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全文阅读

日入西山、暮色苍茫。

达达马蹄声骤响于山谷之间,紫袍男子策马归返,方回到那与世靡争的宅邸,便是找寻那令他朝夕思念的倩影。

入至餐堂,望着桌上丰盛饭菜,再见那心爱女子手倚着桌打盹,如是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,让人望着心头甜蜜。

藏雷不想破坏这绝世佳景,就这般静静欣赏那恬静安祥的睡容,满足地笑了笑。

「嗯……」虞灵虹向来浅眠,纵然藏雷动作轻细如风,她仍察觉到身旁有人,缓缓睁开眼眸,和眼前人四目相对。

虞灵虹面透羞红,欣喜叫了声:「雷大哥,你回来了。」

藏雷微笑点头,这才细瞧桌上菜色,此时,他压低神色,喃道:「韭菜肉丝、红烧蹄膀、莲藕汤圆、盐味双虾、八宝丸子……这些是妳煮的?」

虞灵虹低眸道:「嗯,是韩教的,不合胃幺?」

这菜色的含意他再清楚不过,只因去年他便是和其他隐十仕煮了这几道菜给徐韩庆寿,顺带调侃她对古仁景的一片癡情。

没想到因果报应,今日就轮迴到他这来啦!

「没的事。」藏雷欢愉一笑,真不知该不该感谢他那鸡婆的妹子!

「嗯,你等我会儿,我再去热一热它。」

饱足一餐过去,藏雷满足拍拍微鼓的腹部,道:「灵虹,妳的厨艺真好!」

虞灵虹欢欣一笑,道:「你若喜欢,以后伙食都让我负责。」

「如此太辛苦妳了,咱们轮着做吧。」藏雷摇头道。

「不辛苦。」能为心上人入灶烹煮、看他品尝料理露出满意的神情,是每位姑娘都梦寐以求之事,说着,虞灵虹将那罈羊羔酒开封,并替他斟上一杯,道:「这是韩他们为你準备的酒,你嚐嚐看。」

酒香扑鼻而来,藏雷兴致高昂,举杯一饮入喉,道:「这酒够劲,好!」

他一杯接一杯喝下,脸上闪着笑容,毫无半点醉意,虞灵虹不懂喝酒,便在一旁替他斟杯,看心上人笑意满载,她心头同样微甜。

「呃……」

气氛甜蜜之际,藏雷忽地用力将杯子放在桌上,后呜喊出声,面色转瞬狰狞难看。

这事来得太过仓促,虞灵虹甚是心慌,呼道:「你怎幺了!」

「这酒……有……毒。」喊完,藏雷双眸一闭,就从侧边「蹦」一声跌落在地。

「雷大哥!」虞灵虹急蹲在藏雷身边细瞧他的情况,她抚他的脖颈、观着他的印堂、面颊和眼眸,却瞧不出半点端倪。

虞灵虹登时不知所措,道:「奇了,气息平稳,且无中毒迹象,为何会……」

她慌张地至房里翻阅她那本《毒经》残册,确信无论是何种毒多多少少该会有其特徵显现,可在藏雷身上却完全找不着半点迹象!

碰上未知奇毒,虞灵虹深呼吸一口,尽可能让自己平稳下心,但见心上人动也不动,她又怎按耐得住激动情绪?

她颤抖着身子,将目标转移至那壶「羊羔酒」上,先是检查壶口处,确定并无异状,后以银针浸酒,唯她将银针抽出时,银针仍是完好如初,并无掺毒后发黑的状况。

百思无解之际,虞灵虹把心一横,直是举起羊羔酒「咕噜」一饮入喉,她打算让自己中毒,查明迹象后,才能找到解毒方法!

「咳……」虞灵虹从未饮过酒,这酒劲头又是猛烈,她才喝一口,喉咙就有强烈的灼热感,可此刻她选择忍着酒劲呛喉,一滴不剩的将酒喝末,没会儿,那面颊已红彤一片,头脑更是混沌不清。

由于她没酒醉过,暂且分不出这头昏到底是酒醉使然,还是毒性发作?

「明知酒有毒,妳还喝下去?」

无所适从之际,耳根后方忽地传来一声呢喃,虞灵虹讶呼出声,转头和藏雷对视,只见藏雷瞇眼微笑看着她,丝毫没有异状。

「你……」虞灵虹怔怔片刻,颤着双唇道:「你骗我?」

「我原是想和妳闹个玩笑,没想到……妳竟会为我喝下毒酒。」藏雷欣然不已,此生能得一人生死相随,还有何遗憾可言?

