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颜之月全文阅读

林里,泥地软烂、举步维艰,为怕虞灵虹摔着,吴赖直接牵着她的手,走前头替她探路。

头一次十指相握,虞灵虹未生反感,玉颜泛出淡淡红晕,不知为何,此刻,她竟想这幺一直牵下去……

「瞧!」然而,才走没几步,甜蜜氛围即散。

只见不远处有一具死尸横躺,且瞧那大小,该只是名孩童而已。

两人加快脚步来到死童身边,那腐酸之气呛得人难受恶呕,靠近些看,那身子已渗出大片尸水,躯体和面容更溃烂到看不出原本的模样,估计已死一段时间。

最奇的是那孩子的「头髮」竟将近有两米长,且生前有让人狠狠拉扯过的痕迹!

吴赖望着四周,发现除了这具死尸外,如他同样死状的尸体还有六具,且每个都是不超过十岁的孩童,另一个共通点,便是他们的头髮都生得特别长?

他伸手轻触每个孩子留下的一头长髮,道:「上头均有妖气,确实是妖孽所为。」

虞灵虹气恨难平,道:「连这幺小的孩子都不放过……咱们走!」

许久,两人终于穿过阴森幽篁,一路来到「青丝村」,阳光仍照不入此地,致使此地黑漆一片;那村门口的牌匾亦已腐朽,欲坠不坠,不停发出「嘎拉」声响;四周器具皆让甚多乌髮缠绕,更添噁心阴魅。  

两人踏入村内巡视,这时,一名年约四十的妇女缓步靠近他们,道:「二位……咳咳……你们怎幺会来村里?」那妇人瘦弱到面可见骨,说话亦是有气无力。

虞灵虹遥望四周,拱手道:「晚辈虞灵虹,村长是我舅舅的旧识,今日与这位吴公子路过此地,发现有妖气缠绕,外头更有甚多死童,请问究竟发生何事?」

「唉……二位请随我来。」说着,指引二人来到青丝村中心,那儿集聚不少村人,各个无论男女,都如此妇般骨瘦如柴,面上让黯气缠绕,毫无半点生气。

那妇人向二人谈起此村异变,原是四年多前,村长在林里救了位垂死的女子,那女子名为「髮娘」,外貌年约而立,五官清秀、姿容姣好,尤其一头乌髮亮丽如瀑,让村里妇女极其欣羡。

髮娘身子痊癒后,述说其无依无靠,想留在此村安养,村长瞧她娇弱楚楚、乖巧可人,于是心生怜悯收留她在家中。

只叹村长夫人已年迟暮,对髮娘的美貌甚是妒忌,担忧髮娘有一日会取代她的地位,便时常找她麻烦,望她能自个儿收拾包袱滚离此村!

髮娘有个别于常人之处-「她的头髮生得甚快」!平均一个月可生三尺长,且髮质柔软清亮、黝黑如墨;为使夫人减少对她的厌恶,髮娘每月都断髮至邻村换银,以银子来贴补家用。

来回批售几次头髮后,原以为已弭平和夫人的纷争,谁料某日,一名高官带领三两道士前来青丝村,一来便劈头说髮娘卖给他的头髮竟还会生长,认为此乃「妖法」所致,并认定髮娘为妖!

捉到定髮娘罪的机会,夫人将此事大肆喧哗,引起村民们纷纷出面挞伐;终于,髮娘坦承自己为妖,但她从未害过人,只求村民们可以开恩,莫出手对付她。

村长认为髮娘虽是妖,却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好妖,实在不忍下手杀她,只好先将她关在村角的一间仓库中另待处置。

可惜夫人善妒,并未就此放过髮娘,先是向村中妇人们渲染髮娘懂得狐媚妖术,若不尽快除去,日后,他们的夫君都会被其吸乾精气。

久而久之,村中的孩童亦受到家长们怂恿,时常去仓库前添乱,有的胡乱撒尿拉屎,弄得四周臭气薰天;有些从窗户丢石子砸她,或趁夜晚放炮惊得她难以入眠……

再恶劣些的,就朝她的伙食吐口水、放虫子、搅入厨余……甚而直接踩烂饭食,可说让髮娘受尽屈辱……

没多久,这些事蹟即传入村长耳里,村长不忍髮娘再受欺侮,趁夜塞了些银子给她,放她连夜出村。

谁料髮娘才逃到村门口,就让夫人和一帮村民逮住,他们喝声要求村长放火烧死此妖,在众怒的压力下,村长终于下令放火──

听至此处,虞灵虹已是眼眶泛红、双唇颤抖,甚是同情髮娘的遭遇,也才明白这世上最可怕的并非妖物,而是那颗害人的心……

吴赖不屑喝斥:「是妖又如何?她可曾害过你们?且她都要离开了,你们还不肯放过她?真够歹毒!」

那村妇低眸道:「咱们也是一时无法接受妖孽在村……才会……唉……这不……咱们也遭逢报应了吗?」

那晚,髮娘被焚烧之际,「不甘心」的情绪促使她挣脱绳索,带着烈火燃身的身躯奔上前,欲穿破夫人的心脏以报连日来积累的怨恨!

