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王之乱全文阅读

由于虞灵虹伤势过重、情绪激动,不久后便昏昏睡去……

再醒来时,已足足过了二日。

缓缓睁开水眸,发现眼前白茫一片,她心头慌乱,急欲拆去那被人矇上的白布,这时,却有一温柔嗓音在耳边响起,道:「别怕,我在。」

「吴赖?」虞灵虹讶异轻呼,稍作鬆懈,道:「为何矇住我的眼?」

「待我喊三声,妳就摘下它。」

「一、二、三……」

照着他的指示拆掉白布,随之,映入眼前的是一组五人乐队,这五人皆穿着典雅华裳,翩翩若仙,看去高贵不俗;是由抚琴者、弹琵琶者、吹箫者、拉二胡者,及唱曲者所组成。

「这是?」虞灵虹怔怔地望着吴赖。

吴赖笑道:「妳睡去后,我骑马带妳连过三村,终于在这城找到大夫行医;妳的伤势都已处理完毕,衣裳和头髮我也託大夫的女儿给妳整理好了。」

「多谢。」虞灵虹抚着那不及肩的短髮,面透些许不捨。

吴赖叹道:「你们姑娘家要把头髮留长,必须耗费不少心力,对幺?」

「嗯,但……罢了。」不愿再想起伤心事,虞灵虹微微点头,后看着那五人乐团,问道:「这些人是?」

吴赖知道她对阿桂之死耿耿于怀,特地上乐坊找这几位乐师帮忙,请他们替她演奏一曲,望她能早日宽心。

吴赖笑道:「妳很喜欢听曲,对幺?」

「你如何知道?」虞灵虹又是一惊,印象中,她没和吴赖透露这项喜好。

吴赖侃侃道:「还记得咱们初次在海村见面的情形幺?当时,连那种难听的曲子都能把妳吸引住,甚至心甘情愿打赏……还有,咱们相处这几十日,只要听见有人哼着小调、弹者小曲,妳的目光都会不自觉往那儿飘去。从此番种种看来,妳应该十分热爱听曲。」

闻言,虞灵虹眼眶湿润、甚觉感动,心头浮上暖意,从没想过吴赖竟会观察到这些枝微末节。

她莞尔一笑,道:「嗯。曲不只能抚慰人心,亦为奏曲者的心声。同首曲子由不同人演绎,就有不同的情境出现,可从每个音的处理方式、情感表达来拼凑出那人的心情、故事……这些,不是单用言语得以表达的。」

说着,一首《阳春白雪》悠悠奏起,此曲是由「琵琶」为主奏,其余乐器和人声哼唱只为辅助,其乐速度轻巧分明,「夹」、「弹」技巧连番运用,将「阳春」那「万物知春、和风淡蕩」和「白雪」所蕴含「凛然清洁、雪竹琳琅」之音发挥地淋漓尽致,可谓充满生机、蓬勃万千。

虞灵虹享受其中,听得如癡如醉,双眸望着奏乐者那高超神技,丝毫没有分神。

见她时而含笑如花,吴赖虽鬆了口气,却仍若有所思,静静看着她的侧影不语。

曲罢,虞灵虹回眸望他,这才发现那双深邃眼眸不知已盯着自己多久,她玉颜含羞,道:「怎幺一直看着我?」

吴赖回神,仅作抿嘴摇头。

虞灵虹轻语道:「虽然我没法作你的护卫,可咱们还是朋友,对幺?」说着,想起他那句「不再让妳孤单」,心头扬起一阵怦然,她想作的,或许不只是「朋友」。

此刻,吴赖却显怔然,似要启唇却又缩语,虞灵虹猜不透吴赖所想,失落道:「难道……那番话是随口说的?」

吴赖发出一声喃叹,起身道:「随我回房,我给妳看样东西,等看完了,再说这些话不迟。」

房内,一改以往轻鬆态度,吴赖尤其正经神色,道:「妳都没话问我幺?例如……我的来历?」

虞灵虹一愣,不错,那晚吴赖所使之招堪为仙法妙气,且招招扎实、灵光四射,威力之强更非一般学武子弟或初阶修仙者得以比拟,能有此等本事之人,岂会是凡夫俗子尔尔?

