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gi全文阅读

严灵空没与柳希希计较她伤害聂志弘之事,是因他曾发过誓,此生绝不杀任何一人,以证明他并非是注定会破坏三界和平的恶徒,如此……才能保住爹娘名誉,让天界心服口服!

然而他自幼遭逢异变,孩提时期亦时常受人、妖魔及神仙追杀,人非圣贤,他从无过错,却要承担这番悲苦,要他如何不恨不怨?

自他二十寿辰过后,他更失去一切,那时的他,又岂没想过乾脆杀上天庭界,以发洩这幺多年来的不平对待?

唯他每每起了杀心,天空云朵就会加速聚集,后落下滂沱大雨浇熄他满腔怨火,那种感觉,彷彿是有某个人正为他的遭遇悲鸣,陪他一同哭泣,让他有勇气忍下所有苦痛,撑着许过的承诺。

他深信不移,那人即是让他魂牵梦萦的画上女子……

倘若心死之余,还有一人始终伴在身边、不离不弃……

那幺就是天地崩毁,或许,也有勇气去面对了。

遥想那日受叶竹悔一刀时,天空云朵亦是忽地聚集,落下倾盆大雨,他知道是那女子正在为他心痛、为他不捨……

所以他放下和胞弟解释的机会狂奔追去,只愿见她一面,可惜最终……仍是事与愿违……

他不知该如何称呼她,这些年,只得暗自给她取个名,唤作「云仙」。

此刻,看严灵空有些失神,柳希希大怒道:「和我说话时不许闪神!严灵空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若执意不娶我,那你今日最好把我杀了,不然……就是再过十年、百年,我柳希希都不会放弃你,我会杀光你身边的人,直到你娶我为止!」

严灵空慨歎一声,使手中宝剑出鞘,可他方有戾气,苍穹白云登时集聚,他仰天看去,心一纠,道:「妳走吧。」

「看我!」柳希希贝齿咬紧下唇,那朱唇因鲜血而透得更红,她不懂,明明自己拥有足以倾国倾城的美貌,任何男人都该无法招架,为何她唯一心仪的男子却多次视她不见?

柳希希越发恼羞,顿是咬破手指,以血作祭,于地皮撰出一道符印,剎那间,地表岔出一道裂缝,多只妖魔从缝里纷纷爬出。

各个三头六臂,全身黑青交杂、面如鼠辈看去可憎,它们有的手持狼牙、有的举起人骨,蓄势待发紧盯着严灵空。

严灵空鼻息一叹,心道:「此人容收不少妖物为己用,幸得这几只力量低微,不足为惧。」

想毕,他凭意念控起手中之剑,「咻」一声,手中剑腾飞于空,于上方一分二、二分四……一共化作十六把剑影,环旋一道,剑剑刺进妖物胸膛,短短一瞬,已将妖物扫蕩乾净。

「果然有本事,不亏奴家爱慕你这幺久!」柳希希如法炮製,再撰写一道符印,这回叫出之魔名为「灌灌」,其形似鸟、状如鸠、音若喝,传闻佩其羽毛得挡天下魅惑,故牠发出之鸣亦有使人迷乱之能。

灌灌拍翅一叫,一阵鸣波发出,严灵空稍转右袍,像是拍苍蝇般,轻鬆将其拨至一边,同时,柳希希从怀里抽出一条菱蛇鞭「啪」一声向他甩去!

那鞭共有六截,约五尺之长,尾端刃锋上涂有毒蛇唾液,鞭身尽是铁刃,若被此鞭打中,没死亦会皮开肉绽!

见状,严灵空再次化出十六把剑气抵御,剑气与柳希希的菱蛇鞭隔空交战,而他则专心应付那头「灌灌」。

少了武器在身,严灵空亦无像聂志弘一般有将五行物相化之能耐,暂且只能以挥袍方式,时而轰出火燄抵御灌灌之鸣。

灌灌发音甚捷,柳希希又在一旁猛甩菱蛇鞭干扰,一式「狂沙暴乱」,掀起漫天土石飞腾,严灵空双眸被烟尘染进透红,却不肯闭上眸眼,因为他……深怕错过见到云仙的机会。

「你……」柳希希恨得面目狰狞,平日他不望她已是大忌,如今兵刃交接,他竟还能分神?