心想就算是死,也要拉这罪魁祸首陪葬!

那一掌来得迅捷,村长爱妻心切,硬是一把推开夫人,替她挡住致命一击,最终……不幸魂归彼岸。

那刻,髮娘的世界似乎停止轮转,她不明白,村长愿为这泼妇付出性命,另一头,却执意杀她这样温婉娴淑的女子?

这一切,就只因为她是「妖」?

好!既然「妖」注定让人欺凌,那她就乾脆堕落成恶妖吧!

然而,髮娘已受烈火焚烧一阵子,那头乌髮几乎被烧得精光,为使自己生存,她以那只贯穿村长的手吸收村长余下的精气,藉此修复身子……这等恶术一开,髮娘那颗善心终被戾气荼毒,彻底化为恶妖!

只叹髮娘逃过一死,头皮却受到严重损害,那头乌髮再无法生长,顶上只剩一片溃烂秃皮和几根杂髮,她无法忍受自己变成如此丑态,决心向这帮村民报仇!

她以近五成妖气缠绕于村民身上,藉以掌握每个村民的状况,道是他们敢踏出村子一步,自会抓他们来凌迟。

她要的……不单是他们的性命,而是要他们受尽折磨……永无逃出生天之机!

另一方面,失去长髮的髮娘甚觉自卑,为了长回原本的头髮,她抓走那些曾欺侮过她的孩童,把他们带到林深处进行「养髮计画」。

吴赖拼凑前因后果,抚腮道:「看来她是把妖气灌在孩童的头皮上,逼迫他们快速生髮,不过孩童的身躯承载不住妖气,便纷纷暴毙身亡。」

虞灵虹握紧拳头,愤愤道:「为何要对幼童下手?」

那村妇叹道:「孩子们的髮质较成人柔软……可惜时至今日,她仍没养出令她满意的头髮,便常常恼羞成怒,对孩子们拳打脚踢……另外,她就想藉这机会折磨咱们这些作爹娘的,让咱们因为牵挂孩子而不捨自尽啊……」

说到此处,想起一些孩童的凄惨死况,又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知是否安好……一帮村民不禁潸然泪下,互拥啜泣。

盏茶时间过去,忽有一村民提议道:「难得姑娘入村,又见姑娘身怀配剑,小的斗胆,可否请姑娘大发慈悲,替咱们除去那恶妖吧!」

「是啊!姑娘,妳救救咱们吧!」此话一出,众多村民提振精神,纷纷发出请求之语,有的甚至双膝落地,朝她又叩又拜,只望能早日脱离这场恶梦。

不等虞灵虹回话,吴赖率先喝斥:「别想!你们自己活该造孽,还有颜面要人帮你们收拾善后!」

虞灵虹自知武功不高,且从未碰过妖,又如何有能耐收服此妖?但她实在不忍那帮孩子须面临骨肉分离的恐惧……

她拉住吴赖,轻声道:「吴赖,我想帮他们。」

吴赖差些没昏倒,气道:「妳又发什幺疯!」

虞灵虹咬牙道:「孩子年幼无知,总有犯错之时,真正可恶的──是这些为人父母者竟未出面阻止孩子们欺负髮娘!」

这声斥责余过,众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煞是讶然难语,惭愧地压低面容。

过了半晌,虞灵虹再道:「但这帮孩子被俘虏这幺久,纵然有过,也不该再受折磨了……」

吴赖不以为然,驳道:「那又如何?归根究柢,是他们把髮娘逼成恶妖,自作孽不可活,妳又何必管?」

「不错──咱们青丝村的事儿,还轮不到妳个黄毛丫头指指点点──」

正当吴、虞二人争论之际,一老妇的声音从旁侧民宅传出,没会儿,「吱呀」一声打开房门,快步走至众人群聚之处。

那老妇年岁已过甲子,满头白髮、面满皱纹、体态瘦骨嶙峋,然而,有别于这帮村民穿着朴实随意,她却是打扮得雍容华贵,一双凤眼尤其凌厉睥睨,看来尖酸刻薄。

此妇正是村长夫人,这些年,她不甘臣服于髮娘的淫威,故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,欲证明自己活得很好;唯看在村民们眼里,就是场难笑的笑话罢了。

夫人并未认出虞灵虹,只高声道:「丫头,妳没本事儿就别管,给我滚出此村!」

村民紧上前打圆场,道:「夫人啊,以前还有些阳光照得入内,稻穀勉强能长……可这两年髮娘用那些失败的头髮融合妖气,把咱们村子彻底笼罩……这阳光照不入内,食物越发越少,大伙儿又一个接一个病倒,日子再这幺下去,咱们还用活幺?」

另一者亦上前劝道:「您家的阿桂也在髮娘手上,难道您就忍心让阿桂被髮娘抓着,夜半哭着叫娘却叫不到幺?」

提及爱女阿桂,夫人更是怒火沖天,咆哮道:「住嘴!那妖妇和我保证过,只要我不找外人求救,她就会看在老爷的面上不动阿桂……但万一这丫头不慎激怒她,那妖妇定会对阿桂不利啊!我绝不允许阿桂出事,绝不允许!」

