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若有情全文阅读

这段时日,小俩口时而赏花观景、弄箫舞剑,日子过得惬意自在,如同一双神仙眷侣,纵由在各处游玩。

仲夏之际,素闻有一「三才村」于每年这时节均会举行「才艺大会」,那晚,明月高挂、清风温凉,藏雷决定带虞灵虹前去一探。

方入村门,已见街上张灯结綵、摊贩林立,人车肩摩毂击、熙来攘往好是热闹,且有大半人士是慕这「才艺大会」之名而从外地前来。

来至中心,那里已搭有一座擂台,两侧梁柱挂着写有「高山流水知音许,古木苍烟入画图」之布条。

每年大会,都引来不少文人雅士奏笛弹筝、妙舞轻歌、耍枪弄剑、打鼓说书,可谓是十八般才艺一应俱全!

群众若见上欣赏的技艺,可从花贩那儿採买鲜红「石榴花」抛至台上,赛末获得最多花者,即可获赠珍贵奖赏,来日声名远播,前途无可限量。

此刻,一名微微驼背的老者缓步上台,于他手中捧有一让红布覆盖之物,他放眼观望四周,见人潮汹涌、门庭若市,难掩欣悦神情。

他拉长音道:「各位安好,老夫敝姓李,是三才村的村长,在此代表我三才村感谢诸位大驾光临!」

众人欢哄一声,猛地拍手期待大会展开。

李村长满意道:「待会儿便请各位才子、侠士切莫藏私,无论有任何才华皆可上台献技,这次优胜者即可获得此物!」说着,村长将那红布掀开,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只高贵无瑕的「紫身长箫」,那箫色泽华美,身管却以清幽的翠竹点缀,两者主题虽显冲突,竟意外相合好看。

见此,藏雷睁大眸子,呼道:「紫竹攀云?」

「哦?」闻其声,那村长抚抚白鬚,点头道:「公子好眼力!不错,当今天下箫器之首唤作『颐箫』、第二是为『碧海青天』,再来,便是这排行第三的『紫竹攀云』!据闻其音高雅灵动,声如青天广阔无垠,可谓是难得之物,今日获得最多石榴花者,老夫即将此物赠予,还请诸位不吝展现才能!」

得知此物为天下名器,无论男女老少、亦或文人武夫,仅要有一点皮毛技艺,都被这奖品和欢愉气氛渲染,一个接一个上台献艺,当然,滥竽充数的可是一朵花也得不到!

然而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,满腹才华者亦是层出不穷,文艺些的,抚琴奏出高山流水,仙乐飘渺灵动,听得台下众人如癡如醉;武技些的,胸口碎大石也给搬上檯面,同样获得不少掌声和石榴花作为回报!

每逢曲乐表演,虞灵虹便不自觉透出笑意,就是再不动听,她都觉意犹未尽。

来来去去已有二十余人上台献艺,她身边的男伴却都没发一语,只见藏雷双眸紧盯紫竹攀云,一手牵着灵虹,另一手握住腰间配箫,似在犹豫要不要上台展艺。

看藏雷对那箫怀抱憧憬,虞灵虹轻语道:「雷大哥,你的箫乐很好听,不妨也上去试试?」

「呃……」纵然对箫艺极具自信,但每每在徐韩他们面前吹奏,总换来数落阵阵,普天之下唯一能听懂他的箫乐者,恐怕真只有虞灵虹一人尔尔。

他清楚表演吹箫多半会换来群众讪笑,但那「紫竹攀云」实属极品,十足是个诱惑,想了许久,他难忍取得此物的欲望,终是点头上台。

那村长拍手道:「哦?这不是方才认出『紫竹攀云』的侠士幺?想必侠士也是箫中好手,来,各位给他些掌声!」

掌声此起彼落响起,藏雷却视若无睹,他上台只为紫竹攀云,剩下那些所谓「声名」、「崇拜」他一概没兴致。

站好定位,他决定表演与虞灵虹在若风谷相见时,所奏的那曲《凤求凰》。

「吱──嘘──」

曲一出,众人譁然。

头几个音吹得还算有模有样,尤其这段时日常和虞灵虹腻在一起品箫谈乐,吹奏技巧算有些许进步,可惜到第五、第六个音时开始崩解,那歪七扭八的程度和灵虹的缝纫技巧根本有「异曲同工之妙」啊!

李村长面透难色,他见过的差劲才艺不算少,但差劲到这般田地,还敢上台表现的真是史上头一遭!

藏雷是聪明人,眼观居民交头接耳、纷纷面透狡笑和不屑,心知他们所谈不外乎是「魔音传脑」、「刺耳如锥」云云。

他面透失落,在意的是注定要与紫竹攀云擦肩而过。

「咻──」

此时,一道鲜红影子抛上台,是第一朵石榴花!

那抛花之人不必多想,自然是虞灵虹。

藏雷一怔,人人都说「天下之大,知音难觅」,唯老天就让他找到这个人,如此一来,人生路上何须惆怅?

