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门法则全文阅读

父母行恶,幼子何辜?

听闻巧儿遭遇,虞灵虹甚觉同情,道:「我能怎幺帮你?」

「妳要帮他?」巧儿还未开口,藏雷已大声否决,他平生不以侠士自居,自有程燕音纠缠后,更视「路见不平、拔刀相助」为狗屁,尤其眼下虞灵虹拐伤了脚,他哪还有心思理会巧儿的爹娘?

虞灵虹蹙眉道:「这孩子和爹娘分开,心头一定很慌。」

「但妳的脚……」

「无妨,小伤而已。」虞灵虹轻语一句。

巧儿摸了摸身子,从腰间拿起一精巧坠饰给虞灵虹,岂料当那坠饰晃蕩在眼前时,她登时冷汗直冒,往后方连退数步。

「你拿什幺吓她!」藏雷本已气恼在心,看虞灵虹透出惊慌更是怒火沖天。

巧儿一脸无辜,小眼眶中打转满满泪水,道:「寒蟾说这宝物叫『啸夜驹』,有了它,就能穿梭在人界和鬼界。好几年前,有个大哥哥把它带到鬼界……但他运儿差,刚好摔在寒蟾身上,就被寒蟾烹了……后来『啸夜驹』落在寒蟾手上,寒蟾偶尔会用它跑来人界,把人捉回去吃。」

原是马儿的吊饰,也难怪虞灵虹会吓得发抖,而此物正是十神之一「啸夜」,它寄宿于马型坠饰上,才得「啸夜驹」此名。

在巧儿双亲被捉去前,他们发挥贪商本色,好不容易从寒蟾手中骗到这啸夜驹,奋尽力气将巧儿送到人间,可惜的是,巧儿并没如愿成功返阳,仍是鬼身。

他不能曝晒于烈日之下,只得躲在林森处一直哭泣,这几日有许多人类经过,可叹没人听得到他的声音……

今日,由于虞灵虹身有「天山」寄宿,藏雷亦非凡人,因为这不凡身分,两人才都见得着身为鬼魂的巧儿。

巧儿道:「爹爹叫林威,姐姐,妳能不能去鬼界,把爹娘从寒蟾手中救出来?」

「你说什幺鬼话!」藏雷喝斥一声,道:「灵虹是人,你好意思开口让她为你那无良的爹娘卖命!」

巧儿被藏雷吓得嚎啕大哭,道:「那大哥哥你去嘛……」

藏雷气恼呼道:「你个小鬼死了五十年,年岁比灵虹大,还好意思在她面前扮淘气?人不要脸、天下无敌,你连人身都没有,哪来这幺厚脸皮!」

「呜──哇──」

被藏雷一吼,巧儿更是哭天抢地,耍赖地摊在地上打滚,声音尖锐,震耳欲聋。

虞灵虹尴尬地一手摀耳,一手轻抚巧儿的头,由于神器相引,她还真摸得到巧儿的身子,道:「呃……你别哭,这位哥哥没有恶意。」

「呜……那姐姐答应去救爹娘幺?」巧儿抽咽道。

虞灵虹踌躇片刻,似乎忆起某段过往,心头有些余悸;且其自知武艺不精,去一趟鬼界也许没成功救到林威夫妇,反而搭上一命。

无奈,人说相逢即是有缘,今日她既看得到巧儿,便表示这忙她是命中注定要帮的,何况她自幼亲情即有缺憾,实不忍见这孩子与爹娘分离。

她硬着头皮将啸夜驹拿过手,见状,藏雷疾呼道:「妳真要帮他?」

虞灵虹点头。

巧儿抹去涕泪,笑道:「谢谢姐姐,妳真好,不像这大哥哥坏心眼见死不救!」

藏雷摆手道:「本来就是死人,要我救什幺?莫名其妙!」

巧儿不甘示弱,朝藏雷吐舌摆了张鬼脸,见此,藏雷差些气炸,平日被徐韩逗弄鬼脸他尚能忍,但被「鬼摆鬼脸」却是莫名火大!

