫在鬼界遇到雷小子的经过;你应当也猜到,他小子就是你的亲姪儿。」

严灵空感慨道:「嗯。回魂癸梦效力未过就闯鬼界,这孩子实在鲁莽……幸好仲宫主即时出手相救,严灵空在此谢过。」

仲轻挥手中拂尘,示意他别这幺客气,道:「撇去这些不说,其实雷小子还託本宫办了件事,便是开天眼查他母亲『藏宁』生前之迹,结果……你猜如何?」

严灵空屏气凝神听着,仲也不卖关子,续道:「藏宁死于你们两兄弟二十岁寿辰后没几天,他娘死前指着雨小子怒斥,说是他杀了她们全族。」

「我不信!」严灵空挥袖斥道。

「你别急,本宫还没说完呢。」仲沉声道:「试想……杀了藏宁的人是雨小子那张脸,而动手的并不是他,那幺……便是你。」

「我没有!当年我和雨分开后,根本不知他的下落,更别说知道他成亲生子……」严灵空猛地摇头否认,开始回忆那段时日所发生之种种,道:「二十岁寿辰那日……我……唔!」说到此处,他的心忽然剧烈颤动,记得的、失去的,那些回忆不停在脑袋里盘旋翻搅,纠结得他难以喘气,像是要炸开了他的脑袋。

「去──」仲略挥拂尘,以一「平息咒」安住严灵空的气息,待他平缓情绪,严灵空才道:「依宫主所言,该是有人冒充成我的模样,故意使我俩兄弟阋墙?」

「不错,本宫便是这幺以为。」

「莫非……是彻那混蛋?」严灵空向来谦谦风雅,唯提起那死命追杀他们一家的仇人,再君子也会被逼成莽夫!

仲摇头道:「不。本宫来找你前已先和彻对过质,彻坚决否认是他所为;依他那自负的个性,是他做的他不会否认,所以……应当不是他。你再想想,除了彻和一些无聊的神魔外,你们可有别的仇家?」

严灵空奋力回想,这时,那俊美面容蓦然沉塌,道:「……叶云霸!」

仲睁眸道:「哦?姓叶的是何许人也?」

严灵空欲说还休,道:「仲宫主,您待我一家恩重如山,我本不该对您隐瞒,但这事儿攸关一位姑娘的清白,恕我不便奉告。」

仲撇嘴道:「哎!你不说,本宫要如何帮你啊!」

严灵空稍作拱手,道:「无妨,此事我已有头绪,倘若宫主愿意帮我,可否请您替我查另外一位姑娘的事情。」

「……罢了,把那人的姓名、生辰八字给本宫吧。」

严灵空锁眉道:「但……我忘了她的名字,更别说生辰八字。」

仲抚腮道:「这可难办。半点讯息都没有,要本宫如何查起?这样……你再想想,除了你以外,有没有人也同样认识这位姑娘,或许本宫可从之中找到你们三人的共同点,当然,那人必须已死。」

「两百年前……认识她的人……有!聂飞……」话至嘴边,严灵空又硬生将话吞回去。

仲不耐烦道:「飞啥?哎,你话怎幺老说一半?」

「对不住,此事还是作罢。」严灵空紧握拳头,将心事藏于心中。

「哎?」好奇心再次被打断,仲气得鬍鬚都直了,道:「好罢!你啥都不说,本宫就自己查,嗯……就查『叶云霸』!」

「万万不可!」提及此人,严灵空更是激动万千,拱手求道:「仲宫主,晚辈求您切勿追查此事!况且那姓叶的已从凡人入魔,估计还活在人世,既然活着,您的察知能力该也派不上用场。」

看他如此反常,仲蹙紧眉头不语,嘴角抽搐了会儿,道:「行啦,本宫答应你,你别如此。」

「师父……」

僵持之际,古仁景忽地出现,原来他是感应到严灵空的气息,才赶紧追到此地。

唯他万万没想到严灵空身边竟有他人,且当他和仲四目交对时,更是讶然吃惊!