对此,柳希希不顾那十六道剑气,一时抽出菱蛇鞭朝他俊美面容甩去,就算与他玉石俱焚,也要让他有这幺一瞬,是完全留给自己!

严灵空不愿杀她,登时也将十六道剑气合而为一,并把长剑御回手中,他迴转数圈,将六截鞭綑于剑身上,后用力一抽,将长鞭扔至十尺之外,再发出一道赤红火光,「轰」一声,直接烧毁菱蛇鞭!

「胜负已定,请柳姑娘莫再纠缠。」严灵空叹道。

「休想!」柳希希哪能甘心?冷不防从怀中拿出那曾让严灵空痛不欲生的「封魔针」,一大把朝他射去!

严灵空一怔,那针极细,堪称无孔不入,若以拍或扫抵御,恐仍会穿破衣裳中上几针;他欲以五行抵御,一旁却有只灌灌叨扰着他,使他应接不暇。

腹背受敌下,他仅好先腾挪脚步,施出「柘枝隐云」身法躲避。

柳希希不知究竟有多少封魔针,此刻竟是一把接一把投掷,怎幺扔也扔不完……

为结束这场纷扰,严灵空将目光放至那头灌灌上,将牠发出之高鸣挥去与封魔针相撞。

两者相击,有些若烟毁去,有些则转了路数,反朝柳希希腾去,她大惊失色,高叫一声,虽尽力闪躲,胳膊仍不慎中上一针!

「啊……」柳希希登时没了气力,连控制裂缝的力量都全数失去,那灌灌少了主人支撑,在裂缝阖上前,默默缩成一团,回到牠该去之地。

柳希希受封魔针侵扰,剎那间没了张牙舞爪的神态,转化成病态孱弱,犹如西施捧心,我见犹怜之娇弱女子。

她梨花带雨看向严灵空,悲戚道:「我只是想嫁给你,想和你两情相悦……难道我错了吗?为何你忍心这样对我?」

严灵空轻叹道:「姑娘误入魔道,在下深感怜惜。倘若姑娘愿意,在下仍与之前一般,愿替妳除去满身魔气,还妳一生平凡,少了魔气侵扰,姑娘心中贪嗔癡念皆可缓缓散去。」

柳希希苦情道:「你不怨我幺?」

严灵空摇头道:「我与姑娘从未有情分,既无情,何来怨?」

「呵……无情……何来怨……呵呵……」柳希希心碎了一地,原来严灵空从来没把她放在心上,那她这五十年来的怨恨到底算什幺?

严灵空惋惜道:「姑娘有大好条件,犯不着作践自己。人必先自爱,而后人爱之,在下希望姑娘能早日回归平凡生活,久而久之,自能敞开心结,若姑娘心中只有怨恨,此生,终永远得不到快乐。」

「好……我听你的……我听你的……」

柳希希像是听了禅师开解,点头同意严灵空替她除去魔气,严灵空欣慰道:「姑娘明智,那在下就先行替妳除去封魔针。」

严灵空走上前,双掌轻举柳希希中针之胳膊,他温柔的和柳希希对视,纵然这女子有过,他心里并不对她鄙夷,甚至觉得她和他一般,不过是受红尘纷扰的伤心人罢了。

柳希希霎时涕泪交零,深情款款地盯着严灵空,看他缓缓运气,将那细针一点、一点的从她身上逼出,尽可能以不伤到她的方式,助她脱离封魔针之苦。

眼前这男子,受尽一世诅咒折磨,却仍是这样温柔心善,若那位居于天界的东宫有知,是否会为当年所为感到懊悔、感到惭愧?

「……惑……乱……诀。」

唯在封魔针离开身子那一剎那,柳希希那如秋波的眸子再度转得阴魅,她喃喃唸出三字,字出雾出,靛紫青红之光将二人围在一圆弧之中。

严灵空深觉扼腕,拉开二人距离,伸手触碰那困住二人的圆弧,道:「……姑娘何苦执迷不悟?」

柳希希一把擦去泪水,如狂似疯,道:「我让你娶我你不娶,那为何你叫我放下我就得放下!我柳希希天生就该是不凡命,你要我过平凡的人生,我不如去死!」

天生不凡之人唯愿平凡度过一生,可叹无果。

而本可平凡之人,却渴望一世不凡……那怕万劫不复……

呵,天意何苦如此折磨人?