见藏雷面暴青筋,虞灵虹急缓颊道:「巧儿,你不能这幺说他。」

巧儿喜欢虞灵虹喜欢得紧,旋即自我反省,低头道:「大哥哥,对不起。」

「臭小子……」孩子都道歉了,藏雷再责备反显得没风度,他哼气一声,看向虞灵虹道:「……妳不怪我?」

虞灵虹摇头,其实藏雷不喜管闲事此点和吴赖十分相像,人各有志,她当年爱慕吴赖,如今倾心藏雷,全是喜欢他们的全部;因此,就算他们作的决定与自己不同,只要不会伤害到他们自身,她都会尊重同意。

虞灵虹深吸一口气,照着召唤天山的方式驱动「啸夜」,此刻,一阵黑风呼啸掠扫,吹得藏、虞二人长髮飘逸迅速。

没会儿,那小小坠饰已化形为一匹黑驹,其貌挺峻,毛髮乌黑柔亮,威风凛凛、气势汹汹。

「呃……」虞灵虹缩了一阵,她不怕鬼,倒是畏马畏得打起哆嗦,可她此刻硬着头皮,试图伸手轻触那黑马的背。

「驴──」那马儿咧嘴发出一音,吓得虞灵虹缩手连退。

虞灵虹喘吁片刻,再次鼓起勇气伸手,这时,另一只温暖、厚实的手覆上。

她怔然地望着藏雷,藏雷蹙眉轻叹,道:「看妳这模样,即知妳并不会骑马,甚至害怕马,对幺?」

「我不要紧,我可以……」虞灵虹惭愧地低下面容,试图挣脱藏雷的手。

「妳带那小鬼回宁雨阁等候,我去。」藏雷却握得更紧。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这事儿是我要做的,怎能让你承担?」

藏雷轻叹道:「直至今日,还要和我分得这幺清幺?」

「我只是不想勉强你……」

「看妳勉强自己,我又何尝好过?」藏雷话说得有些重,道:「好,妳若觉得歉疚,那咱们交换条件,我去救那孩子的爹娘,但妳必须答应我一件事。」

鲜少见他这般严肃,虞灵虹全身一震,嚥下一口水道:「什幺?」

「以后在我面前不许逞强,学着多依赖我些,好吗?」藏雷不捨轻述,对她的爱怜在此刻一览无遗。

「我……对不起。」虞灵虹心头一颤,除了愧疚,亦觉动容,微笑道:「不然我们一同去?」

人类入鬼界免不了会引起骚动,甚至惹来兵刃冲突;尤其他只有一成力,只怕到时无法顾她周全,且他也不愿这剩一成力的事被她知道,以防她自责。

寻思片刻,他摇头,温和地伸手轻抚虞灵虹的秀髮,道:「乖乖回宁雨阁等我,我很快回来。」说毕,俐落跃上啸夜驹,双手策动缰绳,无边的空气中忽地旋出黑色涡旋,将藏雷和啸夜驹一举吸入──

再眨眼后,天地恢复平静,藏雷业已消失于眼前,进入那未知地带。

鬼界。

藏雷运气好,没像上个人一般直接摔在寒蟾身上,而是落在一人烟……不,鬼烟罕至的地方。

此地环境如他所想,抬头只见一片黑漆无垠,无皎皎明月、无繁星闪烁,满是肃杀气息,沉寂氛围令人不寒而慄。

放眼望去,周遭多是断壁残垣,植物生得歪七扭八,花叶色泽黯淡如墨,彷彿枝干里藏满万千剧毒;空气中瀰漫一阵酸腐臭气,令人闻之作呕;温度燥热如炎,地皮不时喷出滚沸岩浆,可说是步履维艰,难以行走。

藏雷御出些许「冰气」降低周遭温度,并把那显眼的啸夜驹融收回一般坠饰。

「前面的小子,给本大爷站住──」

才踏行几步,后方忽传来一阵咆哮,藏雷戒慎转身,眼前那鬼身型和他相仿,却是口吐长舌、大鼻尖耳,头上长了两只铜色尖角,全身上下仅着一件破烂亵裤。

那鬼动作有些笨拙,晃头晃脑来至藏雷身边,嗅上一口道:「小子,你是打哪来的?怎幺身上有阳气咧!哈,莫非你就是最近闯入鬼界的臭神仙!」

藏雷一怔,心想世上真是无奇不有,原来鬼界不只有鬼、有人,连神仙都来了幺?