  「仲……宫主?」古仁景支吾一呼。

「啊!好小子,本宫总算找到你啦!」方见古仁景,仲旋即将恼怒抛到九霄云外,似个顽童般拉着仁景上下端看,笑道:「好!好啊!虽然和以前长得不太一样,可你这足以迷死一票姑娘的气息倒是没变,哈哈,你是方晨,对吗?」

「方晨……真是好久没听见的名字。」往事不堪回首,古仁景感喟一声,拱手道:「有劳宫主挂心,我此生名为『古仁景』,至于方晨……已成过去。」

仲猛摆拂尘,道:「本宫管你叫啥,你就是本宫的老朋友-『四神统领方晨』!综观天界,也只有你四神统领有本事把四神兽管得服服贴贴!以后别叫啥『仁景』,改回来!」

古仁景无奈苦笑,将他尚未甦醒前所发生之种种告知,听罢,仲不屑呼道:「你说有个老头给你取名为『仁景』,要你以『仁义之心看待世间风景』?啧,甭猜,这老头肯定是『夙』,他就是要你别像以前被情爱所累,才给你取这幺迂腐的名字!这混家伙,早知道方晨的下落也不和本宫说!看本宫回天界怎幺和他算!」

两人谈话同时,严灵空亦怔然瞧着古仁景,呢喃:「原来四神统领和方晨是同一人,想来……你真是先父的前辈,以后,你不必再叫我师父。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师父,请您原谅弟子隐瞒此事,毕竟此事并不光彩……甚至间接害得彻对付逍……而我此生已为古仁景,且阴错阳差还成了册子上的人,所以,还请您待我如初,莫和弟子见外。」

「有趣!原来你还是册子上的人啊,太有趣!」仲身为神仙理应已看破尘世,但有时仍忍不住对天命的安排感到惊叹!

说着,他稍挥拂尘,凭空变出一把摺扇,道:「给。」

古仁景一愣,道:「想不到宫主竟将此物保存的如此完善,不过此物已赠给宫主,就没有拿回的道理。」

「哼!你可别小看他,这扇子上头可有『霸纹』寄宿,雷小子和虞娃儿想要,本宫还不给他咧!」

既有十神寄宿,且听得虞灵虹平安没事,古仁景便收下了,心想晚些将此事和此物告知大家,多少能提振大伙儿的精神。

难得见上老朋友,仲再次犯起话唠病,道:「方晨,就本宫所知,你被贬下凡后已历过两次轮迴,那两回还都因为碰到『白姑娘』的转世而没得善终……呃,虽然本宫厌烦夙给你下的诅咒,不过……在诅咒未除以前,你还是认命些,这一世别再和白姑娘的转世纠缠。」

听到那「白姑娘」三字,古仁景心头一震,却仍表现得云淡风轻,道:「有劳宫主挂心,实不相瞒,仁景已打算出家从道,若能有幸修回仙身,到时便回天界向夙宫主请罪,这样……我和她都能逃离诅咒。」

仲叹道:「也好,等你回来天界,没準儿还能找到你那双娃儿的下落。」

「双?」古仁景大奇,想起他还是方晨时,曾与歌女「白妍姿」相爱之事,他知道与她生了个女娃儿,但不知竟还有个儿子在妍姿腹中。

仲感慨道:「那小子叫『方皓』,你和女娃儿被带回天界后,白姑娘本欲自尽了却残生,唯天意弄人,她头一回自尽让人所救,经大夫诊脉才知已有身孕,后来,她含辛茹苦养大方皓,可叹始终盼不到你回来团聚……白姑娘抱憾终身,死前,将这些种种告诉他,本是让他多了解自己的爹,谁料方皓却为他娘深感不平,勤加修练,百年后终于练就一身霸气,返归天界大肆报复!」

