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妈是剑仙全文阅读

两人来到庭院,为怕「回魂癸梦」尚有未知作用存在,藏雷请求虞灵虹暂留宁雨阁休养,此地隐密,向来仅有隐十仕和祭炎知道,让她待着实属安全。

虞灵虹本就想再多了解藏雷些,难得有此机会,倒也乾脆答应。

藏雷为她介绍周遭环境,道:「方才那间是我的房,若妳不介意,日后就睡我隔壁这间,咱们好互相照应。」

虞灵虹点头,一双水眸正欣赏宁雨阁那与世靡争、超然脱俗的陈设,见这偌大庄园房间甚多,却仅有角落那间房门上有置锁,她好奇道:「那间是?」

藏雷沉道:「那是我爹的房,我亦没进去过。」

「你爹?」

「不错,这宁雨阁是爹为纪念娘而建,但他鲜少来此,徐韩他们也是偶尔才来作客,平日仅有我一人居住。」

虞灵虹沉默片刻,道:「雷大哥,恕我冒昧,令尊……是不是祭炎?」

聪慧如她,藏雷瞇眼扬笑,点头道:「是。」

得到答案,虞灵虹说吃惊也不吃惊,道:「那令堂是何时……?」

「两百年前。」

虞灵虹小眉微蹙,道:「两百年?那你……?」

藏雷毫不避讳将他被祭炎施「停轨」之事全盘告知,虞灵虹面色沉重,听得一愣一愣,说着,藏雷望着掌心上那几条血流,似自嘲道:「我身上同时有人、魔、仙三种血液汇流,说穿了,活脱脱是个怪物,呵,妳怕不怕?」

虞灵虹不以为然,道:「你很在意?」

藏雷苦笑道:「我从不以此为耻。但我并非人类,又是长生……百年过后,当朋友全部死去,徒留我一人与明月、池水对影成三人……呵……」

沉默片刻,再道:「好在当我懂事后,方知世上还有『册子』存在,倒给我不少和我同般长生的人,咱们得以一同喝酒游乐、嬉闹人间,不至于孤独一生。」

这话说得轻鬆,却似隐含甚多心事,虞灵虹心头一紧,脑海中浮现的是那把断裂云篦……亲人、朋友有了,那爱呢?

在关山崖上,程燕音曾和她提及,于藏雷心里,一直有位姑娘存在……

那位姑娘,是否是因无法长生而和藏雷分开,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遗憾?

因此,藏雷如今才退而求其次,选择和他相同的自己?

「灵虹?」看虞灵虹想得出神,藏雷多唤几声,无奈道:「妳真害怕我?」

虞灵虹回神,微笑道:「你多心了。在我心里,你便是我认识的藏雷,不会因你的身分而有变化。况且……我很庆幸能和你同般。」

这话说得诚恳,藏雷不禁面透绯红,欣慰道:「能得此言,此生还有何憾?来,咱们去外头逛逛。」

屋舍外,待虞灵虹大略认识此地景观后,藏雷道:「接着几天妳便安心待在这儿,如有任何需要,大厅内有只飞鸽可和徐韩通信。」

「你要离开?」原先含笑的神韵瞬转凄然,她平生最怕的,便是被人抛下……

从小,纵有舅舅伴在一边,但那亲情却有残缺,待舅舅离世后,她更抱着「报仇」之愿独身在江湖流连,不知撑过多少寂寥日子。

日炙风筛受尽苦楚、病卧床榻无人过问,这些,她全是凭意志力撑过来,直至遇上吴赖,她才首次向人打开心扉,殊不知换来的仍是分离。

此事过去,她本就闭锁的心灵更加自卑。

辗转过去数年,而今亲情上的缺口终于有聂志弘等人填补,可爱情这块缺憾,藏雷是否真补得了?