所幸藏雷只剩一成力,那鬼倒没查觉他身上确实流有神仙血脉,便随口说道:「在下刚死,不懂这儿的规矩,还请兄台指教。」

那鬼傻呆地抓了抓头上的角,道:「刚死怎幺会摔到这儿来?喔,本大爷明白啦,你生前是个小偷,喜欢躲在阴暗处,对不?」

藏雷顺着那鬼的话,说道:「……兄台冰雪聪明。对了,在下生前听闻鬼界有分数层,兄台可否告知在下,幽冥寒蟾是哪一层的执刑官?」

「就是这一层,不过……你个死鬼,一来就找寒蟾有何目的!是不是活着时就觊觎寒蟾的姿色了!」那鬼气呼呼地踱步道。

藏雷尴尬得紧,道:「呃,兄台切勿气恼,在下初来乍到,尚不知此地规矩,若有得罪,还请兄台见谅。」

那鬼伸掌道:「诺,给本大爷一些纸钱,本大爷就原谅你!」

藏雷道:「纸钱一定会给,但……恕在下不解,纸钱在鬼界有何用处?」

那鬼摸摸头上的角,道:「当然是去中界层从『冥界商人』那儿买些有趣的玩意啊!你不知道,最新死的那个人懂得製作好多异宝,卖的东西都很好玩耶!」

那鬼喘口气,续道:「自从啸夜驹被老林偷走后,寒蟾整天都气得发疯,面上生了好多新皱纹,让本大爷好心疼啊!从那以后,咱们每隔段时间都要準备新把戏或添购新东西逗寒蟾笑,嘿嘿,她笑起来可美呆啦!」想起寒蟾的笑容,那鬼幸福洋洋地咧嘴傻笑。

「……」听毕,藏雷顿是无语,心想这些当「冥界商人」的人生前到底有多贪?连鬼的钱也要赚?

而那「寒蟾」动辄烹人来吃,名字听来也怪令人发毛,该是个噁心怪物,竟能让这鬼思春思得口水直流?

唉,谁说种族一定殊途?至少「好色」、「贪婪」这几点根本相通!

那鬼看藏雷若有所思,气道:「喂,小子,话说这幺多,你到底给不给钱?待会儿就轮本大爷表演,已经快没时间啦!」

藏雷打哈哈道:「可否让在下赊帐几天,再过几日,在下的亲人定会烧大笔纸钱下来。」

「呜……可本大爷没钱,要怎幺讨寒蟾开心?不如……」说着,那鬼把目光盯向藏雷手中的「青雷」剑。

藏雷一怔,幸得他和古仁景为拜把兄弟,两人默契极佳,过去常一同行动,如此,他自然见识过仁景那套「逢场作戏」的技巧;如今他学以致用,发挥「见鬼说鬼话」的精神,试图转移话题,道:「兄台生得英俊,光站在寒蟾身边就已赏心悦目,何须多做其他?」

这小鬼个性糊涂、相貌丑陋,在鬼界地位十分低下,平日让别的鬼欺负不说,当鬼这幺久,还真没让别的鬼称讚过;今日被称这声「英俊」,不只成功转移目标,差些让他连尾巴也翘起来!

他双手抚着面容,羞赧道:「小子,本大爷当真英俊不凡、风流倜傥、玉树临风,迷倒众生吗?」

可叹藏雷的脾气和耐心跟古仁景没得比,再多听一句,只怕他连昨晚的晚餐都要给吐出来!

「蹦」一声,一道金雷旋然落下,这一人一鬼距离很近,就算一成力也足以让这暴牙吐舌鬼昏厥不振!

藏雷将它拖到一边,从随身行囊里拿出一块土黄色稠状物,他仿照这丑鬼的模样,以青雷剑在稠状物上雕眉刻纹。

没会儿,此物已成一片丑陋面皮,他再拿出一包小东西,里头尽是些易容用的小道具,接着,他把乌黑长髮裹起,并将这些玩意覆于脸上,转眼间,这白净男子已摇身变成歪眼嘴斜的丑八怪。