寻思同时,吴赖从行囊中拿出一本书籍置于桌上,那书体薄乾净,封面则写有《归童图书》四字,他道:「实不相瞒,我隶属于一神祕组织,负责执行上头交代的任务;这回,我奉命保护这本秘笈,就算是死,也不能让它落入外人手里。」

虞灵虹面透茫然,望着《归童图书》四字寻思,道:「归童……莫非这记载着返老还童、或永保青春之法?」

吴赖微笑道:「聪明。此本秘笈高深莫测,基此,要抢它的不乏其人,妳要是和我在一起,只怕会被捲入这场腥风血雨之中。如何,怕吗?」

虞灵虹并未多想,只摇头道:「不怕,你能出手救我,来日,我亦愿捨身助你。」

闻言,吴赖心头狂颤、俊容泛红,实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竟远比想像中来得成熟、勇气可嘉。

「好。」思虑片刻,吴赖开窗望着星空,道:「其实我昨儿个已收到消息,那帮追书者已到此镇附近的林里驻扎,他们欲伺机擒我夺书;我打算趁今夜天色昏暗,给他们来个先发制人,将他们一网打尽!」

「好,我随你去。」虞灵虹毫无犹豫,对手既是一般人类,纵然她武艺不佳,「毒术」总能派上用场。

「不。」吴赖举手阻止,道:「我要妳留在客栈替我顾好此书,无论如何,此书绝不能有差池。」

「那你……」虞灵虹甚是担心,也不知他的对手是强是弱、是多是寡?

吴赖自信道:「放心,那帮杂鱼我三两下即可解决,鸡啼之前,我定会回来与妳会合。切记,妳不可擅自离开,亦不可翻阅此书,万一上头知道我把秘笈之事传给外人,我难辞其咎。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我明白了,此物何其珍贵,我自当不负所望,以生命护之!」

时间渐渐而去,吴赖却迟迟未返,虞灵虹来回踱步、锁眉存忧,左右徘徊之际,她终下定决心,将《归童图书》纳于怀中,后举剑前去林子一窥究竟。

不管如何,她都不想再失去在乎的人!

林里,短兵相接之「锵啷」声仓促不止,她顺着声音来源前去,只见那短髮少年英姿飒爽、双眸炯炯如炬,他将敌人落下之长剑抢过手,并让其化为银白剑影,剑气沖霄、凌云而去,道道划破天际而坠,杀得敌人片甲不留!

唯这帮敌人武艺不精,却是为数众多,且躲在暗处以暗器伤人者不胜枚举,纵然吴赖有三头六臂,又怎能全数照料得到?

「小心!」眼见一把蛇形吹箭迅捷地朝吴赖射去,虞灵虹一跃而起,挥剑将此物斩下。

半路杀出个小姑娘,敌人均是大奇,吴赖尤其震怒,道:「妳……!」

虞灵虹高举长剑,双眸望着四面八方之敌人,作武姿道:「我不会拖累你,你别管我,儘管攻击。」

「过来!」情况有变,吴赖轻啧一声,用力将虞灵虹揽入怀里,并让她的面容紧贴胸膛。

这温暖胸怀炽得她面容烫红,疾呼:「你做什幺?」

「闭眼。待会儿无论听见什幺声音,都别睁开眼睛。」吴赖似命令般落出一句,虞灵虹本不欲听从,只想和他并肩作战;可吴赖那手力道甚重,她再挣扎也挣不开,为怕给他带来麻烦,灵虹只好听话,无奈阖上双眼。

「飒──锵──」

「磅!磅!磅!磅──」

闭眸以后,耳边响起络绎巨响,似有快速挥舞刀剑之声、又似仙法炸石而发出之破响……

众多震鸣传于耳内,如能惊震天地、撼动八方,虞灵虹眉头紧蹙、狂发冷汗,蜷缩在吴赖怀里不敢轻举妄动。

片刻后,那帮人的嘶吼渐渐无声无息,一切应是风平浪静,虞灵虹伸手轻抚那起伏甚大的胸膛,担心道:「你……还好幺?」

「别睁眸。」吴赖喘道一句,只见这林子巨树倾塌、尸横遍野,他不愿这等难堪画面入了她的眼,只道:「我先带妳离开此地,到时,妳再睁眼。」

说罢,吴赖脚程快如猎豹,一踏能过百步,似有纵飞于林里之感。

徜徉于林里许久,他才终于停下脚步,鬆开怀里女子,道:「张眼吧。」

一片辽阔大湖占据眼帘,放眼望去如同没有尽头,池水清澈映光,水波平缓清漪,一轮月影照映在波涟之上,优雅而淡柔。

闻着此味、听着此声,望着此湖──彷彿能令人忘却世间所有烦忧。

见此广漠奇景,虞灵虹蓦地发出讚叹,道:「此地是?」

吴赖沉道:「此湖名为忘忧。」

「忘忧……」虞灵虹会心一笑,的确,在这片大湖面前,人世间的忧虑不过沧海一粟,何足为提?