藏雷虽频频对她表明爱意,但他仍将那姑娘的贴身之物带在身边,可见藏雷对那姑娘用情至深、难以忘怀……

虞灵虹对藏雷尚有太多不了解,她忧虑有朝一日,藏雷会因为那姑娘而和吴赖同般,再次离她远去……

藏雷不知程燕音曾对灵虹提及那姑娘的事,但见心上人满面愁容,他亦难宽心,解释道:「大人找我去商讨回魂癸梦之事,我必须亲自向他稟报状况。放心,不出十日,我定会回来。」

「原是如此,我以为……」虞灵虹转瞬释然,只要有期日她就不怕,她害怕的……是无止尽、无结果的等待。

「以为什幺?」藏雷好奇问道。

虞灵虹蹙眉看向远方,抿嘴不语,不管如何,那姑娘估计是他一生的缺憾,就像她对吴赖一般……

或许,他们俩便是在这层面十分相近,今日才有缘分惺惺相惜,爰此,灵虹实不欲拿她来扰乱藏雷的心思。

然而藏雷仅以为她是纠结和「吴赖」的那段情才不肯打开心防尔尔,自然没多解释那姑娘的事,他从怀中拿出一物,道:「灵虹,这给妳。」

虞灵虹伸手接过,那是把钥匙,她愣了愣,道:「这……?」

藏雷温温道:「是宁雨阁的大门钥匙,若妳不嫌弃,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,不必有任何拘束。」

「家?」这梦寐以求的字眼,令虞灵虹又惊又喜,她嘴巴微张,深怕自己听错。

藏雷羞赧道:「妳别担心,我不是要妳立刻回应我的心意,我只想妳知道,此地永远能是妳的避风港。」

此言沁人心脾,虞灵虹转瞬湿红眼眶,见状,藏雷顿是心慌,急道:「怎幺了?」

虞灵虹嫣笑道:「从小我就渴望有个家,可一直得不到……师兄他们待我虽好,但这路上历经太多事,有时我也茫然,害怕有一日咱们会分道扬镳,到时……」语到此处,面透凄然无助,却因倔强而撑着泪水不落。

藏雷双手搭着虞灵虹肩头,道:「傻瓜,有我在,此生,妳绝不会是一个人。」

「嗯。」秋波流转温情,脉脉望着眼前这目若点漆的男子,两人相视一笑,这颗心从不曾像今日这般踏实过。

于是,她决定再赌一回,选择相信他的承诺。

欣赏美景过后,虞灵虹送藏雷来至山谷入口处,藏雷不忘叮嘱,道:「黎介木他们已知道辛大哥即是隐十仕,以后妳看到这名字,定要抱着警戒,明白幺?」

虞灵虹无奈点头,辛德望是她的仇人,又是过往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,要她从容应对又岂是易事?

藏雷读懂她的神情,道:「这趟回去,我会请大人让我见辛大哥,只要有消息,我定会带回来给妳。既是妳毕生所愿,便是我的心愿,我会竭尽所能替妳完成。」

从认识至今,藏雷处处为她着想,虞灵虹心有戚戚焉,一颗芳心早已被他打动,唯她不愿总是藏雷单方为她付出,亦想为他做些事,道:「你呢?可有心愿是我能替你完成的?」

闻言,那双深邃眼眸忽地放远,含意幽森难解,别与以往侃侃而谈、有问必答,这回他仅摇头轻笑,道:「让我暂且保留,好吗?」

虞灵虹心头一重,抿嘴点头,看来……和那姑娘脱不了干係。

几日后,某屋宅大厅内。

祭炎已在此等候藏雷多时,他面上神情虽被丑陋面具覆盖,但他不时踱步、敲桌,实难掩担忧之情。

「驴──」此刻,一勒马声从外头传出,只见藏雷从容入内,毕恭毕敬拱手道:「大人。」

祭炎快步上前,两手抚着他的肩头,细看他全身上下有何异处,那为人父担忧子女之情在此刻一览无遗。

藏雷慨歎道:「大人不必瞧了。」

面具下的神情纠结万千,慌道:「你身子出了什幺状况!」

藏雷苦笑一声,一手指向茶几,祭炎顺着他所指方向看去,此刻,「磅」清脆一声发出,一道闪雷无力坠下,且只击中地板,稍使地板焦黑就烟逝而去。

「这是……」祭炎大惊,此雷力道出奇的弱,连方向也捉不準,若不是藏雷刻意压抑内劲,便是回魂癸梦封住他的力量?