「你……怎幺能……」相对于藏雷欢愉透笑,虞灵虹却是怒眉瞪视他,尤其紧张感方过,眼泪更是无法控制,转瞬间盈满眼眶。

她倔强地咬着下唇,深怕眼泪滴下,又气又怒之余,却又觉得释怀……至少……他平安没事。

「灵虹?」看她都快将唇瓣咬出血来,却还撑着眼泪不落,藏雷心一纠,叹笑道:「妳的性子这幺倔,要我拿妳如何才好?」说着,他伸出手臂,将虞灵虹揽入怀里,多希望灵虹在他面前能不逞强,就这样安心的依赖自己。

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,泪水终忍不住从眼角边滑落,没会儿即沾湿藏雷的衣袍。

「呜……」虞灵虹抓紧藏雷的衣角,情绪激动加上酒醉,全身颤抖抽咽不止。

原来外表看似独立的她,内心却是这般脆弱,如泡沫般一触就破……

或者早在不知不觉中,她已把藏雷看得比她的性命还重要,当她看藏雷一动也不动时,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,就是与他有难同当。

藏雷一手轻拍虞灵虹的背,一手挠着她的髮丝,极其宠溺道了一声「对不起」,后于那秀髮上轻轻一吻。

虞灵虹红彤了脸,片刻过去,她擦拭脸上涕泪,缓缓离开藏雷的怀抱,似警告道:「以后不许再和我开这种玩笑!」

「好。」藏雷暗自窃喜,伸手扶虞灵虹起身。

有别于藏雷是「千杯不醉」,从未饮过酒的她可谓是「半杯就醉」,那酒意上脑,双脚没法站稳,一下子又倒入藏雷怀里。

藏雷紧急将她扶住,道:「妳醉了?」

虞灵虹羞赧道:「这是我……头一次喝酒。」

「啊?第一次喝?」闻言,藏雷终从嬉笑转为自责,道:「唉,我真是罪过,竟让妳喝得这幺急猛,可有何处不适?」

虞灵虹晃晃脑袋,只觉全身发热,意识恍惚,道:「以前看师兄他们喝醉过……我应该也是醉了,晚些睡一觉就没事。」

「嗯,那就好。」望着心上人那白皙透红的面容,酒醉的她,话语亦变得柔媚,增添许多未曾有过的风情,藏雷不禁痴迷,双眸发直盯着她瞧。

虞灵虹娇嗔道:「你看什幺?」

藏雷含笑靠近一步,伸手轻揽灵虹纤腰,道:「明天以后,估计再见不着妳现在这模样,我想再多看几眼。」

「你还说……都怪你装中毒,不然我也不会喝醉!都怪你!」喝酒后,虞灵虹比以往还敢大声说话,但此刻她并无挣脱藏雷的怀抱,反像是在撒娇。

看她这淘气模样,藏雷只觉有趣又可爱,他伸手轻拨灵虹的浏海,于那光滑的额头轻轻一吻,道:「要是这样,以后反而要多闹一点,如此一来,我才能看到更多不同的妳。嗯……我得想想下回要用什幺方式装死才行。」

「你简直无……」话到此处,虞灵虹忽地语塞,那酒醉之意霎时烟消云散,只因她方才差点喊出的,是「无赖」二字。

那是她过去呼骂「吴赖」的用语,如今,她竟差些对藏雷脱口而出?

明明决定放下吴赖专心对藏雷付出,可为何那人的身影竟在此刻突然涌现?虞灵虹面透歉疚,退后一步躲开藏雷的亲近。

「妳怎幺了?」藏雷亦是怔然,却不知虞灵虹是纠结吴赖的事,还以为是自己冒犯过了头,以致灵虹不悦。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面色凄然,抿嘴摇头道:「我先回房了。」说毕,她不等藏雷开口,逕自转身离去。

藏雷不解地愣在原地,心想:「糟,我得想个方法和她赔罪才好!」

翌日清晨。藏雷手持两把佩剑至虞灵虹房前,一把是他原先惯用的宝蓝长剑,另一把形貌和宝蓝长剑如出一辙,却是盈着如霞红般的光泽,两者似为一双对剑。

藏雷轻敲房门,道:「灵虹,我能进去幺?」

「……等等。」此刻,房里传出一声疾呼,接着听到一些碰撞声,片刻过去,虞灵虹才仓皇地开门出房,道:「雷大哥,找我有事?」

藏雷歉疚道:「昨儿个我惹妳生气,今日特地来找妳赔罪。」

「啊……?」虞灵虹登时呆滞,她昨日仅是自责想起吴赖,又怎幺会对藏雷生气?

「这给妳。」藏雷递出那把透红兵刃,那剑剑身轻巧、薄如羽翼,由于材料是出于当年泉英留下的魔界铁矿「刖蕴石」,锋刃自是尖芒无比、可得削铁如泥。

相较于宝蓝长剑剑柄上头刻有「雷」字,这把剑则刻着「虹」字,如是为虞灵虹量身打造。

藏雷道:「妳的剑已被陆剑湖打断,我早想造一把新的给妳,这趟回去找大人时,我便请他赠我些刖蕴石,后照着我这把剑的兵工图给妳造了一把,妳拿拿喜不喜欢、合不合手?」

能和心上人拿同款之剑,虞灵虹自当欢喜得很,可她此刻却无伸手,道:「放桌上吧,我过几日再试。」

「妳还生我的气?」藏雷蹙眉,试着多哄哄她道:「我保证,以后绝不会再闹妳玩笑了,妳原谅我好幺?」

「你误会了,我没生气。」虞灵虹面透无奈,道:「我很喜欢这剑,但……现在不方便使。」

藏雷不解道:「何故?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面透为难,藏雷跟着神色沉重,以为她还在闹彆扭,正想着要如何化开彼此心结,可这时,他却察觉灵虹那双拳头握得实紧,甚至有意将手藏到身后。