相较于她沉迷于美景之中,吴赖却毫无忘忧之意,反是疾声:「我不是让妳在客栈等吗!」

斥责余过,虞灵虹全身一颤,赶紧把怀中的《归童图书》交出,道:「放心,此书我保管甚好,该是没有损伤。」

吴赖怔怔地放低神眸,道:「妳还是碰了它?」

虞灵虹猛摇头道:「我把它带出来,但没偷翻、偷看,若有欺瞒,天地可诛。」

「……」吴赖拿回《归童图书》,面色异常凝重。

虞灵虹有些恐惧,道:「对不住,我的确不该让此书暴露于危险之中,要不你检查看看,看有没有何处损毁?」

话过,只见吴赖慎重地一页接一页翻着,看来他当真看重此物,翻罢,他沉沉地阖上秘笈,道:「和我交给妳时……并无二异。」

「那便好。」虞灵虹展眉一笑,卸下重担。

「好什幺好!」然而,吴赖竟是大发雷霆、怒不可遏对她吼斥,道:「无关书本损伤与否。我方才和妳说过,和我在一起必然要面对甚多腥风血雨,结果妳连我一句叮嘱都没法遵守,要我如何相信妳!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压低面容,是啊!方才要不是他护着她,或许没个两三剑她就被那帮杂鱼斩于剑下。

吴赖语重道:「所以,我们就此分道扬镳。」

「你说什幺?」这话绕响于耳边,她失了神,从没想过这短短几个字竟比童年听到的嘲讽之言还要刺人。

吴赖阖眸道:「妳我是不同世界的人,我本就不该奢望人力可以改变!」

虞灵虹湿红眼眶,道:「什幺意思?我不明白……」

吴赖再次转身和她相视,道:「妳又何必明白我的世界?除非妳喜欢我、爱慕我。」

「我……」让他点中心里话,虞灵虹双颊通红、撇开眼神,不敢和他相视。

看她有意迴避,吴赖误解了她的心意,似自嘲般苦笑数声,道:「我真傻了,一个小丫头能懂什幺叫爱?总之,我们就此别过,后会无期。」说罢,再次转身。

「等等!」虞灵虹心头发慌,道:「我……我对你……我……」

吴赖耸肩道:「违心之言果然难以开口,妳无须勉强。」

只叹吴赖不懂,虞灵虹自幼处在毒门那种複杂环境,每当她对某件新奇童玩感到好奇、说出「喜欢」,其他的孩子就会把它夺去,好藉此欺负她这「私生子」;久而久之,她鲜少说出自己喜好……尤其,眼前这人让她心动如狂,在他面前,她连忍住羞涩都难,又如何有能耐说出喜欢二字?

片刻后,吴赖等不到一句挽留之语,便是踏定决心,朝前走去。

「别走!」虞灵虹一时心慌,奔跑上前将他抱住──

这一抱,心贴着心,已胜过千言万语,转瞬间,那双幽深眼眸只剩温情。

虞灵虹费尽所能说着心中话,饮泣道:「我生性木讷,不像其它姑娘会说好听话讨人开心……可我……我是真的喜……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吴赖回过身与她相视,微笑道:「对不住,让妳难为了,其实我对妳……也是一样的。」说着,轻拭那足以让人心碎的泪水。

得知吴赖的心意,虞灵虹瞬间眉开目笑,美如百花绽放,原来这就是情窦初开的滋味,如此甜美、勾人心扉……

只叹苍天无情,吴赖虽爱慕眼前这姑娘,唯他们是属殊途,又如何能同归?半晌过去,他不捨地移开爱慕眼色,歉疚道:「不过……我有我的顾虑,不能带妳走。」

此话方毕,泪水再次夺眶而出,无论虞灵虹怎幺紧咬下唇,都止不住伤心之意。

她不懂,他们明明两情相悦,为何非得分离?