一旁村民心急如焚,斥道:「夫人,您怎能只管阿桂死活,就罔顾我家的小芳啊!」

「那我的宝儿该怎幺办──」

「还有我可怜的双双和喜喜呀……」说着,各个泣意难忍,纷纷道出不平。

面对连番指责,夫人不仅没妥协,反是恼羞成怒,拍桌道:「谁要再说一句,我就不配粮给你们!让你们活活饿死──」说罢,夫人狠瞪虞灵虹一眼,道:「丫头、小子!我再慎重和你们说一遍,不许你们插手青丝村的事儿,现在、立刻──给我滚出村子!」

「咱们走!」吴赖根本不想管此事,见此妇张牙舞爪,更是怒火沖天,一把拉着虞灵虹往村外离去,灵虹拗不过他,只得随着他的脚步离开。

回到林外,虞灵虹道:「吴……」

还没等她发出第二字,吴赖却严肃地正视着她,虞灵虹煞是阖上嘴巴,只因那双深邃眼眸就如在深夜出来觅食的狼眸,充满着肃杀之意,望之,令人不寒而慄。

吴赖郑重道:「妳听好!妳既然答应作我的护卫,就必须时时刻刻负责我的安全!所以,我不准妳擅离职守插手此事,听到没!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显然挂心此事,蹙眉道:「至少……去找修仙门派协助?」

瞧她锁眉存忧,吴赖也不忍再大声和她说话,便是摆摆手,放柔嗓音,道:「……此事明日再议,天色已暗,咱们先找个空地扎营就睡。」

是夜,阴风阵阵。空地处只留着火堆发出的「擦擦」之声。

想到那帮孩子的安危,虞灵虹辗转难眠,她起身抱膝,仰望无垠天际,后又望去那张熟睡的俊容,没会儿,终是放心不下,持剑往那幽篁而去。

才到林外,却见两个童影闪烁于林中,他们双双压低着头、手牵着手,不顾一切朝林外狂奔──

「唉呦……」没多久,那女童因过度匆忙而绊倒在地,她抚着受伤的膝盖哭泣,道:「呜……喜喜哥哥,双双好疼啊……」

那叫喜喜的男童紧停下脚步,上前探查双双的伤势,张口往那破皮处「呼呼」吹气,道:「双双别怕,妳瞧,咱们逃出来啦!」

只见他们都留有一头近两尺的长髮,衣裳破烂满是菜渣,本该软嫩的肌肤上充满瘀伤和血痕,身子更发出阵阵酸气,模样甚是可怜。

一发现虞灵虹,喜喜随手举起路旁枯枝,挺身站于双双跟前,喝道:「妳是谁!」

「别怕。」虞灵虹轻声安抚他们,并把今日进入青丝村之事告知,同时,轻巧地替他们处理伤口和擦拭身子。

听毕,喜喜卸下戒心,掩面嚎啕大哭,道:「呜呜……髮娘真的好可怕……好可怕……姐姐,求求妳去救救大家吧……」

虞灵虹伸手擦拭他的眼泪,道:「嗯,明日我就去找修仙门道前来相救。」

「明日就来不及啦……」喜喜啜泣道:「姐姐,咱们能逃出来是因为阿桂支开了髮娘……怕是髮娘不会放过阿桂呀……」

原来所有被抓去的孩子都是被关在一铁笼中,每隔一段时日,髮娘会从中挑走一个去养髮,通常不过三十日,被选中的孩子会因受不了妖气虐身而暴毙。

而阿桂不然,阿桂从被抓去的第一刻起就开始进行养髮,每当她受不住时,髮娘就会暂且停手,让她休息几日后再继续养髮……

比较起来,阿桂虽保住性命,却比其他直接赴西天的孩子更受煎熬,当然,这便是髮娘用来报复村长夫人的手段!

双双难受道:「姐姐,养髮真的好痛好痛……就像拿着石头刮着身子……好痛好痛……只要髮娘不满意咱们的头髮,就会对咱们又打又踢又扯……呜呜……小芳和阿顺就是活活被她打死的呀!」

「岂有此理!」虞灵虹眼眶泛红含泪,对这帮孩子的遭遇甚是同情,此刻,她无法再顾虑吴赖的叮嘱,起身道:「你们别怕!我先送你们回爹娘身边,等等就去救阿桂!」

喜喜猛摇头,怕得全身颤抖,道:「不行呀,只要髮娘没死掉,我们就会被捉回去,姐姐……我们能不能先留在外头等呀?」

「嗯。」虞灵虹心想有理,而后从怀中拿出一包乾粮和一些防身暗器,道:「双双、喜喜,这些你们先拿着,晚点儿太阳出来时,假如我还没平安出林,你们就往那儿走,去找一位姓吴的哥哥……告诉他,我对不起他……」

  • 名称:无颜之月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