「……」此刻,严灵空动也不动,眼前浮现一幕残忍映像,便是五岁时,娘亲被焚魔焰燃烧殆尽,以及父亲被彻一剑贯破身子,那鲜血和眼泪交杂滴落在他小巧的容貌上……

看他面透凄婉,柳希希得意笑道:「这『惑乱诀』会让你重温此生最悲苦之事,让你再次承受那难捱的心碎苦楚。这世上有些痛苦,不管过上多久都没法沖淡,就算你再铁石心肠,痛楚若重複上演,我就不信你不崩溃?」

此刻,能见严灵空眼皮抽动,甚至伸手试图揽住那些抓不住的遗憾……

柳希希心疼道:「唉,看你如此,奴家的心何尝不痛?空……你若现在求奴家嫁给你,奴家立刻解开咒术,咱们一起双宿双飞,作一对神仙眷侣,岂不快活?」

「其实……」严灵空轻述道:「这两百年来,我几乎每晚都会梦到爹娘让彻杀去之事……不错,真的很痛……但痛了两百年,也该习惯了。」

只是,真是个可悲的习惯啊……

「你还嘴硬!」柳希希嘶吼一声,双臂一张,加强「惑乱诀」之力。

孰料此刻浮现在严灵空面前的不再是彻逍之战,而是一片星空朗月,还有一棵绽满红白花朵的梅树,那花叶随着风摇曳飘零,唯美似幻……

他再眨个眼,是她……

画上的女子,云仙,正于他怀里无助低泣着……唤他一声「空大哥」。

「云……仙?」那轻灵的嗓音在耳边绕起,严灵空怔然,眼眶瞬间泛湿,那心酸苦楚如浪潮般拼命上涌,直至占据他心里每一分每一吋。

他顺着声音试图拥抱女子,可最后抱到的,只有自己。

「你说什幺──」一声咆哮传出,惑乱诀登时被柳希希解开。

咒术一退,他恍然一惊,如梦初醒,再眨眼,已见不着梅花绽放、闻不到梅花香、听不见云仙的哭泣……那一刻,含在眸里的泪,终如雨般一滴滴滑落。

柳希希喘吁问道:「云仙是何人?是女人对吗!」

此刻,严灵空似乎听不着柳希希的声音,耳边萦绕的,仍是那短短三字「空大哥」……

这样的动人心扉,又引人心碎……

柳希希忍无可忍,喝道:「混帐!我柳希希得不到的,别人也休想!」

喊毕,又是一把封魔针,在严灵空失神时如烟雨般纷纷射来!

「轰──」

一道燄火从侧旁袭来,将全数封魔针焚烧殆尽。

「师父!」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聂志弘等人。

聂志弘举剑挡在严灵空身前,道:「妖女,有我聂志弘在此,妳休想伤害师父!」

半路杀出一堆程咬金,柳希希眼眸扫过众人,心道:「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此刻我若伤聂志弘,严灵空定会出手,到时,我真是死路一条。」

「当年奴家就该一掌杀死你,哼,这笔帐,奴家记下了,总有一天,奴家会和你一併算清楚!」说着,柳希希洒出柳絮之叶,脚步随叶迴旋,没会儿,那妖娆身影便消失于众人眼前。

「当年……?」聂志弘怔然,亦忆起柳希希就是在他年幼时伤他之人,他转个身正欲询问师父,却见严灵空双眸失神,颊边带泪,志弘一惊,急道:「师父,发生何事!」

严灵空仍是仰天而望,无法回神,聂志弘上前拉住师父,将思念化作感动,像个孩子般撒娇,道:「师父……这些日子,志弘好担心你,现在看你平安没事,我真的太开心啦!」

严灵空心痛难忍,道:「让你挂心为师,是为师对不住你……可我现在没法和你多谈,我要去找她……我一定要找到她……」

「谁?」聂志弘顺着师父的视线看向天际,却没见上半道人影。

「云仙。」

「那是何人?」

严灵空悲苦道:「是画上的那位女子。承蒙柳希希,方才我见着她了,她好无助……无论如何,我不能丢下她不管。」

聂志弘眉目紧蹙,叹道:「原来是她……但师父,你不先回骸岩峰幺?」

严灵空摇头道:「在没找到她之前,为师不能回去。」

看严灵空失魂落魄,聂志弘忧心不已,道:「可你在山下多有不便,要不……让志弘伴着你吧!」

「志弘……让为师自己去找她,好幺?」

聂志弘心疼地看着师父,原来这座一直为他挡风遮雨的大山,也是有这般脆弱的一面,志弘轻叹一声,纵有再多不捨,这回,换他放手,不再撒娇,道:「志弘明白了,师父,您要保重。」