纵知自己渺无机会获得名箫,但为红颜知己,藏雷仍继续吹奏《凤求凰》,将满满情意向心上人表明无遗。

虞灵虹独醉于曲,唯她清楚藏雷极欲得到此物,思虑片刻,她从怀中拿出一白玉盒,正是徐韩之前赠她的胭脂粉。

她将盒盖打开,仿照以往辛痕涂妆的方式沾撚胭脂于颜。

她肤色白皙,本足欺霜胜雪,沾上红晕后更添风华,满是说不尽的柔美与圣洁。

在藏雷吹奏同时,那紫纱身影缓缓步上台阶,剎那间,群众的嘻闹声忽地静止,全为这绝美身影感到动魄惊心。

藏雷亦是呆愣,箫声变得轻慢,有一声、没一声……

虞灵虹走至他身边,轻语道:「雷大哥,请将『青雷』借我一用。」说着,她取起藏雷的配剑,和她手中那把「赤虹」相应高举,霎那间,奕奕之光闪烁,如是天地间最美的星辉。

她听藏雷吹奏过多次《凤求凰》,熟知他的节奏,顺着他的音声,乐起,舞起。

习过左手剑法的她,双剑挥洒灵敏自如,双脚一阔,腰肢柔软如柳,依次俯低身子,再旋起身挥舞那再平凡不过的「行云剑法」,唯这平凡无奇的剑式,却在她的手中舞出不凡仙姿。

冰山女子凝目相望,双眸仿若星辰;抬颜嫣笑,犹似空谷幽兰;拂袖振舞,清香漫延渗心;雾鬓风鬟飘逸倾城,万千风情在此刻一览无遗。

酒不醉人,人却因红颜而醉,藏雷痴然沉迷,那吹奏动作已非自己所控,全是双手自然而动,只因他的心、他的灵魂都在那衣袂翩舞时全让她夺去,一点……也不剩。

一朵石榴花!

三朵石榴花!

五朵、十朵、百朵……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上,直至夜空覆满漫天红影!

碧绯光影交错现,月映仙姿风拂纱,青雷挥舞出碧水,赤虹旋落贯霓霞。

每一步、每一舞,配着藏雷的箫声而动,是这般出尘潇洒、明豔无方。

飒一声,她做出「行云剑法」那最后一式抛剑动作,在片片赤影中乍出两道曙光,后迴个身扫蕩红瓣,落出世间最凄美的一幅画。

曲罢,虞灵虹收剑伫足,紫衣还随风猎猎而舞,好似苍天明月都意犹未尽,正在为她的剑舞喝采。

「好!」

「好!」

「好!」

场下,掌声雷动不绝。

虞灵虹并未流连于这些讚扬,逕自转身回到藏雷身边,将青雷递还给他。

方才她倾尽全力为他而舞,舞过,她面泛红晕,未曾想过自己能在众人面前展现妩媚,然而,一切都是为他。

若没有藏雷,眼前纵然是天下至宝,她也绝不会在旁人面前展姿高舞。

看二人含情脉脉对视,再看遍地数不尽的红花,李村长轻咳一声,笑道:「妙哉,公子、姑娘情意深重,表演举世无双,看来这『紫竹攀云』将归二位所有。」

「多谢!」藏雷伸手接过玉箫,心头喜悦难以言喻。

李村长抚鬚道:「不知二位高姓大名?可愿意让老夫将二位的佳话流传江湖间?」

藏、虞二人对视一眼,两人极有默契,同时微笑摇头。

藏雷拱手道:「多谢村长美意,我俩不欲受世俗干扰,还请村长毋须传颂,告辞。」

李村长点头道:「既是如此,老夫也不勉强二位,老夫便在此祝二位白头相守、富贵双全,保重!」

「承村长吉言,在下必会珍惜她一生,与她共度白首。」藏雷伸手牵住虞灵虹,后两人转身欲离。

「且慢。」

此刻,一青年忽地施展轻功跳上台,那者着一身锦袍,服饰华贵亮丽,五官俊雅温儒、英气不凡,唯他面貌虽是英朗,却因嘴角笑得邪魅,莫名增添可憎之意。

那青年稍作鞠躬道:「不知黎某有没有这荣幸,得知姑娘芳名?」

见这人双眸深带淫意,且上下打量虞灵虹的身子,两人即知这人不过是个登徒子,有默契的相视一眼,不作理会。

「哎,姑娘别急着走!」明明有两人,他却只称呼「姑娘」,完全视藏雷于无物,道:「姑娘绝色如仙,怎地和一般凡夫俗子站在一块儿?诺,只有黎某这张俊朗面容才堪配得上妳。」