藏雷叹笑道:「施术后,我背脊出现一道咒印,封住我近九成力量,现在怎幺也使不上劲。」

「随我进房,我替你运气试试!」祭炎忧心忡忡,纵然藏雷的力量是被「封印」而非「失去」,但黎介木、柳希希向来把藏雷视为眼中钉,且近期已对付过他的心上人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……他们便会对藏雷出手。

只剩一成力的他,勉强抵御也许尚可保命,但若黎柳两人联手,只怕是凶多吉少。

房里,藏雷脱去上衣,厚实的背上除了有一灰色椭圆咒印外,尚有一片红迹,如被炸药炸过而留下的伤疤。

祭炎蹙眉啧声,自责自己竟不知藏雷曾受这幺重的伤?

藏雷很快猜到祭炎所想,道:「大人不必介怀,那些疤是灵虹和燕音那战时落下的,如今已无大碍。」

「……你当时伤得这幺重,为何说也没说?」祭炎心疼一嗔。

藏雷摇头道:「我不想大人分神,便自行取青癒丹敷上。」

祭炎默叹一声,想起在关山崖上他只一心挂记和严灵空仇恨,却在不知不觉中,忽略更多本该重视的人、事、物……

抱着仇恨过日,是否反而才失去更多?

看祭炎不发一语,藏雷苦笑道:「……爹,雷儿真不怪你,你毋须放在心上。」

许久没听他唤这声「爹」,祭炎心里纠结,却也欣慰这孩子孝顺如斯,他轻拍藏雷肩头,道:「咱们来运功吧,留神。」

后两人不断运劲、施法,整整六个时辰过去,斗大汗珠已覆满两人面容、祭炎的衣袍亦是濡湿一片,可叹却是徒劳无功,怎幺也突不破在藏雷身上的「封力咒印」。

祭炎慌得囔喊:「可恨,这咒印到底是何物?要如何才能破!」

藏雷倒是豁达,道:「爹不必忧心,那两名奸人对雷儿十分忌惮,他们尚不知我力量被封,估计暂时不会轻举妄动。」

「这并非长久之计……」祭炎寻思片刻,沉重道:「罢了,这段时日你就待在宁雨阁,与飞云山庄相关的事你都别插手,待我查到解决之道,会立刻去找你。」

藏雷拱手道:「多谢。」

祭炎轻声道:「你我是父子,何须说这些客气话?对了,虞姑娘状况如何?可有异状?」

藏雷沉道:「目前一切安好。为求谨慎,我想她继续待在宁雨阁休养,便擅自将宁雨阁的钥匙给了她,还请爹恕罪。」

祭炎闭眸叹道:「我既同意你们来往,就是将宁雨阁赐给你们也无妨。只不过……」

语塞片刻,再道:「你打算何时才跟她表明那事?」

闻之,藏雷起身,从桌上衣袍中拿出一把银亮云篦细看,那云篦断裂处已让他重新黏着完好,外表看去并无痕迹。

此刻,他神情倏地俨然,心事重重瞧着那物不发一语,祭炎无奈道:「此事终瞒不了,听爹一劝,早些和她说明白,对你有益无害。」

藏雷叹息道:「实不相瞒,这事拖沓太久,我是越来越说不出口,只得等以后找到契机再和她说。」

祭炎道:「嗯,你自己好生打算吧。对了,再回宁雨阁前,你先随我去趟锋天塔。」

闻及「锋天塔」此地,藏雷霎时醒眸,只因此处正是辛德望休憩之处!

他愣了片刻,转发微笑道:「爹倒是清楚雷儿的心意。」

祭炎点头道:「你既决定和虞灵虹共度一生,想必你亦会揽下她这『深仇大恨』,不过……这事并无表面这般简单,其中原由我必须先和你说明白。」

其中原由?藏雷面透惊奇,心想莫非灭门之事尚有隐情?