闻之,古仁景深觉罪孽深重,无论是对天界,或者妻小……

他感慨道:「孩子们后来去了哪里?」

仲长叹道:「方皓的下场自是悽惨,他被天神大人关入雷霆深渊,永远失去自由……至于那女娃儿早已下落不明,或许成了仙女,亦或贬入凡间为人……唉,谁知呢?」

听罢,古仁景哀恸万分,握拳道:「我真是罪该万死……」

仲轻拍他的肩膀,道:「此生你因为捲入长生诅咒而莫名恢复力量和记忆,那幺,你今生将注定不凡,或许……这一切都是天命操弄,望你能利用这机会去解开当年结下的孽缘……莫再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。」

古仁景再道:「那长生之说又是从何而来?」语毕,和严灵空相视一眼,想必严灵空亦想知道原因。

仲耸肩道:「『天道赐重生,回梦转复魂;诅咒烙命中,察观天眼通』,这诗是你作的你都忘啦?『诅咒』是西宫的事,除了夙那糊涂鬼知道外,还有谁能知道?唉,你也清楚,夙那家伙城府深密,除非他自己愿意说,否则本宫哪有能耐从他嘴里套出话来!」

「古、仁、景!你这死臭脸──」

三人谈话之际,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咆哮。

严灵空瞥眼看去,发现那女子竟是辛痕,便是拱手道:「前阵子才伤了她一回,我暂且别在她面前出现吧。仁景,志弘就麻烦你多关照了。仲宫主,晚辈告辞。」  

古仁景亦作拱手,道:「年底之时,咱们会在关山崖和黎介木决一死战,若师父真无时间回骸岩峰,希望您能在那时去见见志弘。」

「我知道了,保重。」语毕,严灵空转身离开。

没会儿,辛痕赶来会合,人才方到,即朝古仁景的肩头挥拳,哼道:「你这死臭脸、臭臭脸,让你跑……咦?」打着,发现身旁有个和蔼的老公公,她马上扬起笑颜,礼貌道:「臭脸,这可爱的老爷爷是谁呀?」  

仲呵笑道:「看小娃儿充满活力……再看本宫,唉,本宫真是老啦!小娃儿,本宫是天上的北宫主『仲』,幸会、幸会。」

「原来您是神仙呀,那您和臭脸一定是旧识了!小女子辛痕,是臭脸的……姆……师妹吧?小痕向仲宫主请安。」

「哦?娃儿也是册上的人?」

「是啊,宫主果然是神仙,连册子的事儿都知道……对了,那您知道这诅咒要如何解开吗?」

「哦?娃儿讨厌长生吗?」

辛痕耸肩道:「倒也不是,只是……师父一直为这事儿困扰着,假如能帮他解决,师父就会开心……」

说至此,古仁景瞥向辛痕一眼,辛痕急摆手道:「喂,你可别误会,本姑娘向来敢爱敢恨,提得起放得下,都被人拒绝了,哪会这幺看不开呀?我的意思是……只要师父开心,志弘就开心;志弘开心,大家都开心!」

仲抚鬚道:「实不相瞒,本宫至今仍不知夙为何会下这个『长生』诅咒,不过,若不想靠他来解,欲凭人力来破……至少先须追本溯源。」

「追本溯源?什幺意思呀?」

「你们会被下诅咒,追根究柢,是因为空小子和雨小子的诞生影响十神、五龙、及魔界四器的运转……所以等这些东西聚集在一块儿后,再谈此事也不迟。」

「姆……咱们现在连十神器都没蒐集完……还有五龙、魔器,哇,那咱们岂不是要长生很久幺?」辛痕眉目大睁,没多久,却格格发出甜笑,笑如蜜糖,如能融化人心。

她道:「嘻,如此一来,以后等我生了孩子,孩子长大了,我叫孩子一声爹或娘,别人还没能察觉呢!」

  • 名称:顾道长生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9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