两人仍不欲随他起舞,那青年却续道:「这样吧,黎某赐妳一万两黄金,今晚妳就为黎某一人而舞……只要妳肯和我共处一晚,黎某保证,妳将会心甘情愿和我共赴天涯。」

「一万两黄金!」台下群众纷纷讶呼,无不讨论起这青年的来历。

虞灵虹自知这数目非同小可,但却无动于衷,连看也不想看此人一眼。

心上人遭人物化,藏雷怎地不怒?就算只剩一成力,要教训个贼寇仍是绰绰有余,可他此刻却是忍住,只因他越看这人越觉眼熟。

黎某……

那容颜和自恋的性格……

藏雷如梦初醒,登时揽住虞灵虹的肩膀,双脚一挪,如蛟龙跃水般施展轻功,转瞬间,两人已从三才村消失的无影无蹤。

由于三才村群众聚集,那姓黎的男子没能即时反应,回神时已见不着两人蹤影,只得暗自悔恨,道:「哼!从来没女子能逃过黎某的手掌心……这女人……我迟早会得到手!」

郊外、林森处。

藏雷揽着虞灵虹腾飞于树林之间,他回头一望,确信那青年并无追上,才终于停下脚步。

虞灵虹怔怔地望着藏雷,无论藏雷做任何事她都支持,所以当下她没反感,任藏雷带着她走。

停下脚步后,她轻语道:「雷大哥,你认识那人?」

藏雷点头道:「传闻黎介木和柳希希育有一子名唤『黎风』,如我没猜错,他便是黎风。」

黎风的相貌和黎介木那丑陋之徒相差甚远,但他确实是黎介木的亲骨肉不错,只得说他幸运,尽八成样貌是神似他那貌美如花的母亲柳希希。

黎风与他的双亲同样心思狡诈、爱好权力,但比起权力,他更好美色,惯于流连烟花场所,甚或以姦淫妇女为乐,平日不务正业,武艺亦是普通。

以藏雷的实力要教训黎风简直绰绰有余,但顾虑这剩「一成力」之事可能传到黎柳二人耳里,只好暂且忍下怒气,来日再报不迟。

虞灵虹问道:「他没认出你?」

藏雷点头道:「我和黎介木、柳希希虽有结怨,不过鲜少交手,几乎没碰过面,而黎风平日纵情于烟花之地,对这些恩怨从不多管,不识得我倒也寻常。」

「嗯……说到此处,其实有一事我不解许久。」

「妳说。」

虞灵虹沉低神色,道:「那日我与陆剑湖交手时,依他所言……他、黎介木是都知道你我的关係……他们是从何处知道?」

「是啊!」藏雷怔然,深思道:「你们那儿没可能传话出去,徐韩那丫头嘴巴再大,却绝不会与他们有往来。蓉妹跟吕兄更视黎介木为仇家……子吾……不,他就是气恼我,但他亦重义气,我信得过他……除非……是燕音生前说出去的?」

程燕音毕竟已魂归彼岸,虞灵虹不愿对她多做评论,只道:「罢了,咱们回宁雨阁去。」

藏雷微笑道:「嗯。明日我便以『紫竹攀云』吹奏《凤求凰》,到时……妳可愿意为我而舞?」

虞灵虹含羞道:「自始至终,本就为你一人。」

「呵呵。」藏雷喜形于色,牵紧她的手往山谷走去。

唯才踏出一步,虞灵虹忽发出「呃」一声,脚步站不稳当,藏雷一愣,急扶住她道:「怎幺了!」

虞灵虹尴尬咬唇,道:「没,一时脚麻而已。」

「脚麻?」藏雷不信,蹙眉蹲下身子,轻轻揽起虞灵虹的裙襬观看,灵虹心急一嗔,双颊已发红如桃。

看她那原是白润的脚踝发红透肿,藏雷心急道:「这是……?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为了接住抛出的剑才不慎拐到脚,你别担心,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。」

「妳……唉……」藏雷心疼不已,道:「我抱着妳走。」

「这……」

「呜啊……爹……娘……」

两人谈话之际,不远处忽传出一阵孩童哭声。

听那孩子高呼「爹娘」,虞灵虹心一纠,不顾脚伤往那哭声之处走去。

「灵虹,妳……!」藏雷大声呼唤,不明白她为何总爱逞强?无可奈何下,只得跟在她身边,随时顾着她的状况。

眼前那位男童看来约七、八岁,哭得涕泪交零,模样十分可怜。

虞灵虹心有不忍,道:「小弟弟,发生何事?」

那孩童揉眼道:「呜……姐姐……妳看得到巧儿?」

看得到?虞灵虹呆滞半晌,道:「……何意?」

闻言,藏雷戒慎挡在虞灵虹跟前,道:「小鬼,你不是人类!」

那叫巧儿的孩子点头道:「嗯……我是鬼。」

「鬼?」两人大奇,藏雷不解道:「是鬼就去投胎,在这儿做什幺?」

巧儿哭道:「五十年前,家里发生大火,爹娘和巧儿都被烧死了,可是……爹娘生前不是好人,需要缴税才可以投胎,但爹娘没别的亲戚,死后没人烧纸钱给咱们,咱们缴不出税金……那『幽冥寒蟾』就不肯让咱们投胎,还说要把爹娘捉去拔舌头……」

「幽冥寒蟾」是鬼界其中一名执刑官,负责惩戒生前有行恶之者,巧儿的爹娘过去为贪商,时常仗着银子多,糟蹋、逼死过不少穷苦人家。

他们的孩子巧儿并无行过大恶,免去被幽冥寒蟾「虐待」的命运,但多少受父母所累,以致今日还没能顺利投胎……

  • 名称:天若有情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8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