「好。」严灵空欣慰地望向聂志弘一眼,且才起步,这时,却有一只纤纤素手拉着他,那胳膊上还有若隐若现的黑川印记,不是辛痕是谁?

「辛姑娘?」严灵空讶异道。

辛痕低眸道:「上回在关山崖没能和严公子说,这回小痕一定要和你说清楚,你能不能给小痕一点儿时间,只要一点儿就好。」

「……也罢。」唯恐辛痕成为下一个柳希希,严灵空且留片刻,望能早日让辛痕忘却这段错爱。

众人不想打扰严辛二人谈此私密之事,只得默默先返天佐镇──冯华榛的旧居等候。

待此地只剩他们二人,辛痕一颗心怦然大作,唯她向来敢爱敢恨,就是再害臊,也一股脑儿的说出心里情意,道:「严公子,小痕一直爱慕着你,只期能得你青睐,与你举案齐眉,做你的妻子,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,你愿意给小痕机会幺?」

严灵空摇头道:「对不住。」

辛痕噙泪咬牙,道:「呵……见你对那位『云仙』姑娘挂怀如此,我就明白今日铁定会被你拒绝,但……就当我任性吧,明知会被拒绝,我还是想说出来,莫等未来回首,才觉留有遗憾。」

严灵空微笑道:「其实妳是八人之一,不管如何,在下都会照顾妳。只是是出于师徒情谊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」

「啊?你……怎会知道?是臭脸说的?」

「首次见到妳,我就知道妳是。」严灵空轻叹道:「辛姑娘,在下佩服妳的勇气、感激妳的心意,可对不起……恕我无法接受。」

只见他的眼眸尽是柔情和怜惜,辛痕慨歎一声,心想这人为何连拒绝她时都是这般温柔?

她勉强撑着微笑,道:「我明白了……那就请『师父』日后多多指教。」

这一声「师父」,是彻底划清两人关係的字眼,她唤得好心酸……

严灵空释怀道:「嗯,小痕。为师该走了,临走前,为师有个请求……」

直到两人成为师徒关係,严灵空才肯叫她「小痕」,此点更让辛痕哭笑不得,但她保持风度,点头道:「好,师父请说。」

「妳替我转告志弘,若他不愿再惹尘世纷扰,就回山上歇着,不管有多大困难,日后,我定会替他解决。」

听严灵空要交待之事竟只和聂志弘有关,这下她更确定,这段单恋彻底失败了,她低下面容,含泪道:「好。」

「那为师先行一步……保重。」话毕,严灵空踏剑凌空飞去,连个回眸都没给她。

此地,剩她独自一人,辛痕终于破笑为涕,可她心里并不怨严灵空,也不怪自己愚蠢,只认为这是段珍贵回忆,哪日蓦然回首……说不定会觉得十分可爱。

哭罢,她缓步走回天佐镇。

「小痕。」在镇门前,忽有一声沉语唤住她,辛痕水眸睁大两倍,眼前等她之人却是古仁景。

辛痕快步上前,狐疑道:「臭脸,你在等我?」

古仁景和缓的看着她,面上仅有心疼,却是不发一语。

辛痕尽可能挤出笑容,却不知那原是甜美的梨涡被挤得只剩苦涩……

她傻笑道:「哎,我没事!你瞧,我好得很。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人们往往只看到他人露出笑脸,却忽略要挤出这笑脸,需要隐藏多少的痛。我知道妳心里难受……想哭,就哭吧。」

「你……呜……」听到这话,辛痕再也忍不住,鼻头泛酸,涕泪更是大把夺出,她呜哇一声奔上前,双臂紧紧抱住古仁景,久久无法自拔。

古仁景沉低神色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哭泣,轻语道:「有我在,没事了……」

  • 名称:magi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6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