吴赖嚥下一口水,心痛程度不亚于她,可他撑着笑容,柔道:「别难过了。妳年纪尚轻,没準儿分开后,妳会发现妳对我其实没那幺喜欢,未来……妳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适合妳的人。」

「空话,全是空话……」虞灵虹难忍伤心,这番话听在耳里,不过是他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罢了!

与其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安慰她,她宁可他什幺都别说……

此刻,两人双双压低面容,再不言语,只留着虞灵虹抑不住的低泣声……

原来就算在忘忧湖前,忧愁仍是包裹着人心,如影随形……

许久,吴赖才又打破沉默,道:「来,这东西给妳。」

虞灵虹恍然地伸手,那是一把外型精巧、质地甚好的袖里剑,上头刻有一「宁」字,看来高贵不菲。

她啜泣道:「这是?」

吴赖轻述:「实不相瞒,家父事务甚多、日夜繁忙,他虽疼我,却不愿让我为他分担。于是我自幼勤学武艺、挂角读书,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,他能信任我、重用我。」

「我在妳这年纪时,曾向他使了一套完整而繁複的剑术,他见我施得有模有样、招招扎实到位,甚觉惊讶欣慰,欲亲自为我打造兵器以鼓励我;可惜当时身边没有矿石,他便磨掉自己的剑,重新造了三把袖里剑给我,上头这『宁』字则是取自先慈之名。」

「这三把袖里剑向来是我珍惜之物,现在我把其中一把送给妳,当作是将三分之一个心寄放在妳这儿了。」

「假如以后咱们还能见面,证明『缘分』足以破去我的顾虑……到时妳若没改变心意,咱们就在一起,永不分开,好吗?」

「不好……一点也不好……」虞灵虹闭眸握紧袖里剑,哽咽道:「你究竟有何顾虑?是嫌我年纪轻?还是武艺差?」

「不,与妳无关,是我,是我不够勇敢。」吴赖轻述一句,道尽满腔无奈。

他温柔地轻抚虞灵虹的容颜,再道:「我和妳保证,就算咱们以后没缘相见,我也不会爱上别人。至于妳……是我负妳在先,无论妳怎幺做,我都不会有怨言,再会。」

「不……我……唔!」虞灵虹疾呼一句,试图改变他的想法,谁料吴赖却伸手将她打昏,再醒来后,她已被安置在客栈内。

她四处张望,却望不见那曾让她心动的身影,只见到他留下的一包银两、和一把袖里剑……

忘忧湖畔。

故事一字一句道出,虞灵虹早已声泪俱下。

藏雷锁眉道:「此事已过去多年,妳仍记得如此清楚,看来妳真的很爱他。」

「说来惭愧。」虞灵虹鬆了鬆肩膀,道:「这些年,我已忘了他的声音,再这幺下去……他的轮廓大概也会渐渐忘去。」

「妳怕这一天到来吗?」

「不。」虞灵虹癡癡地望着藏雷,她很清楚,虽然吴赖在她的心上挥之不去,可她对藏雷早已付出真心,就算吴赖现在就站在她面前,她的选择仍会是眼前这名男人。

说着,忆起藏雷醋劲甚大,前几回虽是藏雷胡思乱想,可「吴赖」倒是个实际存在,也是她真正爱过的人;想到此,灵虹显是歉疚,拭泪道:「对不住,我不该在你面前说这些。」

然而,藏雷出乎意外的坦然,他仰天一笑,道:「妳愿意在我面前流泪,让我知道妳的往昔,我只觉得荣幸和欣慰,妳不必放在心上。」说着,伸手揽住灵虹的肩头,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,道:「累了幺?」

「嗯……」虞灵虹玉颜泛红,轻轻揽住他的胳膊,庆幸自己有生之年能遇上如此疼她、爱她的男人。

藏雷微语道:「睡吧,我想再望一会儿。」

「好。」虞灵虹阖上眼眸,道:「雷大哥,谢谢你……」说罢,缓缓入梦。

藏雷先是看看她,再望去繁星明月,总觉得此夜的星空,似乎特别璀璨呀。

  • 名称:八王之乱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7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