祭炎无奈道:「只怪上苍无情,让他遭遇厄劫,否则如他这般憨厚之人,又岂会愿意下此毒手?」

「还请爹告知一切经过。」

「嗯,你去打理行囊、换套衣裳,咱们于路上谈吧。」

宁雨阁外瀑布边。

虞灵虹知晓心上人再过几日就会归来,就算独身在此,心情倒也踏实,她惬意看着水流壮阔,溪底鱼虾窜流,此等悠然生活,她不知已企盼多久。

「原来妳在这呀!」此刻,一活泼女子声从她后方传来。

虞灵虹道:「徐姑娘?」

徐韩鼓嘴道:「嫂子还和我见外吗?叫我韩就是。」

虞灵虹面透羞红,道:「嗯……抱歉,是雷大哥让妳来找我幺?」

徐韩笑道:「不瞒妳说,三日后就是大哥的生辰,我想找嫂子商量要如何帮他度过。」

虞灵虹一愣,道:「原来如此,可不知他来不来得及归来?」

徐韩摆手道:「放心,谁都想特别的日子有特别的人伴在身边。那天他用飞的也会飞回来啦!嫂子只管帮我就是!」

「好。」能为心上人过寿辰,虞灵虹那愉悦之情转瞬流露于眉宇之间。

待到藏雷生辰当日,虞、徐两女一同上离谷最近的城镇添购食材,两人合力煮上满桌子菜,这些菜色纵非龙肝凤髓,   却是香气四溢,令人垂涎欲滴。

徐韩嗅上一口,满足笑道:「嘿,韭菜肉丝,长长久久;红烧蹄膀,美人依傍;莲藕汤圆,花好月圆;盐味双虾,比翼双飞;八宝丸子,早生贵子!」

「这些菜还有名堂幺?」虞灵虹没听清楚徐韩嘟囔的话语,而她过往又惯吃包子馒头,对许多菜名皆无涉猎,桌上这些全是照徐韩的指示而烹煮,自不知其别有含意。

「没没没,这些不过是大哥喜欢的菜色尔尔。」徐韩狡诈一笑,尽快转移话题,道:「话说嫂子的厨艺真好,我才和妳提点会儿,妳就全部做出来啦!」

虞灵虹谦虚摇头,问道:「不,妳帮我很多忙,是我该谢谢妳。但……仅有五道菜够这幺多人吃幺?」

徐韩摆手道:「只有你们两人当然够啦!」

虞灵虹一愣,道:「你们不出席?」

「嘿嘿,咱们都很识相,怎可能在这日子来此打扰大哥和嫂子咧?昨日我还先把子吾那家伙五花大绑,量他想来也来不了啰!嫂子不必介怀,到时替咱们和大哥祝贺一声便是。」徐韩像猴儿一般兴奋囔着,说着说着,再从怀中拿出一白玉盒子,是盒质地甚好的胭脂水粉,道:「嫂子,这给妳。」

「这……」虞灵虹尴尬地接过,即使她这几日的衣着和平常那绑马尾、着素纱大相逕庭,但除一头秀髮披肩、着一身紫丝长裙外,她所戴的配饰仍仅有那只萱花银簪,再无其他饰品,更别说是涂抹粉黛了。

徐韩呵笑道:「嫂子天生绝色,再稍弄点妆,肯定迷倒众生。」

虞灵虹有些彆扭,毕竟她从未用过这类东西,就是送她了,她也不知该如何运用,唯见徐韩满腔热情,她亦不欲辜负徐韩好意,便先收下道:「谢谢。」

徐韩满意地点头,徘徊于桌边计量着,这时,她忽地奔去灶房,从里头拿出预先酿好的「羊羔酒」置于餐堂桌上,道:「嘻,好啦!美酒佳餚一应俱全,接着,就等大哥回来啰!嫂子,祝你们幸福嘿!」

  • 名称:我妈是剑仙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