藏雷眉目一动,不再多言一句,直接伸手轻轻将她手指拉过来瞧,虞灵虹心急一嗔,却已来不及缩回。

见那如葱根般的纤细手指上被针扎了甚多小洞,有些还正在冒血,藏雷心疼不已,蹙眉惊呼:「为何如此?」

虞灵虹沉默许久,才道:「实不相瞒,自我知道你的生辰后,便去市集买了匹布料,想替你做件衣裳,可我女红奇差……一直没法做好,昨日便没拿出来送你。」说着,因为惭愧而面泛红光。

原本灵虹已决定放弃赠送此物,但昨日之事让她对藏雷深觉愧歉,为想弥补他,决定再鼓起勇气修补看看。

藏雷心疼之余,却也欣喜得很,他道:「能让我看看做得如何?」

「……不,很丢人。」

「无妨,让我瞧瞧。」

藏雷拜託许久,虞灵虹拗不过他,终于妥协让藏雷进房,见她床上放了件藏雷前几日晒在外头的衣袍作为比对,一旁,还置有一匹色泽翠绿、质地甚好的布料。

其外袍形状已出,看来挺有模有样,只是细看后,发现一旁缝线犹如扭动的蚯蚓般歪七扭八,能缝成如此,倒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。

许久前在骸岩峰修练武艺时,都是由冯华榛、苏妤臻二女替众人缝补因练武而破坏的衣裳,虞灵虹曾试图想替她们分担,也和她们讨教过缝纫技巧,可惜她学厨艺、毒术、针法都快,但同样是用针,碰上这软嫩的布,竟是怎幺也没辙!

就连严灵空那大男人缝得都比虞灵虹精巧百倍,为怕她因缝补衣裳而弄得全手是伤,众人不忍再让她碰针,之后就未再给她安排缝补的工作。

见此,藏雷忍不住「噗哧」一笑,闻之,虞灵虹霎时红彤了脸,担心藏雷以为她敷衍了事,于是不敢多发一语。

但见她手指被刺了这幺多洞,藏雷知道她已投入甚多心力在缝製这件衣裳,就算有些不堪入目,可他心头仍是欢喜至极,道:「我试穿看看。」

虞灵虹猛地摇头,道:「这幺丑,别试了。」

「不行,这是妳的心意!」藏雷旋即脱下外袍,后拿起虞灵虹替他製的衣裳穿上,一手穿过袖子时,看来还挺合身,他微笑和虞灵虹对视,试图给她建立信心。

可惜的是,他才要穿另一边时,却发现另一边的袖口竟是被她缝死……

见状,藏雷忍耐不住满腹笑意,哈哈大笑出声,觉得她实在可爱至极,但虞灵虹却是惭愧得无地自容,道:「抱歉……我不知……」

「傻姑娘,有什幺好道歉的?」藏雷将原先的外袍换上,道:「我很喜欢,送给我吧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别了,你要是喜欢,等我多学一段时间再缝一件好的送你。」

「重要的是妳的心意,况且这并非了不起的大事,既会使妳受伤就别再学了,我会心疼。」藏雷将那衣裳揽在怀里,深邃眼眸充满柔情,他轻牵起那双玉手,道:「我先帮妳上药。」

「好。」虞灵虹面泛红晕,两人坐于床榻上,静静享受那幸福氛围。

边上药同时,藏雷续道:「过几日妳再试用那把剑,如不适手再和我说。」

「嗯,这把剑有名字幺?」

藏雷摇头道:「我这把名为『青雷』,妳的尚未取名,不如就让妳来起吧。」

虞灵虹想了会儿,道:「……便叫『赤虹』。」

青雷、赤虹,无论形貌、剑名全都成双成对,藏雷满意地点头,道:「好名字,就叫赤虹!」

「对了……」想到这把剑的材料是从祭炎那儿取来,便忆起藏雷已见过祭炎,那幺……是否也如愿见到她的仇人了?

虞灵虹轻声问道:「这几日,你见到辛德望了幺?」

闻言,藏雷瞬即沉重神色,他确实随祭炎去锋天塔见过辛德望,也和辛德望谈上话,唯那「灭门之因」,以及辛德望如今的状况都太让藏雷吃惊,剎那间,他竟不知该如何向虞灵虹开口。

尤其考量灵虹身上尚有未知的「副作用」存在,他怕灵虹听完会按耐不住情绪,反出更多麻烦,在衡量其中轻重后,他终决定暂时隐瞒,摇头道:「很遗憾,这一趟我并无见到辛大哥,对不起,让妳失望了。」

  • 名称:民国谍影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7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