这套易容技巧自然是程燕音生前教他的,藏雷满意地摸摸面容,顺着那鬼本欲前往的方向走去。

路过一门闸,一座闪烁青光的宫殿座立在此,在这昏濛无边的地带更为显眼,想来便是「幽冥寒蟾」的栖身之地。

他迈步上前,看那四周梁柱上刻满蟾蜍肥厚,却又搔首弄姿的姿态,藏雷嚥下一口水,实没勇气再多看一眼。

「喂!前面那个鬼!」

忽地,背后又传来一阵呼啸,藏雷转身看去,这回眼前有两个小鬼,生得和方才那丑鬼差不多,不是眼凸鼻歪,便是龇牙咧嘴。

古语有云「入境随俗」,藏雷莫可奈何故作呆样,猛地晃动下巴上的假舌头,道:「你好耶!」

其中一个黄色肌肤的鬼哈笑道:「呦,这不是阿丑吗?」

另一个青绿肤色的鬼跟着数落,道:「阿丑买新衣服啦,可惜穿在你身上还是难看,不如脱下送给我和阿黄!」

阿丑正是方才那丑鬼的名字,藏雷仿着他的模样易容,被认成同一者也不算奇事,唯他感叹的是,眼前这两个鬼明明也其貌不扬,还敢讪笑他人……他鬼,唉,真是世风日下!

那青色的鬼续道:「下个就轮到你表演啦,你还在这儿晃?」

藏雷一怔,摸摸头上的角,学着阿丑说话的语调,道:「但本大爷啥都没準备,要表演什幺才好?」

那叫阿黄的鬼道:「还不简单,你先遮着脸,然后喊『我毁容啦』,再摊开脸,效果十足啊!」说着,两名小鬼捧腹大笑,似乎平日就以调侃阿丑的面容为乐。

听言,藏雷终于明白阿丑为何听他称讚「英俊」会如此开心……不知不觉,竟还有些同情起阿丑了!

藏雷握紧方得不久的「紫竹攀云」,心道:「不如如法炮製吹奏《凤求凰》,人界不懂欣赏,总不会连鬼也嫌弃?」有了底,藏雷赴去大厅待命。

正殿上,正见那「幽冥寒蟾」的真容,果真是一只肥滚无比的癞蛤蟆,藏雷身高将近一米八,然而这玩意身高不及他一半,宽度却是他三倍之上。

见牠两眼浑圆凸起、泥土色之肥躯上头长满疙瘩,嘴唇和两颊还刻意涂抹大红妆容,全身上下散满令人无法恭维的妖娆气息。

藏雷且看一眼,从无信仰的他,也不禁喃喃发出「阿弥陀佛,罪过、罪过」之声。

那蛤蟆坐在椅上,含蹼的手慵懒撑着头,嘴里不时嗝出「嘓嘓」,肥厚身躯时而膨起又缩回,一副无趣的模样看着前方小鬼「卖命演出」。

台上那鬼正在飞跃刀山,这种惊奇身手在人间恐会引起骚动,但在鬼界似乎再稀鬆平常不过。

「嘓嘓,无聊死啦,滚下去!」稍看片刻,那寒蟾已然失去耐心,道:「下一个,阿丑!」

藏雷应声走上圆形中台,自信地拿起紫竹攀云,寒蟾看到新花样,朝他抛了个媚眼,娇声道:「唷咧,阿丑?你要表演吞竹子幺?」

「没见识的臭蛤蟆!」藏雷全身发寒,轻声咒骂,心想这死蛤蟆居然把他心中至宝讲得这般不入流!

哼,待会儿他定要以箫乐惊动全场,让这蛤蟆啧啧称奇!

「吱──毕──」

藏雷自信地吹起第一个音,紫竹攀云之声果如传言一般能穿透天际、音长不绝,可叹若吹奏者吹出之声十分刺耳,那恐怖的声音……也将成倍数成长。

这回没有美女伴舞,此曲说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!

「停下!嘓!给我停下!」才听几个音,那寒蟾嘴巴和凸眼已变得双倍大,肥厚身躯还差些从椅上摔下。

牠以含蹼的手整理面容,道:「混帐阿丑,嘓,那些人类受刑叫出来的声音都没你这样鬼哭狼嚎,嘓,你是存心气死老娘吗?嘓!来鬼,把阿丑抓下去鞭一百下!不,一千下!嘓嘓!」

「你……」藏雷呆愣许久,以往他吹得难听顶多得几声唏嘘、讪笑,这回却被一只「鬼蛤蟆」批评成「鬼哭狼嚎」?

这话可严重伤了他的自尊心啊!

  • 名称:道门法则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9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